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排行榜

“我以一枪入逍遥,助你重登天启乘龙位。”素衣女子持枪而立,拦在千军之前。

LensNews

雪落山庄不是一座山庄,只是一个客栈,还是个很破很破的客栈,方圆百里也只有这一家客栈。它背靠一座高山,面朝一条大河。翻越那座山需要很久,越过那条河也并不容易,所以成了赶路人中途歇息的必选之地。

但是这几个月,雪落山庄的生意倒并不是很好。因为正如它名字,一场雪落了很久很久,阻挡了来路,封住了去处。萧瑟穿着白色的裘皮大衣依靠在门口,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声,叹的很是萧瑟。如同他的名字一般萧瑟。

三三两两的小二正趴在桌上打盹,偶尔醒过来也是给冻醒的,猛地哆嗦一下,惊醒过来,扫视一圈,依旧只有那个自负风雅的老板靠在那里看雪,就裹了裹身上破旧的大衣,继续睡去了。当然也会忍不住在心里抱怨几句:本来店里还有几个不愿在风雪天赶路而打算住下来的客人,但因为老板一直舍不得出钱整修客栈,以至于每个客房都是漏风的,客人们冻了几天后便宁愿捱着风雪吹刮的苦也毅然上路了。

这位名叫萧瑟的老板曾经训诫他们:“咱们这客栈,背靠青山,面朝绿水,如果房间再多些颓败之感,就更显风雅了,才是旅途中的人热衷的感觉。”

小二们不懂,问:“那究竟是什么感觉?”

萧瑟故作高深地摇了摇头:“唉,自然是在路上的感觉啊。”

小二们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直到有一天,一个赶路的大汉大半夜实在受不住被风吹得吱嘎吱嘎响的窗户,一拳把那房间打出了一个大窟窿。然后,被老板留下罚做了一个月的苦力。那大汉倒不是没有反抗,只是他刚举起拳头,就被萧瑟打出了门去。他刚站起来,就见萧瑟顺手抄起一棍,那棍子还没打下去,大汉就跪倒在地了。

其实,关于那个棍子究竟有没有打下去,小二们其实是有争论的。有一位眼尖的小二说,他仿佛看到那个棍子微微抖动了一下,舞出了虚虚幻幻数朵棍花,那一瞬间,这个摇摇欲坠的客栈几乎都抖了一抖。但是毕竟那个汉子还是毫发无损的,所以谁也不能确定那个棍子是不是真的打了下去。只是那一个月的时间,他一句话都没有再敢多说。别人问他,他就跑。

萧瑟叹完一口气后就开始算账,他琢磨着把客栈卖掉,毕竟百里之外鸿路镇上的李员外早前也提过几次,可现在就算人想买,也得先找着他人才是。或者先辞退几个小二,可这天寒地冻的,几个没什么功夫底子的小二怕是辞退了以后没有去处。突然,萧瑟脑中灵光一闪,既然辞退了小二后,他们无处可去不就得住下了,住下了就是客官,就得掏银子啊。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萧瑟脸上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就当他想明白了事,心中大为舒畅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一团红色闪了一下。他眨了眨眼睛,想是自己看错了,可那红色却分明越来越是明显了。他再眨了眨眼睛,便懒洋洋地喊道:“来客人了。”

这一声虽然喊得懒洋洋地,但所有小二都吓得瞬间站了起来。

那团红色此时却已闪到了萧瑟的面前。

“这位客官,打尖还是……”

那团红色已经飘过了萧瑟的身边。

萧瑟只觉那雪下得更萧瑟了。

小二们却也是呆住了。

这样的风雪天气,来的人却只穿了一件红色的单衣,胸口还大喇喇地敞开着,可惜露出的不是诱人的****,而是虬结的肌肉。那脸却长得清俊异常,看上去也不过是十**岁的年纪,一双眸子亮盈盈的,倒比寻常女子更加美艳几分。

整个人乍一看,倒似将阳刚与阴柔结合的完美无缺。但更让人惊叹的是,这个穿着单衣行走在冰天雪地里的人,却浑身散发着一股热气。他就那么一屁股坐了下来,小二们就看到一股子热气腾腾腾地从他身上冒了上来,冷飕飕的客栈仿佛一下子就暖和了起来。

萧瑟本来心情很不好,因为这个少年很不礼貌,而且他竟然长得跟自己一样好看。但是他很快心情就平复下来了,因为他看到了少年身后的包。那是一根很长很长,很大很大的包袱。这样的天气赶路,寻常人不会带很多东西,要带也是很贵重的东西。

所以包袱里的东西,一定很贵重!所以这个客官,一定很有钱!

“这位客官,要些什么?”小二自然也熟悉这分道理,立刻谄媚地迎了上去。

红衣少年的声音也是铿锵有力:“一碗阳春面,一碗老糟烧!”

小二差点脚一滑摔倒,萧瑟靠在门上的胳膊也顿时酥了一下。

红衣少年又从兜里仔仔细细地摸出了六个铜板来,一个一个小心翼翼地摆在了桌子上:“是六个铜板,没错吧?”

小二稍微缓了缓情绪:“客官,阳春面五个铜板,老糟烧三个铜板,一共八个。”

红衣少年愣了愣:“怎么会?我从鸿路镇上过来,那边的阳春面只要四个铜板,老糟烧只要两个铜板!”

小二顿时板起了脸:“客官出门前走,两个铜板的老糟烧就在不远百里处。”

红衣少年红了红脸,头微微垂了垂,皱眉想了一想后犹犹豫豫地说道:“那这……老糟烧我不要了,就给我来碗面吧。”说完后,他小心翼翼地又收走了一枚铜板。

小二忍不住抬头看萧瑟的反应。

却只见萧瑟早已经又毅然地转过了身,看着那漫天飞雪发呆了。

这一看又是许久,只听见身后“咻咻咻”地不停传来吃面条的声音,萧瑟也感觉到几分饿了,正要招呼小二,却又看到了一些身影在眼前晃了晃,他定神看了看,竟似有十几个人。他想笑,但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这些人看着就很穷,红衣少年虽然出手小气,但萧瑟一眼就看出那一身红衣用的材质却是凤凰火,不是京城毓秀坊这样级别的大铺子,连买一匹都得卖了整个铺子才行。但这些人穿着的却都是粗布大衣,一脸横肉,而且他们都带着刀。

他们倒是仔细打量了萧瑟几眼,然后进去了。

那几眼让萧瑟觉得,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不礼貌。他很生气,但是他依旧笑着,毕竟他是这家客栈的老板,他得想着营生。

虽然这些事情往往都是老板娘做的。

小二一迎上去,那几个人就高声喊道:“拿你店里最贵的酒,最好的肉来!”

小二急忙点头:“要多少!”

为首的大汉呼道:“有多少来多少?”

“这……”小二便犹豫了。

“怎么?”大汉冲他怒目而视。

“这位客官,本店都是先付钱,再上菜。所以到底几斤肉,几两酒,还是提前说好为宜。”萧瑟冲着他们微微笑着。

大汉瞪了瞪他:“你是谁?”

“在下萧瑟,是雪落山庄的老板。”萧瑟依旧面带微笑,语气中带着十二分的礼貌。

“我没钱。”大汉将手中的刀往桌上一扔。

“哦?”萧瑟淡淡地应了一声。

“但你一定有钱!”大汉指了指萧瑟。

萧瑟猛地摇头:“实不相瞒,小店已经快一个月未曾开张了。这工钱都已经拖欠了……”

“我不管!”大汉猛地一拍桌子,“就算你没钱,你这身裘皮大衣也值个百十两的银子。”

“胡说!”萧瑟忽然脸色一摆,怒目而视,大声叱道。

那大汉倒是被吓得浑身一颤。

“五花马,千金裘!我这身裘皮大衣乃是帝都毓秀坊定制的,光做便做了三个月,运便运了一个月,百十两银子?买我个袖子都不够。”萧瑟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那大汉被说得愣了几秒,终于缓了过来,拔起刀就把面前的桌子上一刀砍成了两半:“我说你小子到底听懂没听懂我的话!”

“二两银子!”萧瑟皱眉。

“什么二两银子?”大汉这一股豪气又被熄了下去。

“我说这桌子,二两银子!”萧瑟叱道。

大汉顿时气急,整张脸憋得血红:“你小子,老子今天是来打劫的!不是打尖的!给我来上好的酒,上好的肉,再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不然杀了你的人,烧了你的店!”

“打劫?”红衣少年放下了手中的碗,擦了擦嘴角的汤汁。

大汉望了他一眼,挥了挥刀:“是又怎样?”

红衣少年一本正经地站起了身:“那我就不得不管了。”

“你,你是谁?”大汉问他。

红衣少年微微一笑,昂起头:“雷无桀!”

他说的很自信,很响亮,甚至带着几分嚣张。那十几个大汉心中都是一惊:“雷无桀!”

红衣少年点点头:“正是!”

只有为首的大汉皱了皱眉头,接着说了下去:“是……谁?”

这个名字本身就带着几分霸气,而少年说得也有狂傲,以至于他们都觉得这个名字应该属于一个很厉害的人,可他们偏偏就想不起来了!

红衣少年笑道:“这是我初涉江湖,你们自然没听过我的名字。但是没关系,很快,这个名字就会很有名。”

红衣少年眉角飞扬,神色满是狂傲。

但是大汉们怒了。

原来只是一个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

“什么雷无桀!无名小辈也敢在大爷面前装蒜?”一名大汉拿起刀就冲着少年一刀砍了下去。

少年微微一闪,手指在那刀刃上轻轻一触,却借着那大汉的力道急急地退了出去。

而大汉此刻却是心中那惊,因为他感觉那少年只是微微一触自己的刀刃,但却像是吸走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他的刀再也无法前进一分!虽然再前进一分就能斩下他的手!他眼睁睁地看着少年就这样轻易地避过了自己的一刀。

他不服,他想追击。

但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很轻很细碎的一个声音,从他的刀上传来。

不仅他一个人听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那似乎只是刀刃在细细断裂的声音,但那声音虽然一开始细碎,但却忽然越来越疾,越来越剧烈……

为首的大汉急忙大喊:“把刀扔了。”

那人立刻缓了过来,把刀往空中一扔。

只听一声巨响传来,却见那刀在空中瞬间被炸成了数十块碎片,火光四射,利刃飞舞,堂中的人急忙躲避,小二们登时就钻到了桌子底下。

只有红衣少年悠然地负手站在那里,面带笑容,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大汉。

雷无桀,绝不是无名之辈。至少他的姓,在江湖上叫的很响,响到让听到这个姓的人都不得不远远躲开,不然怕是死都没得全尸。

“封刀挂剑江南霹雳堂雷家!”为首的大汉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红衣少年点点头:“正是。雷家雷无桀。”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少年歌行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