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排行榜

新婚之夜躺在了新娘闺蜜的床上。吃顿饭却误入青楼,清冷的妻子对他失望透顶

LensNews

“滚!我秦家没你这样的女婿!禽兽!”

临安秦家大门打开,从里面丢出一人滚到大街上。

这是一个少年,脸色苍白,面颊消瘦。躺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他茫然的望着天空的皎洁的半月。

即使是天上的明月只是半月,也比起记忆中的满月大了数倍。

“穿越了?”

脑海中充斥着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少年越发的迷茫。

他还记得自己前一刻,正见到河边有一小孩失足落水。

他虽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可也做不出见死不救的事。小孩在他的努力下被推上了岸,可他却被河中的一股暗流卷走,最后的印象是看到河底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

等他再次有意识,却发现自己换了一个身体,正被人拳打脚踢着。

脑海中充斥的陌生记忆告诉他,这是一个修行者的世界,武道极其昌盛,强大者可驱山赶岳、剑断江河,宛如神话世界。

而这个少年的身体叫做许无舟,此时正和临安城六大世家之一的秦家小姐大婚。

许无舟是临安城有名的败家子。

冲动、好高骛远、自以为是、手无缚鸡之力……这些贬义词都能用到他身上。

许家原本也是大富之家,可在他父母死后,短短数年内,家产几乎被他败光,最后靠秦家接济,可就是如此,他还不收敛,依然和一群酒肉朋友纸醉金迷、醉生梦死。

秦家上下,都是用蛀虫、废物、蠢货私下评价他。

可是许无舟还自我感觉良好,还天天做着以文入道成为强者的梦,每日抱着几本书啃,却胸无点墨。

按理说这样一个人,怎么配得上秦家那位绝色的小姐。

那是因为他们祖父是生死之交,父亲也是生死之交,两家指腹为婚约定十七岁时他们大婚,而今日正是许无舟十七岁生日时。

刚刚丢他出来的是他的小舅子,也就是秦家小姐秦倾眸的弟弟。

至于为什么打他?

因为洞房之夜,许无舟爬上宋青瓷的床。而宋青瓷是秦倾眸的至交好友,仅有的一个闺蜜。

大婚之夜,爬老婆闺蜜的床,禽兽之名,实至名归!小舅子见到还能忍得了?当场就对他拳打脚踢并且把他丢大街上。

许无舟就是在拳打脚踢中被打死的。

“我对林青瓷用强?”

记忆中浮现了那个性感娇艳的女子,许无舟有些疑惑,因为记忆中是宋青瓷邀请他进房间的。

正想着这些,他的脑袋却传来了一阵剧痛,而后感觉脑袋一阵轰鸣,他整个人灵魂牵扯到一个奇异的空间。

“我费尽心思想要再生,却未曾想到成全了你。”一个苍老的声音直接在许无舟灵魂中响起。

许无舟发现他处于一个巨大的黑碗中,这个碗周身遍布裂缝,如同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数不胜数,眼看着就要彻底崩裂。

有一个佝偻着身躯的苍老男子在他对面,声音正是从他口中发出来。

许无舟再次陷入迷茫,这又是什么情况?

“你是谁?这里是……”

许无舟的询问还未说完,就被打断道:“小子,你别说话,你听我说,我只剩下一缕残魂了,很快要消散,坚持不了多久。

看到这个碗没,这是天地至宝轮回碗。借着这件至宝,我原本想要转世重修。

却未曾想到出了意外,不止再次遭创,更是从命运长河中带来你的灵魂。

借尸还魂未曾成功,反倒是让你成功了。”

“你……”

许无舟恢复了一点,刚想询问,又被老者打断道:“听我说完,我坚持不了了。

第一件事就是轮回碗,你也看到了,它在崩裂的边缘。但是这件宝物是能修复的,只要不断的吞噬金属,就能自主的修复。

修复的同时,也能反馈出能量液体给你。

轮回碗的能量有三大秘用:

一是能量完全契合修行者,可直接

提升修为。

二是能滋养修复神魂,壮大神魂。

三是能助人悟道,轻易感悟各种武技秘法的意。

听明白了吗?”

“不是太明白!”许无舟一脸茫然。

“真蠢!我没时间细说了,你以后自己慢慢摸索。”老者声音很急促,“第二件事:我一生所有精力都放在修寂灭剑和阴阳医诀。今日我将彻底湮灭,不希望心血彻底失传。

我会以秘法,直接把寂灭剑意和阴阳医诀烙印在你灵魂深处,减去你数十年所学之功。”

老者显然很急迫,说完这句话后,他的残魂突然焚烧起来,而后出现无数的符文。

这些符文疯狂的冲向许无舟,许无舟感觉灵魂撕裂般的剧痛,仿佛有钉子生生的钉进去似的。

这种疼痛疼的他整个人痉挛蜷缩,整个人都要炸裂般,这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

这疼痛持续了一刻钟,这才完全消失。

此时许无舟感觉脑海中多了很多东西,仿佛一切都是他与生俱来般。

“灌顶大法?”许无舟想起了前世的武侠小说。

“灌顶大法如何能和这比,米粒和皓月的区别。”老者已经变得很虚幻了,随时都要消失,“小子,你得轮回碗,这是天大造化。有一件事,我需要拜托你。”

许无舟还没开口,老者急迫的继续道:“我有一位弟子,将来你见到她,还望照料一二。”

“你的弟子是谁?”许无舟问道。

“你以后见到了自然就知道了,我……”

老者还想说什么,可虚影彻底的消失了。

许无舟看着空空如也的前面,他同样发愣了:“这算什么情况?”

他一脸懵逼,救人身死,大婚被打丢大街,出现一个老爷爷,话没说几句就死了,这算什么?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他一脑子浆糊。许无舟自认为接受能力还行,可此刻也当机了。这人生,尼玛比起过山车还要刺激一万倍。

缓了很久之后,他甩了甩头,把各种乱七八糟的情绪甩出去。看了一眼紧闭的秦家大门深吸了一口气,回去是不敢回去了,怕再次被打死。

漫无目的的沿着大街不知道走了多久,见有一楼灯火通明,牌匾上偌大的三个字让人很有食欲。

御鳝阁!

饥肠辘辘许无舟看着这三字感觉更饿了,大婚他没吃任何东西,又被毒打了一顿,早已经腹中无物了,他走了进去。

可一进去,许无舟就呆了。楼中满是莺莺燕燕,香风薄衣,花枝乱颤。这尼玛不是酒楼是青楼?

御膳,御鳝,嗯,博大精深,是他自己没文化。想出这个名字的人,是神人。

青楼就青楼吧,有吃的的就行。

见穿着一身婚袍的许无舟,不少青楼姑娘都呆了,她们也是见多识广之辈,可新郎官来逛窑子的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也引发了姑娘们的热情,一群姑娘围上了两人,娇躯乱颤的拥簇着他。软香温玉,美不可言。

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

“孽畜!”

一声怒吼声响起来,许无舟差点没有被震得摔倒在地上。他转头看过去,见一个中年男子正怒瞪着他,一双眼睛鼓的如同牛眼。

秦立!岳父!

许无舟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腻歪在自己身边的一群姑娘,他弱弱的说一句话:“如果说,我只是进来吃点东西,您信吗?”

“绑!给我把这个孽畜绑回去!”秦立对着身后的武者大喊道。他气炸了,早就听闻许无舟败类,可没有想到败类到这种人神共愤的地步,禽兽不如的东西。

武者一哄而上,许无舟被五花大绑。绑得结结实实的许无舟一脸生无可恋。

完犊子了!

名声本来就极差的他,大婚之夜爬女儿闺蜜的床、现在又被抓到去青楼花天酒地,这次又要被打死了。

特么的!为什么给一个难度这么大的穿越?

要彻底凉凉了!

许无舟以为会被打死,可秦立只是把他丢在一间空房里锁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被人带出去,这一次没被五花大绑,可带他出去的老仆眼中的厌恶毫不掩饰。

正厅,有着四个人坐在一张餐桌前。

四人分别是:岳父秦立、岳母林秀静,小舅子秦云杰,以及他的妻子秦倾眸。

秦倾眸很美,有一股安静的书卷气,长睫毛,挺直的鼻梁,红唇娇艳,坐在那也掩盖不了起伏的曲线,纱裙将其魔鬼般的身材勾勒的凸有致,玲珑曼妙,极具诱感之态。

这女人就是他的妻子?

这长相,这腰肢,这气质,是他喜欢的类型。

秦倾眸看了他一眼,秀眉微皱,但马上就恢复到面无表情,清冷的眸子也不再看他。

唉!这是心哀如死、失望透顶的反应。许无舟心中感叹了一句,目光从秦倾眸窈窕的身段上移开,目光扫向其他人。秦立阴沉着脸,林秀静眼中的怒火毫不掩饰。秦云杰拳头紧握,显然是还想揍他。

四人这态度……他太难了。

许无舟站在原地,等待着他们爆发。可是等了一阵后,不见四人任何一人说话。

看着餐桌上丰盛的早餐,许无舟走向餐桌直接坐下来,昨天晚上就饥肠辘辘了,又饿了一个晚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管他们呢,先填饱肚子再说。昨天晚上没有打死他,秦立应该没有打死他的意思。

秦云杰望着坐在餐桌上慢条斯理吃着食物的许无舟,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这小子是不是搞不清状况,他不记得自己昨晚做什么了?还如此无事发生般的吃东西。

秦云杰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亲,果然见他们阴沉的脸都要青了:这小子还惹怒他父母,找死啊。

“还记得你昨天做了什么吗?”秦立终于开口了。

许无舟咽下一口食物,喝了一口水,心中诽谤这世界厨艺不行啊,口味不是很好。

“记得,昨天大婚,爬了林青瓷的床,去了青楼。”

“啪!”林秀静终于忍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就要发飙:这孽畜什么语气,这么平静轻淡淡,说的好像是别人做的事一样。

秦立瞪了林秀静一眼,把她压下去说道:“我们两家世代相交,我跟你父亲更是生死之交,他临死前把你托付给我。所以尽管知道你不争气,可我还是把我女儿嫁给你,希望你成家之后会有长进。可你自己说说,你做的是什么孽障事!”

“不是人做的事,禽兽不如。”许无舟给了一中肯的评价,反正许无舟也不是他。

“呃!”

许无舟的回答,让四人都错愕。他们想过许无舟很多反应,可这样一副自己骂自己,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是什么情况。

最重要的是,以往许无舟看到秦立那次不是颤颤巍巍的?现在居然在犯下如此大错后,还敢不卑不亢。

“好好好,你还知道是做了禽兽不如的事啊,那你再说说看,我应该怎么待你这孽畜?”秦立问道。

“昨天晚上我想了很久您会怎么处罚我,可没想到。如果……秦叔没想好的话,我们商量下?”许无舟真诚的回答,出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嘛。

<b

r/>“啪!”秦立也没忍住,站起来猛地一拍桌子:混账玩意,你还回答的这么认真,真以为我是问你答案吗?还商量?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秦立怒瞪秦立,想着义兄,强忍拍死许无舟的想法。

“秦云杰,带他去族中武堂。以后给我们管严了,没我的命令,不许他离开武堂。不是吃不了苦吗?不是不喜欢修行吗?给我往死里逼,逼也给我逼出一个武者来!”秦立怒道,他下定决心要狠惩许无舟,绝不让他和以前一样混账。

“好的,秦叔,我会努力的。”

秦叔好人啊,昨天一个晚上,他都在梳理着这个世界的知识,知道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为了能活下去,活得好,那就必须成为武者,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行。所以,昨晚他定了第一个小目标:成为武者。

想不到,瞌睡有人送枕头,秦叔厚道啊!

“……”秦云杰见还一脸感动的许无舟,他微微一怔:难道这小子昨天被他打傻了?他这是以为自己父亲在勉励他?

……

见许无舟被秦云杰带走,秦立苦笑瘫坐在座位上:“我原本以为许兄那等人物,他的儿子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却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玩意。”

说到这,秦立对秦倾眸有些内疚,他真的对许无舟失望透顶了,“父亲不该逼你的。你怎么想的?”

“昨晚拜过堂、行过礼。不管我如何想,他成为我丈夫都是事实了。难道我还能惩罚自己的丈夫不成?”秦倾城面无表情的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

“瞧瞧你干的好事。”林秀静怒瞪着自己的丈夫,“是,我知道你和许大哥生死之交,可你没必要把自己的女儿搭进去。倾眸有望以文入道,她要是能入道,那就是一步登天了。就算不能入道,她修行的天赋也不差。她应该有更精彩广阔的人生,可现在……找了一个什么样的丈夫?呜呜……”

看着自己妻子气急而哭,秦立脸色讪讪,心中对许无舟的怒火更盛。

“哎!事情已经发生了。倾眸那边还地你多上心去安慰安慰。现在家族产业也出现问题,也让我焦头烂额心力交瘁的。”秦立对妻子道。

“发生什么事了?”林秀静心疼丈夫。

“我们秦家主要做兵器,其他各家虽然也做,但是品质和质量都不如我们。我们秦家也是因为这两个产业的支撑成为临安六大世家之一。”

林秀静点点头,六大世家各有产业核心,秦家以兵器占优势,其他各家以别的产业占优势。

“可是最近毛李两家,不知道从何处找来了拥有剑意的强者。他们锻造的兵器得剑意滋养品质暴涨。如此一来,我们秦家生意暴跌,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动摇根基,秦家的核心产业要被人取而代之了。”秦立满脸愁容。

林秀静同样一惊,她太清楚兵器产业对秦家的重要性了。可以说,它被人取而代之,那秦家就直接没落了。

一个没落的秦家会经历什么?老虎没有牙齿,群狼岂能不一拥而上?

秦家这些年又不是没得罪人。

“家里的事,你上点心。”说到这,秦立顿了顿继续说道,“许无舟……算了,不谈那个孽障了。”

秦立给过许无舟太多机会了,现在也死心了,这就是一坨烂泥,扶不上墙的。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武映三千道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