乡村爱情

头一次去男友家,晚上和小姑子睡,她老是碰俺腿,掀开被子俺逃走

LensNews

桃花沟因为附近的桃树岭而得名,山沟沟里的小村子,却取了个风流的名字。

村里的周二狗是个孤儿,从小就没了爹妈,喝过百家娘们的奶,睡过百家女人的床。

在村里的照顾下,周二狗读完小学就因为没钱而辍学了,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再也不好意思到别人家混饭吃,开始跟着村里的建筑队干起了小工。虽然这几年山村建筑队是很赚钱的行当,但像周二狗这样的苦力,赚钱还是不多。

这几天建筑队没活,周二狗吃了中饭,他闲得无聊,就往河边的大柳树走去。天气热,柳树下经常会聚拢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在那里聊天,周二狗也想过去找她们闲聊一会。虽然村里的大婶们总是找借口摸摸他的下面,但是他也习惯了,以前还睡过她们身上,吃过她们的奶呢。

走到那里一看,居然没人。

周二狗刚刚失望的转身要走,柳树下的河边直起一个身子来。

这样大热天的中午,谁家媳妇在河边洗衣服呢?

等看清那人,周二狗眼睛一亮。

正在河边洗衣服的女人是周大柱的媳妇王香妹。

王香妹在山里可是个名人,出名的美人,出名的白净。

今天热的有些过分,王香妹穿着花布大裙子,随着微风一鼓,雪白的大腿就会在薄薄的花布裙子下露出一大截,脚丫子踩在水里白嫩白嫩的。

从后面看着王香妹高高翘起的丰臀,让从来没有尝过女人滋味的周二狗兴奋不已。

周二狗若无其事的走到大柳树下,选择好位置,蹲在青石板上,一动不动,眼睛随着只顾忙碌的王香妹转悠,在她的身上不厌其烦的搜索。王香妹的胸前随着搓洗衣服而一颤一颤,波涛非常汹涌,只要一低头就会露出里面的深沟和雪白双峰,万一把腿张开,那是绝对能让男人流鼻血的绝招。

王香妹是村里的活寡,年纪虽然有26岁了,比周二狗整整大了6岁,但是她全身长得很白,身材也很好,嫩的活像个15、6岁的小姑娘,整天干农活也没见她的皮肤粗糙。不知道她的老公是怎么舍得把这么娇嫩的媳妇留在家里,自己常年在外面打工的。

风再大点,再大点,把她的裙子卷到腰子上去,不知道她的里面是不是没穿短裤呢?周二狗弯腰低头朝里面瞄着,心里颤抖的厉害,嘴巴恨不得再吹上一口。

二狗,看够没有?

没想到被王香妹发现了,她站起来朝这边望了过来。微风吹过,身上的曲线毕露,上面鼓囊囊的,下面的三角地带也是微微的隆起。

没,没看见,我就在这里乘乘凉!周二狗抓了抓头皮,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

还说没看见,再不承认我告诉你大柱哥去,看他怎么教训你!王香妹站在水里,把裙子往上提了提,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差点让周二狗鼻血横流。

看,看了一点点!周二狗怕她真的告诉周大柱,周大柱是有些本事的人,曾经徒手捉到过山里的野猪。

看的爽不?

爽,爽倒是爽,就是没看清楚!见王香妹并没有生气,周二狗的脸皮也厚了起来。

少废话,看都看过了,快过来帮嫂子挑担水回去!

山里的泉水很干净,一到夏天,山村里的男人都是在河里洗澡,而女人就把河水挑回家里去洗。据说用井水洗澡会长痱子的。

周二狗虽然怕大柱,但是很想和香妹呆在一起,于是爽快的答道:好嘞!嫂子,这些粗活以后就叫我二狗帮你干吧!

周二狗挑上水,王香妹一扭一扭的走在前面带路。

从背后看着王香妹的背影,周二狗干劲十足。王香妹赤脚走在青石板的路上,白嫩的腿向上延伸,裙子刚刚盖到膝盖的位置,身体在宽松的花布裙子里肉隐肉现,屁股浑圆浑圆的,腰肢却很细。

王香妹家的房子是砖木混合结构的老房子,前面还用山里的石头围了一圈不高的院墙。

到了院门前,王香妹推开虚掩着的木质院门,走了进去,周二狗也跟着进了王香妹的屋里。

给王香妹把水放好,周二狗还磨蹭着不肯离开,朝屋里屋外的看着,发现竹床上正好放着一条花短裤,像是刚刚换下来的。

不许看!王香妹发现周二狗盯着短裤看,她连忙收了起来,脸上也起了红晕。

嫂子,看看有什么事?又没穿在你身上!周二狗坐在了竹床上,看着脸蛋羞红的周大柱的媳妇,心里直痒痒,真想一把抱过来压在竹床上。

还想穿在身上看啊?你倒是真会想!把短裤收了起来,她也坐在了对面的一张小板凳上,用手不断的扇着风。

想倒是想,就是怕嫂子不肯啊!周二狗试探着。

喂,周二狗,没想到你年纪轻轻,想的倒很多啊?

周二狗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不断的抓着头,嘿嘿直笑。

对面的王香妹因为坐的比较低,周二狗处于居高临下的位置,她的举手投足都会露出大片的雪白嫩肉,再加上裙子卷起的比较高,大腿就像摆在周二狗面前似的,让周二狗口水咽了又咽,眼睛死死的盯着王香妹的那里,手很想伸进去摸摸。

二狗,你怎么还不回去啊?看到二狗的眼神,王香妹有些心慌的问了一句。

嫂子,我这不是陪你说说话嘛,回去也没什么事可做,大柱哥不在家,我就帮他照顾照顾你!周二狗厚着脸皮说道。

谁要你陪,小流氓!王香妹虽然嘴里在骂,但是心里还是希望周二狗陪陪自己的。周大柱一年半载的才回来一次,每一次回来才那么几天,王香妹的心里极度的空虚。

王香妹明明知道周二狗在看她,但是裙子还是照样没有放下来,坐在小板凳上微微张开腿,下面早已经潮湿。

看到王香妹脸上羞红的样子,周二狗心里有数了,大着胆子把手伸了过去,一下放在了王香妹的大腿上。

王香妹吓了一跳,连忙移开周二狗的手。

二狗,不要这样,给人看见要说闲话的!说话的同时,王香妹的手朝这边打了过来,周二狗顺势捉住,一把将她拉到了床边,然后再用力往下一拉,让王香妹和自己坐在一起,手也顺势搂住了她的腰。

王香妹不禁浑身颤抖,虽然她是已婚妇女,但是老公常年不在家,就算是石女也难守住,她不禁闭上了眼睛,全身火热。身边的大小伙子高大的形象撩动了她的心弦,有好几次她都看到过周二狗赤膊在河里洗澡的形象,周二狗身高将近一米八,全身的肌肉鼓鼓的,让人想想都心痒难耐。

看到王香妹闭上了眼睛,周二狗的下面更加激动了起来,连忙伸手去摸王香妹的胸,那里可是自己幻想已久的地方。

没想到周二狗的手刚刚碰到那两座软峰,王香妹竟然直接无力的靠在了周二狗的肩上,嘴上却说着:二狗,这样不行的,给你大柱哥知道了会打死我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听到这话,周二狗总算是明白了,原来王香妹并不是不想,而是怕她老公知道。

嫂子,你放心,这事你知我知,你这屋里就我们两个,没人会知道的!一边说话,手上的动作更加的大胆了起来。

你那张嘴,就喜欢到处胡咧咧,被人知道就惨了!王香妹开始喘粗气了。

放心吧!我保证不会跟人说,大柱哥不在家,你也难守,我二狗今天就让嫂子舒坦舒坦!说完话,周二狗开始伸手摸进王香妹的大腿根。

不不不,那里不行!王香妹好像忽然惊醒了,急忙站了起来,躲开了周二狗的袭击。

才尝到一点甜头,没想到王香妹忽然躲开了,周二狗心想,难道是自己没有经验,太心急了?

二狗子,二狗子……

二狗本想继续再努力一下,远处却传来了周长贵的喊声。

周长贵是建筑队的包工头,是周二狗的衣食父母,他叫自己,肯定是要出工干活去了。

二狗急忙说道:嫂子,那我先走了,改天要挑水了记得叫我!说完话,周二狗就要往外面走。

呃,二狗……王香妹急忙喊了一句。

嫂子,怎么了?二狗回头问道。

王香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住周二狗,她只知道自己很想让二狗再坐坐,但是这话她没敢说出口。哦,没,没什么?干活小心点!

知道了,放心吧嫂子!

周二狗兴高采烈的朝外面跑了出去。留下王香妹,一下子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你小子,周大柱的媳妇也敢泡,够种啊!远远看着二狗从大柱家走出来,周长贵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有,刚才在路上碰上了,帮她挑了一担水回去!二狗低头一边走路,一边说道。

哈哈哈,那娘们够水嫩,她不喜欢搭理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就爱和你这样的毛头小子说话,努力一把,剥开她的裙子看看,保准你爽到家!周长贵这样的包工头,说话一向带荤,周二狗只是听着,没有说话,心里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滋味。

喂,小子,想什么呢?下回再给她挑水,记得叫上我!

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到了村长周三宝家,周三宝家里需要砌一堵院墙,今天叫二狗来挖地基的,二狗人长得高大,力气也猛,是干这活的好料子。这小子吃百家饭,喝百家奶,倒长成了这样一副牛高马大的形象。

二狗,你和喜娃在这里挖着,我去去就来!这是周长贵常说的一句话,他现在是包工头了,不想干活,经常就是一句去去就来,至少等半天,到东家开饭时才会出现。

喜娃,这几天没活,干什么去了,和你妹妹滚床单没有?周二狗一边用力挖土,一边笑哈哈的问道。干这样的体力活,开几句玩笑时间会过的更快一点。

去你的死二狗子,你才和你妹滚床单了!喜娃的脸都红了,她确实有个妹,才17岁,要多水灵就多水灵,和喜娃这样的憨相比起来,就像不是一个爹妈生的一样。

老子是没妹,有妹老子也滚,哈哈哈……

笑屁,有本事把村里的女人都滚一遍试试!喜娃嘴里也不留情,但是他却犯了个错误,没有把自己家里的女性给排除,这点恰恰被周二狗给抓住了。

好好好,今天晚上记得叫你妹洗白了,就从她开始了!

怎么又扯上我妹,曰你仙人板板!喜娃把妹看得很重,最烦二狗总是占他妹的便宜。

你去曰吧,我先人咱也不认识,曰完告诉我,让我也认识认识!二狗从小就在女人怀里混,脸皮也是磨得相当的厚实。

喜娃不做声了,他骂不过二狗,二狗独树干干一根,骂什么都和他沾不到边,对他无效。

你妹来了!

你妹才……以为二狗又挑戏他,喜娃刚想发飙,抬起头,发现他妹真的就来了。

妹,你,你咋来了,有事么?喜娃脸都红了,因为他昨晚偷看妹洗澡了。

周喜莲读高二,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生,是她爹妈的掌上明珠,也是她爹妈吹嘘的资本,不过喜莲却不太搭理二狗,她嫌二狗说话太荤了,总拿他哥开玩笑。

这丫头身材很高挑,因为长得高,腿也显得特别长,她很少做农活,皮肤非常的水嫩,跟周喜娃这个矮坨坨、黑木炭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真怀疑他老娘是不是偷汉子了。

哥,妈叫你回去一趟!喜莲说话了,声音非常的甜美,她在村里是很少说话的。

周二狗继续挖自己的地基,眼睛时不时的往那边瞟。今天是周末,喜莲还穿着校服,现在的学校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校服的裙子也太短了吧,这不是引入犯罪吗?难怪那么多的老师搞学生,原来都是校服惹的祸。

周二狗这边的地基已经挖下去了一些,站的比较低,而喜莲正好站在一块堆起的土上,这角度,非常的合适,连里面的小裤头都露出了边边,喜莲的大腿比一般人都要白,都要水嫩。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乡村美人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