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排行榜

推荐五本精彩职场小说,每一本都红极一时,值得阅读收藏

LensNews

  “啪”,身份证被退回到柜台上!

  “干嘛?”

  “查询不到李平的名字!”漂亮的值机小姐对一脸疑惑的李平说。

  “啊!不会吧?丁总的机票不是办完了吗?我们一块买的票,我没买到?“李平看看表,着急的说。

  “确实没有,如有疑问,请到对面咨询台。现在请您尽快离开,谢谢!”

  值机小姐视线越过她,直接投到后面,用职业的声音说,“下一位!“

  李萍很尴尬,无奈拿起办好的丁总机票,身份证,又拿起柜台上自己的身份证,转身走向站在队伍外面等候的丁总。

  她有些生气,三天前丁总跟她要的身份证,说让综合办给统一买票。当时她还沾沾自喜的想,跟老总出差就是好,有人侍候了。

  还有一堆事,那些闲事不用自己管,可以专心审核那些要带的产品标书了。李平特别高兴,尤其这次出差是院长亲自点的名,又是和总经理一起出差。

  即然老总说要亲命人买票,自己就省了操办,也没再去询问,直到刚才主动跟丁总要身份证去办登机牌之前她都没问过丁总。

  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在距值机仅剩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有谁能预料到,自己竟然才知道公司没给自己买票!她觉得被戏弄了,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

  她脸色煞白的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机场大厅正抬着头,悠闲自得的四处浏览的丁总,气就慢慢的鼓满了肚子!

  当李平气乎乎走向丁总,把身份证举到他面前质问,“为什么没有我的票?”的时候,丁总一愣,“我把咱俩的身份证都给她了!”随后又轻描淡写的补一句,“可能她忘了买吧。”

  “给谁了?让谁买的?为什么偏忘了我的?”

  一连串的逼问,使丁总眼神有些慌乱,“米小女啊!“

  “又是她!那为什么没给我买?”李平强调了一句。

  “不可能啊,我告诉她了,你查了吗?”

  “刚查完!你的登机牌给办好了,我的身份证却被甩出来,说系统里查询不到我的名字,没买票!”李平说话的声音又严厉又大声,好像即刻就要爆炸的样子。

  丁总皱起眉看看她,表情黯淡下去,小声嘟囔着说,“我现在打电话让她赶紧买!“

  “马上就值机了,还赶趟儿吗?”李平用白眼盯着丁总,压着气说。

  “应该能买到,这个季节去云南的人少,肯定还有票!“

  随即,丁总从裤兜里掏出电话飞快的按了号就打。

  过了有一分钟,丁总手机响了,他接完后如释重负的告诉李平,票买好了,并用眼神示意她去办登机牌。

  这么快就买完了,干嘛非得整这一出,还要等到这一步?让她出丑难堪呢!

  李平看着丁总那张若无其事,似乎啥事儿都与他无关风平浪静的脸,脾气火山一样,不可抑制的爆发了!

  她上前一把拉过立在丁总脚边自己的旅行箱转身就往出口走,并回身飞快的把丁总身份证“嗖“一下冲丁总扔了出去,由于用力过猛,身份证飞过丁总,在他身后十几米远处落地又在大理石地面上滑行有两米才停下来。

  丁总似乎被这突然的一撇吓住了,呆了一瞬,极镇静的一声不吭走过去捡起身份证,又很自然的把它放在自己上衣口袋里,并用手在兜外面抚抚平。

  然后他转回身看着她愤怒的背部,不理解似的压低声音问,“你上哪去?还不去办登机?”

  “我不去了,既然票都没给我买,你自己去云南吧,我现在回去了!”

  “别走,刚才米小女来电话说买上了!“丁总又强调一句票买上了。

  李平不用看,就知道丁总在众目睽睽目光注视下的窘迫,确定他内心肯定恨不得冲过来跟她大吼,但她知道,他不敢!

  李平听到了丁总说的话,但一时气上头刹不住车。肚子鼓鼓的,感觉头要涨的爆炸,不想说话,也不理丁总在后面什么状态,不管不顾的急急走出大门,完全失去了往日的优雅风度。

  此时的她,跟她平时最看不上的米小女一模一样。

  李平走出大门,被迎面的冷风一吹,有些清醒了,便按着急速跳动的心脏停步站下来,但还是执拗的不回头。

  她觉得委屈,觉得像被人给独自一个晒在了沙滩上一样!

  站了一会儿,李平能够反省自己了,她用心听听后面,没有听到追赶的动静。李平想,他肯定不会追出来,那么爱面子的人。同时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分,又站了两分钟,李平下决心式的转身拉着装满行李箱的标书往大厅走去,路过丁总时目不斜视,直接去办理了登机牌。

  她还在生气,办完了票,没跟丁总打招呼,自己就直接去了安检口,直到登机,飞机平安降在机场,都没主动跟丁总说过一句话,装了满满一箱的资料死沉的箱子,也是自己拼命拿走的。

  这次她是代表研究院跟自己所在分公司总经理,他们一起来上海创业的头,丁总,一起去开全公司一年一度的销售会。她这是第一次参加,这也是他们公司成立以来第一次的销售会。

  会议具体什么规模什么形式她都不知道,也没好意思问丁总,又因为跟丁总赌气现在还是不想问,但又不知道机场出来后找谁?有没有人来接站?便默默地跟在丁总身后,他到哪儿自己到哪儿!

  她心里很懊恼自己,“嗨,就这样要妥协了,真没用!”

  她们公司的这个年度销售工作会,实际是老板为答谢销售员及各部门领导,一年来辛苦工作的一个变相度假会议。

  李平因为头一次参加这个会,又没跟别人咨询过,她把这个会议看得很认真,之前妥协于没给定机票这件事是因为怕自己带的一整箱资料被自己拿走,而耽误公司会议使用。

  后来她见得多了,参加会议多了,慢慢才理解了当初丁总的漫不经心,并为自己的过于较针儿可笑。也知道了那个时候丁总确实没有想把她叫回同去云南的意思。

  李平跟上丁总坐着来机场接他们的面包车,一路风光旖旎,很快就赶走了在上海机场的不快。

  巨大的《云南印象》海报醒目地挂在层峦叠嶂的半山腰,远远就能看见。这个广告牌直到十几年以后,仍然深深地留在李平的脑海里连同她的暴怒。

  他俩还是到晚了,公司留守在宾馆的接待人员说其他人早都去会议室开会了,问他们是不是要过去参加?

  丁总默然的摇摇头,“不去。”

  李平见丁总不去她自然也不去。

  但她在审核标书时发现了一些数字错误,就问丁总是不是要通知销售老总?

  丁总很随意的说,“那你就给销售李总打电话告诉她呗。”

  李平感觉到丁总的不热情,但她一心在标书上便也不介意,拿起电话问了号码给李总打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很高亢,也很热情,说非常感谢李平对销售工作的支持和认真的工作态度,还说有机会我们可以见一面。一堆官面上话,但李平明显听得出对方的工作热情很高涨,跟面前丁总比简直是两个极端。

  李平拿着电话听对方讲,根本插不进去话,可听着听着就觉得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了。接着门被推开,一个西装高个儿男人打着电话笑呵呵走进来。

  那人放下电话,大着嗓门说,“你就是李平?你在给我打电话吧!”

  李平笑了,似被他感染到。

  她没见过李总,但关于他的八卦,听了不少。

  有说这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在企业都干到了第一副总位置,年青有能力,因是国企,收入不是很多,恰逢其女儿高考失力,他便想送女儿出国留学,但囊中羞涩。老板不知在哪儿得到了消息,给他丰厚的薪水和待遇,还许诺公司如果上市还送股份。于是他就来了!

  李平听了心里挺不服气,凭什么他半路进公司,竟然能给他这么丰厚的待遇,像我这样的创业元老还不是各种事都战战兢兢,虽然老板也同意给股份,但心里一直担忧着老板始终没给书面签合同。

  有明白的同事说,老板这是稀释竟争方人才,把别人的顶梁柱抽掉了,放到自己家里,用不用都无所谓,反正削弱了别人的力量,也就相当于壮大了自己的根基。

  现李平见了其人面,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年青英俊爽朗的山东大汉,不禁使她眼前一亮,顿时就笑了。

  李平说,“李总,我正担心电话里说不清标书的问题,你来了我正好告诉你!”

  “哦,咱们是一家子,我也姓李,你也姓李,李建军,好记!”

  “嗯,李总的名字还真就挺好记,我有个同学也叫李建军。”李平心里觉得这个名字太一般,跟他的整体面貌有些不搭。

  “哈哈,那你可别把我们弄混了!”

  “怎么会?我们这种见面方式就让我牢牢记住了!“

  “李部长,我还以为打电话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呢,没想到…”他打住,不说了,乐呵呵的看着李平。

  “一个让你失望的中年妇女,是吧?”

  “年龄是有点出乎意外,但整体面貌太让我惊喜了!”

  李平知道这是夸她长的漂亮,年轻,但她听惯了,尤其这话是由搞销售的人嘴里说出来的,她知道有水分,便不以为然也不接话,笑笑就算过去了。

  她想赶紧把标书的事处理好,也不跟李总多说什么,转身从箱子里翻出标书很认真的拿到李总面前给他讲错误。

  讲完了,李总连连夸李平工作认真,业务讲的清楚。

  李平回头见丁总一直没讲话,默默的抽烟像考虑事情,就退到一边整理标书也不再说话。

  李总很大方,随和,哈哈笑着走上前自我介绍给丁总。丁总挺勉强的伸手同他握了一下,寒暄几句就又沉默起来。

  气氛有些尴尬。

  李总很识趣,又很机灵,看看李平,又看看丁总,极自然的说,我马上还有个会,就又像风一样,急急出去了。

  李平和丁总在接待间,两人不说话,默默呆了有半小时,李平觉得这种方式太难受了,就去找接待人员问房间钥匙。

  七楼对门两间。

  李平也不知道哪个房间好,就随便挑了一把钥匙,把另一把扔给丁总,也不打招呼,就拖着行里去自己房间。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各占一半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