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排行榜

推荐十部霸道总裁文,你的青春书单里一定出现过他们,你看了吗?

LensNews

酒桌上,无非就是往来迎送,几杯酒喝下肚子,谈笑间,只有自个儿才能知道这当中的滋味,或是苦,或是甜。

容凌从酒桌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今日,他莫名的有些厌烦。看着酒桌上那一张张的脸庞,有熟悉的,也有刚认识的,一张张,在烟雾弥漫中,都显得有些不真切,或者说,丑陋了起来。往常,他是乐意欣赏这些人为了迎合他而露出来的丑态的,可是今天,他实在是没有这个兴趣。一举干掉自己眼前放着的白干,他站了起来。

这是打算走了!

他一站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纷纷站了起来。今晚这一桌酒席,请的就是他。他不愿意奉陪了,自然也就宣告酒停杯收了。

“容总,这就走了吗?”一人嘻哈着笑了起来。

容凌瞄了那人一样,接过他递过来的自己的西装外套,穿上,不哼一声地迈步往外走。自然有一心奉承的其他商人提前为他打开包房的门。

容凌优雅地仿佛一只老虎,在自己的领地巡视一般,自得地走在了这些人的最前面。其他人也各自穿上衣服,陪着小心,跟在他的后头。

容凌此时所在的“醉生梦死”俱乐部,是J省最大、也是设施最全的,包括餐饮、住宿、议会室、KTV包间、桑拿、健身房等等,总之是吃喝玩乐,乃至办公,都可以在这儿解决了。

这一行人所在的包间,是这里的总统包间,相当隐秘,不容许其他人随意进出的。就是包间外面的走道上,也是安安静静的很符合总统的高级待遇。

容凌打开包房门的时候,走道依然是安安静静的,灯光昏暗,照顾到客人的隐私的同时,也流露出一丝奢靡的味道。他信步踏出了包间,转身,却猛地顿住了脚步,愣了一愣。

幽暗的灯光,染着七八十年代的那种昏黄,使得人影都显得有些晦暗不明。在这幽魅地仿佛通向过去的走道上,站着一个女子,一个仿佛从画里面钻出来的女子。

白玉一般的脸,透着一丝诱人的红,真是古人所说的“白里透红”了,那般的自然,又是那般的浑然天成。脸型不大,瓜子脸,镶嵌在如瀑布一样披散的黑发当中,白的是那样的白,黑的是那样的黑,鲜明的对比,让她妖媚地仿佛成了精似的。

她低低地垂着眼睛,看不清她的眼,只能让人隐约地看见她那一排又长又俏的睫毛,仿佛密梳一般。扑扇着,仿佛像翩跹的蝴蝶,小心翼翼地,仿佛怕惊扰人一般,一下又一下地挥动着。她的鼻子,就像她那张白玉的脸一样的小巧,挺翘着,是很令人惊叹的完美。其下粉嫩的唇,分明没有上唇膏,却依然红的那般的娇脆欲滴,简直比当季的樱桃还要鲜美。

容凌发现自己的身子,似乎有些热了起来。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的酒量他自己知道,还不至于醉倒!

女子的个头不高,容凌身高一米八多,快一米九,看着这个女子,仅能到他的胸口,估计是一米六三四左右。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下身穿着一件碎花的天蓝色小裙,看上去,清新而又迷人。她依然低垂着脑袋,两只也是纤细如玉的小手,纠结地缠绕着,似乎是有些紧张,却让人不太明白她在紧张什么!

似乎是感觉自己被强烈注视着,女子缓缓地抬起了头。

容凌身子重重地震了一下,眸子控制不住地扩大了一圈。

好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雾气氤氲的好似两潭千年的古泉,黑幽幽的,深的有些望不到底,简直快要让人醉在这一双黑漆漆的双眸之中。

对上了他的眼,她一下子有些慌乱了,粉嫩的唇瓣轻轻地开了一下,似乎要低呼,却没有呼出生来,平添了几分诱人的姿色,让人想吻上她那可爱的小嘴,一亲芳泽。

她的眼眸无措地游移,仿佛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又在那动弹不得。

容凌的嘴角,缓缓地翘了起来,他已经好久,没看到这么出色的猎物了!不过,她看上去好小……不会没成年吧……

他的驻足,惹来后面跟着的人的关注,大家好奇地把脑袋往外面探,看到底是什么吸引了这寡言少语、高高在上的容总的注意力。此间,一个男子急急忙忙地也探出了头,看见女子,心头一喜。再看看为此而止步的容凌,脸上更是喜不自禁。

中年男子大胆地挤了出来,几步就跨到了少女的跟前,笑眯眯地一把牵起了少女的手。“梦梦,傻站在这里做什么,快来见见容总!”

不由分说着,中年男子拉着林梦上前了几步,强硬地推到了容凌的面前。林梦越发的无措,内心的慌乱表现为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中年男子一个用力,害她没站稳,一下子往前栽了过去。

“啊——”

她低呼,垂着眼睑的狭长眼眸,瞬间瞪得大大的,因为,她正正好好,摔在了刚才一直看着她的男子的怀里。

容凌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扶住她,她已然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急急忙忙地推着他的胸膛站了起来,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声音分外好听,就像小鸟儿在叫一般,让人的耳朵受用的紧。她低垂着脑袋,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脖子,仿佛莲藕,很白很嫩,又仿佛幽幽地生着香。他发现,她的脖子,以及她脖子下面的后背,白的都一如她的脸,妖一般的嫩!

中年男子见到这有些出乎他意料却更加完美的一幕,嘴角浮现一笑,故作歉意地对容凌说道:“容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就是这样,一见生人就紧张,你大人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

“不会!”容凌立刻回道,声音很轻,他有些怕吓到这个仿佛迷路的小鹿一般的女子。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应该,是因为这个突然撞入自己怀里的女子吧!

林梦猛然抬起了头,诧异地看着他!

容总?!就是他吗?!好年轻啊,好像还不到三十的样子!

她就站在他的面前,两个人的脸庞相距不过一尺,更加能把彼此看的一清二楚。

她睁着那一双雾气腾腾的眼眸看他,可怜地似要掉下眼泪来了。他这才发现,她的双眼是极为狭长的,所以,在她的睫毛扑扇间,会让那一双眼眸多了一股夺人心魄的妖媚,这让他联想到了古时候落魄的书生常常能艳遇到的狐狸精!

有些无辜却不自觉绽放媚态的黑眸,白玉一般的脸,欲语还休轻咬着的红唇,在如墨般的秀发之间沉沉浮浮,此刻绽放在容凌眼底的这张脸,让他联想到了三个字——魅生香!

集清纯和妖媚融为一体,这个女子,若是身在古代,怕是肯定要被保护地好好的。少女时,藏在深闺不让见人。嫁了人,也必定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是在这物欲横流的现代,只怕她是要被人给生吞活剥的!

中年男子林豹分外满意容凌对林梦的凝视和关注,笑着道:“容总啊,你初来贵地,让小女梦梦陪你逛逛吧。这地方她熟地很,呵呵……”

说着,林豹又将林梦往前推了一步,推入了容凌的怀里。这里面含着的意味,已经是不言而喻了。林梦颤抖的越发厉害,粉嫩的唇瓣也跟着轻轻颤抖了起来,好像两朵低低哭泣的雨夜花,可怜又可爱。

容凌看了一眼林豹,轻易地就从他谄媚的笑容和充满欲求的眼底收到了林豹想要传达给他的信息。这林豹,是想从他这儿接单子吧?!他名下的亚东集团要在J市开发市场,设下据点,大刀阔斧地建设的同时,林豹这个建筑商,肯定也是卯足了劲想要在此谋利的。这个女儿,应该就是送礼了!生意场上送女人的事情,也算是常事,不新鲜。可这女人,噢,不,应该说是女孩,会是林豹的亲女儿吗?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他的声音是醇厚低沉的,仿佛上了年岁的葡萄酒,听着极容易让人沉醉的。

林梦舔了舔自己的红唇,压抑心头的慌乱,小小声地回道:“林梦,双木林,美梦的梦!”

他无声地笑了一笑,很可爱的介绍。

“你的女儿很可爱!”他斜眼,这样对林豹说的。

林豹顿时红光满面,呵呵笑了起来。

容凌率步走了出去,林豹急急忙忙推了一把林梦。林梦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林豹暗暗瞪了林梦一眼,努努嘴,指了指已经走开的容凌。林梦低“啊”了一声,如梦初醒一般,急急忙忙地小碎步跟上。

听着后头传来的细碎的脚步声,容凌的嘴角又是一勾。隐藏于昏暗的灯光之下的双眸,衬着他那一张棱角分明、气势凌人的脸,晶亮地吓人。那里,藏着一头兽,随时都准备着出柙的兽!

其余人,再也没跟上。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跟随而去的女孩是什么性质的!

容凌出了俱乐部的门,一亮黑色的轿车,缓缓地在他的面前停下。尽忠的属下下车,替他打开了门。他钻了进去,手下惯性地要关门,却看到他的手往外推了推。手下一愣,立刻缩回了手,恭敬地在车门旁站好,将眼眸投放在了俱乐部的门口。

看见了一个女孩,美丽的女孩,绝美地仿佛是从六七十年代的旧上海走出来的女孩,周身洋溢着一种落魄贵族的淡雅和矜持。丁忠心神一凛,立刻绷紧了身子,眼观鼻、鼻观心,驱走旖旎,收敛了心神,静候林梦的到来。

适才,在不知不觉间,林梦又落在了容凌的身后。

她迟疑地一步步朝他走近。车里的男子闲适地坐着,根本就不看她。光那张侧脸,就俊美的惊人,不是那种表象的俊美,而是由内而外、成熟至极、气势逼人的俊美。这就是父亲嘴里所说的容总,她将要……陪伴……的人?!他俊美的太让她意外,也太超乎她的想象。可他剑一般的眉、深邃迷人的眼睛、还有好看的薄唇,都不能拂去她心头的不安!

怕……她好怕……

害怕到,她真想转身,然后放开步伐,像野马一样迅速地跑走。

可……父亲……

迟疑着、不安着,她还是走近了,近到离他也不过半米的距离。车门在为她打开着,男子依然没有扭头看她。他注视着前方,似乎看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看。高挺的鼻梁,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内敛得冷酷。他像是一个闲适的霸主,面对呈上来的女奴,他看都不看一样,似乎根本就没上心。他似乎是给了女奴选择的机会,可是实际上,女奴没的选择,只能选他!

她咬了咬唇,轻叹了一声,弯下腰,钻入了奢华的轿车内。她坐下来,另一只脚在车外甚至都还来得及收回来,却被他大力一拽。在天翻地覆之间,她莫名其妙地就被他给压在了身下。

“砰——”

是车门关紧的声音。

修长的手指立刻抚摸上了她的唇,重重的碾转着,他笑着,扯开了透着野性美的薄唇,森白的牙齿微微一动,醇厚的声音,仿佛冰块一般地激撞了起来。

“上了这车,可就没有退路了!”

他的眼很深、很沉,也很晶亮,那里面的兽欲,已经无需再掩饰了!

她惊骇地垂下眼帘,轻轻地颤抖。狭长的双眸,遮着因为慌乱而游移不定的漆黑双眸,简直勾人紧。

“有没有人说过,你美的像妖精?”

她的身子立刻重重地颤抖了一下,红唇轻启,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他却已经俯下身,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重重压着,却是一动不动。她颤抖地越发厉害,仿佛处子一般地可爱。眼眸已经完全闭合,只能从那薄若蝉翼的眼睑上,看出那依然不停滚动的眼珠子。

她在害怕?!

容凌低低地笑了起来,笑意而起的震动因为两唇相接,传到了她的唇,让她的嫩唇也跟着哆嗦了起来,软软地擦过他的唇。很嫩、很娇美、很可爱!

容凌舒心地想:看看林豹给他送来了什么了!一只可爱的小鹿,又或许,是一只妖化的蝴蝶精!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豪门小老婆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