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巧篇

小说写作|技巧篇|网络小说创作技巧-小说结构

LensNews

小说结构
小说结构
  结构的方式是指小说总体是用何种结构形式组织全篇一般有以下几种方式。

  A.单线型结构
  构成小说情节的线索只有一条。
情节单纯,线索明晰,小说白始至终围绕中心人物展开有头有尾的情节,使主题在完整的情节描写和人物刻画中表现出众这是中国小说创作的传统的结构形式。
这种形式,其实也在目前的中外小说创作中广泛使用。
特别在我国,不仅在短篇、中篇中广泛使用,在长篇中也是主要结构形式之一。
短篇小说《伤痕》写晓华在突然变故的打击之下,断绝了和母亲的关系,十六岁就下了乡。
可是“叛被母亲的“黑锅”一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入不了团,连和另朋友好下去的勇气也没有了。
打倒“四人帮”后,她在母亲病危的情况下赶回上海,可是母亲已经病逝。
整个故事只有一条线索,就是晓华的遭遇。
美国丈夫里?科尔曼的社会问题小说《克莱默夫妇》(大中篇)提出了西方社会存在的“家庭崩溃”的社会问题,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成为畅销书,共主要情节线索只有一条,即将德和乔安职的关系及儿子的抚养问题,结构形式也是单线型的。

  这种结构有两个特点: 、
  第一,多是围绕一两个主要人物展开情节描写。
《乔厂长上任记入《小镇上的将军》、《悠悠寸草心》、《如意》、《蝴蝶》、《大埔下的红玉兰》、《蒲柳人家》、《张铁匠的罗曼虫b1《人生》等中篇、短篇小说就是这样安排情节的。
长篇小说,围绕一两个人物单线型地组织情节也有不少,如《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磋蛇岁月》(人物略多,主要情节线索仍然是单线型的)、《英蓉短》等。

  第二,作品只安排一条线索。
上面是从人物安排上说的,这里则是从情节线索安排上进行分析。
这条单线要贯穿始终,没有第二线索干扰,更没有两条以上线索穿插。
中国古典小说,如“三言”、“二掐”中记述的大量短篇小比大多使用这种结构方式。
小说的情节内发端——展开——结局直至尾声,次第展开,环环相扣,所以它的结构形式也可以说是“链条式”的。

  B.复线型结构
  小说安排的线索有两个,就构成复线式结构。
《安娜?卡列尼娜》的主要线索就有两条:一条以涅伦斯基和安娜?卡列尼绷为主;一条以列文为主。
长篇中的线索往往在两条以上(不全如此);中篇、短篇中也可以有两条以上的线京,如《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的线索就有两条——存妮一条、荒抹一条。
前者为主,后者为辅。

  在长篇中,这种复线型结构,出于两条线索同时展开,使得小说反映的生活内容可以得到充分的展示,人物形象也会刻画得更丰满、更充分。

  C.辐射型结构
  这种结构方式的特点是作者的“透视点”很集中,整篇小说的情节线索都从这一点救射出去。
王蒙和湛容的一些作品格这种方式运用得很娴熟。
典型的文例是《人到中年》。
小说的复杂内存是从陆文镕躺在床上的朦胧追忆中散射出去的。

  意识流小说常用这种结构方式。

  D.蛛网型结构
  三条以上线素互相交又,盘根错食象一个蛛网。
《水浒传》的每个主要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线索,其中的很多线索是交织在一起的,使得结构有气魄,生活内容复杂丰民《战争与和平》也是如此。
象《红楼梦入情节线索繁多,互相交叉,把生活内容的深度和广度用蛛网形式组织起来。
又如柳青的《创业史》有四条线索同时展开:一条是以梁生宝为代表的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贫下中农的活动线索,一条是以郭振山为代表的党内的反对派的话动线索;一条是以姚世瘸、郭世富为代表酌坚决反对合作化妄图恢复旧秩序的复辟势力的活动线氯一条是以梁三老汉为代表的“中间人物”的活动线索。
这四柬线索,互相冲突,互棉交叉,织成了一个有机的网,组织了这部长篇小说的巨大结构架式。

  蛛网型结构在推理小说中往往表现丸同时写几条表面上看不出来联系的线索——把情节的网撤出去,随后收网,使各条线索的必然联系浙沥显露出免把各条线索集中在案件的结局上。
柯南道尔的侦探小说,如《蓝宝石》、《英犬》、《恐怖谷》就惯用此法。
当代日本推理小说家仁水悦子的《猫知道》(江户川乱步奖获奖作品)把这种结构形式用得很到家。

  E.回环型结构
  这种方式的作用在于使情节线索之间能“咬得很紧,前后融为一体。
张弦的《扯不断的红丝线》可作为典型文例。
杨玉洁参加了文工团,组织股长马秀花把她介绍给齐副师长,她不同意,她的女友汪婉芬取代了她;她则和苏骏结了婚。
苏被打成右派,思想、性格发生很大变化,他们离了婚。
而齐副师长的妻子汪腕芬也病故了。
二十六七年后,马秀花又来把博再介绍给齐;傅终于没有扯断这根红丝线。
博转了一大圈,终于转回来了。
在结构上,人物关系形成一种回文式的回环:博齐——苏博——齐傅。
情节的发展沿着倒转回环的方式展开。
王朝闻曾在成都的一次讲演中,把结构的辩证联系概括如下
  (省略)
  F.情特型结构
  有的小说,在结构上,看不出情节线象故事性不强,或根本无故事性可言,只写一些事,全篇侧重于作者情绪的抒写。
组成小说结构的主要部分就是馆结朗描写。
它用以吸引读者的并不是生动的信节,而是流动的意识,对细节的精彩描绘和对感情的细致生动的抒写。
意识流小说常用这种结构形式。
所谓无情节小说,采用的也是这种结构形式。

  近年国内小说创作中,不少作者在作品中,或局部或整体地运用这种结构形式,不注重情节,不讲故事,如王蒙的《春之声》、《夜的眼》竿。
又如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使情绪贯彻全篇,成为组织小说材料的无形线索。

  G.板块型结构
  现代小说的结构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多样,不少作者已不道扼以上的情爷结构形式,使小说结构有很大的“随意性”。
作者在小说中‘随意”地写出一个人物,并对他进行描写,然后放在一边;或“随意”描写某种心别、景物,又放在一边,这种胡写白成一统,有一定独立性,有它白己特定的内容,形成一个稳定的板块。
这些板坎有时互相靠拢、碰撞,发生联结,仍能使人了解整个情节的过程;也有的板块在表面上根本无任何联系,更谈不到联结,但是读完全篇,却可以由读者自己把它们联结起来,或者说,作品表现出来的思想线索,无形地把它们串联了起来,然后作用于读者的意识,使读者意识到板块之间的关系。
各个部分自成板块,这是与以上方式不同的地方。

  这种结构形式显然已经丢弃了“过渡段”、“过渡句”等常闻的过渡方法,甚至丢弃了有过渡作用的标点;如冒号、则节号等,而直接把前后完全不相干的板坎“前言不接后语”地联在一起。

  这种结构形式,可能有贯串情书,也可能没有。

  有贯申馆节的,如茹志鹃的《剪辑错了的故事》形成一块独立的板块,但情节人物又是贯串前后的,这种结构形式叫“冰糖葫芦式的结构”。

  没有贯穿情节的板块结构,如意识流的某些小说——象法国作家普鲁斯持的意识流小说《斯万的爱情》即其一例。
在国内小说中,很少完全没有贯串线索的这种结构形式。
现代 西方的这种结构形式的作品,往往写了较多的下意识的活动,甚至是梦境、“魔幻”以及施催眠术后的“无意识”幻觉等。
也正因此,自成一块的具体内容,不仅可以与主体毫无关系,而见在小说中,某些板块毫无可取和必要。
在一些现代派小说家中,这种结构形式已成为纯粹的形式主义,究竟能有多少读者,究竟又有多少读者能加以卒读,是很难说的。
人们已经越来越看不懂这种现代派小说了。

  顺便说一下,现代国外最引入注目和受读者欢迎的小说,大多是有贯串线索的或有贯串情节的,得诺贝尔奖金的大多数作品都届此类。
板拍成电影,产生巨大影响的也是此类作用,如科尔曼的《克莱默夫妇》的同名影片在1980年美国电影艺术科学院第五十二届奥斯卡金像奖的评选中获得五个最佳奖。

  在国内,由于长期存在的民族形式相传统的影响,一般来说,读者喜欢该的小说(即拥有最多读者的)是有贯串线索和有比较精彩的情节的小说。
我国的作家们必须考虑到读者的这种欣赏和阅读习惯。

  国内有贯串线索的扳块结构作品,如西西的《四等舱》写得就比较好。
这篇小说在形式上有一定独创性,它以“我”这个业余文学作者为贯串线索,把小说分成许多块,各不相关:
  a.四等舱的旅客们去饭厅里买饭,都买的是八角一份的。

  b.饭后吃什么茶,是否吃红茶菌最好,大家议论纷纷。

  c. 大家闲聊:小孩说“我爸爸是连长”; 司机说老太太福气好。
于是,大家又谈到孝与不孝。
大学生大谈代沟,批判“怀疑一切”的“难道”论。

  d.大学生等谈对文学作品及电视的看法。

  此外,还谈到在外国人面前的态度,老太大想给两个青年男女做媒;小孩忽然肚疼,大家着急;写萍水相逢又马上分别的离别,表现了友好和高尚。

  试看这些板块之间有何矛盾冲突、有何情节、有何联系可言?但是通过“我”这个贯穿线索,把这些板块联结在一起,说明“四等舱确实比我原来想象酌要好很多”。
他们互相关心、爱护,开城布公,爽朗直率;有时表现出较高的道德情操,有时又流露出低级庸俗的思想感情。

  这种板块型的结构,其实并不好写,它要求有较高的文学笔法。
取材看起来是零乱的,但又是精选过的,表面上是想写什么便写什么,似乎可以无休止地写下去,但又使人觉得作者及时打住,恰到好处。

  短篇小说的结构
  导语:此篇谈论的主要是短篇小说创作的结构问题,涉及创作的常识与技巧,属于小说作者必须掌握的内容。

  (一)确立结构体。

  将结构核通过横向、纵向的立体展开,便形成结构体。
它是小说内容具体体现的艺术框架,也是短篇小说表现阶段最关键的一环。
古今中外的作家均强烈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如美国作家艾萨克·辛格当被人问及写作哪一方面最困难时,答道:‘故事结构。
我认为这最困难。
怎样构成一个故事使它有兴趣。
最容易的则是实际写作。
一旦结构定了,写作本身--描写和对话--就随流而下了。

  对短篇小说结构体的设计与展现,必须体现六个字:简洁,形象,兴味。
而这六字,则主要落实在场面(或称描述单元)与情节(或称事情转折点)的设置、把握上。
只有将两者适当地结合起来,才能成为好的小说结构体。

  对短篇小说来说,一般由一两个描述单元(很少超过三个)为重心,加以必要、合理的情节转换来组成。
如何士光《乡场上》,全篇只有一个场面:乡场上纠纷;鲁迅的《药》,只有两个主要场面:买药与祭子。

  描述单元犹如情节线的横切面。
而在短篇小说总篇幅为定量的前提下,则这切面与切点的关系自然成反比。
即是:切点多,则切面小:切点少,则切面大。

  因此,在设计结构体时,横向的切面展开与纵向的情节进展要有精心设计。
切面展开形成场面(描述单元),有助于细致形象地表现生活与塑造性格;情节进展则有助于引人读兴,摇曳生姿。

  除场面与情节的设计外,短篇小说尤重开头的技术。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对短篇小说来说,尤其如此。
短篇小说的开头,一般向读者展示一个特殊的有兴味的形象小场面。
然后,用简洁笔墨介绍背景或问题,下面紧接着进入‘主体‘,即主要的场面中人事矛盾冲突的展现。
因此,尽量用一个精彩的小场面作为开头,是短篇小说至关重要的一环(因为短篇小说开头部分很自然地和不可避免地要向读者交代背景、介绍人物,极容易由‘说明性材料‘构成。
所以,形象化的描述在消除枯燥乏味方面,是不可缺少的。
只有这样,才能以形象吸引读者,并以形象的矛盾冲突或问题引起读者悬念)。

  如李锐的《厚土》系列小说《眼石》:
  开头是一个形象逼真的具体场面呈现:一辆满载石灰的马车行进在陡峭山路上。
副手愤怒、悲痛、无地自容的心中、眼内,世界上一切景物人事均是变形、变态之后的一个狂暴、混乱的世界!加以女人失魂落魄的惊呼,车把式骄横凶狠的咒骂,牲口的挣扎……逼真的形象直迫读者眼底,顿时引人入胜。

  之后,简洁交代背景:昨天夜里,因被迫借了车把式的救命钱,副手无可奈何地将老婆让车把式睡了。
……
  于是,紧接进入中心场面:丈夫满脸阴森森的杀机;女人惊恐万状,忐忑不安的神色;车把式旁若无人、自信威严的姿态……终于发生戏剧性变化:车载过重,将坠深渊。
副手以死相拼,抢救了人、马、车。
甚至在关键时刻挺身救了车把式马上要粉碎的生命!车把式于是与副手‘礼尚往来‘:当天晚上,将女人让副手睡,达到小说高潮。

  结尾:副手与女人恢复了心理上的平静与生理上的往常;车把式品尝了昨天副手的滋味。

  这是一篇典型的短篇小说:简洁、凝炼、形象、引人。
描述单元与情节转折达到精巧结合,产生很高艺术价值。

  由于结构体是生活场面与故事情节的有机组合,因此,除上述介绍的结构体自身的技术性处理外,结构体的设计、把握还包括结构布局与生活的内在联系问题,即结构体反映生活的角度问题。

  短篇小说的结构角度常有以下几种:
  方面--正面;侧面;反面。

  视野--以小现大;全景式素描。

  焦点--外在世界为主;内在世界为主。

  以下,分而述之:
  正面表现:一般而言,若有可能,并有特色,采用正面表现可直截了当、清晰自然地将要体现的事物及意旨呈于读者面前。
如柯云路的《三千万》,契诃夫的《变色龙》,莫泊桑的《米隆老爹》等。

  侧面表现:这种角度选择,可使小说新颖独特、精巧含蓄。
如莫泊桑的《在一个春天的晚上》契诃夫的《苦恼》,刘心武的《白牙》,张抗抗的《流行病》等。

  反面表现:要反映正义的强盛,偏从邪恶方面的惊惶写起;歌颂光明之可爱,却极写黑暗可憎。
如契诃夫的《一个小官吏之死》,从反面揭露沙俄统治的残酷与等级的森严;如莫泊桑的《一个儿子》,用道貌岸然的主人公对过去肮脏行径大言不惭的炫耀来揭露他的丑恶灵魂;如何立伟的《白色鸟》以恬静自然的场景来突出‘文革‘时畸型、狂乱的罪恶事情等。

  以小现大:以小场景、小故事、小冲突,表现大内涵。
如古华的《爬满青藤的木屋》,欧·亨利的《警察与赞美诗》等。
可以说,短篇小说从广义上说,都是以小现大的篇章,不过上述作品场景与寓意之比,更为悬殊而已。

  全景素描:指‘生活流‘式作品。
似无剪裁地、全面铺开式表现日常生活的场景、过程,给人一种真实朴质、无丝毫文人刀斧痕的感觉。
如池莉的《烦恼人生》,方方的《风景》,刘震云的《单位》等。
外在世界为主:即以描述事物、人物的外部形态、动作、过程为主,以形象来再现生活。
我国传统现实主义小说多如是。

  内在世界为主:将描述的重心放在人物的思绪、情感、意念的演进、飘动上,可以深入、直接地表现人物心态。
如‘意识流‘小说。

  对任何小说来说,结构布局的本质均是对人物、情节、环境这三要素的有机艺术组合。
但在这基质上,不同小说的结构又有各自特点及要求:
  1、情节小说。

  它主要通过曲折跌宕、引人入胜的戏剧性情节转换来实现其艺术价值。
一般而言,在开头必须用精彩引人的场面展示出矛盾冲突,给读者提出一个阅读问题,迫使他们急切地要了解下面发生了什么?如何发生?然后,要想尽方法保持住读者的悬念,使他们随着作者的诱引,沉溺于一个又一个变化起伏、难以预料的情境之中。
直到最后,才使悬念释放,让读者明晓最终答案。

  2、性格小说。

  它以塑造鲜明的人物性格为中心。
好的性格小说往往比情节小说具有更大、更长久的艺术魅力:因为它不是提供听一遍即可的故事,而是展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一般小说作者都重视人物形象的塑造,极力将笔下人物写得个性突出、不同凡响。
于是,在肖像描写、行动描画、语言描述、心理描摹上大下功夫,果然也就有了声色俱备的某种独特人物形体出来。
有的作者更进一步,通过逼真的细节--比如严监生临死不能闭眼,只为多点一根蜡烛之类,将人物神态活画了出来。
应该承认,他们的努力不无效果。
但若说因此已塑造出了人物性格,则未免浅显了些。
因为,在塑造人物性格时不能为性格而性格,而应写出性格的内在依据,让人物在矛盾冲突的碰撞中表现出鲜明的性格来。

  这些矛盾冲突是:
  第一,性格与环境的冲突,通过外在环境与人物性格的特定冲撞,表现出鲜明确切的性格。
例如《内当家》中农妇李秋兰面对改革开放后以前残酷欺压过自己的地主以爱国华侨身份重新回来的局面;面对县委要员以强迫命令方式要求她奴颜卑膝、装假奉迎的场面,大义凛然、不卑不亢又自然实在地体现出新时期农民的情怀。
这性格便扎实、深厚,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第二,性格与性格的冲突。
通过彼此对立或不同层次的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以对比方式或衬托方式表现人物性格。
例如梅里美的《玛特渥·法尔高纳》中,父亲正直、仗义、嫉恶如仇的性格与儿子贪图钱物、出卖他人而背叛诺言的性格的冲突;例如《祝福》中祥林嫂性格与鲁四老爷、柳妈及其他人的性格的冲突;《月牙儿》中女儿与母亲微妙复杂的性格冲突等。

  第三,性格自身内部的冲突。
通过人物性格中两种品质或两种思想情感的自相矛盾及矛盾的定向解决,来表现人物性格的主导方面。
比如鲁迅《肥皂》中四铭老爷一方面怀流氓淫邪心理调戏女乞丐,一方面又正襟危坐,以道学家口吻训拆儿女;比如张洁《爱,是不能忘记的》男女主人公彼此真挚、深沉地相爱又受社会舆论、文化习俗束缚而自我克制、痛苦煎熬的内心冲突等。

  性格小说在结构设计上,情节的转折、变化不宜过多。
若转折点过多,势必造成切点多、切面小的局面,这样,人物性格就缺乏必要的横向展示,而被淹没在情节过程之中,性格小说便蜕化为情节小说了。

  3、氛围小说。

  氛围小说重在用气氛、意趣感染读者,因此,如何用生动传神的氛围、境界描述来吸引读者,便是重心所在。

  氛围小说引人入胜的方式大体有两类:其一,逼真具体的形象描述;其二,细腻传神的意趣传达。

  前者又可细分:
  第一,利用同感。
直接表现读者及熟悉的场景、人事。
使读者倍觉亲切,进而获得感染。
比如鲁迅的《社戏》:小儿女纯情烂漫,乡间生活质朴真淳,读罢令人陶醉。

  第二,利用陌生感。
展现一般读者所不熟悉的生活画面,使人读罢产生因新鲜感所派生出来的欣悦或激动之情。
例如郑万隆《异乡异闻》中的一些篇章,即以特定的奇异场景来唤起读者的感动,乔良的《灵旗》,似乎写了不少人物、事件,以求再现一段历史,但就其总体艺术魅力来讲,还是由于它创造出了一种现代读者所陌生的沉重、悲凉、苦涩的艺术氛围。

  第三,利用距离感。
将人们熟悉的生活场景、人生画面推到远处以鸟瞰,或摆到‘别处‘以重视,利用拉开距离、换变角度的方式,吸引读者情感。
比如贾平凹的《夏屋婆悼文》,使读者如置身冥冥高天之上,用俯视蝼蚁般的超脱宏阔眼光扫描一个中国劳动妇女的一生,于是,自然有种幽远情思与透彻的悟性潜生出来。

  后者的意趣传达也常见两种情况:
  第一,通过心理情绪的艺术传达,与读者发生心理交流。
比如王蒙的《春之声》,将岳之峰的心理流动直接向读者展示出来,引起共鸣。

  第二,通过提出新的哲理观念,引起读者惊动,陷入新的思考,从而产生艺术效果。
这是一种特殊的‘理性氛围‘。
比如鲁迅的《狂人日记》,通过狂人的眼、口与心,向读者传达出一种社会氛围,进而提出新的大胆直截的指控:数千年的封建社会历史上,只写着两个字:‘吃人‘!
  4、抽象小说。

  抽象小说具有将艺术形象符号化的特点。
但尽管如此,它也不能没有人物、情节、环境的有机组合与配置。
因此,抽象小说的结构体设计也应遵循上述三类小说所要求的规则。

  而抽象小说还要多一项要求:必须将抽象的哲理与具象的呈示结合起来。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