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篇

小说写作|入门篇|男频文|文件稿|大神分享-4.大神血红访谈录

LensNews

4.大神血红访谈录

问: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网络文学创作的,我指的是第一次动笔写网络文学作品。

      答:基本上就是因为无聊,那一阵子我在长沙跟老板闹翻,于是把工作辞掉,在武汉无所事事,整天上网打游戏,加上自己喜欢看网络小说,觉得其中有很多作者的作品,我自己也可以写的出来,所以就开始尝试,最早写的是林克。
 
问:请谈谈您对于现在网络文学涌现出的文书不少的少年,甚至儿童作者的看法。

      答:我觉得年龄倒无所谓,只要能够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写出来就可以,但是现在的低龄作者炒作的很厉害,很多事情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就根本写不出来,倘若只是为了炒作而去炒作,那种纯粹的炒作就没有丝毫意义。
 
问:请向大家说说“血红”这笔名的由来好吗? 
答:很莫名其妙的原因,在bbs上注册登陆时,发现自己想好的id都被使用了,后来想起雪白血红,所以就选择了英文的ricewhu。

      问:您在网络上受欢迎的程度是极高的,请问这是否会对您正常的上网交流造成困扰?
      答:这到不会,上网交流主要用QQ,不想受到打搅的话。
也是很方便的,只要不理睬就可以,我本人每天也就在起点的论坛上逛一下,斑竹群里叫几声,平时倒也没有什么影响。

      问:请谈谈您对“幻想小说”这一新兴题材的看法,您认为将来的网络小说发展主方向是不是会以“幻想小说”为主线呢? 
答:这个问题还真的很难说,因为一个潮流的发展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够影响的,对于潮流,只有去顺应它,而很难去影响它,我这个人平时不太愿意想太多,不过根据西方奇幻的发展来看,龙枪,魔戒都已经形成了系统,而成为一种产业在发展着,我觉得中国奇幻的发展也是很有前途的,比如国内现在的九州工作组,就是在做着能够形成固定体系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国内的奇幻市场还是很有前途的。

      问:请问你看的第一本幻想小说是什么?还记得内容吗? 
答:第一本的话,是在大二的时候。
那时候还是露西法他们做的一个网站,嗯,诸如咆哮七海呀。
神剑遥想呀,不过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天庐风云了。
现在的话,呵呵,只看一部缥缈之旅。

      问:请问您一般会赋予自己笔下人物什么样的背景,会与自己有类似之处吗?在动笔之前,会不会做个调查?
      答:不会。
,基本上我的人物都是我现实中碰到的人物,如果说流氓系列的人物是我生活环境中的人物的话,升龙道的那些就是把自己的性格和自己所了解的人物缠和在一起,比如契诃夫,其中有八成就是我自己的性格。
其他的人物就很简单,想要有这样的一个人物,就参照现实中类似的人物创作出来,不过我一般是以网上的人为原型,现实生活中交流的比较少。

      问:请问您创作生涯中印象最深的一个瓶颈发生在什么时候,您是如何闯过来的?
      答:我到现在还比较顺利,四百天四百万字,除了刚开始林克的时候,写了六万多字后,挨了很多骂,那一段是最难受的一段时间,一个新手作者才写了六万字就被人围攻,那一段的确很闷,所以干脆写了纯粹是发泄的流氓系列,这么写下去就不可收拾了。

      问:请问您对自己的作品在周边方面,比如游戏,影视上的发展有信心吗?
      答:对我自己来说,没什么兴趣,我在网上公开承认过,我写的东西就是快餐文学,我并不是想写什么经典的东西,本来经典也不是我这样的人写的,如果说真的有兴趣,可能像蛊惑仔那样的电影会对流氓系列感兴趣,网络文学本身大多数是快餐文学,能够称为经典的作品目前还几乎不存在,就算有,也肯定不是我的。

      问:就文章来看,您是个热爱祖国,极重感情的人。
现实中呢?您又是如何面对自己的这种情感的? 
答:这个问题很含糊,我只知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没必要天天挂在嘴上说,我一般不参与网上的论战,论战是毫无用处的,与其参与无意义的对骂,不如去做一些实事,我大概能算作一个比较内敛的人,很难将自己的感情确切的表现出来。
 
问:请问您在创作《神魔》是为故事设定背景是做了什么样的考虑,参考了那些书目得出的灵感呢? 
答:构思神魔是一个很古怪的情况。
我在写升龙的时候,喝酒喝多了,突发灵感,想写一本跟以前味道都不同的,当然也因为忘不了林克,置于社会架构,也没有参考什么太详细的资料,都是很简单的借鉴一下西方十一到十三世纪的背景,融合了他们的骑士精神以及我自己风格的一点搞怪,当然在人口方面是夸张了很多,不然按照当时的欧洲的发展,是不可能支持一场大规模战争的。

      问:请问您会否为笔下的人物而感动,您笔下的人物和您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吗?    答:如果说最感动的人物,还是流花里的主角,至于后面的升龙和神魔,则是用旁观者的眼光来写,基本上没什么共鸣,也产生不了什么感动。
    问:网上有很多您的忠实FANS,但也有不少人反对您,自出道以来您一直是个充满争议的存在,对这种争议您本人怎么看?
      答:说得好听点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说难听点,喜欢我的是喜欢我的书,恨我的也就是恨我的书,至于喜欢我的人,我自然也会很喜欢他们,而攻击我的人,则无论它是出于个人理由还是其他理由,我都没有兴趣理会他们
      问:想对支持你的网友说点什么吗?
      答:我承诺每一部书都会有一个尽可能完满的结局,
      问:对反对您的呢?
      答:没什么可说的。
 
问:目前网络小说界有没有您最欣赏或者最崇拜的作者,能告诉我们他的笔名吗? 
答:萧潜。
缥缈是我唯一追着看的书,还有游骑兵的终身制职业,也有看,不过主要是没时间,我又比较好玩好酒,没时间去看什么书。

      问:今年内,您的广大FANS有望看到《神魔》的结局吗?    估计很难,按照一天一万五或两万的标准,也没办法结束,估计要到明年二月份以后    问:接下来,写作会一直伴随您的生命吗?您是如何看待您的网络文学创作事业的? 
答:这主要是一种爱好,我纯粹因为我已经喜欢上了这种节奏这种习惯,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故的话,我就会一直写下去,因为我已经算是个职业写手了,放弃自己那份还算不错的工作,所以要继续做下去才不会让自己感到遗憾,我对自己的期望就是不断提高自己,尽量脱离快餐文学的桎梏。

      问:请用一句话概括您和您所创造人物的世界观。

答:我没有形成过完整的世界观,我笔下的人物都是比较复杂的综合体,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个完整的世界观,但是我知道自己喜欢和讨厌的东西,从而影响我笔下的人物的好恶。

      问:您认为现在网络文学作家最难能可贵,也是最珍贵的品格是什么?能和我们分析一下吗? 
答:坚持到底,太多的作者都是开始有很大的热情和希望,但是往往在写了一部分之后就消失了,应该说现在的网络创作环境的确是不太好,但是既然你投入了,就应该努力的坚持下去,无论得不得到认可,自己都要坚持,才能将自己的兴趣发扬出来。
,以我自己为例,当年遭受攻击的时候,我就是坚持下来的,如果你自问没有面对攻击与批评的心态和耐力的话,那么你干脆就不要动笔,不要浪费自己的精力和读者的感情,一开始写书就不应该针对什么物质利益,作为爱好来坚持,如果你做不到,就趁早选择别的道路 
问:出于您这样一个地位,你希望以后的网络文学对社会进步能起到一个怎么样的推动作用?
      答: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位,从没在现实中看到任何一个欢迎我的粉丝,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什么,还不能算作家,只能算个写手,我自己就是个小人物,算不上什么,也谈不上什么促进,如果网络文学能够发展起来的话,我倒希望能够靠我们这些写手去赚取一些外汇。
这种玄幻的东西,娱乐性远大于精神上的触动,这本身也就是一个很实际的收入。

      问:请您对新进作者说上几句。
    答:尽量不要流俗,永远不要跟风,不要跟着别人走。
比如我的神魔,就绝对不会走向大陆争霸的局势,跟风是很难出现优秀作品的。
尽量让自己的作品有特点    问:最后我想问您的是您能否给的健康发展提一点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呢? 
答:这个也很难说,我对网站运营方面没什么了解,如果事情按照我的方法来做,可能越做越糟,不过我认为一个能够始终坚持公平,并且遵循规范的网站比起一些……………………的网站还是有前途的多,比如………………………………主要是氛围,不要想着走捷径,就像是做人一样,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老老实实的人,就能将站点做好。

记者:血红的资料大家都比较熟悉了,那么还是介绍下自己的家人吧。

  血红:我老头子老妈,普通群众,无权无势,60出头了。
俺老姐,人民教师,灵魂的工程师啊!比我大8岁。
我外甥都7岁多了。
我姐夫呢,人民教师,灵魂的工程师啊!嗯,没有了。

  记者:码字不用笔记本么?
  血红:笔记本的键盘太小,俺的手指头太‘粗’啊!
  记者:记得某次看见一张照片,你的面前摆个笔记本
  血红:那是噱头。
除非是回家或者出去住宾馆了,否则我的笔记本从来不用的。
那个笔记本都用了两年了,和新的也没什么区别啊!我是一个很节约节俭的人,尽量少用奢侈品的。

  记者:据说你码字的速度能达到6500每小时,这么快的速度会不会发生思路受阻的情况?那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血红:。


貌似从来没有受阻过,所以不需要解决啊。
而且这也不是最高速度,最高的记录是7500
  记者:每小时7千字,那么大概每块键盘在你手中的寿命有多久?
  血红:嗯,现在的键盘质量不错,我到上海两年也就换了三块键盘。
那是因为换机器了,键盘同时换了,倒是从来没有键盘坏掉的。

  记者:很多人说,血红是当今网络文学第一人。


你怎么想?
  血红:绝对不是,全国这么多网上混饭吃的码字的玄幻的高人,我能排个前20就凑合了。

  记者:在你的作品中,经常可以看到幽默的地方,但是通过观察发现主要是通过人物的语言和心理活动来体现出来,是不是习惯运用这种熟悉的手法来写表达幽默?
  血红:不是很明白这个问题,我码字从来不做任何构思,随手流出来的就是文字了。

  记者:全靠灵感?
  血红:嗯啊,同志们要想到这个问题。
我一小时这么多字数,那里来得及构思呢?从来没有刻意的去构造任何东西。
我是网上这么多写书的老大级别的人物中唯一一个没有大纲的。

  记者:从语言风格上来讲,感觉你的文字里受到西方文学的影响颇大,在看到过的书里哪一部对你的影响最大?
  血红:我看过的书?想想啊。
貌似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得太多了。

  记者:有没有印象最深的?
  血红:《基督山伯爵》吧.嗯,很通俗的一本小说。
那本书第一次让我认识到了西方所谓贵族的虚伪和。


无聊。

  记者:那么你作品中把多数贵族写的如此虚伪就是因此了?
  血红:嗯,准确的说,按照我的理解,在西方,贵族不虚伪一点是生存不下去的。
一个高明的贵族剑客可以去向一个软弱无力的贵族要求决斗去杀死他,但是暗杀却是不可以的。
也就是说,你可以合法的谋杀,但是不能非法的暗杀。

  记者:那么相比伪君子与真小人,你更喜欢后者吧。

  血红:嗯啊,所以我向来在网上想骂就骂。

  记者:那么作为一个职业写手,对这份可以说令许多人艳羡的工作,你有什么感想?
  血红:天啊,这是一份工作么?确切的说,这是一个行业,但是绝对不成为一个工作,因为按照传统的理解,我们这个叫做不务正业。

  记者:那么写网络小说,对于你来讲,是更重视市场来,还是读者,或者说,就是纯粹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来写?写网络小说对于你而言,更多意味着什么,是义务责任,还是纯粹兴趣使然。

  血红:兴趣和爱好啊。
读者的意见会考虑,但是我不会让读者的意见过多的影响自己的情节发展,当然了,我这个人很少写悲剧,这也算是符合了大部分读者的心思。
至于市场么。


说得更加庸俗一点,市场不就是钱么?
  记者:很多人都说你的风格一成不变,再不改就要下台了
  血红:下不下台这个东西,不是我说了算的。
当我觉得自己不能写下去了,自然会很安静的走开,绝对不会像现在的几位同志那样找枪手给自己毁名声,人力有穷而尽!当我发现我写不出东西的时候,我会自己去慢慢的多读点书,以后再看。

  记者:在情节上,读者的分析是血红每本书必定有个女人当花瓶或者被整,然后就冲出宇宙。

  血红:这么写是因为:现在网络上很多读者喜欢这个调调。
冲冠一怒为红颜啊!他们喜欢看这种东西,而我呢,对于所谓的男女感情很是有点不屑,因为暂时还没有找到能够让我真的投入哪怕一点点感情的姑娘。
所以,也懒得耗费太多的精力去描述这些东西.
  记者:你创作的人物都很有个性,好奇问一下,现实世界里他们有没有原型或者说影子在里面?例如,契柯夫的原型?想必读者对此一定很感兴趣。
有没有在写过的小说里的某个人物中,藏了自己的影子在里面?
  血红:嗯啊,几乎所有的人的原形,在我的身上都能找到影子。
契科夫?那是我大学四年的写照。
冷冰冰的看起来很残酷的杰斯特,那是我某个性格方面的体现。
至于那种一开始追求虚无的道的易尘么,也是我的一点点的微不足道的追求。
真正熟悉我的人知道我这个人是一个很麻烦的复合体,我有时候冷淡得近乎性冷淡了,有时候狂热得可以随便抓人去打一架。

  记者:那么很多角色的原型都是采集自本身的潜在性格?
  血红:嗯啊。
所以说,写书的人多少都是神经病。

  记者:听说你是标准的穴居生物,每隔半个月左右下一趟楼,很好奇在那个楼层里究竟有什么可以让你足不出户过着隐居生活。

  血红:。




这个,生活习惯不同,就是这样。
喝酒、码字、看书,这就是俺的生活。

  记者:食物都是一次买半个月?
  血红:诶,自己下面条啊,煮稀饭啊!其实一个人的生存很容易打发掉的。
网上有人造谣说我猪头成天花天酒地。

  记者:喝酒不要小菜?
  血红:我靠,哪里有那个心思。
我喝酒从来不配任何东西。
喝酒:品酒,为什么要用其他的滋味去冲淡酒的味道?是喝酒啊,不是吃饭。
喝酒就是纯粹的喝酒。
没见到说有人品茶的时候还要搞几碟酸菜萝卜调味的。

  记者:有喝醉酒写东西的时候吧?
  血红:有,我醉酒的时候写的东西就是那种酣畅淋漓的打斗情节。
就好像升龙道里面的magicparty那几章,就是俺喝醉后写的。
结果居然有人说那是全书的最高潮。
结果居然有人说那是全书的最高潮,俺彻底无语。

  记者:教宗带人第一次来中国被修士打回去,看了会让人很激动呢!
  血红:嗯啊,正常。
我从来就不相信所谓的国外的那帮子可以和本土的势力比较。
大家见仁见智了,俺对于自己的书以及别人的书都从来不怎么评价的。

  记者:那自己的书写完,也不会有什么惊讶?
  血红:有什么可惊讶的呢?我交稿子,出版社给稿费。
如果质量好,稿费就高。
质量差,稿费就低。
很正常的一个过程,干吗要惊讶?如果书没有人看了,俺就去老老实实的找个饭碗,这不足够了么?惊讶什么呢?
  记者:几百万的字,一般很难写完。

  血红:嗯,习惯了就成自然了
  记者:这样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血红:总之,现在的收入不错。
饿不死了不是?比起大部分的同年龄的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而且,猪头我从小就是很喜欢看书的。
现在我搞这个行当,有大量的时间可以看书,何乐而不为?每天码字2-3小时,看书4小时,然后是游戏,吃饭睡觉。

  记者:游戏,喜欢玩什么类型的,网游吗?
  血红:嗯,从来不打网游,就是打打单机的游戏。
除非那个网游有外挂,否则是懒得自己动手的。

  记者:听说你准备考研了?
  血红:考研啊,对啊!因为需要多读书啊还是那句话,到了一定的程度,就需要多多的充实自己一下。
看,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啊!有很多东西,是自己看书所无法理解的。

  记者:考研对码字有没有影响?
  血红:有影响么?没发现啊!我每天码字只需要两小时的时间,并不是很占用精力。
当然了,要申明,猪头我的成绩自从上大学后就不是很好,能不能考上还是一个问题。
也许明年还要继续报名考试,或者要连续考十几次?天知道!
  记者:预祝成功!
  血红:但愿如此吧。
天知道。

  记者:你的专业是什么啊?
  血红:以前学计算机软件的。
但是成绩那个叫做一个鸡毛鸭血一塌糊涂。
现在准备考哲学,套用一句极其庸俗无耻的话:好好的思索一下自己和社会的未来。


太无耻了。

  记者:哲学,全是语言和符号的一门课程。

  血红:嗯啊,和码字差不多啊。

  记者:自己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血红:所有的作品?嗯啊,貌似都喜欢。
要说最喜欢的,绝对不会是下一本,因为天知道下一本会写成什么样子。
只要是我写完的书,我都喜欢,但是要说最最最最喜欢的,也许是《我就是流氓》
  记者:成名后。

生活有什么变化么?
  血红:能有什么变化呢?方便面、便当、啤酒,还是这样的生活。

  记者:无故多几个女FANS在家门口尖叫无故多几个女FANS在家门口尖叫。
或者走在大街上。

突然蹦出个粉丝,大叫着要签名,然后把衣服扯的乱七八糟。

  血红:靠,要他们知道我住在哪里才行!俺从来不暴露自己的住址。
至于上街被粉丝抓住。


呵呵,我偶尔出门吃饭都是打D来往,有几个粉丝能在车上抓住我?
  记者:也许出租车司机就是粉丝来着
  血红:绝对不可能。
每次我打车,司机都害怕我打劫他,谁还仔细看我的脸呢?
  记者:那有人给你QQ留言表达对你狂热的感情么?
  血红:嗯啊,我的QQ?我的QQ设置了不加人。
俺的宗旨就是:大家在书上交流,不要进入相互间的生活。

  记者:那么站内短信留言?之类的?
  血红:站内短信?哈哈哈哈哈哈,我自己早就用短信把我的信箱塞满了。
谁还能给我发短信啊?这么做,图个清静。
基本上,我不是那种喜欢高高在上观摩大批的fans对自己欢呼的人。
嗯,大家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就是了。
干嘛非要你追我我追你的?
  记者:现在是在上海?
  血红:嗯啊,上海。

  记者:如果想念父母呢?
  血红:唉,回家就是了,反正这年头交通发达,做火车也就是20多小时到家。
嘿嘿!
  记者:不坐飞机么?听说你打死也不做飞机。

  血红:怕摔,不坐。
嗯,有一次差点摔了。
所以,就下定决心不坐了。
除非最近几年地球上的科技能达到永远不摔的水准,否则估计我是很难再去机场了。
而且最让我郁闷的也是那次坐飞机,在深圳的机场被安检的哥们盯着身份证看了好久好久,勉强才放行了。
XX的,我不就是比身份证上胖了一倍么?居然问我是不是那个人!
  记者:据说你在现实中有些腼腆?
  血红:腼腆么?要看人来的。
如果是熟人,就知道其实我是一个很恐怖的人.如果是陌生人。


貌似和我打交道的陌生人,男人都说我很有礼之类,女生都说我可爱(所谓的女的呢,就是我哥们的女朋友)这个,哈哈哈哈哈哈..
  记者: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血红:如果说唯一的爱好,偶尔唱歌咯,貌似我的嗓门还不错。

  记者:在现实中有没有因为如此直率的话让朋友难堪过?
  血红:嗯,很少。
因为现实中的人,很少能够让我去叫嚷的。
我自己都管不好,我管人家作甚?
  记者:交女朋友。


没有考虑过?
  血红:考虑了啊!我每天起码考虑20次要找女朋友了。
但是你叫我去哪里找呢?你说,我去哪里找?我的生活圈子就是这么小了,我身边的光棍很多,他们能够有妹妹介绍给我?
  记者:那么你谈女朋友是先考虑能不能结婚?
  血红:确切的说,现在貌似还没有碰到过那种能够让我心血澎湃的姑娘。
猪头我是一个,怎么说呢?比较喜欢节省精力的人。
如果找一个女朋友,最后不能结婚,我找她干什么?总之呢,要找一个能够顺利的经过三五年的考验后可以结婚的人。

记者:听过《神魔》里的录音,声音很斯文。

  血红:嗯,那个录音采访的内幕就是:我刚刚飞到上海,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喝了两打啤酒半瓶伏特加。
到了上海还没洗脸啊什么的就跑去录音了,这精神能好么?自然显得就很斯文很斯文了
  记者:血红,网上的确很健谈啊,现实生活里也一样吗?
  血红:现实中呢,平时很少说话和不熟悉的人在一起很少说话。
但是,如果让我喝了一点点酒,和你稍微熟悉一点,嗯啊,比网上更加恐怖了。
因为,貌似蛋妈他们说:俺说话的速度比我打字的速度还要快,嘿嘿。

  记者:什么情况才会让你非常生气呢?
  血红:我平时的人品多好啊,大家都可以给我作证的。
但是,我总体上来说是一个很斯文的人,很文明的人。
最近修养高了很多很多,所以想要发火也难了。
也许,因为猪头我是少数民族的原因。
不过有时候会耍点儿坏,所以一旦那股子孽气上来,就真的很难说会作出什么了。

  记者:有没有什么建议给现在的网络新手作者?
  血红:嗯啊,还是老的屁话了。
平常心啊!不要成天钻营什么,猪头我的更新啊甚至是稿费的谈判之类的都交给编辑们去做了。
认真码字就是,也不要争这个争那个的。
你写到了一定的功夫了,自然而然就成了。

  逆龙道其书:
  记者龙战写了97万,邪风108万,神魔约140万,升龙写了230万,有字数越写越多的趋势,而这部比《升龙道》精彩那么一点点的《逆龙道》目前已经在17K文学网写了90多万字了,打算总共写多少字?
  血红:这个,具体不清楚,而且准确的说,龙战是一个系列,加起来也有将近200万字。

  记者:那么在作品开始的时候,结局已经构思好?还是边写边构思?
  血红:随着我的不断的YY和梦呓,结果自然而然的出来了。

  记者:那就是说例如逆龙道,你也不知道结局该是怎么样的?
  血红:嗯,升龙道的结尾不是一个结尾,如果升龙道成功cut掉了,那么就不会有逆龙了。
至于逆龙么,将会是一个比较完美的解决,给升龙道一个完美的交代。

  记者:但是自从《逆龙道》出世后,很多读者批判这部作品要比《升龙道》差很多。

  血红:嗯,没办法了,看后面半截吧。
前面半截,想要写一个和以往的主角不同的人,所以,把握不是很好。
逆龙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过渡阶段的东西。

  记者:是不是100W字以后高潮才开始?
  血红:现在高潮已经出来了啊!
  记者:很想看看莱因哈特的爆发呐!
  血红:逆龙呢,是准备尝试着写一个正面的好人的东西。
但是受到了以往的桎梏,所以一时间写得比较柔弱和无力,但是到了后面应该好多了。
而且,逆龙之所以想要写好人,也是想要为下面一本书奠定一定的基础。

  记者:《逆龙道》已经出版,有考虑过在近期举行签售会吗?
  血红:不。


我的字太难看了.为了不糟蹋那洁白的纸张,我绝对不签售,除非逼不得已。
嗯,从小没有练字的结果啊。

  记者:下一部,已经有新的写作计划了?
  血红:下一本书,准确的说是已经构思了一年的东西了,但是因为一些细节上的东西。
例如说,人物的个性方面的东西不是很能把握得住,所以很不厚道的在利用逆龙道练笔。

  记者:对于人物个性,个人觉得你还是写的比较好了。

  血红:这个。


就不好说了.逆龙道刚开始,大家也看到了,这个就是想要写一个好人.但是,我并没有自己做过修道士,所以我无法确切的描写出那修道士的刻板的、谨慎的、保守的作风.所以前面半截逆龙道极其的郁闷,整个气氛和环节都很郁闷。

  记者:每部作品的出世,都如同刚才所讲的,要考虑很久么?
  血红:不用,以前的作品从来没有考虑太多,只是最近,想要写一本比较对得起自己的东西出来,所以考虑得多了一点。
尤其是在笔风方面想要做点改变,但是逆龙道的上半截很不幸的成为了牺牲品。

  记者:那ALIN被XO这么逆天的情节,为什么当初会设计出来呢?
  血红:嗯啊,为了找个借口和神单条啊,否则一个从小受到奴化教育的教士,怎么可能去叛逆他信奉的神?也许只有大家都讴歌的爱情,才能有这样的影响力。

  记者:逆龙的女主角是ALIN么?或者她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从此以后永远的是一个女配了。

  血红:嗯啊。
一个为了那种所谓的信仰可以出卖一切的妞儿,算了,想起来就寒啊。

  记者:如果ALIN不是女主角的话?后面还会不会重新出来新的女主角?或者说,这个女主角其实已经出现了?
  血红:薇啊,傻乎乎的丫头自己送上门来了,一个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的女神和莱茵哈特波了个不亦乐乎。

  记者:不是公羊素素吗?
  血红:嗯啊,公羊么?做情人怎么样?反正玄幻小说,偶尔来两个老婆无所谓的。


Alin已经背叛了莱茵哈特,错了,应该说,她为了自己的信仰而献身了。
公羊家在春秋时期极其有名的,四书五经里面有一片就是公羊什么什么的。
嗷呜!俺猪头还是。


啊,在这里又吹嘘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知道不少的,嘿嘿。

  记者:ALIN的中文意思是什么?
  血红:这个,哈哈哈哈哈哈。
Alin这个名字的由来,嗯啊,很坦白的说,不晓得。

  记者:噢!最后一个小要求,让薇跟莱因哈特多接触点吧!
  血红:嗯,等过了这一阵子啊,嘿嘿,不急。
我最新一章里面,薇同志发飙,把教宗给废了,**此内容非法**,让梅林那个老茄子去做教宗了!
  后记:和血红的交谈,让笔者有很深的感触。
他对人生的理解,对现实的坦率,无不引人深思。
很多人只注意到他大神的光环,却很难发现,现实中的血红,很直率。
在陌生人面前,他会稍微腼腆,在熟人面前,却很放的开。
我们只需知道,他即使是网络大神,但仍和我们一样。
会发脾气,会发点小酒疯,期望找到一个可以共度一生的妻子。
而通过访谈可以得知,血红目前正在寻找一种新的文风,对作品的创作,也更加负责。
不仅是为了读者,也是为了自己。
这样的血红,是值得大家一直关注的!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