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排行榜

三万年前,自称为“神”的搏天族入侵灵域,人族率先投诚,百族随后相继臣服。

LensNews

凌家镇。

清晨,天刚蒙蒙亮,少年秦烈木然起床,简单梳洗后,径直往凌家饭堂走去。

粗布麻衣的秦烈身材瘦削,模样尚算清秀,只是眼睛茫然空洞,没有一丝神采,给人一种失去灵魂的感觉。

沿途,不少凌家镇上的青年武者,也都早早起床,很多看到秦烈的青年,都是善意地笑笑。

“秦烈早啊!”

凌峰眼见秦烈走进,咧嘴灿然一笑,伸手招呼了一声。

可惜秦烈似乎听不见旁人声音,表情依旧木然,脚步也没有停息,错身越过凌峰,继续前行。

“峰大哥,你和一个傻子啰嗦什么呀?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回应你,你每天早上看到他,还都要打招呼?”一身明黄色劲装的凌颖,身姿丰盈,二八年华,长的颇为娇美,酥胸高高鼓起,惹人遐思,她轻蔑地看向秦烈,随意地说道。

周边几名凌家的青年男女,听到凌颖的话,都是神情一冷,心生不悦。

凌颖哼了一声,对众人目光视若无睹,挺起饱满胸脯,俏脸不屑。

那几名青年男女,境界大多都是炼体四五重天,根本没被已经达到炼体六重天的凌颖放在眼里。

她眼中只有达到炼体七重天的凌峰。

凌峰微微皱眉,“小颖,你来凌家镇的时日不长,没有受过秦烈爷爷的恩惠,所以会对秦烈有些看法,我不怪你。但我们这些凌家儿郎,在秦山爷爷健在的时候,都多少被秦山爷爷帮助过,即便两年前秦山爷爷过世,我们还是对他的照顾铭记于心,希望你能看在我们的面子上,给予秦烈应有的尊重。”

凌颖微愣,“他爷爷很厉害?”

“秦山爷爷是炼器师!”凌峰轻喝。

凌颖肃然起敬,“凡级、玄级、地级、天级、神级,每一级又分七品,他是什么等级的炼器师?他为凌家炼过灵器?”

“没有。”凌峰摇头,“秦山爷爷只懂得修复凡级五品以下的灵器。”

“哎呦,吓死人了,还以为多厉害呢,也不过如此啊?”凌颖拍了拍丰盈胸脯,略显夸张地娇笑道。

“对我们来说,这已经非常厉害了。”凌峰神色不变,沉声道:“五年前,秦山爷爷带着秦烈来到我们凌家镇,找到我们家主商谈,以帮助凌家武者修复凡级灵器为代价,索要了药山那些繁多矿洞的开采权,和秦烈一并留在了凌家镇。”

“之后的三年,秦山爷爷带着秦烈,往来与凌家镇和药山的矿洞之间。期间,任何破碎的凡级五品以下的灵器,秦山爷爷都负责修复,只要品阶不超过凡级五品,无论破损多么严重的灵器,他都能令其恢复原样,威力丝毫不衰减!”

“蓬!”

一溜火光在凌峰手腕上燃起,只见他腕上套着的赤红圆环,陡然虹光一盛!

旋即,那赤红圆环神奇蜕变成一个火光熠熠的锤子,锤子只有他半截手臂长,通体暗红色,一簇簇火焰云团如纹身一样烙印在圆锤上,流露出阵阵炽热气浪。

“我这火云锤为凡级二品灵器,是我的命根子,三年前在极寒山脉中,我被灵兽冰魄蟒一口寒气贯入体内,火云锤助我抵御寒气,令我侥幸存活下来,但火云锤却破损严重,如果不是秦山爷爷帮助修复,这火云锤怕是早就报废了。”

“和我一样遭遇灵器破损的凌家族人有很多,幸好有秦山爷爷在,那些破损的灵器都得以修复,不然家族的损失将会极为惨重。”凌峰远远看着秦烈的身影,感叹道。

“可他已病死两年了呀。”凌颖诧异道。

“凌家人知恩图报!秦烈其实很可怜,十岁时和他爷爷来到凌家镇,就已经是这个样,秦山爷爷在的时候,还有人悉心照顾他,随着秦山爷爷去世,这两年……哎。”凌峰话锋一转,不由唏嘘叹道。

“那二小姐岂不是更可怜?听说……家主曾经答应了秦山,下个月,在二小姐十五岁生日的时候,让她和秦烈先订婚?你是土生土长的凌家镇的人,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凌颖忽然压低声音,凑到凌峰身旁,小声道:“家主怎会答应二小姐和秦烈订婚?这不是把二小姐往火坑里推吗?”

“不清楚。”有关此事,凌峰同样疑惑不解。

在他来看,就算是家主曾经和秦山有过约定,随着秦山的去世,那约定现在估计也做不得数了。

……

凌家饭堂。

三张四方木桌拼成一张长形大饭桌,桌面上摆放着包子稀饭小菜,凌家家主凌承业端坐主位,两侧分别是弟媳杜娇兰和三弟凌承志,杜娇兰身旁是她两个儿子杜恒和杜飞,而凌承志身旁的两个少女,则是他大哥的女儿,凌语诗和凌萱萱。

凌家三兄弟,大哥凌承业,老二凌承辉,老三凌承志,凌承辉十年前突破开元境走火入魔,不慎暴体而亡,妻子杜娇兰带着两个随她姓的儿子杜恒、杜飞留在凌家,借助凌家的资源继续修炼。

在这个名叫灵域的天地中,有着无垠无际的海洋,海洋上坐落着许多大陆,大陆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生灵种族,他们以无处不在的灵气不断淬炼自身,永恒追寻着天地间的终极玄妙。

在这里,强者如高山巨峰般巍峨耸立,有毁天灭地的灵器震慑天地,有等级森严的武者势力,如蛛网般覆盖在世界上每一个偏僻的角落!

在这里,不但武者和灵器有着明确的等阶划分,就连各种家族、宗派、商会构建的纵横交错的复杂势力,也有着严谨的阶级层次。

灵域武道修炼分为十个境界,为:炼体境、开元境、万象境、通幽境、如意境、破碎境、涅槃境、不灭境、虚空境、域始境,基础的炼体境界,分为九重天,之后的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小级别。

同样的,神奇的灵器和强大的炼器师也有着明确的等阶划分,为:凡级、玄级、地级、天级、神级,每一级又有七个品阶。

更奇特的是,就连那些家族、宗派势力,也是等阶森森,分为青石级、黑铁级、赤铜级、白银级、黄金级五种等阶,如金字塔一般层层压迫约束。

其中最低等级的青石级势力,是灵域最为基础的势力,数量多的如沙漠中的沙粒般无法统计,它们只能靠依附着强大势力来生存修炼,被肆意践踏着尊严。

至于金字塔顶端的那些黄金级势力,则都是最巅峰耀目的存在,它们不但坐拥天地间最强大的武者,最神奇的灵器,最广阔的领土矿脉,最玄妙的禁地秘境,还统领着诸多白银级、赤铜级、黑铁级、青石级势力!

它们一个号令传达下去,能够让天地变色,让山河被鲜血染红,让亿万生灵灰飞烟灭!

而凌家,只是一个连青石级都达不到小家族势力,凌家和周边几个小家族,一并依附冰岩城的青石级势力星云阁,年年要向星云阁缴纳足够的供奉,才能得到星云阁的庇护,在凌家镇得以立足。

“踏踏!”

脚步声由远至近,不多时,秦烈身影准时出现,机械化地来到秦承业对面的饭桌,木然坐下,端起饭碗开始吃饭。

五年来,每天清晨秦烈都是按时到来吃饭,虽然在凌家镇众人眼中秦烈只是个傻子,但他每日准时吃饭的习惯从来没有变过,前三年,都是秦山带着他一并过来,秦山过世后,这两年秦烈一人过来,依然保持着良好的习惯。

每天清晨吃过饭,秦烈就会进入凌家镇后面的药山,走入那些山中矿洞,直到将要天黑,他才会赶在晚饭前重返凌家镇,和凌家人一起用过晚饭后,又会孤身一人返回住处休息。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都是这么过的,生活从没有任何波澜和变化。

五年了,没有人知道他和他爷爷将那么多时间用在药山矿洞,究竟在做些什么,就连家主凌承业也一直迷惑不解。

“嘿!”杜飞忽然禁不住嗤笑起来,斜了一眼秦烈,讥诮嘲讽道:“我这未来的妹夫吃相还行,下个月,萱萱和他就算是订了婚,也没什么啦,就当养了一条乖巧古怪的宠物狗好了。”

话罢,杜飞怪笑看向凌萱萱。

一身火红皮甲裹体的凌萱萱,玲珑身姿已初露韵味,秀美非常的小脸上,一双眼眸灵动聪颖,年仅十五的她美名远扬。

“蓬!”

凌萱萱裸露的半截素白玉手重重捶桌,她面前的饭碗受震跳起,半碗稀粥朝着对面的杜娇兰一家三口脸上溅去,杜娇兰、杜恒、杜飞虽然反应极快,但还是被稀粥泼的颇为狼狈。

“我死也不会和他订婚!”

不等杜娇兰发怒,凌萱萱轰然起身,也不管她父亲凌承业脸色难看,如一团火焰般冲向屋外。

路过木门的时,她小手一拍,一团橘红火光骤然暴射,宽阔木门突然炸裂,十来块碎木片还没落地,凌萱萱的玲珑身躯已经消失不见。

凌承业才准备怒斥,忽然愣住了,他看向那落地的碎木片,眼睛微亮,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大哥!萱萱什么时候跨入的炼体七重天?灵力外溢,这分明是炼体七重天的独有标志啊!”凌承志兴奋地拍案而起,满脸都是惊喜,“十五岁跨入炼体七重天,萱萱的天赋比起语诗可都要惊人啊!看她这架势,二十岁之前,她一定能够迈入开元境,开元境……她将来必然能得到星云阁的青睐!”

凌承业忍着内心激动,轻咳一声,询问凌语诗,“萱萱何时突破的?”

绿色长裙的凌语诗,一头乌黑长发披在肩上,精致的脸上神情淡雅如幽兰,洁白如玉的肌肤,即便坐着也显得高挑诱人的身材,令旁边的杜恒目光炙热,视线始终不曾从她身上稍稍移开。

“小妹七日前刚刚突破,她本来兴冲冲想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爹,不料……”凌语诗话锋一转,轻叹道:“不料前两天她听说爹爹极早就答应了秦山爷爷,在她生日的时候和秦烈订婚,所以……”

凌语诗没有说下去,凌承业已猜出了事情缘由,神情无奈。

“呼!”

就在此时,从进来后就旁若无人埋头苦吃的秦烈,忽然站了起来,如从头至尾根本没有听到众人的讲话和冲突,和往常一样,吃饱就闪。

他径直往凌家镇后面的药山而去。

“大哥,我有几句话想和你单独谈谈。”凌承志也忽然起身,朝着他大哥打了个眼色,在秦烈之后,也离开饭堂。

凌承业若有所思的跟去。

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凌承业、凌承志两兄弟和秦烈保持了一段距离,也朝着药山方向走去,两人目光飘忽在秦烈的身上,低声交谈。

“五年了,从秦山带着秦烈过来,这爷孙俩白天都在矿洞,大哥,你就不好奇他们在矿洞到底做什么?发现了什么?”

“当然好奇。但我和秦山有过约定,不会无故闯入矿洞,再说了,药山内矿洞我们凌家早已开垦多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灵石存在,不然我岂会答应将矿洞让与他爷孙?”

“萱萱和秦烈的婚事,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大哥,我知道你不会拿萱萱的终身幸福来牺牲,为什么?”

“秦山去世前,非要我答应此事,我看在他这几年对我们的帮助上,也就咬牙答应了。不过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应该仅仅只是希望在他过世后,秦烈能够一如既往的得到我们凌家的照顾。”

“怎么说?”

“仅仅只是订婚而已。秦烈和萱萱都是十五岁,他要求我们凌家照顾秦烈到十七岁,等秦烈十七岁的时候,我和秦烈两人任何人都可以单方面地解除婚约。这个婚约的存在,是他希望秦烈在这几年时间内,有着姑爷的身份在,凌家人不会对他乱来,仅此而已。”

“放心吧,萱萱如今已经突破到炼体七重天,将来是注定要进入星云阁的,我自然不会让秦烈影响她的前途,时间一到,我会立即解除婚约!”

“原来是这样。”凌承志点了点头,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大哥,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哎……”

“有话就说!”凌家家主皱眉喝道。

“按照你所说的那样,订婚仅仅只是走个形式罢了,不一定就非要秦烈和萱萱订婚,让他和语诗也可以啊?语诗就算大秦烈两岁,应该也无妨啊?”凌承志试探道。

凌家家主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

“大哥,大嫂走的早,我知道你对语诗、萱萱是一样的疼爱,我也是一样。”凌承志斟酌着用词,语重心长地说道:“可即便是订婚,也会影响女儿家的名声,今年萱萱只有十五岁,竟然就达到了炼体七重天!平常的时候,你我也能看出来她的修炼天赋,和对灵诀的领悟力是要远远强过语诗的,萱萱的未来……绝对不可限量,她会是我们凌家以后的真正希望!”

话到这里,凌承志神情肃然起来,“以后的萱萱,会进入更高的武者天地,达到我们无法企及的层次!这种情况下,她有可能和我们无法想象的强大势力进行联姻,但是如果她有过订婚的过去,就有了一个污点,这会影响她的前途……”

“三弟,你越来越现实了。”凌家家主摇头叹了一口气,“此事容我考虑考虑,哎,语诗这孩子任劳任怨,性子文静,我要这么做,我知道她定然会应承下来,可我对她真狠不下心啊……”

“为了家族的未来,也为了萱萱的未来,请大哥认真考虑。”凌承志劝说。

凌家家主久久无语,过了好一阵子,才说道:“此事暂且不提,这些年都是你负责药山那一块,我从来不多过问,今天你非要喊我去药山,到底怎么一回事?”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我隐隐觉得,这件事可能会和秦烈有关。”

凌家的药山,是从极寒山脉一条支脉延伸而来,属于极寒山脉最最外沿的区域。

相比于极寒山脉那些高耸入云的冰寒大山而言,药山很不起眼,灵气也不算浓郁。

凌家镇,就在极寒山脉边沿,药山的山脚下。

药山虽然灵气不出众,但是由于离极寒山脉已经足够远,山上并不算太冰寒,所以适宜灵草的种植。

药山上的灵草,就是凌家的主要收入来源,凌家年年向星云阁缴纳的供奉,大多也是以药山的灵草为主,这几年药山上灵草的种植和采摘事宜,都是由凌承志来负责,杜娇兰几次想染指药山这一块,都被凌家兄弟给想方设法破坏。

药山上,一片片药圃如豆腐块,药圃内种植的灵药灵草几乎都是凡级三品以下,价值虽然不高,可贵在数量多。

其中玉手花、寒蕴草、蛇冠花都是凡级三品的灵草,也是药圃重点种植的灵草,这三种灵草是炼制回灵丹最基础的药材,星云阁每年都有着巨大的需求。

此刻,凌承业、凌承志两兄弟,就站在一片玉手花的药圃前。

玉手花盛开后,就像是少女张开的手掌,五片细长的叶子如五根纤细手指,所以名为玉手花,玉手花从种植到采摘周期只有半年左右,还不太受天气变化影响,是最容易种植的灵草之一。

然而,如今这一片玉手花药圃,一朵朵玉手花还没有来得及开花,竟然一小片一小片的枯萎,让凌承业脸色极为难看。

“只是玉手花这样吗?”凌承业还怀有希望地询问道。

凌承志苦笑,“玉手花还算是好的,寒蕴草和蛇冠花的药圃更加不能看,枯死的更加厉害。今年,向星云阁缴纳的药草,怕是很难凑齐了……”

凌承业神情一变,沉喝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凌承志满脸苦涩,心里面也是疑惑不解,“从秦山两年前去世开始,药圃的药草收成就一季一季的交替减产,减产归减产,还是可以接受,供给星云阁也没问题,也怪我,由于忙于冲击境界,没有将此事重视起来。”

“等我意识到不妙的时候,我认为我还能控制,我花费了不少心思在灵药培植和调理上,希望能够扭转局面。然而,我没有预料到是,从三个月前起,药草逐渐出现枯萎现象,我还没反应过来,药圃内的药草已经大片大片凋谢……”

凌承志沮丧垂着头,一副任打任骂的模样,倒是没有敢推卸责任。

凌承业垮着脸,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道:“药圃药草的枯败,和秦烈有什么关系?他常年处在药山山腹的矿洞内,应该从来没有来过药圃,他能影响那些药草?老三,你凭什么认为秦烈会有嫌疑?”

在他来看,秦烈只是个傻子,过着没有灵魂的人生,压根不可能对药山产生影响。

“从他爷孙俩五年前进入药山矿洞,我就在暗中观察,五年来,药山上的变化很少,但有一个现象很诡异……”凌承志皱着眉头,一边思量,一边说道。

“什么现象让你觉得诡异?”凌承业愕然。

“就是每到打雷下雨的时候,药山天空的雷电就会非常密集,每一次都有一道道雷电劈在药山的山巅,有时候那些雷电落来,我都瞧着心惊。然而,他们爷孙没来之前,就是天气再恶劣,药山上空也没有那么多雷电聚集,更加不会有雷电直接劈下来的现象!”凌承志肯定道。

“这个雷电……和他们爷孙会有关?”凌承业摇了摇头,觉得弟弟的推测没有太多根据。

“大哥,你听我说完。”凌承志神情渐渐严肃起来,“这个现象在秦山去世后,变得更加明显!最近两年,每当打雷下雨的时候,药山上的雷电聚集的更多,劈在药山上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有时候,我能隐隐感觉到那些强大的雷电,像是顺着山体石块隐入山腹……”

闻言,凌承业终于正视起来,肃然道:“接着说!”

“这些年我都在药山驻守,每一回雷电过后,我都暗暗留意矿山的山洞,有几次我见到秦烈从山洞走出的时候,头发和皮肤都有点焦黑,我敢百分百保证,那绝对是雷击引起的!”凌承志轻喝一声,“联系起药山这些年的异常,我有理由怀疑此事和秦烈有关!大哥,药草不会无缘无故的枯萎,我相信药山内部定然有些奇特变化,才导致药草的凋零!”

凌承业深深皱眉,沉默许久后,忽然道:“我答应过秦山,不会无故进入矿山内部。”

“大哥,如果此事果真和秦烈有关,你要不弄清楚,那些药圃的药草怕是很难补救。药山关乎我们凌家的发展,真要一直这样下去,我们凌家始终凑不齐缴纳的灵草的话,星云阁那边……”凌承志忧心忡忡说道。

凌承业又是一阵沉默,半响,他深吸一口气,取出一个苍白恶鬼的面具默默戴上,又换了一身白色长衫,沉喝道:“我悄悄去矿洞查探一下,此事,严禁和任何人提起!”

“大哥放心,我有分寸。”

……

凌承业如一个白色幽灵,谨慎从药山偏僻一角往有山洞的山腰落下,脚踏突起的石块,手抓垂落的蔓藤,他身影如飘落的柳叶悄无声息,很快来到其中一个山洞的洞口。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凌承业就没有分毫犹豫,他直接闯入洞口,快速往深处掠去。

药山的背面,有许多大小不等的山洞,都是当年凌家人从不同角度不同方向开采形成的,那一个个山洞甬道还相互贯通,只要进入其中一个山洞,很容易就能找到深入山腹的方向。

然而,凌承业进入山洞不多久后,忽然浑身巨震,渐渐僵在那里。

在他记忆中,药山内部的矿洞甬道至多二十条,虽然有些年头没有过来,但他关于矿洞的记忆还是很清晰。

因为年青的时候,他也是开采矿洞者之一,对此地极其熟悉。

可现在,他生出一种走错地方的错觉,因为这山腹内部的矿洞甬道,突增了十倍都不止!

看着面前错综复杂,如蜘蛛网一般交叉贯穿的繁琐甬道,凌承业惊憾异常,没了一丝一毫的熟悉感。

“老天!他们怎么做到的?”凌承业倒吸一口凉气。

他还记得,当年凌家数十人一起,花费了三年时间,也不过仅仅只是打通十几条通往山腹内部的石道。

而这爷孙俩,五年时间,竟然重新开辟出数百条石道,这简直让凌承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数百条石道,和原来的石道交织串联,如迷宫一般复杂难明,如人体筋脉般繁多奇诡。

凌承业强行镇定下来,在数百条石道矿洞内穿梭寻觅,试图进入山腹最深处,找到秦烈的身影。

半个时辰后,凌家家主竟然渐渐意识迷糊,浑浑噩噩的直接出现在初入的山洞洞口。

他醒转过来后,脸色变得奇差无比,不信邪的又一次深入那些矿洞,再次寻觅起来……

连续七次,结果他次次重返最初的洞口,凌承业渐觉精力不济,脸色也有些苍白,看了看天色,他有些狼狈的按照原路返回药山山上。

“大哥,你脸色很差,怎么回事?在里面有什么发现?”凌承志在他褪下面具后,紧张关切问道。

摆了摆手,凌家家主示意他暂时不要多问,一言不发端坐下来,旋即有些肉疼的服下一粒回灵丹,运功调息。

凌承志欲言又止,呆呆看着他,满肚子都是惊愕不解。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经过一阵子恢复,凌家家主气势稍稍恢复一些,睁开眼,在凌承志询问之前,他轻喝道:“先别问!现在秦烈应该要出洞返回凌家镇了,我要在他回去的路上对他出手,看看他身上到底怎么一回事!”

话罢,不等凌承志多言,凌家家主再次带上白色恶鬼的面积,眼神凝重的往药山和凌家镇的山路潜去。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灵域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