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小说排行榜

一个偶得上古仙法的穿越客在这诸天万界、亿兆大千世界的修炼故事。

LensNews

石轩从黑暗中醒来,只觉得头疼如裂,还依稀记得被十**卡车撞了的巨大痛苦。看到阳光照到胸前,暖洋洋的。慢慢地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不仅感叹万分,自己真是命大啊,被大卡车撞飞那么远居然还没死。这时,许多记忆碎片从脑海里冒了出来,一时头大如斗。

原来自己已经死了,但当时自己买来当成护身符的一个古董珠子,忽然大放光明,把自己的灵魂裹住,撕开了空间裂缝,来到了这个世界,附身到了现在这个倒霉蛋身上。

现在这具身体是个小道士,还是略有点法力的那种。原名叫做杜白,十年前青州大旱,父母带着当时才八岁的他南下逃荒,结果双双倒毙在路边,杜白这小子运气不坏,饿死前居然被路过的徐老道看中,收为了弟子。而杜白本身资质也是不错的,才短短十年的时间,已经修行到了养气壮魂的境界,深得徐老道士看重。

记忆中,徐老道常说两京十三州,真正有法力的只得十来个人,而有他这般法力的,加上隐世不出的,估计也就一掌之数。只是因为他自己一生都在寻访仙道,才在天下声名不显。

徐道士幼年时曾得奇遇有了真传,自己又修行不辍,求道之心甚浓,一生未娶,三十岁就修炼到灵魂出窍的境界。但此后十年只得功力深厚,境界突破上再无方向。因此其出门遍游名山仙水,以及有种种灵异传说的地方寻访仙人,但都如梦幻泡影而不可得。到得百岁之龄,虽然还有几个地方没有去过,但终心灰意冷打算回乡。

其回乡路中,想到自己百岁高龄,没得十来年好活,不欲自己接受的道统以及一身所学失传,所以才有了收杜白为弟子的举动。(就到叶 子·悠~悠 .YZuU)

回乡之后徐道士发现虽然家族还在,但这一房熟悉的亲人早就在这一甲子中相继年老过世了,活着的几个小辈自己也不认识,所以干脆就在城西买了一个小院住下,安心培养杜白。一边教其道法,一边讲讲自己这一生走南闯北诛鬼除妖的经历。这么着十年过去了,老道士大限来临,在一晚上睡着之后就再没醒来。

杜白和老道十年相依为生,自然悲痛异常,所以在安葬老道之后,在一次定中观想时不能摒除杂念,起了心魔,走火入魔,身死魂灭。

石轩缓慢坐起身来,站在床前活动了下手脚,平复了心情,才盘腿而坐,学着记忆碎片中的法门行起气来,行气一周睁开眼睛,心想自己还是有些小幸运的,要是这小子不是在观想时走火入魔,而是打坐行气走火入魔,不知道身体经脉会受多么大的损伤,自己就算附身还不知道能活多久,那时候能不能再穿越还得两说。现在身体经脉只是有些小损伤,服药打熬,半个月内就能完好。

至于带着自己穿越过来的小珠子,刚一有记忆就想看个究竟,但是刚刚接受记忆,思维繁乱,加上刚穿越而来,情绪什么的都还不稳定,这时候强行入定内观,说不得会落得那傻小子一样心魔来袭的惨剧。

石轩凭着记忆,在床头格子里找到三株线香,这是一种能宁神静气的檀香,徐老道自己搜集材料做的,很是珍贵。把香放在木桌上香炉旁,拿上铜盆,推开房门,在小院落中的小井打了盆水,也算是重温了下以前到农村从井里打水的经历。

端着铜盆,回到房间,放好之后把房门反锁上。然后用凉水洗了个脸,再把脸擦干。【叶*子】【悠*悠】石轩顿时觉得整个人清爽了许,然后慢慢换上一套新道袍。做这些只是手段,目的是通过这种郑重的行为动作慢慢使情绪沉淀,心神渐渐如一。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宗教总有许多仪轨,其中一个的原因就是这个,沉淀情绪,放空思绪。当然在宗教中,这种状态再加上周围很多人做同一种事的氛围影响,就比较方便传教了。

石轩学着记忆中法门,搬运身体的气血,再掐诀念咒,大概十来息的功夫。手指上冒出一截火苗点燃了三株线香。石轩又是新奇又是失望,前世作为一个对仙侠情有独钟的人,穿越到一个能修仙能用道法的世界,新奇是一定的,加上前世父母早年劳累,不到花甲就双双过世,自己没什么牵挂,倒也能比较快接受穿越的事实,所以对这个世界好奇起来。失望的是这么弱小的一个点火术就要这么慢才能施展出来,威力还这么小,实在有些失望。

记忆中徐天师说过,在第一个阶段练体蕴魂期只是身体强壮,还施不得法,到第二个阶段养气壮魂期才能施法,但威力小,步骤多,耗时长,正面对战和江湖上内家高手(也算是养气期)不是一个战斗力水平的,因此常用符篆以及预先摆好法坛,做好仪轨准备才用术法,当然,如果有法器,那就肯定优先用法器。

只有到了第三个阶段灵魂出窍,灵魂神异,才能慢慢有些个小神通,另外除了几个基础的,小神通还根据各人灵魂和修炼功法不同而不同。这个阶段和江湖上入微境宗师算是各有千秋,有准备的情况下比武学宗师强。至于道法,威力有增强,但搬运气血,掐诀念咒,一样不少,威力大点的道法,还得存神观想,踏罡布斗,实在费时,所以与人争斗一般都是用符篆,用小神通,用法器,甚至用拳脚。

当然,道法神奇,不一定得正面争斗才能赢人,养气壮魂期的道士有准备的情况下,要杀内家高手也是比较轻松的。至于后面几个阶段,徐天师也不甚了了,只是故老相处,到了金丹培神期,意动而法施,毁城断江,才能算得神仙一般的人物。

收敛好心神,石轩捧着三株香,对着空中拜了三拜,算是告慰这具身体的灵魂,然后插好香,五心向天盘坐在床上。好在这具身体常常入定,现在在檀香的帮助下,石轩慢慢入定,刚一入定,就发现灵魂被吸引到了眉心紫府处,那个小珠子就静静悬浮着,光芒黯淡,但一道光线从中发射而成,带来了一道信息到石轩的灵魂中。

原来这小珠子是这个世界的后天灵物,叫做山河珠,被上古大能青云子所得,但青云子在金仙(合道)凝就两花之后,犯了杀劫,于人同归于尽,临死前想到一身独行,老师禹余道人又已看破大道,遁出这方世界,开辟新天地去了,自己不能让道统在这方世界失传,就把老师证道和自己修行的根本**《上清禹余真传度厄得道宝录》留到了这个刚得来还没祭炼的后天灵物山河珠内,用最后的法力打破虚空,送了出去。

谁知山河珠途中遇到时空震荡,穿越到了异界,也就是石轩所在的地球。后来百万年中慢慢积蓄力量,在石轩车祸后的先鲜血后灵魂的刺激下,把力量爆发了出来,凭着青云子留在山河珠内的时空道标把石轩带到了禹余道人曾经开创来证道,也就是青云子的老家——禹余天大世界。

传完这个信息后,又把一卷玄之又玄的道书尽数传给了石轩的灵魂,本身则光芒全暗,看来是慢慢恢复力量去了。

石轩从道书开篇青云子的留言中了解到,这个世界修道分为练气和元神两个大层次,练气又分为:养魂、壮魂、出窍、引气、神魂、金丹、阴神七个阶段。元神阶段分为元神、阳神、天人、合道、造化、永恒。

当然,上面阶段名只是简称,比如练气阶段全称是:锻体养魂、养气壮魂、灵魂出窍、引气煅魂、神魂合一、金丹培神、阴神凝练。

其中锻体养魂、养气壮魂这两步练好后可以达到本身寿数的极限,到灵魂出窍则可以多活三十年,大概一百二十岁左右,到引气煅魂则寿元达到两百岁,神魂合一寿数增加为三百岁,金丹期的宗师寿命达到了六百岁,阴神尊者能活到一千二百岁。

元神层次之后,青云子只是大概提了下踏破生死玄关的元神真人,又称鬼仙真人,与天地同寿,但要过各种劫,嘱咐石轩不要让肉身受到毁灭性损伤,否则无法成就元神,并言等成就元神后,宝录才显现下半卷——元神篇。

石轩从定中醒来,略一回想,就记起来了《度厄得道宝录》上半卷的内容,看来灵魂记忆确实效果要好得多。不过现在还不是习练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考虑下自己以后的道路,以及怎么走的问题。

因为作为一个穿越者,本身没有根基,如果再对未来没有半点规划的话,心灵很难安宁下来,有了方向,有了步骤,有了目标,整个人才会踏实下来,套句现在常说的话,这样才有安全感。正是先能定其心,后才能定其神。君不见现代社会,多少心灵空虚焦躁不安的人是因为没有目标或者有目标而没有计划步骤。

当然,现在知道的信息还不多,只能做个大致上的规划。以后见识的多了,或者是遇到了什么事,再做修改。

这也是石轩这样一个谨慎小心的理工类人士最习惯的逻辑。好看的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作为一个本身就对仙侠情有独钟的人,作为一个希望自在逍遥的人,作为怕死的人,现在有机会修仙求长生,石轩肯定是毫不犹豫地去追寻。

而要修道,财、侣、法、地必不可少。

财,自己继承老道的遗产,千把两银子还是有的,但修道资源上的积累,就很少了,用徐老道的话说就是,中土之地,修仙之物匮乏啊。

侣,徐老道的**来看,两京十三州最高的修为只是到灵魂出窍,那么以后修为高了,有瓶颈需要他山之石的时候,恐怕很难找到相同境界的人讨论、探讨,更别说遇到难题,遇到道法上不懂的句子,需要请教更高境界的人的时候了。

法,自己已经有了直指大道的根本**,这个倒是不用外求,但是从刚才宝录上卷内容来看,更偏向于道,法方面只有十来种由本身道决自然衍生而来的道法。

而炼器的内容只得青云子自己摘录在上卷最后面的寥寥几件法器炼制之法,而且这些法器的材料从记忆中来看,只知道几种,其余都是神话、话本、评书才出现的材料,更有几种是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另外最重要的是,没有炼器基础的内容,石轩差点泪流满面,之前一看到什么天地山河图、什么生死盘、五火焚天幡,诸如此类的很是激动了一把,结果实在是太坑人了!

炼丹的内容同样如此。看来这些并不是宝录的内容,只是青云子自己附在最后的几种丹方、器图,再加上他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人物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地,这个从徐老道的意思来看,很有几座名山大川的环境不错。【叶*子】【悠*悠】

石轩叹了口气,看来以后必然要踏上和徐老道一样游历天下寻仙访道这条路了。然后排除掉徐老道去过的那些地方,中土看来只有三处需要去探访,通玄山、邙山以及帝都。最后一处是石轩自己加的,因为假如真的有修仙界存在,而他们又需要和凡人界交流的话,除开名山大川,恐怕只有一朝之都才能满足条件了,无论这个条件是满足物品灵草以及其他资源的收集,还是天资优异的弟子的招收。这些都是根据以前看过的各种,加上一些经验推理的,错了就当白跑一趟吧。

等中土游历完,还没有仙缘的话,自己就准备扬帆出海,去那神话传说中常常提起的东海仙岛。之后的顺序依次是十万大山之南,西荒绝地。

石轩喝了口凉水,以后的长期目标和步骤已经大致规划好了,近期就是先要疗伤,然后修为最好恢复到身体之前的水准,有了自保之力之后再进行下一步。跟了老道十年,医理药理,疗伤抓药的本事还是有的,半月之内**就能恢复如初。

不过主要问题是身体和灵魂层次不同,身体是杜白的身体,已经过了锻体之境,达到自生内气壮魂的层次。而灵魂是石轩的,上辈子上学时还好,上班之后疏于锻炼,灵魂境界在锻体养魂期也算是初期。这也是石轩没有马上开始观想修炼的原因,观想时会引导内气壮大灵魂,现在灵魂的层次,很有可能出现虚不受补的情况,谨慎起见还是每日锻体,等灵魂在**缓慢滋养之下达到壮魂初期灵魂强度再开始观想。

以前杜白从头开始锻体到进入养气壮魂期,用了七年。但现在**已经到了养气期,对灵魂的滋养不是以前能比的,石轩估计灵魂进入壮魂期,应该比以前要少数倍,具体多久能到,要得过段时间,从滋养效果来判定。

而且杜白当时锻体时用的药浴的药方,喝的药汤,都是徐老道得到的真传里面的,现在石轩有更好的选择,在宝录里面提供了三道药方,每道分药浴和服食两种。

不过同丹方和器图一样坑爹,里面很多药材都是闻所未闻或者是在传说中的。尤其是第一道药方龙皇练血丹,七八成是没听说过和神话传说中的。第二道药方人仙锻体汤则是四五成。

可喜的是第三道药方乾元换髓汤,外面最好的大夫可能也会说有两成多是没听说过和神话传说中的,但是这些在徐老道的药方中是有的,同时标注出了其古名称,时间演变之后现在的名称!

当然,万事万物不是那么完美,还是有那么一种药材“石上参”是没有标注的,但石轩记得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过,基本能确认是石宝、赤参、台痕脸中的一种,具体是哪种,只能等下外出各买些回来,要找几个实验动物,试试就能知道了。

其实,就算药物名称都对得上号,石轩也打算先找动物实验下,因为药物名称经过那么久的演变,出现另外一种药物演变成现在这种名称也是很有可能的。比如原先是甲和乙,经过演变,甲的名称变成了丁,而乙的名称则变成了甲。

当然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很大可能甲和乙的药性是不一样的,石轩现在算精通药理的了,应该能分辨出来。但要是甲和乙万一药性一致,只是细微处不一样呢,到时候也有可能乙这种药物冒充甲在徐老道的药方里,和其他药物药性刚好相合而有作用,但在石轩准备用的药物里因细微处不一样而有毒。这种几率很低很低,但架不住万一啊,在关系自己生命的问题上,能谨慎些还是谨慎些的好。真要出了问题,找谁哭去。

石轩定下了未来之路和最近所要做的几件事,顿时心中大定,这才感到肚子饿得厉害,换了身道袍,揣上百多两银子,打算出去先填饱肚子,再去做买药等诸般大事,至于徐老道留下的几件遗物,还是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观看吧

出了院子,差点被阳光晃了眼睛,看天色已经过了晌午,难怪肚子饿得厉害。锁上院门,和左右街坊打了个招呼,就向巷口走去。

左右街坊倒是诧异非常,左边张大婶对右边李大妈说:“嘿,这小子平时腼腆得紧,看见我们自管埋头路过,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尽然主动打招呼。”

“我看是他爷爷过世后,尝到了各种滋味,我看这小子倒也不错,你那闺女水灵灵的和他很般配啊,他家也是个有钱的,几百两银子绝对拿得出来。”李大妈对媒婆工作有着狂热的爱好。

张大婶唉声叹气:“我那死丫头,跟着她二叔读了几天书,心高气傲得很,总想找个进士老爷,也不看看自己,进士老爷是天上星宿下凡,她配得上吗!”

却说石轩出了巷口,就到了繁华喧闹的大街上,也不选那装饰华丽的大酒楼,依着记忆进了街边一家小面馆。

“刘叔,来三两阳春面,切半斤卤煮猪肠。”这家的卤煮味道是本城一绝,要知道本城是夏安府府城,是扬州地界除扬州州城之外一等一繁华之所,可不是什么小城镇,而且依长江控运河,是天下十三州有名的交通要地。

“我说杜小子啊,往常你很早就来的,今天都快过晌午了。”刘店主切好猪肠,挺着个大肚子走了过来,对这个看着长大的街坊还是很关心的。

“哎,别提了,昨晚想着以后该做什么,想得睡不着,感觉压力很大啊。”石轩回忆这杜白在刘店主面前的口气,但还是不自觉地带出了现在口吻。

还好刘店主关心话题内容,没有太过在意口吻:“我看你练得一副好身体,要不去衙门做个衙役,俸禄不多,但其他各方面加起来也是不少的,你家虽然有些家底,但还是不能坐吃山空啊,这方面我还是有些关系的。”

石轩想了下,说:“刘大叔,我在安京城有个亲戚,我打算半年之后出发去投奔他,在天子脚下,机遇也能多些。”也算是为以后离开,打下伏笔吧。周围邻居基本上只知道石轩在打熬身体,修炼道术的事情却是不知的,甚至世间真正见过道术的,恐怕也很少很少。

至于道袍的问题,连续几位天子都是信道的,所以天下风气使然,很多有钱商人,甚至儒生高官,在家时也是爱穿道袍的,换句话说,道袍就是现代的名牌休闲服。所以石轩一身道袍而没有道碟在身,也没什么,至多被以为是富商家之子或是儒生。

“天子脚下,机遇虽多,但危险也多啊,我知道你年轻有壮志,也要量力啊。”刘店主说完拍拍石轩的肩膀,就去招呼新进来的顾客去了。而这时,阳春面也端了上来。

石轩早就饿得不行了,不过有十年修道练体经验,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急吃,缓缓吃了起来。一口阳春面一口卤煮,清淡爽口,卤香十足,滑而不腻,真是人间美味啊。

最后一口将面汤喝干净,真是舒服啊,上辈子的吃货石轩汤足饭饱后,终于感觉活着真好,然后起身把饭钱给了刘店主,打了声招呼后就出门往城南方向去了,那里有几家大的药材店。好看的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灭运图录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