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篇

小说写作|百科合集|超级资料包-蜀绣

LensNews

蜀绣
  蜀绣的历史悠久,据晋代常璩《华东阳国志》中记载,当时蜀中的刺绣已十分闻名,并把蜀绣与蜀锦并列,视为蜀中之宝。
最初,蜀绣主要流行于民间,分布在成都平原,世代相传。

  蜀绣又称“川绣”,是以四川成都为中心的刺绣品的总称。
产于四川成都。
蜀绣与苏绣、湘绣、粤绣齐名,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
  
  绣品以本地织造的红绿等色缎和地产重要散线为原料。
用线工整厚重,设色典雅,其针法是针脚整齐、线法光亮、紧密柔和、车拧到家(车,即指由中心起针,向四周扩展;拧,即指长短针从外向内作添针或减针的处理)。
至清朝中叶以后,逐渐形成行业,尤以成都九龙巷、科甲巷一带的蜀绣为著名。
清道光年间成都又发展了许多绣花铺。

  蜀绣盛唐时期已有记载。
清初艺人们又吸取了顾绣的长处(清朝末年成者尚有几家打着顾绣铺名的作坊),以及长针刺绣而后扎针的民间绣法。
蜀绣用成都地区练染的各色散线(较粗松的丝线)或丝线(较细紧的丝线)绣制于本地所造绸缎上。
由于选料、制作认真,成品工坚、料实、价廉,长期以来行销于陕西、山西、甘肃、青海等省,颇受欢迎。

  蜀绣技法繁多主要有有套针、晕针、斜滚针、族流针、参针、棚参针、编织针等。
产品有镜帘、花边、嫁衣、卷轴、鞋帽、裙子、枕套、被面、帐帘等。
题材多吉庆寓意,具有民间色彩。
当时各县官府所办的“劝工局”也设刺绣科,可见其制作范围之广。
当时的生产品种主要是官服、礼品、日用花衣、边花、嫁奁、彩帐和条屏等。

  蜀绣的技艺特点有线法平顺光亮、针脚整齐、施针严谨、掺色柔和、车拧自如、劲气生动、虚实得体,任何一件蜀绣都淋漓地展示了这些独到的技艺,据统计,蜀绣的针法有十二大类,一百二十二种。
常用的针法有晕针、铺针、滚针、截针、掺针、沙针、盖针等。

  有部分作品兼用苏绣构图布局及运针设色方法。
模仿绘画章法构图的纯欣赏品绣画较少,民间质朴喜庆气息浓厚。
当时成都是生产蜀绣的中心。
出品多衣裙、被面、枕套、帐幔、鞋帽等实用服饰品。
花纹取材,由艺人们根据民间吉庆词句或流行式样,自行描绘绣制。

  一千多年来,蜀绣工艺逐步形成针法严谨、片线光亮、针脚平齐、色彩明快等特点。
起源于川西民间的蜀绣,由于受地理环境、风俗习惯、文化艺术等各方面的影响,经过长期的不断发展,逐渐形成了严谨细腻、光亮平整、构图疏朗、浑厚圆润、色彩明快的独特风格。

  传统针法绣技近100种,常用的有30多种,如晕针、切针、拉针、沙针、汕针等等。
各种针法交错使用,变化多端,或粗细相间,或虚实绳索合,阴阳远近表现无遗。
这些传统技艺既长于刺绣花鸟虫鱼等细腻的工笔,又善于表现气势磅礴的山水图景,刻划人物形象也逼真传神。

  解放以来针法绣技又有所创新,如表现动物皮毛质感的\"交叉针\",表现人物发髻的\"螺旋针\",表现鲤鱼鳞片的\"虚实覆盖针\"等,大大丰富了蜀绣的表现形式和艺术风格。
蜀绣以其纯熟的工艺和细腻的线条跻于中国的四大名绣之列。
以自然界为主题(如熊猫、花鸟)的蜀绣更令人爱不释手。
有单面、双面绣。
纯手工刺绣,确保了画面逼真,造型多变,图案精美。

  蜀绣以软缎、彩丝为主要原料,其绣刺技法甚为独特,至少有100种以上精巧的针法绣技,如五彩缤纷的衣锦纹满绣、绣画合一的线条绣、精巧细腻的双面绣和晕针、纱针、点针、覆盖针等都是十分独特而精湛的技法。
当今绣品中,既有巨幅条屏,也有袖珍小件。

  既有高精欣赏名品,也有普通日用消费品。
比如北京人民大会堂四川厅的巨幅“芙蓉鲤鱼”座屏和蜀绣名品“蜀宫乐女演乐图”挂屏、双面异色的“水草鲤鱼”座屏、“大小熊猫”座屏,就是蜀中的代表作。

  蜀绣常用晕针来表现绣物的质感,体现绣物的光、色、形,把绣物绣得惟妙惟肖。
如鲤鱼的灵动、金丝猴的敏捷、人物的秀美、山川的壮丽、花鸟的多姿、熊猫的憨态等,蜀绣绣法灵活,适应力强。

  70年代末川西农村几乎是“家家女红,户户针工”,人数达四五千之多,相当于刺绣工厂在职职工的15倍。
她们除刺绣被面、枕套、头巾、手巾、衬衣、桌布等几十个品种外,还积极生产外贸出口的生纺绣片、绣屏等。
一般绣品都采用绸、缎、绢、纱、绉作为面料,并根据绣物的需要,制作程序、配色、用线各不相同。
蜀绣遍布四川民间,
  在洁白的软缎面料上运用晕、纱、滚、藏、切等技法,以针代笔,以线作墨,绣出来的花纹线条流畅、潇洒光亮、色调柔和。
不仅增添了笔墨的湿润感,还具有光洁透明的质感。
绣品仍保持浓厚的地方特色。
蜀绣这一传统工艺的发展,时常得到画家的大力支持, 如《薛涛制笺图》绣屏,就是画家赵蕴玉提供绣稿,由刺绣工艺师加工再创造的一幅佳作。
它还采用\"线条绣\",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