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程篇

小说写作|教程篇|高手进阶篇-写小说十戒及一些技巧

LensNews

汇总内容:
写小说十戒(初级进阶)
小说写作技巧总汇(初级进阶)
文章开篇(如何写好文章开篇)
商业文写作节奏(故事节奏把握)
人物塑造(怎样把握你的人物)
小说角色的行为动机(让读者认可你的故事)
如何修改作品
如何应对写作“瓶颈”期

【转帖】写小说十戒(初级进阶)

1、用散文方式写小说
  写惯散文的人,往往不自觉地把故事“叙述”出来,并以作者身分作一些“全知”的描述,情况就像电影播到中途,突然有个人跳出来用旁白「解画」。
这样,即使写得再好,亦只是一篇散文而非小说。
写小说,应透过生动的对话、主角的动作,他们身边的人的所作所为,加上环境和气氛的渲染,像播放电影一般把故事“呈现”出来。
如果以电影喻小说,作者就是导演,利用镜头把故事带出来,而不是把剧情大意朗读出来的旁白配音员。

  2、人物关系单薄,主角面目模糊
  从不注意人物塑造,以致主角面目模糊,整本书看完了,读者也说不出每位主角有何特色,没能留下任何印象。
成功的小说,一定有活生生的人物,读者即使忘记剧情,也一定记得主角的形象,例如金庸笔下的杨过、黄蓉;琼瑶笔下的还珠格格。
人物与剧情,前者更加重要,因为人物性格完整,他们自然而然会在所处的环境中作出合理的反应,透过人物之间的互动,剧情便能自然而然推动,而非为了闹三角恋而三角恋。
先处理好人物性格和关系,然后才构思剧情。
仔细构想每个角色的年龄、外貌、教育程度、口头禅、价值观等。
除了主角,也要塑造配角,作出陪衬或担任特别任务。

  3、过分平铺直叙
  不注重故事结构,千篇一律按时间先后来说故事,不懂得将一些对推动剧情没有作用的段落删去,令故事流于冗长、沉闷,没有高潮。
有了故事内容,还要想想如何“说”出来才动听。
一个结构完整的故事,总离不开“起、承、转、合”这支架。
这并非说,我们一定要按时间顺序来写。
要点是先将故事内发生的事件按时序排列出来,然后再作出调动,利用插叙、倒叙等技巧,同时删去不必要的篇幅,使剧情的节奏流畅。

  4、结构松散,胡乱卖弄意识流
  没有结构的小说,好比镜头摇来摇去的电影,章法欠奉,不知所云。
倒叙、插叙、意识流等创新的写作手法,如果掌握不好,很容易令结构松散,愈写愈离题。
不要为技巧而技巧,以“创新”作为结构松散的借口。
不论你用了哪些技巧,故事写完后,请看一遍,如果依然符合“起、承、转、合”的脉胳,那便不会离题万丈了。

  5、开场闷蛋,令人昏昏欲睡
  小说的开场,传统写法是以描写环境气氛入题。
不是说这种方法不好,但这种方法读者已见过千次,毫无新意,可不可以有创新一点、吸引一点的开场方式呢?其次,这种方法用得不好,就会拖拖拉拉,写了几千字仍抓不住主题和人物。
写作是一种沟通,如何才能吸引读者追看下去?除了多读名著,也可以从电影偷师,例如《摘星情缘》、《美丽有罪》是以独白方式开场。
简洁就是美,不落俗套的在开场带出整个故事的人物和主题,让读者马上知道这趟阅读旅程的方向,比东拉西扯可取。

  6、全文欠缺主题
  桥段再花巧而欠缺主题,好比一个只有美貌没有智能的美女。
即使是一个爱情故事,也应该赋予一个大主题,例如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茱丽叶》、曹雪芹的《红楼梦》其实是借一个爱情故事表达更深的中心思想。
主题应在落笔前确立,透过内文慢慢渗出来,例如借主角的对话表达。
主题不必是讽刺时弊的大道理,即使写爱情故事,也可以是借爱情来反映一种现代爱情观或一种男女相处的道理,以提升整部作品的深度。

7、内容空洞
  这里所说的内容,不是指有没有“桥”(剧情),而是指整体来看,整篇小说仿如空中楼阁,欠缺客观理据支持。
没错是有个故事的框架,但拿走框架,就会发现故事很空洞,读后找不住一点什么。
好看的小说,多多少少有些资料或知识为故事作出支持,使剧情发展更加合理、迫真。
小说源自生活,完全忽视现实、完全不能反映半点现实的小说,只属二流。
如果你已经有一条「绝世好桥」,第二步是作一点儿搜集资料,为人物背景、故事的时空补充养分,然后技巧地表达出来。
假设你想写一个对爱情执着的男人,那么请问他从事什么职业,成长路上可有阴影?这样的个性,会让他做出什么行为?
  8、主角无缘无故就爱上
  爱情是年轻人常写的题材,但并不易写得好。
其中一个问题是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或笔下)的爱情可歌可泣,自说自话地爱得地动山摇,旁人看来却可能不外如是,更遑论感同身受,同歌同哭。
最懒惰和最欠说服力的是这种写法:「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人很有感觉?」你做作者都「唔知点解」,读者更加莫名其妙。
虽说爱一个人可以是一见钟情,不需理由,但写作不同谈情,光写几句「浪漫」的情话并不够,读者不会被几句花言巧语轻易打动的。
作者要照顾读者的感受,客观地反问一句:书中人为什么会爱上对方,这种爱有没有说服力?每一段爱情的发生和死亡,都要经过精心铺排,最好是暗中铺下伏线。
好好设定人物性格和的关系,那么发生在他们之间的爱恨纠缠,自然有迹可寻。

  9、题材过分生活化,表达欠缺技巧
  小说无错源自生活,但生活上的琐事、报纸上一段新闻,本身只是一个事实(fact),搬字过纸把它记叙下来,并不足以形成一篇精采的小说(fiction)。
没有注意写作技巧、过分“生活化”的故事只是新闻报导,而不是小说。
一如原材料必须经过烹调才成佳肴,任何灵感或塑材,必须经过艺术加工,方能变成一件艺术品。
加入想象力,为主人公设定背景和性格、为平淡的故事加进冲突面,推向高潮,逐步打造小说的面貌。
写小说就是“做戏咁做”,只要符合“情理之内,意料之外”的原则,剧情方面比现实世界夸张一点无妨,这样才有冲突位、高潮位。

  10、文笔有沙石
  很多人以为有创意就够,不屑花精神修炼文字功夫。
文句不通、词不达意、表达技巧平庸,都会令阅读享受大打折扣。
文字与创意是相辅相承的,文字是作者手上唯一的工具,环境、气氛、人物对话……一切一切,都要依靠文字来表达,怎能轻视?峰回路转的剧情,需要有感染力的文字来支撑。
修炼文字功夫是长远的功课,平日应当留意、学习,一朝写起小说来便得心应手。
日子有功,才能建立文字风格。
单看文字,读者已可以认出那是谁的作品,古龙、张爱玲和亦舒便是文字风格强烈的作家。

小说写作技巧总汇(初级进阶)

小说写作准备单:
  一、你打算一共写多少字,每天写( )字。

  二、你的小说是属于( )小说,主題是( )。

  三、你打算用( )个角色:
  主角的名字是( ),他的年齡是( ),特色是( )。

  配角的名字是( ),他的年齡是( ),特色是( )
  四、故事发生的年代是( ),从头到尾共有多少时间?( )。

  五、故事发生的地点是( ),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

  六、发生了什么事情?大概说明一下小说的大意:( )。

  七、各段主題是什么?
  起段:( )。

  承段:( )。

  转段:( )。

  合段:( )。

  八、你想故事要怎样结尾?( )。

  九、你想安排什么样的伏笔?( )。

小说技巧之一:开场
  图画式的开场,让读者彷彿看到一个画面,所以必须先描述:景像、环境、时间、地点、天色、气候、路人、声音、气氛等事物,然后再引人物主场。
(这种描写最好用在大战在即,或者重要人物出场,以及表现重要人物的性格时候使用)
小说技巧之二:故事中人物说话。
在小说中,人物是一定要说话的,不然就容易成了散文,而故事中人物说话,除了把他说的话的內容、发词词写出來外,还要加上说话的人的动作、表情、词气。
另外要注意的是动作、说话、词气表情的连貫。
附拟声字:叭、叮、吱、吽、呀、呸、呢、咕、呵、咍、呲、呦、咯、咭、哎、咦、咿、哇、咩、哩、哦、哢、哼、唉、唔、啵、啦、啐、啊、唷、喵、喲、喔、喂、吗、嗨、嗐、吱、嗚、嗡、嗶、嘛、嘎、啯、噓、噗、嘿、嘟、哗、嘰、嘻、嘶、噹、噥、噯、噢、嚆、噜、嘤、啰
小说技巧之三:人物刻画(详见后面人物塑造技巧)。

  人物的描述,除了要用概括性的形容词來说明外,以实际的言、行、动作、事迹来佐证是更好的选择。

  例如:
  「铁木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身体也很强壮。

  不如改成:
  「铁木真这时才发现,他最挚爱的生死之交乔杰,竟然出卖了他,受了別人的收买,趁机刺他一刀。

  这一刀,让铁木真鮮血直流,但是他静静的看着乔杰,沒有反抗、沒有掙扎,这一刀,刺伤了他的身体,更刺死了他们倆人的深刻情誼。

  铁木真挐起巨剑,奋力地插在木桌上,用力地折断,冷冷地瞪着乔杰说:「战场上再见,犹如此剑!」
  接着,他断然地抽出身上中的刀,怒掷在地,大臂一挥,帐篷门口四、五个侍卫,竟同声摔倒在地,无力阻挡他的离去。

小说技巧之四:人称,即写作视角:视角分类:一部小说或者说一部影视作品,是从什么角度来讲故事的?这是文学理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视角问题。
第一、第二、第三人称都能用来讲故事。
不过,第二人称叙述和人们的阅读习惯相悖,所以只在极少数实验文学中被使用。
叙事类作品基本上都是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叙述。

详细辨析:
第一人称是一种直接表达的方式,不论作者是否真的是作品中的人物,所叙述的都像是作者亲身的经历或者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事情。
它的优点是能使读者产生一种真实、亲切的感觉;从作者方面来说,它更便于直接表达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
如《我的老师》记的是真人真事,通过第一人称的手法,很自然地流露出作者对蔡芸芝先生“慈爱”“公平”之心的敬仰。
《故乡》是小说,文中的迅哥儿(“我”)有作者的影子,文章通过第一人称手法,通过“我”的所见所闻,深刻反映了旧中国农村的衰败和萧条,表达了自己对新生活的渴望。
由于采用第一人称,给人的感觉是真实、亲切的,因而也为作者直接表达(或宣泄或流露)感情提供了方便。
但它也有局限性,即所写的内容不能超过“我”耳闻目睹的范围,所以不便于广阔地反映现实生活。
 
第三人称写法的优点是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能够比较自由灵活地反映客观内容。
有比较广阔的活动范围,作者可以在这当中选择最典型的事例来展开情节,而没有第一人称写法所受的限制。
如《谁是最可爱的人》采用第三人称写法,自由、灵活地选取三个典型事例来表现志愿军战士是最可爱的人。
这三个事例从不同侧面集中表现了志愿军战士最本质的思想感情。
“松骨峰战斗”——对敌人的恨,体现出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火中救小孩”——对朝鲜人民的爱,体现了国际主义精神;“防空洞谈话”——高尚的苦乐观,体现了爱国主义精神。
三个典型事例,有集体的,有个人的,有战斗场面,有战地日常生活。
正是由于采用第三人称写法,作者才能这样全方位地表现主题。
但是,第三人称也有局限性,它不如第一人称那样使读者感到亲切。
为了弥补第三人称叙述的不足,有些作者便发挥文章中人物对话或独白的作用,通过他们的口,讲出他们亲身经历的事或心理活动等。
如《谁是最可爱的人》里防空洞中战士的对话,就很真实地展示了战士的内心世界,让人有亲切感。

当然,在某些文学作品中也出现了将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糅合起来的叙述方法——平时用第三人称叙述,而到了关键的内心描写的时候就转用第一人称叙述。

另外,第二人称叙述的作品相对很少,因为它比第一人称叙述的限定范围更加狭窄,举例说明:
“又走了一段时间,当我来到碰面地点时,他已经在那待着了。

“你不会做这么鲁莽的事情。
于是你果断的启用了腰带上系着的毒药瓶。

这种表述方式比较适用于散文。

第一人称即是以“我”为叙述者,只讲“我”参与,“我”看到,“我”听到的事情。
这样写局限性很大,情节发展一旦离开我的“视野”,就不得不住笔。
所以,在成熟作品中,使用第一人称叙述的很少,多半是因为主人公有特殊的性格或者异常的经历。
比如《阿甘正传》和《尘埃落定》,主人公是智障,用他们的眼睛看世界,显然要比站在正常人的角度看他们更有趣。
 
在成熟作品中,使用最多的是第三人称叙述。
这其中又分两类,一类是跟随着主人公,或者一个叙述者展开故事,只讲他参与的,看到的,听到的事情。
比如《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的故事,大部分是以华生医生的视角来叙述。
《寻秦记》长达二百万字,竟然完全跟随着主人公项少龙的视野展开故事。

这样叙述局限性也很大。
所以,成熟作家多半使用另一种第三人称叙述,就是“上帝视角”。
这个概念的意思是,作者可以写出故事里的一切细节,不管从逻辑上讲这些细节是否会有人观察到。
比如一个人梦到什么,想到什么,某个角色独自在家时做了什么,两个人密谈了阴谋,或者去写根本没有任何人在场的自然风光等等。
前一段故事写甲军,后一段立刻转到对垒的乙军。
 
使用这种视角时,作者仿佛书中世界的上帝,可以自由塑造了其中的一切。
比如在刚刚上演的电影《南极大冒险》中,几只雪地犬在南极基地附近独立谋生的情节,就是用“上帝视角”叙述的,因为根本没有旁观者,或者监视器记录它们的行为。
 

上帝视角第一种模式:上帝般的路线
即作者无法从侧面表现任何事情,只能绕过去写出来,并且带有极度自我中心的RP倾向。
例如描写A被B别人偷袭,正常视角的写法是“A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猛回头,却被突如其来的大力推倒在地,A吓晕,恍惚中听到B的声音”。
上帝视角则是“A站在那里,B偷偷走近,我回头,B猛推A,我晕过去,B说”。
 
当然这只是最浅显的例子,实际操作很有难度,不但要写得好像世界每个角落都同时被看,还要夹带神奇的第一人称X第三人称轮流转换,第三人称自我赞美,第一人称YY。
(实例:黑夜妖《未应闲》 人物多,情节乱,区分困难,模式重复,人称紊乱,上帝到不能再上帝。

上帝视角第二种模式:上帝般的思想
如果第一种模式只是造成阅读和理解上的极大困难,那么这一种,除了兼备第一种的优点之外,还凸显出极端自恋和唯心主义的巨大雷点,以此就能劈你个准,不愧为时下的主流雷。

其实上帝般的思想是很好理解的,就是无限的自恋,无限的被恋,无限的 。
主角天下无敌美貌天下无敌好运气,喜欢他/她的人天下无敌多,然后主角就这样被喜欢着喜欢着……天下无敌了。
而且,文中出场的人物出场道具,除了反派角色和茅坑,一律美得似魔似幻风中凌乱,独一无二宇宙NO.1。

与“凡人视角”的比较:
和“上帝视角”相比,另外两种主要的叙述方式可以称为“凡人视角”。
即使角色是一个英雄人物,即使他极聪明,极有洞察力,没看到就是没看到。
即使写一个法力无边的巫师,或者一个有思维透视功能的人,他也不可能全知周围的一切。
 
如果本文读者中有从事过编辑工作的朋友,会有这样的经验:初学者投来的小说稿,第一人称叙述占了极大比例,初学者最喜欢讲“我”看到的一切(有许多初学者的小说其实就是作者本人的经历)。
而到了成熟作者那里,“上帝视角”才成为普遍现象。
初学者往往并没有严密的构思。
他们在小说里使用第一人称时,显得结构松散,唠唠叨叨,夹杂着大量的个人感情发泄,作品可读性很低,以至于有的商业文学刊物在征稿启示上直接标明,本刊拒绝第一人称叙述的作品。
大部分刊物不标明,但编辑私下里会说,他遇到第一人称叙述的作品就甩到一边,先看用第三人称讲的故事。
 
为什么初学者如此热衷于第一人称叙述呢。
因为他们多半没有受过文学训练,只是把生活中原本的叙述习惯直接带到小说写作中来。
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讲述一件事情,既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第一人称叙述),也可以从中立角度出发(第三人称叙述)。
但哪个使用得更多呢?和文艺作品相反,恰恰是第一人称叙述!因为现实中的我们无法知道一个事件的全貌,无法了解在眼睛和耳朵范围外的细节。
 
通常情况下,文艺作品总显得比生活精彩。
人们是愿意晚上看电视剧呢?还是和家人长谈白天发生的事情呢?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前者。
一个上了年纪的女观众,可以为爱情剧落泪,但很少被身边的人和事感动的落泪。
一群同事凑在一起,可以议论一部流行电影,而不议论身边的琐事。
 
这种精彩和“上帝视角”有极大关系:作者可以自如地叙述一个事件里的各种细节,自由地把它们拼凑剪辑,以显示出某种意义。
比如,画面远处一男一女在热吻,近处一个女人边旁观边落泪。
房间角落里一枚定时炸弹在倒计时,房间里不知情的人过着正常的生活。
作为观众,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切,从而被激发出相应的情绪。
或者,编导对着一件物品给出特写镜头,以显示它有特殊意义。
 
而在生活中,我们却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凌乱地、片面地、事无巨细地观看一个事件。
在大部分情况下,我们看不到一个事件的开始和结束,只能看到一团乱麻。
如果我们把自己当成“生活剧”、“现实剧”的观众,我们只能看到一个个人在眼前匆匆上场又下场,人和人之间,事和事之间缺乏清晰的联系。
总之,我们眼里的世界支离破碎,紊乱无序。
即使是一位技艺娴熟的作家,他可以在作品里建立一个有秩序的,有意义的世界,但他仍然要过着无序的,零乱的生活。
 
然而,人的心理生来具有“闭合”倾向,“自组织”倾向。
即把散乱的观察材料组织在一起,形成某些联系,构成某种意义。
有的人能够保持客观,通过不断扩大自己观察范围来满足这个要求。
但相当多的人并不具有这样的自觉性,他们只是靠想象,臆测来弥补观察的不足,在胡思乱想中把“凡人视角”扩展为“上帝视角”,自以为了解所处事件的一切,自以为了解亲朋好友身上发生的一切,直到某件事大吃一惊为止。

小说技巧之五:角色出退场
  在一篇小说中,一定有许许多多的角色,貫穿全场的灵魂人物叫主角,而搭配主角,衬托主角特色的叫配角,这些人物在故事中来来去去,大致可以分成四种出退场:
  一、初出场:也就是读者第一次看到这个人物,换句话说,这个人对于读者而言,是个十足的陌生人,所以就必须加以详细的介绍:包括长相、特色、个性、身高、体重、年齡、身份、出身背景、服装等等。
这个人如果是主角,就再给他加个气派一点、精心打造的场景和气氛,配角就简单一些。
配上这个角色固定的旁白、口白、台词、音乐、景色也是不错的。

  二、退场:这个角色因为场景转变的关系,暂时会离开读者的目光,于是给他一个帥气的小结,让读者很清楚地记得你要改写別的角色前,他的表现和演出,以便接上下一次的再出场。

  三、再出场:就是暂退场的角色又复出了,这是一定要「连戏」,甚至稍稍微再提一下之前的情节,帮助读者回想之前的剧情,以便进行衔接。

  四、离场:最后是这个角色的离场,通常是死亡居多。
一个角色的死去,通常是小说中一个阶段的结束,或是一个转变的开始,因此给予类似初出场的笔墨和写作深度是需要的。
这个时候,通常角色将死或已死,所以让他说说可以总结他一生的话是很重要的,离场时的神态、表情、动作都是很重要的,如再加上景色的搭配、旁人的情绪就更完美了!
  
小说技巧之六:扩大张力技巧
  在一篇精采的小说,要能不断地拉住读者的视觉,那一定要扩大文章的张力,加强文章的吸引力。

一、 转折:事件或故事发生变化,让读者产生认知失衡,引出好奇心。

  二、 悬疑:不把內容明说給读者知道,吊足读者的胃口。

  三、 失望:一般来说,读者都会对主角有所期待,例如好人把坏人把死、一家人团圆、有情人终成眷属之类的,所以要先故意让读者失望,安排一件事或一个讨人厌的人物来破坏一切,让读者站在主角的那一边,感同身受地继续读下去。

  四、衬托:故事的描写,內容上有成份不同的转换,例如这一章节主要是再讲打斗的事,描写血腥的、动作的情节,那转化、插入一段柔和的、有趣的事,就显得很突出、很明显。

  换句话说,也就是可以在內容上,不断的转换味口,不要一直写同类的情节,会使读者失焦。

小说技巧之七:节奏(详见后面如何把握文章节奏)
  小说是有节奏性的,而节奏随着描写的深度和广度,就有了快慢的分別。

  超快节奏:
  「乔风自从得到了青云剑,潛心练剑,闭关于武当山上,只有親人上山,才得一见;三年以,終于练成了玄龙剑法,风光下山。

  快节奏:
  「乔风自从得到了青云剑,心想只有潜心练剑,才能使青云名剑发挥最大的作用,可是又找不到适合的闭关地点。

  于是,他上武当山,和白云大师商议;白云大师叹了口气:『唉!一切都是因果业障吧!』
  于是答应他在此练剑,谢绝一切訪客,只有亲人上山,才能见上一面,希望全心全意地把剑法练好。

  经过三年的一番苦练,乔风终于练成了玄龙剑法,含着泪,拜別了白云大师,风风光光下山去了。

  慢节奏:
  「乔风轻轻地抚摸着,经过一番恶斗,才好不容易得来的青云剑,叹口气,搖搖头说:『为了争夺这把剑,真不知害了多少人?』
  想起师父的牺牲,忍不住落下两行眼泪,心想也只有潜心练剑,发挥青云名剑的最大作用,在江湖上,好好的铲奸除恶,才不会对不起师父。
想到这儿,他坐了起来,动手擦了擦眼泪,挺直了腰杆,狠狠地立誓:「师父,徒儿如果不能练成玄龙剑法,用青云剑为你复仇,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说到激动处,拳头用力地拍击桌面,竟将一张好好的红桧八仙桌給打散了。

完成了以上的初级进阶,下面进入具体的技巧理论归纳。

文章开篇(如何写好文章开篇)

如何写出吸引读者深入阅读的开篇呢?需要具备以下六个要素:刻画人物形象,确定叙事视角,交代故事背景,描述具体细节,设置疑问,以及写好开篇第一句。

刻画人物形象:在故事开篇,最重要的是让人物出场并展示其行为,且通常不会让他单单睡觉或想问题,也不用让他做出划时代的壮举,关键是要展示出人物的性格特点。
并为后文埋下伏笔。

确定叙事视角:该要素能解答这个问题:我们是通过谁的眼睛在看这个故事?在吴岩的小说《鼠标垫》里。
郝克强和他的妻子买了一个鼠标垫,却带来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后果。
我们都是通过郝的视角在看发生的事情:体会他的思想,感受他的情绪,了解他的行为,这是由作者决定的。
然而,故事也可以通过郝的妻子的视角展开。
情节虽然一样。
但由于她的思维、反应和情绪的差异,故事叙述的难度就大多了。

  同时.创作者还要让读者尽快了解他们置身于书中哪个角色的思想里,这点很重要,它有助于读者理清线索,从而更好地理解故事。
在《报亭》里,我们很快就能看出,故事是通过鲍里斯拉夫的视角展开的,因为他是唯一出场的角色。
如果开篇中出现了两个人物,斯特林就需要向我们展示其中之一的思想,以便读者明确小说的叙事视角。

交代故事背景:为了让你的故事更生动形象地层示在读者面前,就必须让读者对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有个概念。
故事发生在哪里,具体的时间和地点?不需要太过详细,但是读者需要知道故事背景是在哪里开始。
埋下各种线索,对故事有一个定位,并增添故事的真实感。
随着故事的发展,读者会对确切的背景有更多的了解。
  
那些没有任何背景设定的小说,通常被称作患有“白色房间综合征”——仿佛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平凡无奇的房间里:四面白墙、白色天花板、白色地板。
想避免这种平淡乏味,就要尽量在开篇给读者交代清楚故事的时间和地点。

描述具体细节:具体的细节能让你的故事形象在读者头脑中更加鲜明。
切忌含混不清。
通过文字描绘出人物形象。
在故事的开篇,要尽量具体细致地进行描写。
不需要——事实上也不应该——浓墨重彩地大篇幅描写,通常两三个生动的细节便已足矣。

设置疑问:一个好的开篇能让我们对下文充满好奇,想要继续读下去。
要做到这点,首先得在读者头脑中竖起问号。
或许开始只是些小的疑团,但随着阅读深入,这些疑问就会变大。
有些问题甚至是阅读任何小说时都会想到的:书中人物后来的命运如何?这个故事是怎样阐释人性的?不过只有阅读到后文,这些问题才会出现。
在小说开篇,让读者产生些许小疑问即可。

  看看你自己写的故事的开篇,它让读者产生疑问了吗?如果没有,重来吧。

写好第一句:虽然对于一个成功的开篇而言,第一句是否叫好并非关键,但若将第一句写漂亮,则更能增添故事的吸引力。
斯特林的第一句话就很有意思,不仅给读者带来了直观感受,还暗示了后文的矛盾冲突:任何丑陋、危险、刺耳、刺鼻的东西当然极可能引起麻烦。
以下两个“开篇第一句”都是很不错的例子:
  两个男人从虚空中突然现身,在月光映照的窄巷里相隔几米。

  ——《哈利。
波特与死亡圣器》(j.K.罗琳)
  瑟夫·史瓦兹从他熟悉的地球上永远消失之前两分钟,正在芝加哥市郊赏心悦目的街道上闲逛。

  ——《苍穹微石》(艾萨克.阿西莫夫)
  这两个“第一句”都能立刻抓住人的眼球。

  一个成功的开篇必须同时具备以上六个要素吗?当然不是。
很多故事只做到其中三四点,同样很精彩。
不过,开篇所具备的要素越多,故事就越容易吸引读者、编辑深入阅读下去

商业文写作节奏(故事节奏把握)

节奏的定义:小说的“节奏”是指单位字数内发生的事件数(用公式表达的话,即:节奏=事件/字数),每个情景内发生的事件越多,你的故事节奏就显得越快。
一个“事件”也许微不足道,也可能事关重大。
如果事件的发生对情节起作用——不仅仅是能够体现人物性格,还要对整体情节产生影响,那它势必影响故事的节奏。
要是字数多而事件过少,故事发展就会慢如老牛拉破车;要是字数少而事件过多的话,情节又会跑得太快——这样说感觉还不算坏,但一个发展太快的故事往往差强人意,读者会抱怨角色形象不够丰满、场景设置不够生动,或事件发生起因不明。

加快你的故事节奏:要加快情节发展的速度,方法有很多种。
   
1.场景合并
假设你笔下有这样一个场景:两个角色边吃午饭边聊天,商量要不要移民到火星华人聚居地。
妻子想走,而丈夫(名叫“文”)却不想。
在接下来的场景里,文骑着自行车去上班,试着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不愿离开地球。
他意识到,虽然自己告诉妻子说不愿离开上海是由于经济原因,可那并非事情的真相。
真正的原因是,他害怕去火星。
在接下来的场景里,文在工作,而一个看上去情绪有些激动的朋友说他必须马上和文谈谈。
他私下告诉文自己得到了一个内部消息:公司即将在火星上设立分公司,正在找人去那儿工作,愿意去的都会被提拔。
 
以上三个场景分别包含一个影响情节的事件,不过它们可以合三为一:让文和妻子在餐桌上争吵,对话中透露了一个文自己虽意识到、却未说出口的想法——恐惧才是他不愿去火星的真正原因;场景末尾处,朋友来电,告知文公司的新政策,这样就变成了三个事件、一个场景。
节奏,就这样加快了。

2.删除场景
让一个朋友阅读你的初稿,并告诉你是否感觉故事节奏太慢,这会很有帮助。
仔细阅读这些场景,思考:你真的需要它们吗?那些有意思的片段是否对情节发展有贡献?如果你仅仅只是觉得这个场景有趣、而其本身对情节并无意义,那就考虑删掉好了。
作家中流传这样一个说法:“谋杀你的爱人。
”意思是说,如果你喜爱的场景并不适合故事情节,那还是忍痛割爱吧。

3.改变场景顺序
要是你的故事中连续出现两三个静态场景,就算它们能推动情节发展,也会拖慢故事
的节奏。
当这些静态场景出现在故事开头的时候,影响尤为明显。
可能的话,可以试试调换场景顺序,以一个动态的场景开篇,再于两个静态场景之间设置一个刺激性场景。
虽然实际上这并没有增加事件的数量,但刺激性场景带来的紧张感可以吸引读者阅读完静态部分,从而使读者感觉节奏加快了。

4.简洁行文
要在同样的篇幅内写出尽可能多的事件,这是最重要的技巧。
看下面这个句子:
 文从公司的车棚里取出自行车,蹬着车回家了;途中,他又一次想到了去火星旅行的可能性。

 要简洁行文,就可以写成:文骑车回家的时候,又想到了火星那件事儿。

 对读者而言,后面这个短句所承载的意思并不比第一句少,读起来节奏却更快(39字VS.19字!)。
也就是说,这样做,故事里发生的事件会挨得更紧密,节奏也会大大加快。

减缓你的故事节奏:然而有时候,故事也可能因为发展太快、事件过多以至于读者无法完全消化。
以下两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1.更多戏剧化描写
假如你选择讲述故事而非将其展示在读者面前,小说篇幅会短些,但趣味性却会相应被弱化。
要展示你笔下角色的对话和思想。

  别写成:
  文告诉妻子自己不想去火星。
他意识到,自己对那个陌生环境心存恐惧。

要这样写:
“我不想走。
”文说。

  “为什么呢?”她盯着他,一脸不解。

  “就是不愿意。

  “这算什么理由,文?”
真正的理由又是什么呢?看着黛玉一脸的鄙夷,文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抗拒全部来源于恐惧。
火星是如此遥远——至少现在如此,那可是七千万公里的距离啊!如此陌生,如此危险……那,文就是个胆小的懦夫?黛玉这样迫使他直面这个问题,他很烦。

  “说了不想!”他猛然起身,离开餐桌。

  诸如此类的戏剧化描写能够舒缓故事节奏,使其更加生动。

2.更多描述
故事节奏太快,也可能是因为情节设置和人物性格没有生动地展现在读者眼前造成的。
应当用几个段落来精准地描绘细节,从而让故事显现在所有人面前:让我们一起去嗅那火星苍穹下空气的味道、去看那殖民地的各种建筑、去观察异族如何穿衣、去品味他们所吃的食物……这样同样能减缓节奏,因为你在每个事件上都用了更多的语言去描述。
         

合适的节奏:
从某种意义上讲,节奏仅和个人喜好有关。
有些读者偏好慢节奏,直接贡献于主旨的细节,甚至是精彩的偏题描写,他们都喜欢去细细品味。
编辑也是一样,在对节奏的选择上口味各有不同。
不过总体而言,商业性很强的通俗小说,读者们都期待精彩刺激的事件,他们可不想慢吞吞地读完六大章后才看见一个大事件。
那么——快点向前冲吧!

人物塑造(怎样把握你的人物)

你知道你的故事角色在想什么吗,或者说,读者了解吗?
  向读者展示一个人的思想,可以使人物形象显得更生动,也能为你的故事增添亮色。
而最为有趣的思想是“心态”——人们对于某些事物的强烈感受。
一个有鲜明心态的人物会显得更生动、更形象,也更能吸引读者;相反,一个没有任何思想,或是不能由其行为揣测其思想的人物,便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狭隘、无趣,让人难以置信。
想想看,上次你遇见一个没有任何思想的人是什么时候?你遇到过吗?
  有时候,一些作者不愿意向读者展示其笔下人物的所思所想,他们担心牵扯太多的人物心态,会放慢情节的发展,使得读者抱怨:“老天,继续讲故事啊!”但是,事实却恰好相反,展示人物心态会在人物区分度、人物塑造、行为动机和人物确立等四个重要方面深化你的故事。

谁是主角——关于人物区分度
  四个中国宇航员朝着他们的量际飞船——“天堂希望号”走去。
他们穿着一样的宇航服,不多岁数。
名字依次是:辰、藏、欢、亮。
他们谈起即将执行的任务时,说的都是些乐观的陈词滥调。
你能区分他们吗?谁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如果作者向读者展示其中一个人物对此次任务的想法。
读者会立即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人身上。
也会对他产生更大的兴趣。
特别是当他的想法和其他人区别很大的时候。
比如这样:
  “关于这个星球的数据是否核查完毕?”王辰队长一边问,一边向“天堂希望号”走去。

  “完毕。
”欢回答道,“这是一个高重力星球。

  “看来我们不得不按照陈旧的训练日程表来开展锻炼。
”戴说。

  亮笑了,他有一身雄健的肌肉。
“只有你才需要,戴,你这个体质虚弱的家伙。

  欢微微一笑。
亮总是盛气凌人,他想。
这次飞行难度很大,欢本就不愿意去,更何况妻子潇的身体不好,儿子在学校成绩又很差。
不过,宇宙舰队让你没得选择。
欢只是希望他的焦虑不为人所知,特别是不为亮所知。

  “喂,”亮在叫他,“怎么不说话了?兴奋得不行了?”
  “当然。
”欢回答道。

  由于我们知道了欢的心态的缘故。
我们开始对他产生了兴趣。
他会怎样抑制自己的焦虑之情,怎样应付亮的颐指气使,怎样适应这次任务的需要?如果作者没有向我们展示欢的想法,我们很难对他如此亲近。

  
你又是谁?——关于人物塑造
  有时候.一个角色的想法对于帮助我们理解角色会起刭很大的作用——即使这些想法无关故事情节。
当一个角色开始专注于某事时。
我们就应该去塑造他。

  你的角色观察到了什么?比如说欢,很可能他在朝飞船走去的时候听见了鸟叫声。
这时,你可以让他产生任何想法,例如:
  某个地方鸟儿正在鸣唱,这声音将欢带回了他第一次遇见潇的时候。
那是在一个公园,鸟鸣声充盈其中。
潇可喜欢夜莺了!
  某个地方鸟儿正在鸣唱。
那些鸟儿。
那些污秽丑恶的东西,总是带着讨厌的寄生虫。

  某个地方鸟儿正在鸣唱,在即将到达的新的星球上会有鸟儿吗?抑或是别的更危险的动物?
  这三个“欢”完全不同。
第一个内心敏感,第二个内心灰暗,第三个内心焦虑(或者说只是谨慎)。
这种赋予人物想法的技巧很实用。
不过如果要用它.一定尽量言简意赅。
少量的心态展示可以帮助塑造人物。
多了就偏离故事主体了。

  
关于推动情节发展的行为动机:
  展示人物心态的一个重要用途是可以推动情节的发展。
设想“天堂希望号”成功抵达外星球,并开始了考察,欢在途中遇见了奇异的动植物。
有些动植物甚至具有意识。
我们可以通过欢的表情、谈话和行为来窥探他的情绪。

  直到现在,此次任务都按照预期在进行。

  但是,欢很快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
可能欢被要求摧毁外形生命,或是帮助他们。
或是藏匿踪迹,但他没有按照命令行事。
小说永远是关于出错的故事,而欢对命令的违抗则开启了故事的冲突。
不过。
欢为何要抗令?除非读者完
  全了解其动机.否则这个故事将难以让人信服。

  事实上。
主角的行为看起来不可信、不现实,正是这些导致了很多故事的失败。

  让行为看起来可信的方法是,告诉读者行为背后的思考过程。
如果欢的那些关于这次任务、这个星球、地球生活,以及对潇的感觉的心态在故事中已经被阐述得很清楚了,那么,你就可以在此基础上发展情节。
现在你如果向读者展示欢抗令时的想法。
读者就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件对他的事业将产生毁灭性影响的事——不只能理解,还能接受这一做法。
并对即将到来的不可预知的后果
  做好准备。

  你应该将这一动机阐述得多清楚?那将由行为的古怪性决定。
举个例子,如果你已将队长描述成一个无能的人。
而外星人本质不坏,那我们只需要一点点欢的想法。
以便理解欢为什么拒绝朝外星人开火。
而如果情况恰恰相反,队长胜任
  其工作,而外星人确实是一大威胁,那么欢的拒绝开火会变得难以理解。
在那种情况下,你需要好几段心理描写来帮助读者理解欢为什么要抗令。

  
人物转变——谈人物确立
  在绝大多数成功的小说里,角色性格会逐渐发生变化。
他们会受发生的事件影响,从而有所改变。
通常来说,这一系列转变是通过角色的行为展现的。
比方说,欢很有可能从一个惟命是从的人变成一个违背命令的人,而这种转变是通过行为展现出的。

  不过在那些转变之后,我们还需要讲明一点:这种转变对于角色自身意昧着什么。
因此,你应该在故事结尾叙述他的想法。
考虑以下问题:
  角色如何看待自己的所作所为——满意?后悔?痛苦?
  如果有机会再经历一次,角色会做同样的选择吗?
  角色性格上的转变是否长久?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了解角色不同寻常的举止只是某一次的失常。
还是性格真正发生了改变。

  当你明白这些问题的答案后。
尝试让你的角色思考这些问题——不是没来由地思考,也不需要思考多久,而是应该运用特色化的语言和形象。
不过,一定记得还应包括上文所提到的人物心态。
使得人物角色得以成功确立。

  好小说应使读者深有感触,并产生思考。
尝试在你的故事里加上人物的心态。
会使故事更具可读性。

小说角色的行为动机(让读者认可你的故事)

不知你是否发现这样一种现象:当你坐下准备创作时,却惊异地发现自己的头脑一片空白;你知道小说该如何起笔,却不知道如何收尾;或者知道如何起笔和收尾,却不知道如何充实内容;也可能对整个基本构架了然于胸,但对某些细节却模棱两可,例如:人物角色的背景资料(他/她结婚了吗?),事件发生地点,事件的先后顺序应该如何拟定,等等。
但不论细节如何,作者都必须解答一个问题,否则这个故事必将遭遇失败。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问题也是小说最重要的部分。

这个问题就是:这些人为何会做他们所做的事情?
我们再来看看这个问题,它看似简单,但若没有合理的答案,你的故事将会变得支离破碎。
倘若角色做事的理由牵强附会——他们不过是因为情节所需才有此作为,那么读者便会感觉索然无味。
所有的故事其实都在读者和作者之间签下了一份合约。
读者要求:“给我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
”而人物角色则是这个虚拟世界的主体。
因此,倘若角色的行为动机不足为信,那么故事的其他部分也难以让人信服。
另一方面,倘若你的小说角色的行为举动都合乎情理,那么小说的其他部分便容易构建了:情节、氛围、高潮和结局。

下面我们向大家介绍构建合理动机的四条准则:

列举充分的背景材料:
喜好读报的人都知道:人类无所不为。
人们总有自己的理由去收集小猫雕塑,为陌生人献出生命,去追捕手持斧头的杀人犯,或是泛起六英尺长的扁舟环游世界。
但报纸不必解释行为背后的动机,只需报道发生了何事。

小说则截然不同。
从定义上看,“小说”讲述的是虚构的故事,即并未发生之事,因此读者就会去判断角色动机何在。
判断标准通常是这样:在相同的情境下,是否大多数人会有同样的行为?作家所要做的,是从读者角度来思考动机。

这就意味着,若你的角色是遵照大多数读者所期盼的来行事,那你就不必解释原因。
读者不需要作者长篇累牍地解释母亲缘何会在自己的孩子遭受危险时挺身而出,或者侦探为何会努力去调查一起谋杀案,有或者神经学家怎么会去研究人脑——这些都是符合其身份的人之常情。

但是,假若那位母亲对自己身处困境的孩子漠不关心;或者侦探只是将卷宗塞入抽屉,而不去设法处理;又或是神经学家突然终止了科学研究——那么,就需要提供更多的背景材料,从而让读者知晓角色为何会如此举动。

我们假设,那位神经学家不仅终止了研究,还辞掉了生物科技公司的工作——他也许是发现了某件事阻碍了他的研究工作,如他的病人身上出现了副作用症状,或者他获悉这项研究将导致某种潜在的破坏行后果,还有可能这位神经学家收到了匿名信件,他被威胁若是继续研究,他将遭遇不测……
无论出于何种理由,你都需要让读者认定理由是可信的,主人公必然会有如此举动。
如果主人公是一位虔诚的信教人士,那你应该让我们看出他会因为信仰而放弃如日中天的事业;如果他因为收到恐吓信件而辞职,那么你就要表现出他容易收到惊吓的一面。

要做到这些,有很多种途径。
你可以展现他的心路历程——安排他与他妻子谈论这些事,或是与同事和信赖的朋友交心。

综上所述,构建合理动机的第一准则是:出人意料的行为举止愈突出,你需要向读者提交的解释性文字就愈多。

赋予反叛角色一定的行为动机:
现实中,一些年轻作者有一种创作趋势,即认为反派人物的狠毒是天生的,不需要做文字铺垫。
这种想法是不正确的。

原因在于,反派角色也是人。
同所有人一样,他们做如此举动也有自己的行为出发点。

你笔下的反派人物也一样。
如果他们固执地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那么你可以说明这是由于他们的性情使然,并在前文对角色的性格做些铺垫,这样,他们的形象会生动鲜活得多,也可信得多。

主要角色也会改变动机。

通常来说,小说的主要角色在行文结束时都会有所改变。
他身上出了问题,因此他变得更焦躁易怒,更多愁善感,或是更其他怎么样。
而随着他本人性格的转变,他的行为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假如你笔下的人物角色随着故事的展开而有所改变,那么无论如何都不该只是此人一时头脑发热;相反,这些行为的改变都应该是随着故事进展而自然转变的。
你的读者应该感到:“啊,没错,他身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他当然会改变他的初衷。
”如此一来,动机的转变便能为人信服。

仔细考虑你的人物角色的行为动机。
假如你不明白你的主人公为何会有他现在的举动,那么就等到你明白了再动笔吧。
你的作品会因为合理的动机而变得更加出彩。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