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巧篇

小说写作|技巧篇|网络小说创作技巧-多样化的情节结构

LensNews

多样化的情节结构
小说的情节是小说中最基本的叙事内容,也是其基本的审美特征。
所谓情节,对小说而言,也就是艺术化或者说审美化了的“故事”。
所以情节有时又称“故事情节”。
但小说的“故事”是有发展过程和发展变化的,是与小说人物、小说环境等因素联系一体的。
因此,现实故事与小说情节的根本不同是后者出现了审美化的因果关系。
也因此,如何组织“故事”的内容,如何经由“故事”来描述社会画面和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这就是小说情节的结构问题。
高尔基曾认为“情节是人物性格的成长史”,那么怎样更好地表现出人物性格的“成长史”,显然就需要注意情节的结构调整。
小说情节最明显的艺术特征就是可以不拘一格地多样化。
这种多样化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情节结构与小说文体有关。

这点非常明显。
比如长篇小说与短篇小说就有不同的情节要求。
这种不同,我们在前面也谈到了。
就世界范围的小说创作历史来看,短篇精炼而长篇铺张的情节结构就是共性现象。
如我国古代短篇小说的情节都非常精粹又跌宕起伏。
像南朝刘义庆编撰的笔记体小说集《世说新语》中,几十个字就可成章缀篇。
到明代冯梦龙编订的著名白话短篇小说集“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和《醒世恒言》,篇幅虽明显增长,所收宋元话本因说话艺术而有铺张,但整体来说还是精炼。
至于长篇小说,比如《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和《红楼梦》等中国古典名著,情节就不仅气势宏大而且头绪纷繁。

其次,小说情节可以有多种结构方式和多种风格。

小说情节的多样化,更多的还是体现情节结构本身可以千变万化。
既可以按事物发展的前后时序来叙述,也可以采取倒叙结构,还可以采取“时空错乱”的“剪辑结构”。
但结构的选择不是没有审美目的,主要还是为了突出作品主旨和艺术效果。
比如我们所熟悉的欧·亨利的《麦琪的礼物》和《警察与赞美诗》,作品就不断制造悬念、形成对比和突出巧合,而作品所产生的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艺术效果,恰恰体现了人物性格特征和社会特征。

谈论小说情节的多样化时,还必须特别注意传统观念与现代意识的关系。

巴尔扎克曾宣称:“法国社会将要作历史家,我只能当他的书记。
”这种“记录历史”和“再现时代”虽是一种传统观念,但至今仍为很多作家信奉。
希望忠实描述现实世界特别是时代风云的审美追求,从叙事过程和叙述形式讲,也就是对小说“故事情节”功能的一种传统理解。
但20世纪现代主义小说创作的标新立异带来了小说的革命性变化,这种变化就有小说情节及其结构的创新。
20世纪以后确实出现了不少新的艺术实践。
比如有的小说情节出现了散文化倾向,与传统小说追求情节的环环相扣、前后呼应、波澜起伏的精心组织就完全不同。
而像“意识流”小说,其情节则呈现出往往是杂乱无章的“心理化”过程,根本无法用传统小说的情节模式来分析。
又比如中国当代小说家汪真祺和何立伟的文化韵味浓厚的小说,其情节结构具有明显的“散文化”特点,不再追求“故事性”和情节的秩序井然,也是很新颖的情节类型。

总的来说,现代主义小说的情节结构与传统小说有很大差异,不仅不再以“记录历史”、“再现时代”为艺术准则,而且很注重创作主体的个人创造性。
就像昆德拉曾认为的,现代主义小说的观念之一就是认为“小说不是历史书籍”。
现代主义小说的情节追求,虽然也并没有忘记表现历史现象和关注时代变化,也不否认小说与历史有无法切断的联系,但确实更突出了创作主体的主观感受,也更注意了突出小说中人物主体的个性化感受。
比如卡夫卡小说,就始终特别突出了个人在历史中真实可感的生存情境。
个人的这种生存情境与时代历史的关系,照昆德拉的说法就是“历史本身应当作为存在境况而被理解和分析”。
这是一个重要解释。
它虽然也强调了现代主义小说的“故事情节”并没放逐历史,但确实更注意了个人对历史的感觉。
卡夫卡、乔伊斯们消解小说的“历史负担”,就是以个体命运来折射生存的历史情形。
如《城堡》没有清晰的历史背景而只有土地测量员K进不了“城堡”的迷惘和绝望。
《尤里西斯》只提供了一天的时间表而让三个都柏林人展示琐碎生活,历史就隐形在这些充满个人感觉的“破碎的情节”中。
昆德拉自己创造的“复调结构”,其《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笑忘录》、《为了告别的聚会》等长篇,也是以独特的个人化的文本情节来表现社会和历史。
所有这些,显然与巴尔扎克时代的小说情节世界完全不同。

对于小说情节意识的这种变化,我们必须看到传统结构与现代写法都各有所长。
恩格斯曾高度评价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创作并感慨:“巴尔扎克,我认为他是比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左拉都要伟大得多的现实主义大师,他在《人间喜剧》里给我们提供了一部法国‘社会’特别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卓越的现实主义历史……我从这里,甚至在经济细节方面(如革命以后动产和不动产的重新分配)所学到的东西,也要比从当时所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
”毫无疑问,《人间喜剧》所以能够这样客观细致地“记录”下宏大的社会画卷,与批判现实主义的叙事方式具有直接关系。
如果巴尔扎克小说的“故事情节”按现代小说写法,恐怕就达不到这种艺术效果了。
当然,现代主义小说也不太追求这种艺术效果。
文学创作作为一种高度主体化的审美活动,现代小说的“故事情节”也有其特殊的审美功能。
对历史的勾勒和对生活的描述来说,现代小说更为看重创作主体的个人感受,具有更多的个人化认知和个体的精神感受。
特别是相对那些一味强调客观“记录历史”而具有“照相”之嫌的传统作品来说,现代小说对客体世界的能动性审美表现应该说更为突出。

最后要注意的是:在情节组织中,场景描写和细节描写是其重要的实体构成。
事实上,所谓小说情节,就是由小说中的很多场面描写和大量细节描写而综合构成的实体。
这方面,已有无数作品可以证明。
对于场面与细节来说,出色的艺术处理能取到丰富与深化情节的艺术效果,反之,则会直接影响到小说情节的真实性和艺术性。
比如《三国演义》中,有很多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的形象展示和很多非常传神的关于英雄形象的细节描写,这些展示与描写,既使《三国演义》的整体情节出现了波澜壮阔的宏大气势,又具有绵针密线的艺术特征。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