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排行榜

职场斗争,团队建设,销售对决,业务公关,情感纠葛等情 节精彩粉呈,深刻,真实地描写

LensNews

序---《输赢》人生本是过程,结果并不重要。一位老人带着爱犬行走在乡间小路,看着沿路的风景,突然间老人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人世。他不知道这条路通往何方,只是茫然地向前走着。走了一段路程,只见前面高耸着大理石的围墙,围墙的中间是流光谥彩的拱门,上面装饰着各种珠宝,门前的道路由金砖铺就。老人兴奋不已,他想自己终于到了天堂,带着狗走到门前,遇到了看门人。

“请问,这里是天堂吗?”老人问道。“是的,先生。”看门人回答。“太好了,里面一定有水喝吧?我们已经赶了很远的路。”

“当然有,进来吧,我马上给你水。”看门人缓慢地推开大门。“我的朋友可以一起进来吗?”老人指着狗问。“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允许宠物进入。”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想到狗多年来对自己的忠诚,自己不可能这样扔下它。他谢过看门人,带着狗继续前进。长途跋涉之后,老人看到路边破烂的木门,通向木门的是坑坑洼洼的土路。老人带着狗过去,看见一个人在树下看书。“打扰一下,”老人对看书的人说:“请问,你这里有水喝吗?我们很渴。”

“当然,那边有水龙头,你可以喝个痛快。”看书人指着门内说。“我的朋友可以进去吗?”老人指着自己的狗问。

“欢迎。”看书人说。老人带着狗进了大门,老式的水龙头旁边有一个碗。老人先用碗盛了满满一碗水,让狗喝个痛快,然后自己又重新加满,也喝了个够。他们满足地离开水龙头,回到看书人的旁边。

“这是什么地方?”老人问。“这里是天堂。”看书人回答。“呃,这可奇怪了,这一点也不像啊,而且我们刚路过天堂。”

“你说的是那个黄金铺地、有漂亮的拱门的地方吗?”“对,那里非常漂亮。”“告诉你吧,那是地狱。”“原来这样,你为什么不介意他们盗用天堂的名义呢?”

“当然不,他们为我们省了很多时间,替我们把那些为了自己利益而舍弃自己良心和原则的人都挑走了。”第一周战场1周六,下午三点整

“上个季度是淡季中的淡季,是我们最难的季度。我们的老对手惠康公司不仅推出了新产品,并且削价竞争,还给代理商额外的返点,各种招术全都用出来了。第三季度刚刚结束了,结果怎么样呢?我们已经连续八个季度达到了承诺的目标,我们又赢了。”

会议室里响起一片掌声,周锐站在上海黄陂南路瑞安中心十五层捷科公司的大会议室前,环顾四周自己亲手带出来的销售团队,微笑着用目光与每个人接触,不急于打断掌声。

“这个了不起的成就属于大家。为了实现我们的承诺,大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有人已经连续出差一个月没有回家,可能都想不起来新婚的老婆是什么样子了。”周锐看着团队中的一个小伙子,听到哄堂大笑后继续说:“杨露为了在最后一天拿到订单,在门口苦等客户一天,直到客户自己都觉得难为情;方威每天就睡四五个小时,客户在哪里就泡在哪里。我们能够达到销售目标,靠的不是产品也不是价格,甚至不仅是我们的能力,而是靠大家的心血拼出来的。在我被派到上海工作的两年里,最大的收获不是完成销售任务,也不是从公司得到的奖励、提升或者加薪。我最大的收获和幸运就是能够认识大家,与大家并肩作战,我们一起努力,一起经历挫折和成功。现在,让我们一起庆祝。虽然办公室里是禁止喝酒的,但是清规戒律是管不了最优秀的团队的。请大家举杯,干了。”

周锐依依不舍地环顾着这支队伍,自己几天后就要调回北京,不知道以后工作会如何安排,也许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天天和大家泡在一起了。他将双手举到胸前大声说:“我该如何感谢各位在最艰难的时刻为我们做出的贡献呢?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你们最辛苦的应该是双脚了,它们每天驮着你们四处奔波,承受着全身的压力,我真应该好好感谢它们。”

周锐看着大家疑惑的目光并向门口挥了一下手,变戏法般地走出了几位挎着木桶,穿着蓝色碎花小褂,头上戴着翠绿头巾的服务员。她们来到一溜已经摆好的沙发前,将木桶放下,熟练地将洗脚液倒入热气腾腾的木桶中。

周锐看着目瞪口呆的销售人员,开始点名:“我们连续几个季度的销售冠军,方威,上来脱鞋坐在沙发上。”

从队伍中站起来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他跨上讲台,不客气地直接坐在沙发上,脱掉皮鞋扑通一声将双脚伸进木桶。他是周锐刚被派到上海时亲自招进公司的第一个销售人员,冲劲十足,只要发现销售机会就会不知疲倦地像豹子见到猎物一样迅速扑上。

周锐又向台下看去说道:“杨露,我们最年轻的销售主管,第一次带团队就超额完成了任务,上来脱鞋。”

杨露是队伍中一个中等身高有一双大大眼睛的漂亮女孩,她站起来走到台上的沙发前却不肯脱掉皮鞋。她问周锐:“我能不洗吗?”

“为什么?”周锐笑着看着她。刚到上海的时候,杨露还是一个普通的客户经理,周锐刚开始接触就发现了这个外表娇弱的女孩子内心的坚强和对成功的渴望。在他的大力扶持和提拔下,杨露已经开始负责整个上海地区,管理五六个销售人员。

“这多不好意思啊,我从来没有让别人洗过脚。”杨露面露难色。

“那就更应该尝试一下了。”周锐鼓励杨露,他看见方威趁着自己说话的工夫正在偷偷地解开杨露的鞋带。

杨露从来没有违反过周锐的命令,可是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脱鞋确实很为难,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周锐已经开始继续点名让其他的销售人员上来。杨露突然觉得自己的膝盖后面被轻轻地一击,身体向后倒去,惊叫一声的同时感觉到一只有力的手托住了自己的腰部。正在惊魂未定的时刻,她觉得右脚一凉,皮鞋已经被方威摘了下来。杨露正要发火,看见方威阳光般的笑容正在向自己盛开,终于压下火气躺在沙发上。

周锐将手下最优秀的销售人员请到台上,目光继续在会议室中搜寻,在前排的最右侧找到了公司新上任的市场部总监林佳玲。周锐接着说道:“现在,请我们新上任的市场部总监林佳玲小姐为我们介绍下个季度的市场策略和产品策略。”

周锐在走下讲台前,又举起麦克风对大家宣布:“今天晚上新天地见,我已经定好了酒吧的包间。我三天后就要去北京了,咱们大家今天晚上好好乐一乐。”

欢迎林佳玲的掌声响起的时候,周锐手中的麦克风正传到她的手中他们俩正好擦肩而过。林佳玲来上海之前就听说周锐善于笼络下属,却也没想到他会用出这样的招术。从北京来的时候,对周锐的评价是好坏参半,林佳玲却不打算被别人影响,她想用自己的眼光去评估和判断,反正自己将要与他有很长的共事的时间。

林佳玲看出周锐有很好的演讲技巧,她读MBA的时候受过专业的训练,这一直是她引以自豪的一项技能,她已经在心中与周锐暗中比较,要在掌声上压过周锐。林佳玲站在台上,在目光扫动之间好像和每个人打了招呼,全场的捷科的员工都立即有一种惊艳的感觉,随即听到她好听的软绵绵的声音:“有谁知道上个季度卖得最好的产品是什么?”

方威不知道她为什么问出这么个傻瓜问题,正要回答时却被洗脚的小妹掐着脖子按摩,喊不出来。台下有一个销售人员大声地说出了答案。

“很好,这是我从台湾带来的顶级乌龙茶,送给你做奖品。”林佳玲将茶叶从空中扔向那个销售人员,会议室中的气氛更加热烈起来。林佳玲含笑不动声色地看着最吵闹的地方,有人注意到她的表情和目光,示意其他人安静,会议室中瞬间鸦雀无声,她才继续说道:“很高兴来到上海向大家介绍公司在新季度里的营销策略以及新上市的产品策略。我是林佳玲,在台湾长大,这是我第一次被派到大陆工作,负责市场行销和产品策略。很高兴认识大家并和大家一起作战。”

原来是噱头,方威已经被小妹脸朝下压在沙发上,看不见林佳玲的正面,只能看见她背后的线条。身材很不错,方威正在暗自点头,却被小妹按住头部,开始按他的太阳穴。方威的注意力已经被林佳玲的开场白吸引过去,听到林佳玲很年轻的时候就从台湾去美国,在耶鲁读完MBA后在一家咨询公司工作,在几年前加入捷科这家大型的全球领先的跨国信息系统供应商。

她深吸一口气开始聚精会神地介绍自己的内容,却突然被杨露的笑声打断。林佳玲回头看见洗脚的小妹正在按摩杨露的脚底板,杨露因感觉到脚低奇痒全身颤动地咯咯笑着。林佳玲转过身来,调整自己的呼吸,使自己不要被后面的声音影响,正要开口又听到耳边劈里啪啦地敲背的声音,林佳玲心中叹气,继续在这个奇怪的环境中讲着。

2.周日,晚上十点十分

周锐坐在窗边,目光越过黑黝黝的树梢向灯火辉煌的街道看去,这是国庆假期之后的第一个周末,新天地街道上满是悠闲的熙熙攘攘的行人。要不是事先预定,根本不可能找到这么好的位置——这个酒吧并不在新天地的中心,而是在附近的一个老上海遗留下的别墅里里。

“周锐,恭喜了。祝你回北京之后大展宏图,也别忘了我们。我敬你一杯。”一个销售人员举着酒杯找周锐拼酒。

“怎么会?我虽然调回北京,但是大家都在一家公司,见面的机会有很多。”周锐心里也舍不得这支自己倾注了很多心血的团队。

“那当然。我们华东区业绩这么好,其他的区域都不灵,周锐这次一定升职,负责更大的区域,说不定兼管北方区和华东区。”另一个销售人员也大声说。

“对,没错。要不是我们华东撑着,中国区的业绩更惨。北京有那么重要的客户,业绩还那么差,魏岩也该让让位置了。”他们口中的魏岩是公司北方区销售总监。

“那些客户的规模确实大,但是不好做啊。”周锐为魏岩辩解。

“让方威去,哪个客户搞不定?”那个销售人员继续说。

周锐看了一眼方威,决定实话实说:“方威的确是天生的做销售的材料,我两年前面试他的时候,一见到他就像寻到宝贝一样。他这两年可以说是横扫上海滩,无单不摧,可是到了北京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周锐一口喝掉杯中的啤酒,回忆起自己在北京的日子。

“为什么呢?”方威看着周锐,眼中流露出期待的神情。他已经厌恶了那些几百万的小订单,一直渴望投入一场真正的较量。

“虽然上海的经济十分发达,但是最重要的客户的总部都集中在北京,各地的分支机构只有权利采购一些几百万的订单。全国性的大型采购都集中在北京,这些少则千万、动辄上亿的大订单也吸引着所有意图扬名露腕的公司,他们要想在市场内一战成名并统治整个行业,就必须拿下这些总部的超级订单。因此每个公司都将自己最优秀的销售人员集中到了北京,他们哪个不是当地的顶尖高手?但是能在北京存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方威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相信周锐的话并因此而兴奋,他一直梦想着这样的战场,他冷静地问道:“就这些吗?”

周锐迎着方威的目光继续说:“我在北京的时候曾经与他们交过手,他们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结果怎么样?”方威看到周锐眼中闪动的火花,可以猜测到当时必然惊心动魄。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用提了。这还不是最可怕之处,你们说说,在这个行业,实力雄厚、产品领先,而且帐下猛将如云的公司是哪家?”

“当然是惠康。”杨露一直在认真倾听,这时也忍不住说到。

“你觉得和我们比,惠康的实力怎么样?”周锐继续问道。

“惠康是不错,但是在上海不是被我们打得屁滚尿流了吗?”另一个销售人员回答。

“我们在上海是占了些便宜,但是千万不要因此低估了惠康。你们知道惠康做得最好的市场是哪里吗?”

“应该是北京吧。”杨露回答。

“没错。惠康的根据地就在北京,而且老巢就在这些大型客户的总部附近,惠康已经在这些客户内部建立起了盘根错节的关系网,这就像给我们布置好的危机四伏的战场,就等我们踏进去粉身碎骨,有去无还,死无葬身之地。”

“那应该怎么办呢?”杨露关心地问道。

周锐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我的策略只有两个字:侵扰。”

杨露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问:“侵扰是什么意思呢?”

周锐已经对这件事思考了很久,此时却像卖关子似的喝了一口啤酒才继续说道:“如果我负责北京,我绝不和惠康正面硬碰,而要从小订单开始,从我们绝对有利的产品开始,慢慢地将战场撕开一个口子,一口一口地蚕食。用不了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彻底攻破它的堡垒。”

方威年轻气盛,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哪里是销售?分明是自保活命。”

“你知道《孙子兵法》中的谋攻篇吗?”周锐从他的目光中瞧出了不屑,便反问道,看到对方摇头就继续说:“《孙子兵法》说: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市场如战场,《孙子兵法》也非常适用。如果我们要在北京将惠康赶尽杀绝,就必须有十倍以上的实力和资源;即使要想与惠康一搏,都必须有两倍以上的实力,因为这些客户都是惠康精心固守的阵地,无论天时地利我们都没有优势。我们在北京是屡战屡败,别说没有优势,我看人力和资源顶多只有惠康的一半,硬拼是必死无疑。所以我们只能用《孙子兵法》的‘敌则能分之’的策略,细分客户、细分产品,在局部形成优势,然后一口一口地将它吃掉。当我们的实力不断增长,明显超过惠康时才可以决战。在这期间,华东地区就是我们的根据地,要承担更多的销售任务,并源源不断地产生盈利并培养出过硬的销售团队,支持我们在北京的进攻。即使这样,没有前仆后继的牺牲是不开一条血路的,公司能否承担这样的代价还很难说啊。”

杨露说道:“这不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敌人吗?”

这席话激起了方威的雄心,自己不是时时刻刻期待着这样的大展身手的机会吗?他兴奋地大声说:“我要和你一起去北京,闯闯这个龙潭虎穴!”

3.周日,凌晨一点二十分

周锐从酒吧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公司为他在徐家汇租了一套公寓。他换下西服穿上睡衣,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台灯已经被调到最低的亮度,黄静仰面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如果周锐没有按时回家,黄静就会开灯睡觉,这是她最近开始养成的习惯。在几个月前的一天夜里,周锐加班后摸黑上床的时候,额头撞在床头,从此黄静就坚持这样开着灯。周锐关好卧室门转身进了书房,插上网线启动笔记本电脑,打开电子邮件。周锐每天都要处理几十封电子邮件,大多是出差和折扣申请,他坚持无论多晚都会当天回复。桌子上的手机忽然打破宁静嘀嘀地响了起来,在深夜里显得格外清脆。周锐打开手机看到一则短消息:请你后天不要来北京。

周锐心中诧异,这是谁呢?迅速照这个号码回拨过去,铃声响了很久没人接听。他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试图继续处理邮件,思路却已经被打断没法收回,于是又重新拿起手机在键盘上飞快地用拇指按着:你是哪位?

短消息又传了回来:保密,你后天会来北京吗?

周锐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追问:你怎么知道我的行程?

“千万不要来,你可以请假,可以出差,随便找个借口,但是千万不要回北京工作,再见。”对方发来了最后一条短信,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复了。周锐坐在黑沉沉的书房里,只有蓝莹莹的电脑屏幕闪着光亮,他心里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4.周一,上午九点十分

周锐跟在方威的身后登上了飞机,起飞后就可以拿出笔记本电脑来做演示文件了,他今天下午就要用这个文件汇报华东地区的销售情况。自从收到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后,周锐一直琢磨着自己调动到北京的事情。这样的安排确实奇怪,周锐已经被派到上海分公司担任销售总监两年了,此时为什么要调回北京呢?难道不让魏岩负责北方市场了?公司的组织结构看样子又要变了,根据周锐的经验,每次组织结构的调整都会带来复杂的内部斗争。周锐上飞机前又给那个神秘的号码打了几次电话,但没有人应答。他现在已经开始喜欢上海了,喜欢这里与北京不同的气息和氛围。周锐看着舷窗外的虹桥机场,想到就要离开这里,心中充满了恋恋不舍的感觉。

“喂,你看。”坐在身边的方威指着一位空中小姐。

“很漂亮。”周锐顺着方威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位空中小姐正从前舱走出来,叮嘱乘客系好安全带和调节座椅靠背。

“只是漂亮吗?简直是闭月羞花、倾国倾城、沉鱼落雁。”方威的嘴里蹦出一串形容美女的词汇。

“闭月羞花、倾国倾城、沉鱼落雁,这是什么年代的话啊?”周锐看见空中小姐正在帮一位看样子第一次坐飞机的老太太系安全带。

“我的鼻血差点涌出来,这你明白了吧?”方威压低了声音,空中小姐已经到了前面一排。

“这不就说清楚了?用你的销售技巧,看看能不能要到她的电话号码。”周锐给方威出了个题目,希望他不要唠叨不停影响自己做文件的思绪。

方威闭口不言,用手撑着下巴开始考虑起来。飞机已经进入起飞跑道,发动机轰鸣的声音越来越大,接着,飞机猛地一抬头冲离地面,开始上升,然后一侧身向北方飞去。十几分钟后飞机开始在蔚蓝的天空中平飞,空中小姐开始给乘客分发报纸,周锐取了《新京报》和《环球时报》,把其中的一份扔给方威时,发现他还在苦思冥想。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输赢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