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巧篇

小说写作|技巧篇|小说写作技能提升-秦时恋深:冷妻势不放手05月30日11点05分

LensNews

秦国皇宫。

  黑漆漆的天幕被闪电划开一道幽深尖锐的口子,没有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

  “不能让她活下去,也不允许那个孩子有机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冷漠的声音回荡在暴雨中,森冷而又绝情。

  一道闪电劈过,暗沉的夜被暂时的点亮,映照出巷口站着的人。

  傍边有一丫鬟打着一把绣着梅花图案的纸伞给她身边的那个女人,隐约间还可以看见那个女人嘴角流露着诡谲的狠绝,闪电过后,她缓缓抬起头,看着前方的月烟宫。

  与此同时,月烟宫内陷入了压抑的气氛中。

  “啊!”月烟宫中传来一阵嘶吼,是来自分娩时的痛。

  “娘娘,你在忍忍,孩子马上就要生出来了。
”傍边的丫鬟十分着急。

  床上一个满脸汗水却还能看出她的美艳的女人正在极力忍耐着。

  “啊啊啊!”
  这声嘶吼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是个公主,和娘娘一样漂亮!”几个丫鬟抱着孩子兴奋的说。

  而床上的女人却动了动她那苍白的唇瓣,对丫鬟们吩咐道:“你们出去叫始皇帝陛下进来吧……他应该等了很久……我……我想和孩子说说话……”
  “是。
”丫鬟们把孩子放在那个女人的枕头边,随后退下去找始皇帝。

  那个女人将自己身上的一半破损的玉佩带在孩子颈脖上,然后对她说了些什么……
  始皇帝陛下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了月烟宫,看到床上的人儿闭着眼睛,手握着孩子的手,嘴角溢出母爱的笑……
  便兴奋地走到床边,抱起那个孩子,就在那一瞬间,那个女人握着孩子的手,无力的落了下来……
  始皇帝脸色大变,将颤抖的手靠近她的鼻下……
  “若颜!”
  ++++
  燕姬去世后,始皇帝将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孩子,也给这个孩子取了一个名字——月璃。

  月下离合。

  说的正是他和燕姬。

  在月璃六岁时,那个暴雨天……
  ——父皇,你告诉我母亲是怎么死的?
  ——父皇不是说了么,你母亲是生下你后血崩而死的。

  ——你胡说!
  ——月璃,你今天是怎么了?
  ——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哥哥。
(身体有些颤抖)
  ——谁告诉你的!(声音带有怒火)
  ——你别管谁告诉我的,你先告诉我,我哥哥呢?
  ——死了!
  ——他被你杀了,对吗?(不敢置信的望着秦始皇)
  ——月璃,你是我的女儿,他只是一个刺客的孩子。

  ——但是我们都是母亲的孩子!
  ——那又如何,我绝不会养着一个刺客的孩子。

  ——那有考虑我母亲的感受吗?(恨绝的眼光看着嬴政)
  ——…(眉头紧皱,没有说话)
  ——你只是利用我哥哥来要挟我母亲,而那个刺客也就是我母亲的最爱之人被你杀了,对吗?(声音冷沉,目光冷冽)
  ——(脸色无奈)…月璃,你就这么想我?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去母亲的陵墓去祭拜的时候,我看着母亲的陵墓,我有多恨我自己,我母亲是在失去爱人,被你逼迫的情况下才有了我!要不是我的话,母亲就不会死!要不是你杀了母亲的最爱之人,用出世未久的哥哥要挟母亲和你在一起生下我,母亲就不会死!你破坏了母亲家庭,杀了母亲的丈夫,抢了母亲的孩子,要挟母亲生下我,最后母亲生下我后血崩而死,你就没过多久把我哥哥杀了!(声音狠绝,一直在流眼泪)
  ——月璃!那个刺客本就该死!那个孩子也该死!我没有破坏他们的家庭!(秦始皇震怒了)
  ——我母亲也死了…是我害了我母亲,母亲死之前一定不瞑目…母亲一定很恨我…(月璃说完,便受不了打击的晕倒了)
  ——月璃!我的女儿你醒醒,你母亲离开我了,你不可以再离开我了。
(神色慌张,声音颤抖)
  那夜,秦国公主被墨家人掳走。

  ※※※
  十五年后。

  是夜,如此静谧。

  月光一片茫茫,那光,残淡淡,冷凄凄,一片阴霾。

  冬夜,风刮的很紧,雪被风吹起,又落下,似柳絮一般在空中,漫无目地的飞舞着,地下已经是白茫茫的的一片,这场景,显得有些冷凄。

  冷风阵阵袭来。

  夜幕降临,墨色的黑夜背景映着窗外的繁星,这个夜空美得令人神往。

  墨家机关城隐藏在群山之中。

  那里地势奇特,方圆几百里全都是陡峭的悬崖深谷,即使轻装徒手也很难攀越,更不要说穿着甲胄的士兵和军队。
下方环绕着湍急奔流的江水,水里暗礁乱石密布,船只航行,经常触礁船毁人亡。
更为奇特的是,那里还有变幻莫测的云海,气候时晴时雨,在山中行走,往往在茫茫云海中迷失方向。

  俶尔,一只机关鸟穿过一条隧道,落在一块突出的岩石台面上。
台面的下方是一轮湖泊,占据了这个山洞的大部分面积,被洞口射下的阳光照得波光粼粼,湖泊的周边布着无数千姿百态的钟乳石,石笋,点点滴滴晶莹的水珠从钟乳石上落下,有的敲打在地面或石笋上,发出各种空灵的声音,如奏仙乐,有的落入湖中,漾起一圈圈涟漪,反衬出一片片粼粼波光,光影交替之间,好像搅得整片空间都在微微晃动,宛如梦幻,宛如人间仙境一般。

  在某个岩石上。

  一位佳人的秀发飘扬,长发的一段用蓝色丝带挽起,天蓝色的宝石发簪点缀其间,嵌着一块蓝色的水晶,眼眸染上淡淡的忧伤。

  她转过身,静静的望着窗口边,孤单的身影望着湛蓝的天空,微风吹起她的长发,那样的凄凉。
刘海随着微风飘起,她伸出手,在空中画起圈,飘零的花瓣随着她的手指飞舞着,一边又一遍的重复着,重复着,她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高深武功。
美若天仙,姿容绝世。

  天蓝色,就像她一样,她如蓝色妖姬般出尘不染,天蓝色的发梦幻如轻丝飘展。
带着淡淡忧伤的眼眸,像细腻唯美孤绝的天蓝色水晶,美得让人只是一瞥,就会深陷其中,从此再无法脱离。

俶尔,高涟漪眼神一历。

后方一个人影出现。

“头领,巨子找您有事。
”后方那人恭敬的说。

高涟漪身形一侧,冷声说:“知道了。

后方那人如幻影般的消失了。

※※※
在墨家的一个密室中。

  各位头领神情严重的坐在椅子上。

  仿佛空气都凝滞了,带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一位年老的头领仔细嘱咐道:“涟漪,这次任务有些危险,你要多加小心。

  高涟漪的神情没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仿佛对这次任务不以为然:“我知道了。

  但是大家俨然都对高涟漪这种态度表示习惯了,另一位头领仍叮嘱道“这次你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切记不能暴露身份。

  “嗯。

墨家巨子开口了:“这次目标不同,不能让对方发现你的身份。

高涟漪淡淡暗眸,问:“这是目标是谁?”
“楚国的最后一个王室——宫皓澈。
”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墨家巨子眼中闪过一丝促狭。

“我知道了。

※※※
楚国皇室。

宫殿内灯光泛黄,带给人迷离的感觉。

“姑娘,我们少主已经在里面了,进去吧。
”身旁的人恭敬地说道,随后退了出去。

高涟漪缓缓地抬眉,望向了这座奢华的宫廷内殿。

扫视一遍四周,她的视线落在了侧着身子仰躺在床上而看着外面风景的男人。

他身材坚毅,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英俊异常。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大气凝然,即英俊又有男子气概,天质自然,身躯凛凛,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怎么还不过来,等着我去请你?”那个男人背对着她,有些讥讽的意味。

高涟漪迈着轻盈的步伐靠近他,一步一步的靠近他……
  那个男人缓缓步了上前,在高涟漪面前站定,看着她的脸,嘴角不免噙了丝诡谲,魅惑的问道:“怎么,现在变得矜持了?”
他走近她,审视这她。

仿佛在为一个商品而评价。

他修长的手扼住她的下颌,迫使她扬起头看他,他的眼神充满了与他身份相符的高高在上的气势。

他的手轻轻划过她精致的脸蛋,身体……一一检验着。

俶尔,高涟漪感觉浑身一僵。

他将头低压在她的脖颈之中。

“你的味道不错。
”他用力地在她身上嗅着。

照吩咐她已经沐浴过,但是透过牛奶的味道,他能闻到一种她本身带有的馨香……
这是一种不掺一丝杂质的香味……
高涟漪缓缓抬头看着这个男人……
“我不喜欢女人用这种眼神来看我……”宫皓澈眸子变的幽深起来,接着他势在必得的说道:“今夜,我会撕碎你这些想要保留的尊严……”
话语落下,大手猛然间拖住了高涟漪的后脑,将她往自己靠近,凉薄的唇冰冷的覆上了她的唇……
高涟漪有些不适,却又怕扰乱了他的兴致,没有反抗。

宫皓澈见她没有反抗,将她推在床上……
 而另一只手冷冽的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软,毫不怜惜的揉捏起来……… “嘶拉”的一声传来衣服撕裂的声音,高涟漪隐忍着……
宫皓澈狠狠的吻着她,浑厚的龙舌撬开了凌微笑紧闭的牙关,探入她的嘴里,肆虐的索取着她每一寸美好,强迫着她与他痴缠在一起。

 高涟漪卸除了全身的卸备,提醒着自己的目的,她任由着宫皓澈吻着她……
带着淡淡烟草气息的唇漠然压下,唇边的舔抵和吸允没有不带有一丝感情,大手隔着衣服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软,肆意的揉捏着,隐隐作痛,可是高涟漪没有吭一声,只是默默的承受……
高涟漪的思绪仿佛透过他……
回想到某个人……
她答应过他……
他也曾经许诺过她,无论有多大的困难,他都不会放弃……
后来他也的确做到了……
不管巨子有什么考研,他都一一通过了……
可她这次却为了完成任务,即将要背板他……
为什么要背叛他的是她,最痛的也是她……
   “唔!”
唇间猛然的刺痛让高涟漪回神,嘴间顿时传来一股腥涩的气息,这个男人竟然咬破了她的唇……
宫皓澈冷冷的看着身下的人,她竟然在他身下分心,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的无视于他!
“这种时候你都能分心?!”
 宫皓澈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鹰眸射出一道寒冷的光。

“取悦我!”他命令道。

高涟漪心中一颤,随即就自嘲一笑,无论怎么逃避她终究要失身与他。

“好!”
一个字,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抿了抿唇,闭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向他的唇缓缓压下……
 娇软的唇轻轻的覆上了那凉薄的气息,凭着记忆中的片段,她轻轻的吻着,是那种年少时的爱恋,是那种初恋时的生涩……
 吻,渐渐加深,唇际的摩挲带着试探性的探索。

宫皓澈只感觉下腹一阵暖流划过,他暗暗蹙眉,他竟然仅仅因为这个女人的一个吻而有了反应,他一直是个极有自制力的人,女人介于他来说,只是发泄生理需求的对象罢了,从来没有人给他如此的感觉……
她是第一个……
 俶尔,他猛然的一个翻身,在高涟漪来不及反应下,人已然又一次被压在了宫皓澈的身下,欲开口说话,唇就被瞬间掠获了去,不像刚才的冰冷,这个吻充满了掠夺和占有,更充满了霸道……
高涟漪没有动作,她要取悦这个男人,她生涩的探出舌尖,与他的浑厚交缠在一起……
  吻渐渐加深,感受到身下的人的回应,宫皓澈更加贪婪的汲取着,渐渐地,他离开了她的唇,继而一路下滑……
温湿的感觉撒在了高涟漪那细白的脖颈,他有些粗鲁的扯掉了了障碍,手覆上了那份柔软,手指挑逗着顶端的粉嫩,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深意。

身体上传来的酥麻和悸动让高涟漪很陌生,这样原始的欲望不由自主的在宫皓澈的手下变的越来越清晰,她死死的咬着唇,几乎咬出了血,只是不想溢出那淫靡的声音。

她不想承认她背叛了他……
  宫皓澈的吻逐渐往下,经过那纤细的美人骨随即含上了另一侧的柔软……
高涟漪咬着唇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感受到宫皓澈的舌尖肆意的在她胸前来回的滑动,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此刻已经说不上是怎样的感情。

雪峰已然在他掌心绽放而变的坚挺,他的大手滑过平坦的小腹,掌心的茧子就像一把羽毛扇,所到之处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他一路下滑不曾停留,继而探向了那最为私密的地方……
高涟漪浑身一颤。

  修长的手指挑逗着丛林下的私密地带,宫皓澈很快的就找到了高涟漪的敏感点,让她几乎不能自已……
高涟漪的手死死的抓着被褥,想给自己一些力量来抵抗那身体上的欢愉……
他这是要逼她……
  宫皓澈犹如暗黑掌权者般凌厉的眸子染上了一抹冷傲,他加快了速度,不过一会儿,已然能感受到底下一片湿润……
他突然探出手指送入那润滑的甬道,嘴角那抹冷笑越发的生寒。

  “唔……”
俶尔,忘情的呻吟溢出了紧闭的牙关,于此溢出的还有她的泪……
她背叛了他……
她背叛了他……
她背叛了他……
不久前他还答应会来墨家提亲……
可她却在不久后,躺在陌生的床上与另一个男人欢愉,她背叛了他……
  因为高涟漪的走神,宫皓澈紧蹙了眉头,他不满的覆上了她紧咬着的唇,强制的分开,霸道的要听到她妥协的声音……
高涟漪挑逗着私密地方的手指加快了速度,更是时不时的抵触着她的敏感,高涟漪不由的微微弓着身子,本能的渴求着什么……
“嗯……唔…嗯…”细碎的呻吟在深深的吻中缓缓溢出。

 浅浅的嘤咛声好似勾魂般的轻吟着,宫皓澈只感觉自己下腹变的越发肿胀,他竟然只是听到她的呻吟就变的炽热起来……
 他有些暗暗恼怒自己的反应,一把扯掉了高涟漪身上最后的障碍,腾出手有些愤恨的松了自己衣服,那硕大的肿胀顿时迫不急的的跃了出来,他冷傲的覆上了她,将自己的灼热抵上了她的花蕊……
高涟漪脸色突变,她被撕裂了,疼痛侵蚀了全身。

鲜红的处-子血流出……
粗暴而狂热的占有……
男性的身体刚硬坚毅,充满了狂暴的力量。

十指交扣。

高涟漪觉得很痛,可是疼痛间又夹杂着些许愉悦……
※※※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整个房间变得通亮。

装饰富丽堂皇的宫殿……
偌大的大床上,高涟漪浓密的睫毛微颤着。

大床凌乱褶皱,满室还弥漫着未褪的旖旎之气。

她睁开眼,看到陌生的环境……
她全身不着寸缕,身上布满了红痕,甚至连大腿根部都有!
高涟漪全身疼痛酸胀,想起昨晚模糊的经历……
她的目光霍然看向身傍,睡着的男人。

睡着的他面容英俊,鼻梁高挺,如世界上最美的精致品。

她的腿被压麻了,她想掰开他的身体。

就在她起身的刹那,又被一股蛮力猛然掀倒——
被吵醒的男人睁开眼,厉声说:
“敢吵醒我的人你是第一个! ”
他搂着她的身子在怀里,闭上眼继续睡。

他的力气很大,她被箍得都无法呼吸了。

被狠狠掠夺过的身子被他压着,尽管她很困很累,却睡不着。

“放开我。

宫皓澈有些烦闷的睁开了眼,带有朦胧的眼有着怒意。

“放开,我很累,想去沐浴。

“陪我睡一会儿再去。
”宫皓澈说。

高涟漪十分抗拒与他相处:“不,我现在就要去,放开我!”
宫皓澈眸色一黯,蹙着剑眉,薄唇抿着。

他看着她,良久 ,才放开了她。

她被解除了桎梏后,立即起身,穿上了仆人们已经准备好的衣服,走出了房门。

宫皓澈看着她利索的动作,不知是什么情感,眸中已经无了睡意。

他也起身,让仆人为他侍衣,然后,走出了房门。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