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

LensNews
卿千玑重生回九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上辈子那个爱她爱得要死的男人教训了一顿

卿千玑重生回九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上辈子那个爱她爱得要死的男人教训了一顿

“驾!” 皇家御用的马场里,十几名身着骑装的孩童正在练习马术。大梁国是从马背上得来的天下,大梁的儿女们,诗词歌赋倒是可以先放到一边,唯独这老祖宗留下的骑御弓射的功夫,是从小就马虎不得的。 在清晨和煦的微风里,阳光晕染出一圈又一圈的光…
家境贫寒,又突遭变故,被迫无奈进入女子私密会所,做起了男侍特服,每天招待各色女子

家境贫寒,又突遭变故,被迫无奈进入女子私密会所,做起了男侍特服,每天招待各色女子

黄子萧跪在床上,陷入了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境地。在他面前,有两座分开的峭壁,峭壁又白又嫩,在柔和微暗的灯光照射下,白嫩的峭壁散发出诱人的暧昧乳光。 峭壁之内是山谷,山谷的终点是山涧。山涧的涧体比白嫩的峭壁更加白嫩。山涧的中央长满了郁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