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排行榜

洛水的声音非常轻灵婉转,如同夜莺一般。十大职场小说排行榜

LensNews

这是金陵市,国立南央大学传媒专业,一群大一新生的聚会。

桌上的菜肴还没有上齐,坐在陈铭对面的几个女生纷纷掏出手机,刷起微博来。清一sè的iphone,在她们白嫩的手里面把玩着,氛围和周围颇为高档的餐厅布置很吻合。

陈铭的视线在这群女生脸上逐一扫过,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都是些俗粉。”

“哎哟,土豪金啊,这位徐凌峰同学真是有钱。”

这时候,一个男生轻轻地喊了一句,顿时引来对面的一群女生的注意力。

徐凌峰手中的这台已经在网上快抄到一万的iphone5s土豪金手机,顿时成为了这场宴会的焦点。而把玩着这台手机的徐凌峰同学,自然而然也吸引了众多女生的视线。

“徐少爷果然拽啊……这款手机刚刚才出来,居然就入手了啊。”一个穿着普通的男生一边称赞着,一边把自己手里面的国产智能机塞进口袋里面,脸上满是羡慕。

“哪里,值不了几个钱。今天请大家吃的这一顿,也可以买几台了。”徐凌峰洋洋得意地说道,脸上满满的是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显然,他是今天这场聚会的焦点。

徐凌峰的家里面是这座城市里面最大的药业集团――大蓟药业――少说有个几千万的身家,也的确可以在这群已经称得上是富家子弟的学生里面,鹤立鸡群了。

不过,这在坐在角落的陈铭眼中,也不算什么。

陈铭家的老头子是江苏陈氏集团的董事长,二叔是中南军区的副总司令,这种身家背景,即使是在国立南央大学这种类似于国子监的地方,也基本上能够横着走。

虽然,在这里能够压死他的人绝对没有,但也不是说陈铭就能完全在这里无所顾忌。毕竟,这种国子监的地方,身份背景彪悍的人如过江之鲫,有些人惹上了,也有那么一点点的麻烦。

而且,在陈铭的认知里面,低调,就是最牛逼的炫耀,眼下这几个无关紧要的妹子,不值得陈铭显山露水。

所以陈铭在开学一个多星期以来,一直都很低调很低调。没有人知道他的身家背景。

“葫芦娃……葫芦娃……”

这时候,陈铭裤兜里的电话一阵响动,陈铭迅速接了起来,是干妹妹,洛水打过来的。

“喂……是陈铭哥哥吗……”

洛水的声音非常轻灵婉转,如同夜莺一般。

“陈铭哥哥,等一会儿洛水会去参加一个宴会噢……洛水很怕生的,陈铭哥哥要过来陪洛水哦……好了,就这样了,几个室友还在催洛水试衣服呢,挂了哦……滴滴滴……”

电话里,妹妹洛水的话音,圆韵悦耳,每个字都说得很软。不过,明显电话的另一头有人在催她,使得她挂电话挂得很急。

“这个妮子……”

陈铭拿着手机,抿着嘴笑了笑。他手里面那台vertu的signature铂金版直板手机,键盘朝下呈箭头形排列,键盘下透着淡淡的红sè宝石光,不过直板按键的外观,跟在现场的众多女生手里面的iphone手机比起来,确实是有些老土和过时。

“哎哟,陈铭同学,你怎么还用得是直板手机啊?是不是前段时间学校那个新生入网,充话费送手机的时候拿的啊?”这时候,坐在陈铭旁边的一个女生酸酸地笑了一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

“没有啦,是家里面老头子用过之后剩下的。我没手机用,所以就捡来用了。哈哈。”陈铭淡淡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这句话陈铭倒是说的是实话,他家的老头子当年花了48万元买下的这台诺基亚旗下奢华品牌vertu发布signature铂金限量版,一直被丢在书房的抽屉里面,直到陈铭某天电话坏了找不到用的,才从抽屉里面找出这台来暂用。

“哦,原来陈铭同学还在用这么过时的手机啊……要不然我把我寝室里面那台iphone4给你吧,我最近刚刚换了5s,所以那台没有用了。”徐凌峰笑容和煦,说得颇为大声,一听就知道不仅仅对陈铭一个人说的,而是说给在场的所有女生听的。

“好啊。”

陈铭脸上没有出现在场所有人期待的那种羞愧之sè,而是一副理所当然,人畜无害的笑容。

“话说你这台手机倒是挺闪的啊,陈铭。看上去就像是钻石一样,哈哈哈哈……”之前那个把自己国产手机藏进口袋里面的男生仔细地看了看陈明手里面的手机,漫不经心地道:“一点都不像是你爸爸用剩下之后给你的,就像是新买的一样呐。”

“哎哎……”陈明苦笑了一声,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心头暗暗道:“真服了这一群暴发户的子弟……vertusignature的手机表面所运用的‘蓝宝石水晶之海’是在2000摄氏度高温的熔炉内加工了两个多星期才完成的。这种材质任何刮蹭都不会轻易留下印记,只有金刚石才能在上面留下刮痕……在这群人眼中居然成了‘充话费送的’了……哎……”

“国立南央大学”,这座位于祖国中南的综合型大学,是曾国藩任直隶总督时于1902年创立的,本来十年前只能算全国211排行的中上水平,但是在最近几年悄然崛起,如今已经俨然是无限接近于北大清华的超级大学。

而这个院校的传媒专业,又成为这所学校富二代的汇聚之地,毕竟,一年超过五万块的学费,也不是贫困的家庭能够承担得起的。

位于南央大学学校外王府井百货的一家高档餐厅门口,陈铭班上的一群同学刚刚饱餐完毕,准备离开。

这里虽然距离学校并不太远,但那个有钱的徐凌峰,徐少爷,还是开着车来了。

“我的车就停在外面,你们几个女生要不要坐我的车回学校?”徐凌峰手里面潇洒地夹着一张信用卡从餐厅里面走了出来,刚才吃完饭之后,徐凌峰自告奋勇地请了客。

“好啊,好啊。”几个姿sè稍好的女生有些许雀跃,用睫毛膏画出来的长长睫毛,生硬地在空中颤抖。

“哎……还以为传媒的女生质量会比较高……谁知道也是这种货sè,4分不能再多了。”陈铭把手陈铭把手插进裤兜里面,然后独自走了出去。

没走出几步,就看见一辆奥迪a5缓缓地开到了陈铭面前,然后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滴”。

这显然是在陈铭面前显摆的意思。

随即,奥迪a5的车窗落下,只见徐凌峰的头探了出来,神sè颇为得意,车内还坐着好几个同班姿sè较好的女生,徐凌峰朝着陈铭扬了扬手,道:“哥们儿,先走了,明天教室见咯,这里走路回学校寝室还有点远噢……要不然打个车吧。”

的确,王府井距离南央大学并不远,但是要回到陈铭所在的寝室,却是有一段距离。

“慢走不送。”陈铭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

“嗯。”徐凌峰车窗升了起来,脸上一阵yin森,心头愤愤道:“这小子……怂成那样了,还真笑得出来……专业里的男的,哪一个不是对我毕恭毕敬,尽力巴结的……只有这小子……哼,这个点正是用餐高峰期,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打车回去。”

望着奥迪a5远去的影子,陈铭无语地摇了摇头,沉声道:“真是个神童……”

“对啊,连价值40多万的vertusignature铂金限量版都认不出来,眼睛里只认得iphone,也真是够神童的。”

“你是……”陈铭转过头,只见一个容貌姣好的高挑女子走了过来,胸挺腿长,不过在陈铭眼中,也仅仅只是姿sè稍好而已。

并没有吸引陈铭的那种气质。

“我叫秦琴,是徐凌峰的女朋友,我来得比较迟,你没有注意到我而已。”高挑女子道。

“哦。你好。”陈铭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扬了扬手,道:“我说的是你男朋友,那辆奥迪a5上有那么多女生的位置,为什么单单没有你这个女朋友的位置呢……你说,这么神奇的男朋友,哪里去找。”

“他……”秦琴脸上掠过一丝悲意。

“行了,你不用告诉我了。我没兴趣知道。”

陈铭轻轻地扬了扬手,转身就走,没等秦琴回过神来,已经拉开了前方缓缓驶来的宾利flyingspur的车门。

秦琴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的外表低调而内涵奢华的宾利,“啧啧”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那群传媒的女生……见识真是太短了……”

“我说你小子,就这样的货sè,你也看得上……”

宾利的司机,是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一头浓密的直发,又细又软,扣在头上;两道卧蚕眉,像用笔画上去的;一双黑sè的长眼,目光如鹰;高鼻子,薄嘴唇;脸上透出一股英气。

“健叔……这好歹是新同学,相互认识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对了,洛水那妮子呢。”陈铭打开一包10元的红sè软包小熊猫,递给身旁的健叔一根,然后用点烟器点燃,巴拉巴拉地抽起来。

陈铭比较喜欢这种小熊猫清雅淡香的味道,虽然他家老头子的书桌上随时都丢着限量版的黄鹤楼,但是陈铭从来不去拿来抽,他就喜欢这种10块钱的烟。

“洛水那丫头?”健叔“啧啧”了一声,道:“在英伦国际那边参加一个酒会……太受欢迎了,我去接她的时候,看到她被一大群女生男生围在中间。她说还想再玩一阵子,叫我先来接你去她那里。”

“女孩子家家的,去那种地方做什么。”陈铭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干妹妹,又是爱又是无奈。

洛水是陈铭的妹妹不假,但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这几乎是陈铭家老头子默认了的,那就是陈铭未来的正牌媳妇。

洛水并非陈家子女,而是陈铭家老头子所收养的义女,和陈家没有血缘关系。

这个十五岁就考入国立南央大学研究生院的小天才,拥有绝对妖孽化的容貌和智慧,而她却在和陈铭没有半丝半毫血缘关系的情况下,当了陈铭十五年的妹妹。

陈铭的母亲姓洛,而洛水正是陈铭母亲生下陈铭三年之后,所领养的一个女孩子。

陈铭母亲在陈铭四岁的时候去世,之后两兄妹就是靠着陈铭的老头子独自抚养长大。而就在今年,陈铭和妹妹洛水同时考上的重本之中的重本,国立南央大学,只不过陈铭比较不济,考上的只是本科,而妹妹洛水,却是直接考上了研究生。

开学仅仅一周,陈铭的干妹妹兼女友,洛水,就已经成为学校里面最火的人物了。一时间,几乎被冠以“南央建校以来第一校花”的美誉。当然,这是被学校里那群无聊的宅男们炒出来的。这些人偷拍了洛水的照片,在人人网、新浪微博、qq空间、李毅吧里面疯传,甚至还有人上传了洛雨嫣上课发言的视频,登上了优酷、土豆、Acfun首页,最终被转载几百万次,一度成为媲美nǎi茶妹妹的素颜美女。

洛水那双深似古潭的大眼睛上有着漆黑浓密的睫毛,使得她不用化妆,眼线也清晰无比。这也成为网络上就“素颜”二字争议颇多的原因。

一周之后,只要有洛水的课,大阶梯教室里面就会坐满了前来围观瞻仰的男生,不管他们是不是研究生院的学生,都要来欣赏一下这朵“传闻之中第一校花”的美貌。

“这妮子,还打电话给我说她怕生,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疯丫头了……”陈铭坐在车里,一边吐着烟,一边抱怨道。

“哈哈哈……你还不知道那丫头的脾气?平时比谁都乖巧,一疯起来就无边无际的。说来……我刚才从英伦国际那边回来的时候,注意到现场的气氛有点不对,有几张熟面孔……小子,你还是快过去解决吧,否则洛水要是被哪个富家公子哥吃了豆腐,你就惨了……要知道,这南央大学可是有‘暴发户子弟集中营’别称的,哈哈哈……”健叔一只手靠在车窗上,一只手握着方向盘,笑哈哈地说道。

“只要有这种找死的人出现,我第一个砍了。谁敢碰我的女人,我连跪下认错的机会都不给他。”陈铭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缕凶煞,即使是在没有夜灯的暗处,也闪耀着凌厉的光芒。

“哈哈哈,这倒是跟你家老头子一个脾气……想当年你娘……哎……不提了不提了,都是成年往事了。”健叔打了一个哈哈,脸上沧桑的皱纹,却在光和暗的交替间,显得那样的清晰。

陈铭没有说话,独自转过头去盯着漆黑的车窗。

※※※

英伦国际。

在这里,如果想要开几瓶好酒,或者泡几个极品的妹子裹大床,开销恐怖得可以让一个普通城市小康家庭倾家荡产。更不提及“英伦国际”内部只有最高端消费人士才知道的赌场,每天在金钱的流动方面以千万为单位。

在英伦国际,你可以随意看见各种各样的社会名流,因为这里本来就是面对金陵最高端的消费群体,在这里消费的人士,不仅仅是社会上流,而是上上流、最上流。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歌星、主持人、高官、黑社会大佬。

一辆银白sè的宾利flyingspur,在夜sè的装裹下,颇为低调地驶入英伦国际的停车场,缓缓地穿梭在各种宝马和保时捷之间,回头率着实不高。

陈铭打开车门走下来,轻轻地理了理衣角。

“等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健叔笑得颇为憨厚。

“事情一定会有,不过还劳烦不了健叔您出手。毕竟这是小孩子家的事情。我如果动手打人,只能算是小孩子之间的冲突,但是您动手,那xing质就不一样了。”

说着,陈铭朝左边指了指,道:“旁边有夜总会,健叔您如果有兴致,不妨去那边休息一下。”说完,陈铭便将双手插进兜里,摇摇晃晃地走了进去。

“你的那身三脚猫的功夫,就不要拿出来随便显摆了,毕竟能够在这里消费高档酒的人,没有点身家背景是不可能的。如果洛水真的被人欺负,直接打电话就是了,自己一个人蛮干多掉价啊你说是不是。”健叔显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他看着陈铭长大,对这个小子的脾气知根知底,平时看起来嬉皮笑脸的觉得好说话,但其实这小子骨子里面有暴戾之气,一旦触及他的禁区,这小子就变得跟畜生一样没有人xing了。

龙有逆鳞,触必杀之。

洛水,绝对算得上是逆鳞之一。

背对着健叔扬了扬手示意无碍之后,陈铭继续晃悠着,穿过停车场,径直走进了英伦国际的大楼。

健叔愣在车里,半晌,吐了一圈烟,喃喃道:“虎豹之子,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

在英伦国际的一家高档夜场里,洛水和她的朋友一行人正聊得正在兴致上。

这是二楼的雅间里,只见一群人坐在长长的沙发上,玻璃桌上已经摆满了高档的红酒,在闪烁的霓虹下,雅间里面的氛围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暧昧。而唯独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十五六岁的年纪,坐在远离众人的另一头,独自抱着一盒果汁在吮吸着。

雅间里面,男女之间气氛旖旎暧昧,而这个女孩子坐在那里却如此突出,她所在的那个空间,仿佛就是一个脱离尘俗的镂空世界,与周围的喧嚣格格不入。

好一个的空灵绝尘女子,明眸皓齿,妖娆绝伦,水汪汪的大眼睛勾魂摄魄,简直美得就像是妖孽一样。仿佛一出生的目的就是魅惑众生。

她穿着一件裁剪jing致的蕾丝蓬蓬裙,jing致袖长的小腿上,裹着一圈白sè泡泡袜,脚上穿着粉sè的糖果亮漆圆头鞋。上身则是蕾丝的雪纺衫,薄纱映衬下,玉峰盈盈,柳腰纤巧。

陈家,有小公主之称的天之娇女,洛水。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商战教父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