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程篇

小说写作|教程篇|新人基础篇-【技术篇】剧情开展讲解

LensNews

独孤讲坛--如何写一部小说(范文:紫川)
我们的范文是老猪同志的《紫川》。
那么,先简单点评一下这部小说。
客观的说,《紫川》只能说是一部能让人看进去,并能够进行一些思考的小说。
它有很多地方是比较成熟的,但还是到不了大师的水准。

那么,简单分析一下。

《紫川》的优点是这么几个方面:
一、新颖而大胆的开篇。

我们知道,网络小说现在如雨后春笋,出来的太多了。
网络仙游者不计其数,不是所有人都能随便找本小说然后就从头看到尾的。
一般来说,对于专门找小说看的人,他是要给一部新接触的小说一定耐心的。
即,他至少要看上开头的几千字。
《紫川》以恶搞开头,让人读来轻松愉快,能够很容易的读进去。
然后,随着情节的展开,他再进一步的吸引你的视线。

二、流畅的情节展开。

情节展开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过程。
恶搞开篇是吸引你,而不知不觉中情节的展开才能牢牢的抓住你。
一部小说,情节的展开绝对不能太突然,否则会给人不伦不类的感觉。
《紫川》从秀回帝都后,通过杨明华这个人物的覆灭,引入了大量的人物,直接描写他的覆灭过程,突出了阶段性的小高潮:帝都流血夜事件,直接抓住了读者的心。

三、符合心理学的人物设定。

小说的任务是讲故事,故事吸引人有两个方面。
一个是情节的跌宕起伏,另一个就是人物。
《紫川》中有太多让人喜欢的人物了。
人分三六九等,不同的人喜好不一样。
而《紫川》聪明的地方,就是他不只塑造了一个人物,而是塑造了一堆性格特异的人物。
灵动的紫川秀,忠诚的斯特林,冷酷的帝林,活泼的紫川宁,刚毅的白川,勇猛而单线条的罗杰。


越往后看,你就越能找到符合你心理定位的人物,从而使你开始关注这个人物,抓住了你的胃口。

四、丰富矛盾的人物性格冲突。

看《紫川》越看到后面,你就越发现你不能象一开始那样,用一两个形容词来简单的描述一个人物。
几乎每一个主要人物,都会有他的性格冲突。
这种矛盾使得人物的形象更加丰满。
以帝林来说,忠诚,野心,义气,感情。


这一系列的看似矛盾的性格特点堆积到一起,经过恰当的处理,使得这个人物充满了争议,也充满了魅力。

五、冷兵器的战争描写。

人性本身,多少带些对血的渴望。
处于这种渴望,人们对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无比好奇。
因为那个时代,一个勇武过人的人可以在战场上以少胜多,或者以一敌百英勇赴死。
一幕幕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在《紫川》中上演,恰到好处的展示了冷兵器时代的战争美学。

六、到处是迷的情节设定
吸引了读者后,情节就是读者最关心的。
恰到好处的情节悬念是多么的扣人心弦。
《紫川》中几乎每隔一段就会有一个悬念产生,不显繁琐,不着痕迹的引出了左加明王,帝国林枫,黑纱军师等等迷一般的人物和这些人物身上迷一般的过去,将读者牢牢套住。

七、节奏。

行文的节奏至关重要。
情节开展的快了,读者会发现其中的仓促,发展慢了,读者又会失去耐心。
这样不紧不慢,却又其实忽紧忽慢的情节处理,是《紫川》这部小说又一大成功的地方。

使用收尾语来创造意象。
请看下面两个例子:“你从来就不喜欢我的妈妈!”劳拉大声嚷道。
她“砰”地一声把水壶放下。
“你从来就不喜欢我的妈妈!”劳拉猛地扔下水壶。
第二句更增加了紧张程度,让故事情节更快的向前推进,减掉了多余的词语,暗示而不是告诉读者劳拉正在大声叫嚷。
这就是我所提及的原则的最佳时刻,我正是通过这些原则来衡量我所有的作品的。
紧张的时刻所用的词要少而精。
我是从我的英语老师那儿学到这一点的。
在我写第二本书时,有几个情节我总无法写下去,但是我找不出原因,我就把手稿给这位老师,请她提出批评和建议。
当她告诉我这个规则之后,我就把它应用到我的小说中,结果,一切都变得一目了然。

在情节紧张的时候,要采用短小精悍的句子,句子中要采用短词,少用结束语,要写得突如其来。
当你做到这些的时候,紧张气氛就可以油然而生了。
与此相比,在气氛比较沉闷的情节中,到处笼罩着寂静和安宁,此时就要使用较长的句子,较长的词语,较长的段落,以及更多的结束语。
这样做就会自然缓和紧张气氛。
当你在构思小说时,就要确立写实的态度。
只在通过观察、思考你才能准确地描绘出一幅幅场景,使人物具有可信性。
他们以固有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和味觉进行着他们的日常工作。
好了,正如我前面说的,味觉是最难写进小说中的,但是五种中有了四种也不算坏。

应用这五种感觉,利用句子结构来创造或缓慢或紧张的气氛,这样你写出来的小说读者就不能丢下了,因为它们是那样真实可信。

抓住兴奋点:

对小说家而言,能始终抓住那极具魔力的兴奋感就是最大的奖励。
——菲立兹•;;惠特尼

在作家的一生中,有许多令人兴奋的时刻。
如果这些时刻是在经历了被拒绝和失望之后,那么将更加令人喜悦。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时刻,第一次听到编辑对我鼓励的话语,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文字被印刷出来,或者第一本自己的小说握在手中时的狂喜。
我坚信,对任何一位小说家而言,真正的“兴奋之巅”是无处不在的。
而且,它还会不断地涌现,因为我们学会了如何去激发它。
我是指当一部新的小说在构想时,脑海中所出现的第一缕闪光时的奇妙时刻。
在一个新故事(或小说)的最初构思中不断闪现时,作者会有一种眩目的感觉,我们通常会觉得这将是自己所写的最好的作品。

这种奇妙的感受可能常在片刻间出现,我会带着此种感受度过几天或几个星期。
这些思想中的闪光聚集着如此多的奇异光彩,好像由于某种魔力而不断地闪烁着。

于是,我把它们写下来。
我总是很高兴地写出一个又一个故事的开头,但是偶尔才完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我写出来的东西永远不如我梦想中的完美,我太心急了,当我发现自己仅仅是给故事开了个头,必须把它们进行下去的时候,我便失去了兴趣。
魔力消失了,于是我又不断地放弃那些故事。

我羡慕那种能够沿着最初的构想,并把它发展成小说的作家。
但是我却无法一蹴而就,所以我必须在动笔之前,明确写作的方向。
我找到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保护那些最初的闪光点,并使之继续闪亮或者再现。
我发现自己在写到30页左右时,如果仍能保持初始的兴奋状态,我的兴趣就会被高度调动起来,直到完成作品。

最初的兴奋能持续多久是因书而异的。
我先花些时间在笔记本上设计人物,搜集情节中的零碎片段,明确我的写作方向,或者草草记下脑海中曾涌现过的东西,直到我必须动笔的那一刻到来。
那一刻总是在我还没完全设计好时就来临了,我从不拒绝那股推动力,至少我可以先为我的故事开个头。
为了奖赏自己,我通常会先写上几页,这对写作的连续性是有益的,它能随时帮我回到人物和情节的构想中去。

当我再次翻阅已完成的部分,愉悦的感觉便又涌起,我真想有位读者能与我一起分享这些优美的文字。
我并不期待一下子得到很多,但我的确希望得到赞许和肯定,尽管我知道自己是这些作品的最糟糕的评判者,因为我深陷于创作之中,根本看不到它的缺点

通常我所选择的读者都是深诸这套规则的,他会在给我鼓励的同时又温柔地来点建议,让我不至于飘飘然。
而我迟早都会再读一遍第一章,看看经过了思考后是否能改得更好些。
对于初学写作的人而言,过早地请人提出批评意见是危险的,它会使最初的兴奋被轻易地浇灭。
较为保险的做法是等写完后再请别人来阅读和评判。

现在,我不再奢望极度的兴奋点能始终延续,我知道它还会再现,令我兴奋,激励我继续往前走。
要知道,几百页的故事仅靠一次兴奋浪潮的冲击是不够的。
在写作过程中,一些绝妙的新想法会使我峰回路转,写出意想不到的转折之笔,把我再度引向兴奋之巅。
小说家应该是情绪化的人,倘若我们的写作成为没有激情的自觉运动,写出的小说也一定会平淡无奇。

静等灵感的突然迸发也是不明智的。
写不下去时,我常问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人物可能会采取什么意想不到的行动?什么样的情节才是既合乎逻辑又出人意料的?我在脑海中过着电影,任灵感的火花不断地撞击。

让我们分析一下小说写作中常遇到的三种兴奋状况。
第一种是最为重要的,即作者对将要描写的故事的亢奋的感觉;第二种是小说中的人物在发挥某种特殊作用时的体验。
如果你能发现那些促使人物兴奋的动力,你就达到了兴奋的另一个层次。
第三种兴奋是有关读者的。
如果你和人物的兴致都很高,那么读者也将从你的故事中得到满足感。

作者的目的在于让读者和人物同呼吸共命运。
但如何令作者始终保持高昂的情绪,使之花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来完成他的小说,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
对所写内容产生厌倦和没有了长远计划是主要的症结。
为了保持对写作的新鲜感,我给自己订了条规矩,即:不要过多地回头看自己已完成的部分。
当我每天开始写作时,我只读最后的几页,它给我一种赶紧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尽管我是多么想了解已经完成的部分,看一看它究竟怎样,但我绝不允许自己往前翻看超过5页以上的部分,哪怕是仅仅一小会儿。

那一时刻还是到来了,当我开始确信我写出的不过是一堆乱八糟的东西时,我便失去了兴趣和信心。
于是我干脆从头读起,一直读到我写作卡死的地方。
然而,它们却比我料想的要好得多,哈,我又精神抖擞,继续往下写。
我发现经过这遍浏览后,我对人物的理解更加透彻了。
在写小说的过程中这种情况会经常出现。

我自己的办法是读书,我和小说进行交流。
我读小说的目的不是为了模渀或得到新思路,而是发现某种情绪。
我的注意力在书页之间漫步,当某些东西忽然触动我的情弦时,我就可以继续写了,因为我已经能把那种情绪传递给我的人物了。
我把干巴巴的爱情场景重写了一遍,这一回效果很好。
我还发现了一个可以对付兴趣丧失的办法:给你的脑袋补充新给养。

“焦虑感”是值得利用的有效方式之一,但我并不推崇这个带有负面效应的方法,它仅是一种方式而已。
我们可以运用各种方式把兴奋传递给读者,并使它不断增强,以保持思想的最初闪光。
对小说家而言,能始终抓住那极具魔力的兴奋感就是最大的奖励。

小说创作中的悬置紧张法:

微型小说之所以能以区区篇幅吸引读者,诀窍之一,便是在描述中巧妙地运用“悬置紧张法”。
“悬置紧张法”又称悬念、“卖关子”、“设扣子”、“系包袱”等,它是小说的一种既常见又十分重要的技法。
车尔尼雪夫斯基是这样运用“悬置紧张法”的——他在自己的长篇小说《怎么办》的序言中说:“我援引小说家所常用的诡计:从小说的中间或结尾抽出几个卖弄玄虚的场面来,将它们放在开头的地方,并且给装上一层迷雾。
”在《怎么办》中,一开头就写罗普霍夫伪装自杀,这样处理就引起了悬念,然后再倒叙他过去与薇拉、吉尔沙诺夫的关系,解释他假自杀的原因。
其实,“悬置紧张”不仅可以用在开头,也可用在中间,甚至可用在结尾。
如电影《保密局的枪声》,结尾的镜头是常亮出人意外地开枪打死特务组长,救出刘啸尘和阿纪,随后跟着溃逃的国民军队走了——常亮究竟是什么人,影片直到结尾都没有交代。
这种在结尾产生的“悬念”必将引起观众的种种推测和联想。
“悬置紧张法”其内容可分为两类:一是作品中某些人物心里有“数”,而读者却完全“蒙在鼓里”,让读者自己去判断猜测情节的进展。
如《草船借箭》,诸葛亮心里早已预知天有大雾,可在三日之内“借”到十万支箭,而读者却完全不知,焦急地担忧着诸葛亮的命运。
一是读者对情节的大部分已了解,而作品中的某些人物却“蒙在鼓里”,让读者睁大了眼睛看这些人物将如何动作。
如《十五贯》中读者已知是娄阿鼠偷了钱,而作品中的人物除娄阿鼠外,一概不知,于是读者关切地期待着:这件冤案将如何处置?篇幅较长的小说在运用“悬置紧张法”时,可以在大“包袱”中系小“包袱”,在大“扣子”中结小“扣子”,一环扣一环,一个“悬念”接一个“悬念”,把矛盾冲突推向总**。
而微型小说篇幅特短,它往往只设置一个小小的“悬念”,描述到结尾时忽然抖开“包袱”,使读者大吃一惊,从而收到很好的效果。
运用“悬置紧张法”,一要注意其真实性,既要“悬”,又不能“玄”,即不能故作玄虚,破坏作品的艺术真实;二要注意紧紧围绕着主题来“悬置紧张”,如果在枝节上“悬置紧张”,那只会削弱作品的主题思想
(以上为1485685887,穿云螳螂转载)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