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小说

一个热血青年,为了母亲犯下命案,孤身杀进长三角,白手起家

LensNews

作为叛逆不孝子的成功典范,活了二十一年的张莫谦总共顺从过父亲对他人生的两次安排。

第一次是十六岁那年,他被老爸塞进华夏唯一一支没有番号的部队,遭受惨绝人寰的魔鬼式训练,整整四年,合格毕业后在部队的安排下成功进入东南亚某一大毒枭身边当卧底,由于性格使然,他在当卧底的过程中犯了严重错误,最主要的是他死不悔改,于是被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勒令撤职。第二次是一个月前,听从老爸的安排进入一家实业集团做一名小保安。

出门上班前,张莫谦摸了摸胸前四叶草形状的羊脂白玉,自言自语道:“妈,你儿子今天要拿工资了,晚上给你买一束最新鲜的百合。”

八点二十七,踩着点的张莫谦到达广源大厦,停好八十块钱从二手市场淘来的自行车。去更衣室里换上保安服,还真别说,保安服一上身,张莫谦自己都感觉精神了几分,拎着橡胶棍走出保安更衣室,时间恰好八点半。

和其他几个保安比起来张莫谦无疑是个特例,上班不会早来一分钟,下班更不会多呆一分钟。当然,他也不会迟到或早退。

“张哥,来了。”一名身穿保安服,身高一米七左右,黑黑瘦瘦,长相比张莫谦还寒碜几分的年轻男子凑了过来。

“永杰,今天咋回事?大肥肠来的这么早。”张莫谦的视线落在不远处一个肥肥胖胖,身高不足一米六的男人身上。

大肥肠,真名叫杨启星,三十五岁,是广源大厦的保安队长。此人身体肥胖,身高不足一米六的他体重竟达九十公斤,所以他手下小保安们背地里给他取了个大肥肠的绰号。此人是典型的笑面虎,面对公司领导时,身子可以弯到裤裆,拍马屁那叫一个顺溜。面对下属,则是反过来,满嘴官腔,心情不好时甚至拿下属出气。

张莫谦则是个例外,大肥肠没说过也没骂过。不是张莫谦拥有传说中的王八之气把大肥肠给镇住了,而是张莫谦来广源当保安的第一天,人力资源部主管就亲自召见了大肥肠,让他多多关照新来的同事。大肥肠不傻,俗话说听话要听音,主管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所以张莫谦在上班期间能做其他保安不敢做的事,譬如抽烟,用手机偷拍美女,靠着大厦门口的石狮子打盹等等。对此大肥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罪张莫谦被主管穿小鞋那就得不偿失了。

名叫孙永杰的年轻保安鄙夷的看着人模狗样的大肥肠,说道:“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按照惯例是建宁实业集团的总经理来视察的日子,大肥肠来这么早,当然是准备在总经理面前好好表现表现。”

“难怪。”张莫谦笑了笑,和孙永杰一起走到大厦门口的广场上,在大肥肠的亲自带领下,打了一套健身操。

健身操结束之后,大肥肠将张莫谦喊住,苦口婆心道:“小张啊,今天总经理来视察,别让我为难。”

张莫谦看着双眼被一脸肥肉挤成两道缝隙的大肥肠,善解人意的笑道:“平时杨队长这么照顾我,放心吧,上班期间我会打起精神。”

“哈哈,小张你太客气了。”大肥肠哈哈一笑,肥大的脸上露出两个酒窝,配合上绷得紧紧的保安服,颇有几分滑稽的味道。接着大肥肠一转身,对身后的众保安冷声喝道:“总经理大概十点左右到,你们都给我精神点,到时候谁要出了差错,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众保安唯唯诺诺点头答应,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个狗娘养的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在门口站了一阵,趁着大肥肠去厕所的时间,孙永杰凑到张莫谦身边,悄声说道:“张哥,你还没见过建宁实业的总经理吧?待会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绝对的女神。”

“总经理是个漂亮女人?”张莫谦疑惑道。

“不,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孙永杰猥琐的笑道:“不瞒张哥你说,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我……嘿嘿……意淫的对象。”

张莫谦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我会告诉你我见过的女人当中至少有五个80+分以上的吗?

漫长的等待中,一辆白色的奥迪a8缓缓停在了大厦门口。大肥肠精神一怔,脸上露出笑容,快步迎了上去。不愧是活得人精一般的人物,躬身,开车门,后退。动作自然娴熟,没有一点漏洞。张莫谦不得不承认,大肥肠这个保安队长确实有几分真本事。

总经理从a8出来时,张莫谦的小心肝不争气的扑腾起来。孙永杰没说错,总经理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传说中的女神,不,是女王。

高跟鞋,淡妆,冷艳绝美的脸庞,魔鬼身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太有女王范儿了!像极了史诗黑帮电影里那种枭雄巨擘的女人,即使自己的男人挂了,她也能给撑出一片天地来。

活了二十一年的张莫谦唯一比同龄人幸运的就是他见识过不少美女,对美女自然而然有了很强的免疫力,不过,在他见过的美女中能够达到建宁实业总经理级别的不超过三个。

总经理进了广源大厦之后,保安们个个失魂落魄,犯了男人的通病。而孙永杰则和张莫谦聊起了女王总经理,孙永杰在广源干了两年保安,多多少少听说过总经理的一些情况。

建宁实业总经理名叫薛婵,二十七岁,建宁实业董事长薛江河的女儿。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金融系高材生,五年前回国,直接担任建宁实业总经理一职,追求她的男人如过江之鲫,而且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

孙永杰偷偷扔了一支烟给张莫谦,道:“薛婵那种级别的女人,就像一只孤傲的白天鹅,高高在上的女神,我们这种普通小老百姓,只能晚上在被窝里幻想撸上两发。”

“今晚准备浪费多少纸?”张莫谦听了孙永杰的论调,哭笑不得道。

“怎么着也得一卷吧。”孙永杰咧开嘴巴一笑,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到了午饭时间,换班吃了饭。俗话说饭饱伤神,张莫谦忘记了大肥肠之前苦口婆心的劝诫,和往常一样搬了颗椅子靠在大厦门口的石狮上吃着食堂发的水果,还真别说,公司的福利就是好,午饭除了两荤三素之外还有水果,今天的水果是香蕉。张莫谦吃完香蕉将皮随地一扔,接下来便是每天同一时段都做的工作――打盹。

广源大厦十八层,小型会议室,总经理薛婵听完了财务部经理的分析报告,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广源这个月的盈利比上个月增长了不少,是大家努力的结果,李丽,从这个月开始,每个员工的底薪加三百。”

“是,总经理。”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性点头答应。

会议结束后,薛婵离开广源大厦,当她走下大门口的石阶,眼睛无意间的一瞥,视线恰好落在了某位靠着石狮打盹正香的牲口身上。

薛婵的秀眉紧紧的皱了起来,公司里的保安竟然在这个时间靠在石狮上打盹?被人看见了像什么话?

刚刚从保安室里出来的大肥肠看到这一幕,吓得冷汗直冒。努力绷出一张笑脸,正想上前解释,可惜为时已晚。

总经理薛婵已经寒着俏脸走向睡得正舒服的某人。

薛婵最近几天心情都很烦躁,原因是――大姨妈找上门来了。

今天来视察,发现广源分公司最近这个月干的不错,无论是产能还是盈利额都比上个月提升了不少。因此薛婵的心情也有所好转,可是,公司门口的一幕令她的心情再度转阴。

作为一个保安,一个享受着公司工资福利的保安,在上班时段睡觉,而且还在这么显眼的位置睡觉。

保安这样的行为,不是给公司抹黑吗?

薛婵走近靠在石狮子上的某人,某人睡得正香,还流出了一滩口水。

睡梦中的张莫谦对站在他面前的女人浑然不知,甚至还把手伸进裤裆里掏了几把,薛婵紧锁眉头,对流口水掏裤裆的男人无语,同时心里做出决定,将这名保安开除,公司不需要这样的员工。

“喂,醒醒。”

薛婵抬起脚踢了踢张莫谦。

“别闹了,再让我眯会。”张莫谦闭着眼睛嘀咕了几句,侧了侧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给我起来。”薛婵俏脸冰冷,这次没有留情,抬起脚用力一踢。

在薛婵用力的一脚之下,张莫谦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最反感睡觉的时候被吵醒,正要发飙,可是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蛋。面前的女子二十七八岁年纪,头发高高挽起,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生得一张标致的瓜子脸,容色娇艳。眉如墨画,眼如点漆,唇若点樱,神若秋水,一身职业套装下更显得肌肤胜雪,柔媚细腻。

“扑通!”

眼前的绝色美女宛若一道电流,张莫谦被电得目瞪口呆,与此同时屁股下椅子一歪,他一个没坐稳,登时摔倒在地。

不知道这算是运气太好还是太差,张莫谦的脑袋不偏不倚的落在薛婵齐膝的职业套裙下,一眼就嫖到了薛婵的裙下春光。

“蕾丝,黑色。”张莫谦心中大呼。

薛婵的裙底风光宛若一朵娇美的罂粟花,吸引着张莫谦的眼球,小腹传来的阵阵燥热告诉他,不能再看了,再看就要出洋相了。

张莫谦摔倒在自己裙下,薛婵有些措手不及,而且让她羞愤交加的是这个混蛋竟然睁大了眼睛盯着自己最隐私的部位看,愤怒的她连忙后退几步,让该死的混蛋看不到自己裙底。不过,幸好由于角度原因,刚刚发生的羞人一幕恰好被石狮子遮住,门口的保安们应该没有看到。

看着躺在地上看遍了自己裙下的混蛋,又羞又怒的薛婵又上前两步一脚狠狠踢在张莫谦的身上,面罩寒霜冷喝:“你给我起来。”

高跟鞋可是女人专门对付男人的神器,腰间传来的剧痛告诉张莫谦,薛婵这一脚,用尽了全力!

张莫谦怒了!

不就是看了一眼裙底吗?我又不是故意的,干嘛要对我动手动脚?

“谁允许你上班时间睡觉的。”薛婵语气森冷,一张俏脸宛若结了一层冰,寒得可怕。

张莫谦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咧嘴一笑,笑容颇为憨厚:“薛经理,难道你的小学老师没教过你,对异性动手动脚是不对的?”

别看着张莫谦一脸憨厚笑容,但语气中的咄咄逼人之意谁都听得出来,就连远处执勤的孙永杰也替张莫谦着急,公然和总经理对着干,难道他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张莫谦反应出乎了薛婵的预料,特别是对方的语气,薛婵听着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公司规定入职前你有没有认真看过?知道上班时间睡觉是什么后果吗?”薛婵小脸生寒,一双丹凤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张莫谦顿时感觉一股女王式的威压扑面而来。

“轻者扣工资,重者炒鱿鱼。”张莫谦一边冷笑,一边迈开步子紧逼上去,“没错,我是在上班时间睡觉。你喊醒我就行了,凭什么用脚踢……呀……”那句凭什么用脚踢我的“我”字还没说出来,张莫谦脚下一滑,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倾。

由于薛婵就在他前面,所以张莫谦没有摔出狗吃屎的窘态。不过,脑袋却狠狠的砸在了两团高耸的柔软之上,旋即一股如兰似麝的芬芳钻进鼻孔。

这一刻,张莫谦心里冒出一个想法:狠狠的骂物理老师一顿。

高中时他们的物理老师说过,波的性质是干涉、衍射、叠加性。现在他才知道被骗了,波的性质明明是圆滑、饱满、有弹性。

太他妈误人子弟了。

此刻,张莫谦终于明白,理论都是浮云,亲身实践才是王道。

正在这时,一抹绯红色从薛婵的胸口快速的闪进张莫谦胸膛。脑袋还埋在薛婵胸脯上思索着是不是打个电话质问一下高中物理老师的张莫谦没注意到,又羞又怒的薛婵也没注意到。

充满男性气息的呼吸吐在酥胸上,只隔着一间白色t恤的薛婵感觉很明显,一股酥痒异样的感觉席卷心头。羞愤欲绝的她身子一颤,差点晕倒。

天啊,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裙底刚刚被这个混蛋看了个遍,现在胸部又被他侵犯,她身上最重要的两个隐私部位,都被这个混蛋占了便宜。更可恨的是,这个家伙明明已经稳住了身子,脑袋却一直埋在自己胸部,迟迟不肯抬起来。

脸色寒冷无比的薛婵身体快速后退了几步,张莫谦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跟着上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两团有弹性十足的柔软。有了好一段距离之后还不忘多看两眼两团白嫩柔软之间的深深沟壑,那可是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的存在呐,一不小心滑进去还能爬出来?

俗话怎么说来着?因果循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由于之前的不讲卫生随地乱扔香蕉皮,导致他自己踩到自己扔的香蕉皮,才会滑到。

果然是报应!

不过,却是一场稳赚不赔的报应!

张莫谦心里琢磨着这种没有任何坏处的报应是不是该多来几次?做实验,次数越多真实性越高。波的性质,还应该继续研究下去。

“总经理,真是对不起,小张今天身体不适。午饭后还找感冒药吃来着,可能是吃了感冒药犯困,一不小心睡着了。”大肥肠擦了把冷汗,连忙跑过来解围,缝隙般的小眼睛不停的对着张莫谦使眼色,“小张,不舒服就去医务室一趟,我让小李替你顶上。”

此时大肥肠也是苦不堪言,如果他对张莫谦落井下石,也许会减低总经理对他的责怪。可是,人力资源部主管那边怎么交代?但一味袒护张莫谦这小子和总经理对着干,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啊。

不过他脑袋转得也快,马上想到了这一招。

由于踩到香蕉皮占了便宜,张莫谦对薛婵踢醒他一事也消了气,见大肥肠亲自来替自己解围。于是配合着大肥肠道:“总经理,真不好意思,吃了感冒药太困,我没控制住。”

“是么?”薛婵冷笑,如果她真的是那么好糊弄的,她也就不会坐上建宁实业总经理这个职位。可以说,总经理这个位置除了她父亲是董事长之外,还有她自身能力的原因,不然,她手下资历深厚的老员工怎么会服她?

“是的。”大肥肠手心冒汗,但还是笑着点头,同时对门口站岗孙永杰招了招手,等孙永杰小跑过来之后,大肥肠赶紧道:“小张吃感冒药时小孙也看见了,是不是小孙?”

“对,感冒药都是我替他去医务室拿的。”孙永杰面对女神,不敢直视,不过嘴上却配合的应付着。

薛婵点了点头,淡淡的瞥了张莫谦一眼,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莫谦。”张莫谦回答道,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个女人听了大肥肠替自己找的借口之后就一副平静的模样,现在更是问起了自己的名字,她难道想扣工资?他不信这个拥有一双丹凤眸子的女人会轻易放过他。

“监控录像应该能拍到这片地区吧?”薛婵伸出白嫩细腻的手指了指周围的一大片区域,旋即看着张莫谦,眼神有几分挑衅:“去监控室,大家一起看看你这个月的表现怎么样。”

薛婵话一出口,大肥肠脸色苍白,如坠冰窖。不仅大肥肠,之前配合着大肥肠撒谎的孙永杰也面如土色。

张莫谦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还真锲而不舍,一个总经理放着大好的生意不去处理,咋有这么多时间来折腾自己呢?

“不用看了,我辞职。”大肥肠虽然对其他保安严格,但对他确实好的没话说。至于孙永杰,是这些保安里和他最谈得来的,张莫谦不想连累他们。

“辞职?”薛婵一愣,从大肥肠和孙永杰的脸色她已经看到了猫腻,加上张莫谦突然说要辞职,薛婵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冷笑道:“你想辞职我管不着,不过录像我一定要看。”

说完,薛婵踩着高跟鞋走向大厦内的监控室,她的女助手也跟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薛婵和女助手走出了监控室。

“吸烟,偷拍女人,睡觉,乱扔垃圾……”薛婵看了这个月张莫谦的表现,越看越怒。

“我要开除你,你有什么意见?”薛婵真不明白,这样的保安到底是怎么招进来的?

“没意见。”张莫谦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大肥肠和孙永杰,一脸诚恳道:“不过总经理,这都是我的问题,不关他们的事。”

“我怎么处罚他们,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薛婵面无表情道,说完薛婵转身快步进了大厦,留下一阵香风。

见大肥肠和孙永杰精神萎靡,张莫谦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给两人分别抛了支烟。三人坐在保安室的沙发上默默的抽着。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接到了对大肥肠和孙永杰的处理结果。

开除!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偷腥年代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