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排行榜

肉身,神通,长生,成仙,永生,五重境界。 一个卑微的生灵,怎么样一步步打开永生之门?

LensNews

大离王朝,龙渊省,第一大世家,方家的内府“万象园”之中,清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去,一群方家子弟,就开始了早上的习武,晨练。

方家家主是龙渊省总督,方家祖先百年前出自仙道十大门派之一的羽化门,随后跟随大离王朝太祖武皇帝削平天下。

龙渊省,潜龙在渊,原本是前朝都城。大离王朝建国之后本来要定都在这里,但是因为龙渊之地水气太重,最终放弃了定都的想法。

大离王朝乃是火德天下,离属火。被水压制,不宜定都在龙渊,所以才定都在南方的“离京”。

但是朝廷却把这座前朝古都交给方家掌握,可见朝廷对方家的信任。

正因为如此,方家家族显赫,府邸占地千亩。里面庭院林立,花园无数,寻常人进去了,必定要迷路走不出来。

从方家内府花园的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

“万象园”,包罗万象之意。

砰砰砰砰

拳风呼啸,空气震荡。

这些子弟,动作矫健,如恶虎寻羊,如狮扑蛮牛,如鹰击白兔,如鹤立松巅全身动作都是腰胯合一,敏捷凌厉。

尤其是他们四肢和一条大脊椎,动静开阖之间,宛如五张弓拉满,拳脚出似箭,落似风,显现出了雄厚的根基。

不过此时,一双眼睛,在远处黑暗的假山群中,偷偷的看着他们的各种动作。

竟然是在偷学武功。

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眉眼清秀,灰衣小帽,俨然是一个小厮。

“前一个月我发现了一条下水道,居然可以直通内院假山群下面的淤泥中。要不是这样,我还不可能进入内院偷学武功。如果被发现,死路一条但是我方寒总不可能做一辈子的奴才吧。”

方寒仔细的观摩着这些方家子弟的动作,任何的神态动作,都被他记在脑海中。

没有错,他在偷学武功。

方寒是方家的一名小奴。

他的父亲原来也是方家的家丁,所以他一出生,就注定是方家的奴仆,甚至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要为方家效力。

一个身份卑微的家丁,居然偷偷摸摸进入内府,偷学主人家里的武道真传,这种行为,可谓是胆大妄为,不怕死到极点了。

“来了!”

方寒的眼帘之中,看见一个身穿紫sè大袍的中年人出现在远处的练武场上,不由得身体一动不动。

这个紫袍中年人,身高九尺,昂藏巍峨,背脊挺立,如剑如枪,好像一座高山,压迫而来,虽然相隔很远,但方寒几乎想停止自己的呼吸。

这就是方家的一位高手,“巨灵手”方潼!威名赫赫,名震大江南北,是来教授方家弟子高深武艺的。

“当官!有九品十八级!一品丞相,九品地方巡检!而我们修炼肉身,却是分为十重!一重养生,二重练力,三重招式,四重刚柔,五重神力,六重气息,七重内壮,八重神勇,九重通灵!十重神变!”

身穿紫sè大袍的“巨灵手”方潼一出现,顿时练武场中所有的方家弟子,都停止了各自的动作,笔挺的站立,听着他的训话。

方寒也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

“如果把肉身练到第十重神变的境界,五马不能分其尸!当年,我方家的一位先祖,被敌军抓住,以五马分尸酷刑杀之,但我方家祖先一发全身力量,把五马拉倒,飞奔而走。这就是肉身练到第十重神变的力量!”

“巨灵手”方潼训话的声音,如洪钟大吕,力度千钧般的传达了过来,震得方寒的鼓膜都隐隐作痛,似乎要破裂一般。

“五马不能分尸!这人的力量该有多强大?肉身真的能够到达这种程度么?”方寒心中暗暗震惊。

“不过!你们别以为肉身十重境界是极限,这才是开始。我们方家祖先,曾经得到过羽化门仙人的传授,因此和别的家族不同,知道肉身境上面,还有神通秘境!只有脱去肉身的束缚,踏入神通秘境,你们才能真正的笑傲天下,位比王侯,为我方家,光宗耀祖。”

“肉身境,神通秘境!”

听着这些话,方寒感觉到了一扇从未出现过的大门,在自己面前敞开,他每天早上在这里偷看武功,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番话语,那巨灵手方潼口中说的十大境界,竟然清晰的展开了一个个的阶梯。

“什么是神通秘境?”

就在这时,一个方家子弟问道。

“所谓神通,就是打破常人所认识的世界!”

巨灵手方潼在说话之间,眼神中也流露出了凝重的神sè:“比如,肉身武艺锻炼到了极限,可以撕虎裂豹,力举千斤大鼎,但是你们能够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提起来么?”

“自己把自己提起来。这怎能可能,明显是不可能,违背正常的道理。”

又一个弟子连忙道。

“是不可能。无论力量有多么大,但是自己把自己提起来,这是不可能的。”方寒默默的道。

“做到不可能的事情,才叫做神通!不然什么叫做神通?”中年紫袍人的声音,如当头棒喝!

“打破你们常人所认识的世界。这就是神通!自己提起自己来,这是踏入神通秘境的一个分水岭!除此之外,还有种种神通,喷吐水火,凌空虚渡,cāo控雷电,飞剑杀人,这都是神通秘境的手段。”

“那潼叔,您修炼到了神通境界没有?”方家弟子纷纷问了起来。

“神通秘境,非同小可。能踏入神通秘境的高人,都是惊才绝艳之辈,我现在也只修炼到了肉身境第八重神勇的地步,你们如果有人修炼到神通秘境,那么我可以肯定的说,方家家主的位置,就是你的!而且我大离皇朝,都会给你极高的爵位来笼络你!”

“从肉身境到神通秘境!比登天还难!你们若是在三年之内,能够修炼到肉身境第五重神力的境界,开千斤之弓,奔腾如马,有一马之力,那就已经是我方家的喜事了。好了,这些传说中的东西,我今天说给你们听,是给你们长一长见识,给你们辛苦修炼的信心!让你们知道风光无限,富贵无限!”

巨灵手方潼喝着:“现在开始修炼,松鹤万寿拳!这是我方家祖先得自羽化门仙人传授的上层炼体招式,你们要吃透其中的意境和韵味,我也会一一为你们讲解!记住,一定要把肉身修炼到极限,才能够踏入神通秘境,因为我方家祖先说过,神通是大脑中产生的神秘力量,叫做法力,所谓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只有肉身强大到极限,心脏能够给大脑输送巨量的血液养分,法力才会产生。[**]不强大,任何神通,都无从谈起。”

“松鹤万寿拳”

方寒强忍住心中的激动,偷看着

不到半个时辰,方寒偷听着巨灵手方潼的讲解,顿时把一个月偷学武功的经验,都融会贯通,明白了锻炼肉身的道理。

肉身修炼,分为十个步骤,十重境界。

一重境界,养生,就是通过有规律,良好的饮食,睡眠等修养,把身体养得jīng力充沛。

二重境界,练力,就是通过奔跑,举重,跳跃,击打沙袋,踢腿,深蹲,翻筋斗,走梅花桩等等千百种的法门,把自己的四肢,腰腹的筋肉,锻炼得饱满有力,力量,灵活xìng大大超越常人。

三重境界,招式。就是通过练习各种各样的招式,把四肢,腰腹的力量串联起来,骨骼摆正,气息调匀,组成一个整体。

四重境界,刚柔。全身上下,腰腿骨骼,背脊肩膀,手肘腕掌的力量连成一气,气血调和。想软就软,想硬就硬,刚柔并济。柔韧xìng,协调xìng,到达一种极限。起如风,落如箭,灵活堪比狸猫,猿猴。

五重境界,神力。全身刚柔并济贯通之后,进一步修炼,体质会越来越强,拥有千斤神力,力如奔马,动起手来,整个身体各个部位如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雷厉风行。筋骨之中,雷音滚滚。

如果修炼到了神力的境界,那基本上就算是一号人物。

至于后面的气息,内壮,神勇,通灵,神变,五大境界。巨灵手方潼却没有细讲,方寒也不急,他这一个月,偷听,揣摩,基本上知道了锻炼肉身,修炼的基本道理,可以自己开始修炼了。

“掌握了修炼的步骤,诀窍。我暗中努力苦练,总有一天,会一鸣惊人,脱离奴仆的身份!”方寒知道自己一个月冒险偷学,总算是抓住了一丝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糟糕!我忘记了,今天早晨,是二小姐要骑马出去打猎!正要我养的那匹千里雪。”正偷听得如痴如醉,突然方寒心中一惊,记起了一件事情。

想到这里,方寒再也没有心思偷听,悄悄地从假山黑暗之中爬进了下水道,出了内府,万幸的是没有被人发现。

这也是那巨灵手方潼并没有修炼到肉身境第九重通灵的境界,否则对于任何目光,都有微妙的感应,方寒根本无法逃过他的耳目。

方寒在方家做奴仆,要干的事情就是养马,为方家的二小姐豢养一匹名马,“千里雪”。

养马是个辛苦活,半夜三更起来,还要添加草料,尤其是豢养名马,规矩更多。本来这个时候,方寒应该给“千里雪”熬豆浆,把鸡蛋和黄豆,还有各种jīng细的饲料搅拌在一起,给“千里雪”吃,然后拉到马场上溜达一圈,消化食物后,等待方家的二小姐驾临。

但是因为今天早上偷看内府练武,“巨灵手”方潼的出现解说肉身境,神通境的奥秘,使得他忘乎所以,把最重要的事情给耽搁了。

果不其然,当方寒匆匆忙忙走到马场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己豢养的那匹“千里雪”被一个气质冷艳而高贵的女子骑着。

这个女子旁边,站立着丫鬟,还有威风凛凛的护卫。以及几个同样骑在马上的青年男女,都是神光炯炯,显现出了不低的修为。

“方寒,你闯下了滔天大祸!还不快去跪下,向二小姐请罪!”看见方寒出现,一个老头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对着方寒咆哮。

“大总管,我早上闹肚子”方寒支支吾吾。

这个老头,是方家马场的大总管。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耽误了二小姐的事情,就是滔天大祸。怎么做奴才,你爹从小就教过你,你还不明白主人的事情比天还大么?”老头训斥道。

“你就是养千里雪的方寒?二小姐叫你过去问话!”

就在这时,远远的走来了一个眉毛高耸,趾高气扬的丫鬟,看见方寒,喝了一声,五指一张,如鹰抓兔似的,直接抓住了方寒的肩膀。

方寒顿时感觉到全身如被捆绑,竟然被一个小丫鬟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这一招,叫做鹤爪印沙这丫鬟,力量比我大两三倍。”方寒看着这个丫鬟的招式,力量,顿时想起了偷学武功的经验。

不过他一点都躲不开,虽然他偷看一个月,心中开窍了,但还得要大量的练习,又怎么比得上这个二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

更何况,就算他躲得开,也不敢躲。否则大祸立刻临头。

砰!

方寒被一下扔到了地面,全身酸麻。

“跪好,回话。”那个丫鬟踢了方寒一脚。

“你就是方寒?”全身雪白,神骏无比的“千里雪”上,方二小姐的声音传传达了下来,高高在上。

“小人就是方寒。”方寒低下头去,忍痛回答。

他知道,这方二小姐叫做方清薇,非常厉害,自己身为下人,若是显露出一点让她不满意的地方,恐怕下场堪忧。

“我的千里雪被你豢养得不错,可见你是用心豢养了的。不过今天早上,你失职了。”方清薇冷冷道:“我不管你有什么原因,身为奴才,一切得为主人着想。这是我方家的规矩,也是天底下做下人的规矩。这匹千里雪就是你xìng命,你拼了xìng命,也要伺候好它,明白么?”

“小人明白了,小人以后一定拼着xìng命,也要为二小姐养好马,人在马在,人亡马亡。二小姐饶了小人今天失职的罪过吧。”方寒头如捣蒜,这个时候他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在诚惶诚恐的叩头之中,方寒的眼神悄悄落到方清薇踩着马蹬的靴子上。

方清薇的靴子,是纯白颜sè,上面镶嵌着美玉,jīng致而华丽。看着这只高高在上的靴子,方寒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也能让别人仰望靴子就好了。

“赏他十鞭子,记住这次教训。”

方清薇在马上,微微一摆手。

“是!”旁边一个丫鬟,立刻拿起了马鞭,狠狠的抽在了方寒的身体上。

啪!啪!啪!

方寒身体一阵哆嗦,钻心的痛,那丫鬟手劲极大,每一鞭,鞭梢在空中飞舞,震荡出了爆鸣,几乎把他的骨头架子都抽散了,但是他咬牙忍住,冷汗淋漓。

十鞭抽完,几乎是要瘫软在地上了。

“谢二小姐赏鞭!”

方寒在鞭抽完之后,提起最后一口气道,这是做家丁的规矩,要是不说这一句,那就是心中不服,挨的就不是鞭子了。

“好!”马上的二小姐方清薇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做事,赏罚分明。你今天失职了,就要抽你鞭子,不过这匹千里雪,你用心豢养了,jīng力强悍,而且没有私自克扣马粮的行为,我倒是要赏你,拿去吧!”

一块闪亮的银锭,从马上落了下来,掉到方寒面前。

这块银锭,上面铸造着jīng美的火焰纹路,还有足纹五两的字样,显然是大离王朝的官银。

五两相当于方寒一年的收入,这是一份不错的赏赐了。

方家的马吃得比人还好,每天都有大量的鸡蛋,豆浆供应,有很多家丁都暗中克扣马粮自己吃,但是方寒却没有这样的行为。

这赏赐,显得是方清薇明察秋毫。

“记住,做下人,做错事了就罚,做好了就会赏。只要你忠心,一心为主,总会有你的好处。”方清薇丢下赏赐后,对着身旁的几个青年男女道:“咱们走吧,不要错过了围猎的时辰。”

“二小姐治家有方。”

一个青年男子看完了方清薇处置方寒,赞叹道。

“家大,人口多,治理这些奴才当然得有规矩才行。”方清薇声音很清冷,始终是冷艳高贵的腔调:“不过四个字,恩威并施。如何施恩,如何施威,这其中的火候把握好就行了。”

这几个青年男女和方清薇说话之间,骑马怒卷如龙般地离去。

“哎呀!方寒!你这次却是得了好处。虽然挨了十鞭子,但得了二小姐五两官银的赏赐,真是划算。”

“是啊,十鞭子能换来五两银子,我也愿意。”

“谁不愿意?傻子都愿意。”

“方寒,这次发财了,请客请客。”

等方清薇一干人离去之后,马场之中一些养马的马夫都围绕了上来,看着方寒手中的银子,都显现出了羡慕的神sè来。

“这次打鞭子,赏银子。下次说不定就是杀了你,厚葬。”看着这些人,方寒心中冷冷一笑。

“请客是肯定的,不过我现在全身伤痛,等伤养好之后,一定请你们吃饭。”他发出了哎呀,哎呀痛苦的"shen yin"声,脸孔都扭曲起来,一瘸一拐的脱离了这些人的纠缠。

“如果我练成了巨灵手方潼口中的神通秘境,不知道二小姐会不会先打鞭子,又给甜头吃?位置会不会换过来?我拿鞭子抽这二小姐,再赏银子?”

方寒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屋之后,身上的鞭痕疼痛减轻了一些,拿着手中的五两银子,知道这是治家的惯用手段,第一表明自己赏罚分明,第二表明自己明察秋毫,告诫其它的奴仆。第三打了又赏,可以使下人不至于产生怨气,更加忠心为主。

不过方寒从小就厌倦这种与人为奴的生活。

这是他父亲暗暗教导给他的,“宁为乞丐,不为人奴。”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永生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