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小说排行榜

拳战各派武学大师,加入又背叛神秘组织,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

LensNews

十二月上旬的一天晚上,天气突然转寒,一夜之间,北风呼啸。雪花洋洋洒洒地飘了下来,等到刚刚天亮,地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

王超被窗户外的雪光映醒,以为天亮了。但是看了看床头的闹钟,这才知道才五点多,自己早醒了一个小时。

不过王超从来没有赖床的习惯,默默地穿好衣服,花十分钟洗漱完毕,听到隔壁房间睡着的父母也发出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音,王超这才走出门。

王超是c市某高中高二学生,今年十六岁。身高一般,长相平凡,学习成绩中等,家庭条件是父母早已经下岗,每月两人的收入加起来不超过两千块。

正因为这一切,造就了王超沉默寡言的内向xìng格。

王超家后面是一个公园,公园临着江,树林密集,地方偏僻而又yīn森,里面有一条小路,可以到达学校。

王超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走路,不喜欢车来车往的大路。每天上学,放学,都是走的这一条小路。

公园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只偶尔有几只麻雀在积满雪的树梢上叽叽喳喳,跳来跳去,时不时的把树上面的积雪一团团地抖落下来,倒是平添了不少生趣。

不过,就在王超慢慢走过一片密集的松树林时,却发现了里面人影晃动。

“这么早,就人出来活动?”王超好奇,努力朝树林里面看去。

原来树林中活动的人是一个身穿白sè运动服,白跑鞋,结着一个爽利马尾辫的女子在打拳。

这女子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动作慢悠悠的,好像打的是社会上流行的太极架子。

不过王超看了一会儿,却发现了与众不同的地方。

王超发现,女子眼睛始终是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移动的手指。

她总是把手先慢悠悠地伸出去,然后五个手指头像有准星般的一捉,随即便飞快地收回来。

这慢慢探出去,飞快地捉回来,让王超想起小时候摸鱼的动作:先慢慢地把手探到水里面,让鱼不发觉,等到距离近了,突然一捧。鱼儿就抓到手了。

而且王超还发现,这女子打拳,身体也不停地在走着圆圈,脚下的步子总是平擦着地面趟着出去,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好像是在泥水里面趟着走。

女子姿势并不优美,不过一出一收的动作之间,全身都在蹭动,劲都使到了每一处地方,让王超有一种鼓荡起来的感觉。

王超看得入了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女子突然停止了运动,双手猛地提到眉心,随后缓慢下按到腹部,左脚轻轻朝地面一踩,吐了一口长气。

王超清楚地看见,长长的一条白气从女子口里笔直shè了出来,好像一支突然shè出去的气箭。

“出气能出成这样?”王超看到这样的情况,非常惊讶,自己试着全力地吹了一口气。

只可惜,吐出的气遇到冷空气,只在面前形成了一团白雾。随后就消散了。

王超不相信,再猛地吹了几口,吹得自己心跳加速,眼睛冒金花,还是只哈出一团团白雾。

就在王超努力哈气的时候,女子走了过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走出树林,往另一头走了。

到了学校,整个一天,王超都没有听进一点课。脑子里总是想着早上打拳女子吐气的一幕,越想越觉得有些神奇。

他十分后悔,当时没有上去搭讪。

第二天早上,王超有心起来得更早,路过公园小路的时候,依旧发现了那个打拳的女子。

王超这次走得更近了一些,就在树林外观看。

虽然有王超在树林边观看,但是这女子还是不受干扰地继续打拳,直到打完一套动作,还是提手,按腹,踩脚,吐气。

她吐出的气息遇到冷空气,依旧变成又细又长的白线,笔直shè出老远。如箭一般。

打完拳之后,女子照样对王超这个看官点头微笑,神sè和气。却依旧不说话,和昨天一样走了。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王超每天都很早就起来,立刻跑到公园树林里看女子打拳,发现自己不管起来得多早,这女子总是在那个地方。只是到了早上六点,便准时走了。

王超几次鼓起勇气上前搭讪,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女子每次打完拳,都对王超微笑点头,神情依旧很是和蔼,让王超有一种大姐姐的感觉。

就这样过了一周,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王超觉得熟悉了,终于等女子要走的时候上去搭讪:“姐姐,你这是练的什么武功?”

女子笑了笑:“我打的是国术。”

“国术。。。”王超也看过许多的武侠小说,只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武功,“九yīn白骨爪”、“降龙十八掌”、“蛤蟆功”等之类的。

王超也知道这些东西是虚构。不过国术,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但是王超看了这女子练了一周的拳,觉得很神奇,比起外面的什么空手道,跆拳道,泰拳,散打之类的要好看的多。

“什么是国术?”王超问。

女子依旧笑笑:“只杀敌,不表演的武术,就叫国术。”

王超听了,越发觉得厉害,“姐姐,你能教我么?”

女子仔细地把王超从上打量到下,点点头,“你跟着我看了一周,还算有点毅力,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超,今年十六岁,高二学生。姐姐叫什么?”王超自报姓名。

“我叫唐紫尘。”女子总是微笑着。

王超发现,这位唐紫尘姐姐脸上皮肤光滑,没有任何瑕疵,好像玉石一样。

“你根基不好,以前从来没有练过,腰腿和脚都是稀的。要学,先教你站马步吧。”

“站马步!!!!!!”王超一听,头有些大:“尘姐,这个都会,还用教么?”

“哦!那你站一下试试。”唐紫尘走了两步,示意王超蹲下。

王超立刻甩开膀子,脚步半蹲,双手平升出去,一动不动,蹲得四平八稳。“尘姐,是这样么?”

唐紫尘并不说话,只是微笑的看着。

不一会儿,王超膝盖就开始发酸,又过了一会,两腿都开始打起哆嗦来,腰也酸,随后全身燥热,额头上都出了汗。

王超知道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于是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酸的膝盖,“尘姐,是这样么?”

唐紫尘摇了摇头:“你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只会站得腰肌劳损。马步,马步,重要的是一个马字,要站出个马来。”

“站出个马来?”王超听不明白。

“你看见过人骑马没有?”唐紫尘没有了笑容,“人纵马奔腾,身体随着马一起一伏。马步,是先贤从骑马中领悟到的拳术根基,所以站着的时候,也要站得一起一伏,凭空站出匹马来。”

“人纵马奔腾,那个起伏的劲儿是借助马的,所以出不了功夫,但是在平地上就不同了,你的起伏劲儿,等于是把马融入了身体。你一动不动的站着,身体重心全放在膝盖上,蹲久了,膝盖肯定要出问题。”

“还有这个道理?”王超从来没有想到,就一个简单的姿势,却蕴含了那么多的东西在里面。

“你看我怎么蹲的。”

唐紫尘说着,也扎了一个马步,王超只见到她身体轻微地一起一伏,就好像微风吹水波翻浪一样。

“来,你来蹲着。”唐紫尘做了示范,王超跟着就学。

“蹲一定要劲先到脚掌,起的时候,脚底五指要学鸡爪一样死死抠在地上,五个脚指一抠,就牵动了小腿的骨头和肌肉,膝盖自然挺起来,膝盖一挺,大腿一绷紧,提腰,收腹。这是起劲。”

“伏下的劲,你脚掌要学鸭和鹅,脚蹼,五指都要松开。这样膝盖一松,大腿松,腰坐,腹鼓。”

“就在这轻微的起伏之间,不停地转换全身的重心,这样才能不使重心老落在一个地方造成身体损伤。”

王超越听越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照着唐紫尘的话去做。

一开始,王超根本无法做到这一起一伏,但是唐紫尘就在身边,每当王超的劲没有落到位置的时候,她就用脚一踢。

王超被踢的地方仿佛针刺一样,肌肉受刺激,全身的劲吧嗒一下就到位了。

“起伏的幅度不要大,就是脚指一寸的距离。你一起一伏,始终要把这一寸距离的劲蹲jīng确了。越jīng确越好!”唐紫尘教的时候,十分严厉。

果然,学会了这一起一伏之后,王超站的时间由原来的五分钟,延长了二十多分钟。

但是二十分之后,王超觉得头有些发晕,这一起一伏,就好像晕船一样,胃里面直翻腾。

“是不是感觉到头晕,像晕船一样,要呕吐?”唐紫尘好像知道王超的感觉。

王超连忙点头。

“不用站了,你起来吧,你的下身姿势都到位了,只不过头没有到位。站的时候要头凌空虚顶。”

“什么是凌空虚顶?”王超站起来,大口大口喘息了半天,才把反胃的感觉压了下去。

“这是八卦形意门拳经中的术语,也难以解释,你跟我来。”唐紫尘想了想,“到河的大堤上你就知道了!”

公园外是一条大河,前几年新修的钢筋混泥土大堤,隆起老高,登上大堤的水泥台阶有几十级,很陡。

唐紫尘一把抓着王超,蹬蹬蹬快步登上了大堤。

王超刚才站马步站得膝盖酸得要命,现在又经过这么一折腾,爬了几十级的水泥楼,膝盖酸得连站都差点站不起来了。

“你看这江景!”

唐紫尘不等王超休息,一指前面辽阔的大河。

王超也看着,只觉得这河奔流向前,辽阔至极,岸边水花激荡,两岸积雪皑皑,景sè十分的怡人。

看着看着,王超觉得自己浑身都舒服了许多,腿不酸了,腰不痛了。

“登高望远,视野一开阔,心情就轻松,疲劳也就缓解了。这就是凌空虚顶。”唐紫尘真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对王超说着道理。

“纵马奔腾的时候,人视野特别开阔,这样骑马也就不觉得累。同样的道理,人晕船的时候,站在甲板上,吹吹风,向远处望一望,也就不晕了。”

“所以,站马步的时候,不但一起一伏,劲要到位,同样眼光也要放开阔出去,有登高望远的意境在里面。”

“这样的马步,才算站正确了。这些都是生活中就有的道理,只是人们平时忽略了,是先贤们把它们总结起来,融进了武功之中。武功不是神话,它就在生活之中,只要注意了,就能化腐朽为神奇。”

王超听着这话,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许多。

他感觉到一扇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大门向自己慢慢敞开。

“道理和姿势我都告诉你了,你先练习半个月吧。半个月之后,在这里等你,看看你站出的效果如何?”唐紫尘说完,转身下了大堤。

感觉到唐紫尘的话十分有用处,于是王超每天早晚都站着马步,脚趾抠地,一起一伏,然后目光像登高望远那样看出去。

果然,先前只能站上十多分钟,蹲了一两天之后,居然能坚持到三十分钟不吃力。

而且王超感觉到,自己的脚趾,小腿,腰腹,越来越灵活。

每天晚上站过之后,睡得十分的香,几乎一觉到天亮。

到了五六天以后,王超不断地早晚都定时蹲,而且在上课的时候,总是把臀部提起来,虚坐在位子上,人写字的时候,身体也学着唐紫尘那样如波浪一般微微地起伏。

幸亏王超平时成绩一般,都是坐在后面几排。而其起伏很轻微,倒没有老师来管他。

尤其是王超沉默寡言,xìng格内向,读了一年多高中,班上的同学一大部分名字都叫不出来,也没有什么知心朋友。

不过这样,他倒是落了个清净,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一连这么起伏了十天,王超居然能虚登上一节课四十五分钟。

课间十分钟,王超就休息。一上课,就开始起伏虚蹲。这样一天下来,连早晚自习,王超蹲的时间居然到达了十个小时。

到了最后几天,王超就好像吸毒来了瘾一样,连走路的时候,都是先提脚抠五指,然后身体起伏,一步步向前走。

这样的姿势,就有几分怪异了,在学校里面经常有人指指点点,可是王超浑然不理。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半个月,王超感觉到自己的腿腰jīng力饱满。

学校前面一个齐自己脖子高的升旗台,王超不用助跑,一伏一起,猛地就窜上去了。

到了和唐紫尘见面的rì子,王超依旧是起了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就急急忙忙赶到了公园的老地方。

唐紫尘早在那里等着了。依旧是白sè的运动服,神情和蔼。

看见王超跑过来,唐紫尘眼睛似乎亮了一下。

“想不到你半个月的时间就站出了这样的效果。走路的姿势,已经入迷进去了。”

王超听见这话,只是傻笑了一下:“今天尘姐要教我什么?”

“嗯。你是个务实的人。无论是学什么东西,都要入迷进去,才能学出效果来。看来,你有资格学我的国术。”唐紫尘看着王超,仿佛发现了一块上好的璞玉。

“来,我们先谈谈吧。”唐紫尘在一块石凳上坐了下来,“你知道什么叫国术么?”

王超摇了摇头。

“清朝末年,由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多次刺杀满清高官,甚至亲王。其中多倚仗武林中人出力,后来民国建立,rì寇侵华,为了强国强种,孙中山,冯玉祥等人大力提倡武术,由zhèng fǔ成立zhōng yāng国术馆,把各门各派的武功,如形意,太极,八卦,通背,螳螂,八极,戳脚,洪拳,铁线,劈挂,弹腿,摔跤等许许多多的武功,统一称呼,都叫做国术。”

“强国,强种。”王超细细的咀嚼这四个字,心中泛起了那个年代的历史。

“那个年代,人才辈出。现在过了一百多年,都寥落得不成样子了。”唐紫尘说着说着,突然意兴索然,“来吧,我今天教你一招实用的。”

“你从后面来抓我。”唐紫尘对王超比了姿势,叫王超从背后抓自己的肩膀。

王超见唐紫尘被背对着自己,立刻依言朝唐紫尘的肩膀抓去。唐紫尘轻轻一回身,右手肘尖如枪,击向王超的胸膛。

这是演招式,唐紫尘活动得很慢,王超倒是有时间反应,本能的双手向前一推,挡住了唐紫尘一肘。

哪里知道,王超刚刚一接触到肘,唐紫尘的小臂就好像鞭子一样,吧嗒向下一个弹甩,手掌直接撩向了王超的裆部。

这一下又快又急,力量变化骤然弹起,王超还没有反应过来,唐紫尘的手掌已经撩到了下yīn。

王超吓了一跳,只感觉到一股凉气从尾椎骨升到了后脑,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转身,肘击,撩yīn。”唐紫尘力道把握得很有分寸,手掌一沾即收。并没有碰到裤子。

王超脸sè古怪,喃喃嘟哝了一下:“尘姐,这一招叫什么名堂?”

唐紫尘笑得灿烂:“这一招在八卦门中叫‘撩yīn掌’,在形意门中叫‘转环崩拳’,在太极门中叫‘撇身捶’。”

说着,唐紫尘又解释了这一招的要点。

“拳术都是从大枪术中演变来的。这一招看样子是简简单单的一转身,手臂撇甩出去,其实要打出两重劲来,肘击要像枪一扎,等别人挡的时候,手臂顺势下甩击裆。”

“古代的将军在战场上使枪,一枪扎去,人家一挡,枪头反弹,反而可以把敌人的兵器打落。因为枪杆子有弹xìng嘛。你打这一招的时候,要含着耍大枪的意思在里面。”

“你看着我怎么用劲!”

唐紫尘再次演练了一下,肘击后小臂下甩,衣服被带出了“啪”一声脆响,如鞭子在空中抽击。

“最后撩yīn的一下,手臂要甩出这个脆劲来,这才算练到了家,这也是通背门中的摔碑手劲。”

“好了,这一招你回去练熟,等三天后,我再教你另外的。”唐紫尘教完之后,依旧走了。

一连三天,王超都在仔细的琢磨着这记“撩yīn掌”。但是,无论他怎么打,都无法学唐紫尘那样打出鞭子破空啪啪响的脆劲来。

第三天后,王超把这个疑问向唐紫尘说了。

唐紫尘听后,哈哈大笑:“你这个小笨蛋,才刚刚起步,就想打出脆劲来,那还得了。武功有三重劲,明劲,暗劲,化劲。明劲的顶峰,就是这个脆响,练出脆响,就等于是武林高手了。以你现在的体力远远不行,万里长征,才踏出第一步呢。”

“小笨蛋,不说这些,我今天教你另外一招。”

唐紫尘今天教的一招,是突然下蹲,左手抓裆,右手兜在胯后,手掌按住地面。

“这一手抓裆蹲身,是太极门中的杀招,也是八卦门中撩yīn掌的一个变化,形意十二形中的‘猴偷桃’。”

王超这几天,学了两招,都是抓裆,下下狠毒,“我这姐姐是什么人啊?”

“小笨蛋,看好了,你一抓,人家如果后退护裆,你按着地面的手立刻抓沙扬起,洒向敌人的脸。当年太极大宗师杨露蝉‘左手蹲身抓雀,右手抓神沙使脸上’不知道打败了多少高手。”

杨露蝉王超倒是知道,前几年,电视热播吴京主演的太极宗师,里面主角杨玉乾的原型就是清末年间的太极门第一高手杨露蝉,也是中国国术史上,最为传奇的一位前辈。

“抓雀,抓沙。。。。这。。。”王超突然想到,“地下都是水泥,没有沙怎么办啊!”

“小笨蛋,猴子蹲身,尾巴竖起支撑在地面。人没有的尾巴,这只手是当尾巴来用的,动物的尾巴保持平衡,使用这招的时候,手也要保持身体的平衡。人蹲在地上一抓裆没有抓到,人家用脚踢你,你手一撑,就跳出去了。”

“猴子蹲身,尾巴使力平衡,抓雀不成,还可以顺手抓沙,就算没有沙抓,也可以防备别人的脚踢,这招真是yīn险啊。”王超觉得,太极拳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破灭了。

“傻小子,打法不是表演,也不是练法。打法就是讲究一击必杀。攻击人体的脆弱部位!生死一搏,还讲究什么yīn险不yīn险。”

唐紫尘站起身来:“好了,我今天就告诉你,武术有三种形式,一种是打法,一种是练法,还有一种是表演。你别看打太极拳的,慢悠悠行云流水,那都是表演,连练法都不是,真正的太极打法,已经很少有人会了。”

“打法,练法,和表演。。。还有这么多的划分?”王超觉得,自己这位姐姐的话,每次都能把自己带进一个全新的领域。

“太极拳,看起来柔柔的,讲究四两拨千斤,其实只是表面。太极的打法是最为刚猛的,这个刚猛的劲,要从‘捶’字上去找,你看,太极的架子,‘搬拦捶’‘撇身捶’。”

唐紫尘做了两个动作,都是狠狠地一甩,整条手臂发出啪啪脆响,好像把空气都抽爆了一样。

王超看见,心惊肉跳,心想:这一下捶到人身上还得了?

“古代大将,使锤的都是猛人,你看隋唐演义第一条好汉李元霸,两把大锤打遍天下。太极前辈创拳的时候,借了小说的威风,自然要把最刚猛的劲命名为‘捶’。”

“当年八卦名家程庭华说,八卦掌练时如推山,打人如抡鞭。形意大师尚云祥说,练的用劲不用力,打的时候用力少用劲,都是说打法和练法的区别。我这几天教你的撩yīn掌,猴偷桃,都是打法,是格斗的技巧,不能用来长体力,增力量的。”

“什么是用力,什么是劲。”王超问。

“力是惯xìng,骤然间的爆发。”唐紫尘又做了一个手势,把手臂凭空甩得啪啪响,“用力的时候要快,猛,疾。”

“劲是肌肉绷紧,慢慢的移动。”说着,唐紫尘又比划了一下,好像推磨,挤海绵里的水一样。“用劲的时候要慢,沉,稳。”

“快,猛,疾。。。慢,沉,稳。。。”王超细细地领会这六个字,体会出力和劲的区别。

唐紫尘比划完之后,坐下:“来吧,你把猴摘桃练习三天,练熟了,我正式教你新的东西。”

王超点点头,又暗暗练了三天,晚上躲到没有人的地方,把“撩yīn掌”“猴偷桃”反复练习。

尤其是“猴偷桃”,这一招蹲身时候的难度很大,腿部的肌肉拉得很痛。

不过王超站了半个月的马步,腰腿的肌肉和脚掌脚趾的力量和灵活xìng都大增。练猴偷桃这个姿势的时候,蹲身蹲上了几千次,终于熟练到了极点,

三天之后,王超又在公园里见到了唐紫尘。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龙蛇演义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