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排行榜

都市崛起,校园制霸,纵横职场,左右豪门,江湖游走,异能激战。

LensNews

2007年底,北河省西仓市某三流专科院校,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肄业季,为什么叫肄业季节,因为这些被迫肄业的学生是被学校轰出来的,大二学生卫康,就是被轰的学生之一。

卫康是该学校的跟读生,什么是跟读生?就是没被这个学校录取,但学校为了增加收入,而招收一批没被任何地方录取的高中毕业生,等上两年课之后,通过我校的考试才可成为我校的真正学生,才有机会毕业。卫康就是这样一个学生,但他没被录取并不是因为他分数低,而是报的志愿偏高了。

无奈之下,卫康迈着沉重的步子进了这间学校,选了个会计专业,因为他的数学好,以为会计就是算算术,学这个可以事半功倍。然而报了之后才听大多数人说:会计他娘的是文科类!

文科就文科吧,好好学也落不下,于是他拼命的学专业课,以便将来找个好工作。

不知听谁说的,说不逃课的大学生不是好大学生,是死脑筋,书呆子,将来不会有出息,于是,卫康加入了逃课的团伙,因为他不想将来没出息……

从此,卫康只上专业课,其他课程要么呼呼大睡,要么跑网吧,最终连连挂科。

挂就挂,大不了补考,毕竟上一学期就是如此,没考过的,补考了都让抄,卫康怀着这种心态自喜,然而几天后就被一个晴天霹雳击的很是蒙蒙哒。

学校下了一个通知:凡是考试挂科的跟读生,皆视为未被我校录取,请尽快收拾好行李,于一周内离校。祝:工作顺利!

“顺利你个妈……”这是卫康看到布告后的第一句话。他心里暗道,当初来我高中招生的学长,不是说就算不考试都能毕业吗?那个学长叫啥来着?恩,鲁万发,下次别让我见到你!见到你非给你吊起来撸个一万发。

卫康住宿的316号宿舍共八个学生,全是同一班级的跟读生,唯有一个叫做郑子良的家伙通过了这次考试,其余六人和卫康一样,苦闷的卷着铺盖。

当天,卫康迈着沉重的脚步陆续送走了六个舍友。

不同于毕业季,这次的散伙没有典礼,没有聚会,有的只是一声叹息,两行热泪,三口苦水。

卫康的长相,算得上中等偏上,大眼睛、双眼皮、国字脸,显得十分刚毅,微黑的皮肤,显得十分健壮,属于传统的帅哥类型,然而在如今审美很“娘”的时代,似乎并不受女生欢迎,现在人都喜欢水嫩皮肤,锥子脸,小身板子……别的地方改不了,卫康只得留了长发,让自己的脸看起来没那么“国”。

所以上了一年半的学,别说跟女生牵手了,连正眼看他的女生都没有。因此,当他送走其他人后,心生荒凉:谁来送我呀?要是有个女生给我点温暖该多好?

卫康买了瓶红星二锅头魂不守舍的走回了宿舍。冬季白天短,当他走进宿舍时,宿舍已经亮起了灯。咦?郑子良没出去约会?

空荡荡的宿舍中,站着一个人,一个纤瘦,孤独的背影正双手插兜,面向窗外……

“东哥?”卫康惊讶的喊道,“你不是上午就走了吗?还是我送的你呢!”

东哥名叫皮强东,因当时流行一部名为《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网络小说,书中的主角谢文东大哥范十足,一呼百应,人称东哥,所以皮强东出于对偶像的崇拜和模仿,也让大伙这么叫他。

皮强东长得很帅,身高和卫康差不多,一米七五,不过要比卫康瘦,当然卫康也不胖,只是和这东哥一比,要显得壮一些。

皮强东打着哈欠,伸起懒腰,转过身来:“哎!就这么回去,非被我爸妈揍死。”

“那你不能总躲着呀,过几天这就要住进别人了。”卫康说完,也为自己担心起来,因为他也没敢跟家里说这事儿,想想家里为了供他上这破学校读书,已经借了不少钱,而自己竟然因为好玩儿,把大部分钱都挥霍到了网吧。如今又毕业不了,哪有颜面回去见父母?

“哎!别想那么多了!”皮强东看出了卫康的心思,安慰道:“又不是非得上学才有出息,再说了,就咱们这破学校,上了跟没上也没啥区别,你就当省钱了!”

卫康不语,拧开酒瓶,不知怎的,竟然喝不下去。

“嗨!”皮强东走来一把抢过酒瓶,对着嘴猛吹,结果被呛得连连咳嗽!

卫康急忙拍打他的后背,“不能喝就别逞强嘛,《坏蛋》里的东哥也没说有多大酒量嘛!”

“兄弟呀!”皮强东停止了咳嗽,竟然反拍打起卫康的后背:“信东哥,得永生!知道东哥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吗?”

“是啥?”

“站在浮云之上!”皮强东一本正经的说。

“哦!你是匹神马!”卫康调侃道。

“哼!我东哥说话,不打诳语,你要信我就跟着我混!保证带你打出一片天!”皮强东挺着胸脯,一脸的正气。

“怎么打?现在可是和谐社会,你看《坏蛋》看傻了!”

“不打怎么得天下?咱们找个放高利贷的,当打手去,慢慢往上爬……等咱们发达了,再告诉父母没毕业的事……”皮强东唾沫横飞、自我陶醉的说着,突然手机响了……

“我靠!我大伯的电话?”皮强东紧张的说道。

“就是在这学校当老师的那个大伯?”

“是啊!他是老师,肯定能查到我考试成绩!那他肯定得跟我爸妈说!”皮强东急的来回走动,终于握住卫康的手:“兄弟对不住了,东哥得先回去向爸妈请罪,暂时不能带你打天下,以后一定带你出头!”说完穿上羽绒服就奔出了宿舍。

虽然刚才皮强东的大话在卫康看来犹如放屁,但当他离开后,卫康感觉更加的无助,吹牛也好,至少心里有点盼头。如今……哎!

咚,门又被推开。皮强东又跑了回来,焦急的在宿舍翻东西。

“你在找啥?”卫康问。

皮强东没有答话,跑到阳台拿下一个晾干的床单。

“你拿子良的床单干嘛?”

皮强东又抄起门后的笤帚,说:“报仇去!”而后推开门跑了出去。

卫康怕他有危险,也追了过去。

跑到楼下,往右一拐,就看见一个肥硕的背影,大摇大摆的往前走。

鲁万发!卫康瞬间明白皮强东要干嘛了,学校这些跟读生,大都是被这个学生会会长忽悠来的。

“把床单给我,我来蒙他!”说着,卫康从皮强东手里夺过床单。

快到鲁万发近前,卫康和皮强东减轻步伐,蹑手蹑脚的快追几步……

呼!卫康展开床单,往前一窜,一下蒙住鲁万发脑袋。双手用力攥着边角,不让他挣开。

皮强东是有名的学生混子,打架在行。抡起笤帚疙瘩,照着鲁万发脸的位置抽去。

“啊!!”杀猪一般的惨叫。

皮强东又对着他腿狠铆一笤帚。

又是一声惨叫,鲁万发跪在地上,卫康直接把床单系了个扣子,站起来对着鲁万发狠踹!

皮强东手里的笤帚也没停,一棒子接一棒子,抽在鲁万发身上,声声做响,打得他哭爹喊娘叫救命。

鲁万发的鬼叫引来了其他学生,卫康担心把事闹大,拉起抽的意犹未尽的皮强东,丢下作案工具,跑离现场。

而后,二人分道,皮强东不知去向,卫康返回宿舍。

我该怎么办?回老家唐城,和皮强东一样向父母请罪?父母都是老实人,对自己也是采取开明的管教方式,回去后肯定不会受皮肉之苦,但是,自己是全家的寄托,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上的是个三流院校,都等着将来看我找不到工作的热闹,父母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供我读书,就是对我还有一丁点的盼头,如今……我回去后,父母如何在村子里抬起头来?而这个家……

卫康不敢在往下想,他擦了擦眼泪,干咳两声,可劲吐了口痰,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老鹏!我们放寒假了!我明天去风海市找你玩儿,记着接我!”

他又给家打了个电话:“妈!我过年当天再回去!想去风海市找老鹏,顺便找份工作打打工!”

电话里传来母亲慈祥的话:“回来吧!还有二十多天就过年了,你毕业还早呢,找工作也不用现在就急着找啊。”

“不……不了!我想提前见见世面……咳……”卫康有些哽咽,为了掩饰,便咳嗽了一下。

“好吧!你的钱不多了吧!明天让你爸从镇里的银行给你打过去几百吧!”

“不……不用了,我还有一千块……到时候再打几天工赚点,够用了!就这样了啊,我得看书了。”

挂了电话后,卫康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看书?呵呵,书在白天就被他当废纸卖了。

风海市,是华夏国最为发达的城市,也是生活节奏最快,竞争最惨的城市,混好了能一飞冲天,混不好能一堕入狱(地狱)。

卫康跑到窗前,打开窗户,透骨的寒风打进来,吹得他一个激灵,但他仍然不惧寒冷,把另一半窗户也打开,激昂的冲外面喊:“功成名就之时,我必复返!给你们这群看不起我人看看我的脸色!”

“卧槽!”卫康突然双手抱着脑袋蹲下,三秒钟之后,一块石头飞进宿舍。紧接着,宿舍外传来源源不断的玻璃破碎声,楼下充满了叫骂声,听骂声就知道,一些和自己一样被学校轰走的跟读生,因不满学校的行为,所以来砸学校窗户。

让卫康好奇的是,大黑的天,石块飞到了眼前他才看清,才下意识的躲避,为什么自己躲了三秒钟之后石块才飞进来?是石块减慢了速度?还是自己提前看到了未来?

也许是第六感吧!卫康没再多想。

卫康电话中的老鹏,名叫郭一鹏,小名一鹏,是他的邻居,比卫康小一岁,二人从小玩到大,可以说是无话不说,无牛不吹,无事不扯。二人如此投缘最主要的原因是有共同的爱好-都爱打游戏机,一鹏家生活条件较好,很容易找到零钱,于是一鹏经常从家里偷零钱,叫上卫康,二人驱着二八车到五里地之外村子的街机厅(大型游戏机厅)打游戏,二人最爱玩格斗类游戏,长此以往,二人的游戏水平已占据全镇前三甲的水平。

长大后,一鹏早早辍学,在亲戚的介绍下,从风海市找了份不错的工作-钢厂的电气员,厂子很大,工人很多,难免有吃闲饭之徒混入其中,一鹏就是这么个主儿,拿着不低的工资,干着闲的蛋疼的活儿,据他自己所说,每天最累的工作就是伸懒腰。

而卫康,因为没门子,没关系,根据“读书是寒门唯一出路”的理论,走上了求学之路。当时因为一鹏和卫康关系好,前者也打算让亲戚顺带给卫康安排个工作,被卫康拒绝,因为他心里有一个天打不动的想法:只有靠自己成功了,才是真正的扬眉吐气。

回忆到此为止,话说卫康花了七十块钱,买了张从西仓到风海最慢的一趟无座火车票,因为已是年根儿,车上人很多,卫康站在两排座位当中,看着立满人的过道,想想三十五个小时的车程,心中抱怨:计划生育开展的不到位呀!

每到一站,就有大量的人上车和下车,每当卫康坐上下车之人的座位,就有上车之人站到他身边客气的说:“对不起,这是我的座位。”然后拿着票在他眼前晃晃。

不知过了多少站,卫康的脚早就累的快没了知觉,而且困的不行,每一次想睡着,都在险些跌倒的时候惊醒。尤其一停站,就有不少人从他身边过,要他让路,最后,卫康实在忍无可忍,冲一名语气不太客气的人道:“你就从我脚上踩过去吧!”那人还真听话,真从他脚上踩了过去。

折磨了大概二十七八个小时,旁边一位大哥要下车了,卫康也没心存希望,因为就算自己占到了座位,一会还会有持着“有座”车票的人把他轰走。

不过舒服一会是一会,卫康看大哥起身拿行李,急忙准备入座。谁知大哥叫了下离他稍远的一名刚从上一站上车,烫着爆炸头的漂亮妹子:“姑娘,我看你站半天了,我一会下车,你坐我这吧!”

妹子说了声谢谢,就冲这边走来,到了卫康身边还不客气的说了声:“同学,让让。”

卫康黑着脸挪了两步,给女孩腾出空隙钻了进去。而后心里不爽,该死的第六感呢?怎么没来,要是这时候提前预知这混球会让座给妹子,我就能在他说话之前抢到座!

女孩的打扮很前卫,除了爆炸头,还在耳朵边上扎了一圈的耳钉,典型一太妹,好在是冬天,人都裹在厚厚的大衣当中,要是夏天,这种人的打扮一定也是各种奇装异服。

车停站后,“好心”大哥就要下车。临走还问太妹:“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

太妹笑了笑,冲卫康道:“同学,有笔没有?”

“还用什么笔呀,告诉我号码,我给你打过去不就都互存了?”“好心”大哥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

“诶~”太妹娇哼一下,“用笔写才有意义嘛。”

卫康无奈,从包里翻出一只笔递给太妹。书他都卖了,笔可得留着,因为到了风海市之后,找工作写简历什么的,肯定有用得着的时候。

太妹拿起笔来,在“好心”大哥的手上画着数字,这时候,卫康突然产生一个奇异的想法,于是他拿出手机,悄悄在上面记上女孩写的号码。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如果非要说个理由,就是他从没跟女孩子接触过,算是对异性的一种渴望吧。

记完之后,卫康看到“好心”大哥的表情有些痛苦,怎么回事?要到了美女的号码应该高兴啊。但当他看到“好心”大哥红通通的手心上那被笔尖划的一道道深深的印记,明白了缘由,一定是这女生写字用力太大了。

“好心”大哥下车了,一会果然又有大队人马陆续登车,卫康再次被挤得难有立足之地。

“同学,你累不累?”

卫康听出了太妹的声音,回头望去,只见太妹正瞪着一双抹满眼影、沾了假睫毛的大眼睛盯着他。

“没事,不累,不累,呵呵呵。”卫康很不自然的答道。

“你过来!”太妹突然站起来拉着卫康,把他拽到座位上。

“我坐这了你坐哪……唔。”

卫康话没说完,太妹已经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腿上。

卫康何曾受过如此的优待,心砰砰的就要跳出嗓子眼儿,只能靠不停的咽唾沫来压制自己的兴奋和紧张。

车上人很挤,对这一幕,大部分人看得清楚,离得近的人心里会感叹世风日下,离得远的就以为二人是情侣,这么坐着也不足为奇。

“同学,你兜里有扳子吗?硌住我了。”

“我……我没扳子啊……”卫康知道是什么东西硌住了对方,不过心里暗想,一般书里不是都说钥匙么,我的是扳子,嘿嘿,一股男人的自信洋溢在脸上。

“你!”太妹眉头一皱,不再言语,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车上的人渐渐少了起来,因为就快到终点站-风海市了,而大多数外出打工的人,都是从小乡村涌向大都市,不可能有大城市出身的人去外地打工。

所以,随着离风海市越来越近,火车上的人越来越少。此时,已经有了很多多余的座位,但是卫康和这太妹,依然保持原来的样子坐着。

二人无话,卫康不是不善与人交流,而是因为第一次如此亲密接触女生,让他过于享受这过程,没心思去说话。

“你到哪站下?”太妹突然问道。

“风海,你呢?”

“一样!”

“哦!你是学生吗?”卫康道。

“不是,你呢?”

“刚刚毕业。”

“别逗了,这才上学期,哪有这时候毕业的,想不到你还挺幽默。”太妹笑着说道。

卫康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他不好意思说肄业,于是才说的毕业,想不到就这样被对方拆穿,不过卫康也够聪明,立即回道:“是下学期毕业,但是大多数人上完前半学期就出来找工作实习了,我也有这想法,于是来风海市磨练磨练。”

“哦,你多大?”

“二十一。”卫康答道。

“我二十二!”

比我大一岁,卫康暗道。

“你……做什么工作的?”卫康问。

“下车再告诉你吧,对了,能不能抱抱我?”太妹声音压得很低,但语气十分的豪爽。

好的!这话是在卫康心里说的,有便宜不占,简直笨蛋,卫康双手迫不及待的搂住太妹的腰,越来越用力。

让人讨厌的到站提醒响了,卫康松开了太妹,跟在太妹身后走出了车厢,下车后,太妹突然放在卫康手中一张名片,头也不回的钻进人群跑了。

卫康看着名片,一惊,不自觉的读了出来:“爽人足疗店!”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跳槽专家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