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排行榜

如果白日飞升便是武学的终点,那么我已经站在了这个终点之上。然而当我立足武学的顶峰

LensNews

这世上有种人,生来就不平凡。

三岁学铸剑,五岁习剑,六岁已暂露头角,七岁离家,到处拜师学剑,然而真正的名师,岂是轻易能见到,众人所知的剑师,却是没有一个能教他一个月。终于八岁数十次叛出师门,落魄荒野,过着菇毛饮血的生活。以自然为师,习鸟兽走姿,自创身法,步法,剑法。历时五年,终于自荒山野龄之中走出。执三尺青锋,挑战天下武人。百战而百胜,为青年剑客的翘楚。十六岁挑战一代武学宗师,剑魔独孤败天,终于尝生平第一次败绩。十七岁回首生平所知武学,乃创‘灭魔心经’,于山洞中观苍竹而悟‘柳絮随风身法’,凭此技再次挑战剑魔独孤败天,终于击而败之。江湖赐号‘风神’。跻身江湖顶尖高手之列,其后五年,击败老一辈高手无数,直至再无敌手。

寞寞江湖,独一人处高峰,寻一敌手而不可得。无奈之下,乃以己为敌,习左右互搏之术,三年有成,得此奇术,武功再上一层楼。其后三年,终于不再用剑,一草一木,皆可为剑。其后二年,终忘生平武学。自此,才真正踏入武学殿堂之中。年惑三十,以剑会天下武者,莫有敢言胜之者。三十三岁,破碎虚空,白曰飞升,独留一册‘灭魔心经’与柳絮随风身法,以待有缘人。不料,自其破碎虚空之后,其遗留武学,引起了长达三十年的江湖大杀戮。

――《武林战史――剑神风云无忌传》

――百晓生执笔。

如果白曰飞升便是武学的终点,那么我已经站在了这个终点之上。然而当我足武学的顶峰,我发现,一切才刚刚开始。――风云无忌语。

“欢迎来到太古时代,12万亿年来,你是第17894564个飞升者。作为你的引导者,我希望你能够在这个残酷的时代生存下来,从而真正成为我们的一员。”还未睁开眼睛,风云无忌便听到头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渡天劫的过程已经耗尽了他体内所有的真气,这一刻从未有过的疲惫席卷全身,他甚至都懒的爬起来,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疲惫。风云无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股残破的气息吸入鼻端,令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里不是仙界吗?”带着最后一丝希望,他问道。

“不是,从来都没有仙界。”简洁而明了的回答。

“作为一万年来,第一个飞升者,你有三个机会可以问我你想知道的问题,刚刚你已经用掉了一个。”

风云无忌感觉身体中终于有点力量了,终于睁开了眼睛,在他面前,是一个削瘦的老者,额上刻满了岁月的皱迹,老者静静负手站在苍凉而残破的天地之间,漠然的看着他。

四下打量了一眼,风云无忌惊呆了,这里与印象中鸟语花香的人间仙界完全没有半点相似,入眼所见,满目苍夷,似乎经历过无数场恐怖的大战。

只是便刻的震惊之后,风云无忌便回过神来。沉默片刻,接着他使用了第二个机会:“告诉我我应该知道的。”

老者眼中闪过一抹赞叹的色彩,随后一种孤寂与落寞的神色出现的他脸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老者突然问道:“在你的印象中,人类是不是万物之长,所有的其他生物,都是处于人类以下的?”

“当然,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那么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一个真相,人类从来都不是食物链最顶端的,恰恰相反,在这个多次元的宇宙中,人类正好是处在最低等的生物。”老者不开口则已,一开口石破天惊。

“从来都没有什么仙界,仙界只是我们用来激励你们的一则谎言。一则用来帮助你们走出囚笼的谎言。”

“什么!”全身气血沸腾,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深深的扼住了他的心脏,让他有种窒息的错觉,短暂的沉默过后,风云无忌腾的站了起来,猛的抓住了老者的脖子,愤怒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这算是第三个问题吗?”老者的神情依然无比的镇定,似是未看到他扼住自已脖子的手,听到这句话,风云无忌如触电般松开了手。

“想当初,当我得知事情真相的时侯,也如你一般彷徨迷茫。”老子长叹一声,注视着年轻的飞升者的眼眸中浮现深深的怜悯。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宇宙不变的法则。而人类,实在太弱太弱了。为了让人类的族种变大,我们才不得已设置了这个囚笼。身在其中,你们是无法发现这个事实的。――不要摇头,是的,人类的种群实在太于少弱少而稀少。像你所来自的地方,那些平民百姓这样的人类是不被我们真正承认的,虽然我们曾经也是其中一员。”

“记得我刚刚对你说过的吗?你是第17894564个飞升者,呵呵,这个数字是不是很庞大。然而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事实,这个数字非常的小,小的基乎可以忽略,不管是魔兽还是妖魔,抑或是那些长羽毛的天使,他们的族群,每一个基乎都是以百亿,千亿为计数。更何况不得不提的是,妖魔和天使,生来就比人类要强大太多太多。现在你飞升后有喜悦还在吗?我是不是觉得我在开玩笑?”

“很遗憾的告诉你,这就是事实。在今后的三年里,你将会获得你想要的任何帮助,不要觉得短,这个时间,已经是我们在付出尽大代价后,才获得的认可。三年,三年内,如果你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强者的话,你将会被无情的淘汰。妖魔们估计不会介意吃掉一个真正的人类。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可真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现在你可以问第三个问题了。”

年轻的飞升者似乎还未考虑好第三个问题,一直沉默着。而眼前的老才似乎也并不着急,静静的等他开口。

“按照你所说的,这个世界弱肉强食,而妖魔们似乎以人类为食,如果是这样的话,请告诉我,只有数千万数量的人类,为何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

本以为这是个简单的问题,没想到半晌都没有得到老者的答覆,抬起头,风云无忌发现老子脸上浮现一种奇怪的表情,又想是回忆,又想是佩服,又像是神往。

再一次长叹,老者认真的注视着年轻的飞升者,说:“希望你的出现,能够让我们人类的处境好上一点。至于你所说的第三个问题,每个种群都有一些强大的存在,对于这些想大的存在来说,毁掉一个你原来所处的空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人类中,毫无疑问也有这样的强者。”

“你已经使用完了你的三个机会,现在闭上嘴,在去往武学圣殿的路上,没有我充许,严禁你开口。”冷冷的说完这句话,老者一把抓住风云无忌的胳膊,直接腾空而起。

两耳是呼呼的风声,两人在空中风驰电骋的飞行,无意中风云无忌的目光掠过下方原始的山林,目光所及,看到的却是一些强大的妖魔正与一些身躯庞大的洪荒猛兽捕斗着,更有一些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手中抓着血淋淋的肉块,大嚼着。

这是一座高达数千丈,底部面积数万平方千米的插天巨峰,巨峰的顶端是一块足有数千平方米的平地,上方有一座纯由巨石建成的古老圣殿,仅仅是大门,便高达八十余丈,门柱纯由一些粗糙的巨石构成,从外部看去,整个殿堂浑如一体。大门顶部是一个古篆字‘武’。

当风云无忌到达这处武学殿堂上,发现殿堂两侧由青石铺就的广场上,坐满了人,每个人占据一个格青石板的空间,有条不紊。这些人有老有少,一个个正闭目自修着,若不是老者告诉他,这些都是在这里遇到瓶颈,在圣殿苦修的武者,他都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两人沿着贯穿广场中央的碎石路向大门走去,脚步声似乎惊醒了数位正在苦修的武者,张开眼,惊讶的看了一眼老者与风云无忌,他们又很快的闭上眼,沉入自修之中。

大门处,两位一头及腰白发,容貌却是三四十上下的英伟男子盘膝坐于大门正中,看到一行两人朝圣殿走来,其中一个张开了眼睛,那一刹那,风云无忌感觉整个天地似乎猛然一亮,最后是一双如星辰般璀灿的眼眸充塞他的整个感官。

“剑奴,这位便是新近飞升的族人么?”那男子开口道,声音平淡,听不出半点感情彩。

点了点头,老者开口道:“是的,侍者大人,今后三年,他的武学便完全交由你们负责了。”

微微点了点头,那男子说道:“明白,现在你可以去了。”听到这句话,老者这才笑了,拍了拍风云无忌的肩膀,说道:“现在一切就看你自已的了。若有什么问题不明白,你可以问两位侍者大人。三年之后,若是你还是没有什么成就,那么丢了姓命,也只能怪你自已了。”说到后面,老者声色已是转厉。

风云无忌淡然的点了点头,不动于色。目送着老者腾空而起,消失在视线之内,他才慢慢走到那两位侍者身边,依样盘膝坐了下来。

“姓名?”左边的侍者没有张开眼,声音却是他发出来的。

“风云无忌。”

那侍者右手伸出一指,在虚空中龙行凤舞的写下四字‘风云无忌’,接着又问道:“年龄?”

“三十三。”

听到这句话,那左侧的侍者终于张开了眼睛,令人大吃一惊的是,那侍者眼中却是一片白,并无半点黑点。

“三十三,能以这个年纪飞升的,你是第23位。”随后,那左侧侍者又闭上了眼睛,同时在虚空中写下三十三,左掌一拍,那一行字迹便冲天飞去,到离地三十丈左右,那虚空中突然现出一面透明的薄膜来。而那一行字迹便稳稳的透入那层薄膜之中,在薄膜出现的同时,还有密密麻麻的字迹浮现出来,随后所有的字迹连同那面透明的薄膜都消失不见。

“好了,登记已经完成。你想学法术还是武学,都可以找他了。”言罢,那左侧侍者两手慢慢的垂落至双膝,终于一动不动了,风云无忌再无法从他身上感应到任何一丝活人应有的气息,若非刚刚还和他说过话,他都要怀疑眼前这具躯体是否为某些强者坐化得留。

“你想学术法还是武功?”右侧的侍者,目如星辰的男子微笑着看着风云无忌。

“武功。”

“你知道什么是术法吗?”

“不知道。”回答很干脆。

“那你为什么要学武功?”男子奇道。

“我本来就是一名以武入道白曰飞升的武者,为什么要选术法?”这次反而是风云无忌好奇了。

“原来如此,看来你还不知道,学习术法的话,进境要比武学快得多,而且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飞升到此的人,有相当多的人,都是选择了速成的术法。知道这些,你还要坚持学武学吗?”

“是的。”风云无忌的回答很肯定。

“那么,好吧,请跟我来。”右侧的侍者终于一脸严肃,站起身,转身向大殿内行去。

巨大的圣殿内部,一条长长的甬道直通到无限的黑暗里,甬道两侧被石墙隔成了无数的小空间。

多达数万个小房间让风云无忌感到一阵目眩,每一个小房间内发出的气息,都如曰月天地般浩翰不可测度。圣殿侍着领着风云无忌走入一个黑漆漆的房间,手掌随手在墙壁上一按,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响声,地板分成了两块,慢慢没入两侧的墙体之中,而地板下却露出另一个黝黑的通道来。

侍者站在通道口,指着那通向不知名处的阶梯对风云无忌道:“下去吧,那里藏着无数的武学秘笈,至于你能否挑到高级的武学秘笈,就看你的运气了。最后,赠你一句话。若想真为的高手,只有自已创造属于自已的武学。圣殿的武学虽多,但大多却是一些基本的武功。一切就看你的造化了。”

“多谢!”说完这句话,风云无忌毅然踏入了那漆黑的未知之中。

夜视能力,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可以说是最基本的能力,因此,整个圣殿的地下,虽然并无半点光亮,对于风云无忌来说,却没有什么妨碍。

那位侍者曾说过,圣殿的武学秘笈非常多,但直至进入这圣殿下黝黑的通道中后,风云无忌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内涵。

圣殿的武学就刻在这通道两侧的岩体上,所有的字迹都是密密麻麻的,非常小,若不用心,根本很难辨认。另外不得不提的是,这石阶并非一直笔直的延伸到山体底部,而是不断有在山体内来回盘旋,山体本身高达千丈,如此一来,可供刻画武学图谱的空间就非常之大了。

风云无忌一边默默的在心中计算着时辰,一边浏览着墙上的武学口诀与图谱,这正是他飞升前所习得的左右互搏,一心二用之术的效用。过了一天一夜,风云无忌的脚步却只不过在往下的台阶上前进了八格,可以想像,这里的武学有多么的丰富。

三年的时间本来已短,而要想看完这个通道内的武学最少也要几个月,更何况像这样的房间,圣殿内有多达数万之数。武学贵精而不贵多,因此要想选出一门最适合自已的武学,谈何容易。

一个月的时间,风云无忌都花在了浏览这些武学上,而他才只不过越过了一千个台阶。不过在花费如此长的时间后,他终于发现了一点窍门。这些武学图谱似乎并非出自一个人之手,每个人的笔迹,写字的风格都不一样。发现这一点后,风云无忌索姓闭上了眼睛,开始以指低眼,去触摸墙上的武学图谱。

每个刻下自已武学的人,在墙体上留字的时侯,多多少少都带有一点他本身的气息,本身修为越高,气息越强。就凭借着感应这些武学的创始者留在字里行间的气息,风云无忌迅速的进行着筛选。仅仅一天的功夫,他便踏出了三百级石阶。

通道里,风云无忌并非唯一的浏览者,在下降到第三万级石阶的时侯,他遇到了一个潦倒的武者,抱着一把锈剑,若痴如狂的浏览着墙上的秘录。看到风云无忌眼也不抬一眼,快速的从身边走过,他鼻子里微微的哼了一声,似是颇为不屑。

三个月的时光,风云无忌终于走到了通道的尽头,黝黑的通道尽处,是一片光秃秃的石壁,其作再无一物。这一路行来,风云无忌感受到了数十万股不同的气息,气息有强有弱,各不相同。在浏览完这间通道中所有的武学秘录之后,风云无忌却闭着眼,又急匆匆的往回赶去。

在往回走的第四万级石阶处,他找到了想找的东西。那是一段不过几百字的小字,刻的地方却是石阶的侧面,而非与其他武学心法一样刻在墙体上。那段小字里透露出的气息非常古怪,与这通道里其他的文字流露的气息完全不一样。这一点终于引起了风云无忌的注意。

这段几百字的小字开头,有字段武学心法的名字,那是六个古篆字‘意念剑体**’,在这段文字的后面,有功谱的创造者所留下的一段话。

――这段心法只是初阶的心法,后面的心法需要习练者自已创造,成与不成,一切均在习练自已的造化。即便本人也并没有练成这功。本拟毁去此功,但心血所结,不忍毁去。习此功法者见此段文字,切记,谨慎,再谨慎。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飞升之后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