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巧篇

小说写作|技巧篇|小说写作技能提升-遗忘者之梦

LensNews

投稿时间  :—年— 月—日日   温暖B区3组  
编辑名:沁弑心
文章名:遗忘者之梦【暂定】
 字数:暂定
 作者名:鸦受不会飞
 栏目名:【暂定】
正文:
锲子
“我的愿望?……”
银白色的圣光淡淡照耀在女孩脸上,是皎洁的月光轻抚着白瓷的发梢。
在女孩的前方,是端在银座上的男主。
冷淡的目光仿佛早已看穿世人心中所想。
镶满宝石的白色皇冠佩戴在他头上,显得如此般配;银色的帝袍垂落在她的面前,无异于缥缈的烟雾;他轻轻持着手中的权杖,淡蓝色的双眼恬静地望着身份低微的女孩。

“我乃此世教皇,光明圣子。
吾问汝,汝所欲为何物?”
年轻的教皇终于开头。
然而他是那么冰冷,冷酷的双瞳中冰封了的心;而在凄冷的月光下,消瘦的身影仿佛随时会倾倒在地;冷淡的语气询问着受宠若惊的他,却没有一丝感情。

“汝的愿望,在吾正式加冕后定汝实现。

他是此世圣子,是下一任选定的教皇,整个大陆都见证过他举世无双的天赋。
在他面前,那些自称是大奥法师或者上位法师的圣贤们无不自形渐秽。
七岁进入教皇厅,十岁超越所有导师,十二岁时就开始研究全系魔法,十三岁开始自创法术,十五岁被现任教皇选定,十六岁令整个元老院认可,如今十八岁的他即将成为新任教皇。
而自己又算什么?女孩无意中看向琉璃窗外的天空,天空中是五彩的光,穿过琉璃,洒落在这座银白色的大殿之中。
他是绝世的魔物双修天才,而自己只不过是由主教推荐前来竞争皇位的修女。
在他面前,自己是如此低微,如同沙海中的一粒砂砾。
因为自己从进入这座孤城开始,最大的回报也不过是成为圣女。

“艾诺尔……”年轻的教皇终于忍不住呼唤,“你还在恨我吗?我恨着你,你恨着我。
我们两人如此这般已经五年了,有意义吗?”
“意义?你应该问你自己。
作为我这一辈子见过最差劲的男人,竟然会成为‘伟大’的教皇,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名为艾诺尔的女孩平静得回答,修长的金发垂落到地,如同迷幻的夕阳飞落,是金色的光芒。

“教皇之位的争乱,全世界在暗地里都知道圣子和圣女的故事。
一个可笑的又不好笑的故事。

“我们都不过是这沧海世界中的一个故事。

银白色的皇冠遮掩着他的长发,刺眼的光芒也遮掩着他的面容。
即使这光芒一点也不耀眼。
迷幻的宫殿中,仅有的是徘徊的光与雾,并没有任何人彼此注望,彼此对望,彼此记忆对方。
悬空的王座就像是一个幻影,在这苍白的世界中长久停驻。

“故事并没有什么好笑与不好笑,因为我们都不过是这片世界历史之中的一粒尘埃。
”他的声音略显哀伤。
即使那淡蓝色琥珀般的双眼再如此平静,也掩盖不了灵魂之下的悲伤。

自己只不过是历史之中的一粒尘埃罢了,他明白自己终有一日会像那些先辈们那样老去,随后消逝在人们愈发模糊的记忆深处,成为那所谓的“过去”。
会有谁记得自己吗?有,一定会有,但如果是一百年后呢?有人见过自己吗?人们顶多也只是俯望自己可笑的画像,轻轻一瞥,然后忘在看不见的背后。
一千年后呢?一万年后呢?在千千万万年后,在自己所留下的一切,一切都纷纷消失,自己的名,自己的权,自己的力,自己的迹都化为泡沫之后,是否还会有人记得过去自己的背影?
“我们就像是尘埃,无助地飘荡在这片布满荆棘的大地之上,互响之后纷纷回望,最终消失在这迷幻的光芒中,最终彼此相忘。
”教皇伸出左手,停在女孩眼前。

他所迎接的是四散的尘埃?还是垂帘落下的光芒?“告诉我,哪怕你再无比恨我,也请你告诉我——你的愿望?”
女孩抬起头,恬静的赤色眼瞳中清澈得倒映着身穿门徒服的他。

“我的愿望……”
平静的声音穿透死寂的冰川雪原,响彻在这灰暗的世界上,掺杂着沉默的飞雪,漫天飞舞。

“我会承诺你的所有,哪怕是千世万世亦不会改变。

黑色的长袍浸没了白色的雪原,也吞噬着每一寸漆黑的夜幕,躺倒在地,无言地望向漫天飞雪。

纯白色的雪花随风飘落,散落在指尖,却在指尖融化。
无助的身影想挽留眼前的转瞬即逝的冰与雪,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改变不了一切。
天空是布幕,黑色的布幕阻断了反间,单纯的黑色与纯黑的长袍交融在一起,他们映衬着天与地之间的一切。
银光闪烁的灵魂飞舞在夜空,他们随风而生而又随风而逝,最终消逝在这苍茫的冰原;他们仰望着光与暗,的天幕,游离在这荒芜寂静的世界边缘。

恶魔抬起头,望向远方朦胧的远方,那道无法达到的地平线,驻足在日与月的摇篮。

他清晰地记得,自己已经死了,万劫不复地死去。

“我乃无上君王,圣光之子,黑夜之主。
我以绝代帝君之名在此宣告!今之三千神域罪以自私,麻木无情,背弃众生,无能腐朽,妄为称神!神域已堕,今之三千诸族沉迷酒色,皆为自利,残忍麻木,皆因利益,生灵涂炭,妄自主宰神星大陆!”沙哑的声音如同敲击古钟的木锥,一声有一声宣告了新一日的到临,“腐朽之诸神众族,至于此日已不配掌握这无尽的地与海!吾以亡灵帝君之名宣告!即日起,万神涅槃之下,从此以往,从此往后,这天与地,光与暗,日与月,皆属于亡灵永夜!”
他记得,这是一切真正得开端。
那一日,在欲与哀,在悲与灾,在黑夜的笼罩下,罪与罚终有降临人间。
他记得,那一天,是一个美好的纪元的终结。

从此往后,这三千世间再无轮回诸神。

“你死了。

身披银色帝服的男人背对着他,冷冷地说道。

“你为了一个承诺而逆天换命,这般结局是理所当然。

他面对着如此冷漠无情的男子,仅仅是淡淡地弯起一抹微笑。
对,自己死了,万劫不复地地区,悲哀而又无比喜悦地死去。

也许此时此刻从战火下幸存下来的人民手舞足蹈,庆祝着新生;也许人们会一如既往地将异族如同往日地押上拍卖行、押上角斗场;也许,每一个人都重新开始盘算起内心那近乎完美的利益。
也许?也许自己不过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渺小的悲剧,再过不久,所有人都会忘掉自己,忘掉从前发生过的一切。
没有理由地死去。

有谁会知道自己内心所想的是什么吗?包括此时眼前的银服男子也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因为他自己都在欺骗自己。

“对,理所当然,因为这是我的罪,是我的罚,我注定化为万劫不复之地下的萨麦尔。

淡蓝色的双眼是如此空洞,没有生气,有的仅仅是死者面对生者的悲哀,有的仅仅是对过去的悼念,有的仅仅是内心深处的孤独。
年轻的死者望向银白色的帝王,他在打量一尊雕像。
两者相隔千年,却于此驻足相望。

“我很好奇。
”帝王侧过脸,呈现在人眼中的是纯白色的面具。
没有嘴更没有表情,有的仅仅是漆黑的空洞的眼眶,“如果所谓的命运再给予你一次机会,你会选择旧途还是新生?”
死者望向帝王,他无法理解自己所听到的话语。
在他眼中,前方的银色光幕如飞流的瀑布,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相互凝望。
抬起头,眼帘中倒映的是苍白色的光芒,单纯的白光,并非是自己记忆中的圣光。
光幕之中好像有幻影掠过,他注意到了那些不存在的幻影,定睛看去,映入双眼的只有苍白的天幕,苍得惨淡,白的凄凉。
却与那么神圣。

“他们并不会死去,对吗?”
年轻的教皇若有所思地反问,他透过天幕,看见了那一张张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脸庞。
他们站在自己身后,渐行渐远,没有谁停下来看向身后苍老的教皇。
他们背弃他了吗?不,是他背弃了他们。
帝王没有看向他,也没有回话,因为知道这是无意义的回答。

“在无尽的虚无尽头,人们彼此相望,紧紧盯着对方。
他们谁也不会再踏出一步,哪怕前方是曾令他们无比向往的边缘。
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再走向前方?”神秘的笑容浮现在教皇嘴角,他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一个令人恐惧的幻想。
连帝王也是一样。

高傲的帝王听到了禁忌的话语,不由得一颤。
他多久没听到过如此令自己惊异的话了?从诞生至今,自己一直是无所畏惧,知道现在。
他望向教皇:“为什么你会知道这我们不远谈论的一切?”
“一切?”教皇像是在苦笑,“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向前?因为他们舍弃不了彼此;因为再往前一步,他们就会彼此相忘,所有人都会孤独,所有人都将终老,所有人,都会将自己遗忘在虚伪的尽头;因为是这之上无上的‘它’所言的法则。

“它吗?”
“人们都说如此,无人愿意舍弃灵魂深处最重要的东西,哪怕前方就是‘它’的 边缘。
这不就是时之弃民的悲哀吗,轮回?”
被唤作“轮回”的帝王听到了来自死者的低语,不由得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5500字】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