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排行榜

骨灰级金庸迷项云,在校花表白的大好时候,却意外穿越异界,成为了史上最极品的小世子

LensNews

“世子、世子你快醒醒呀,您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呀!”

项云正睡得香甜,忽然感到耳边有一道银铃般动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呼唤。

与此同时,他还感觉到,一只冰凉柔滑的手正在自己的脸上摩挲,并轻轻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项云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动听的声音,感受到到这柔软嫩滑的抚摸,再嗅着鼻尖传来的芬芳,项云不禁露出了一个无比享受笑容。

“啊……世子笑了!”

“是呀,世子笑了,他没死!”

“哎呀,世子没死,太好了!”

又是一阵女人惊喜的声音传来,房间里似乎有很多女人,项云心中有些奇怪,周围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的声音?他此刻脑袋还有些混沌模糊。

项云心中正疑惑之际,那一道温柔动听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声音显然是有些激动和欣喜。

“世子,你醒了吗,你可别吓婉儿,你醒了就睁开眼睛呀。”

旋即项云只觉得自己脑袋又被摇晃了好几下,这一摇,倒是将他有些混沌的大脑弄的清醒了一些,他不禁是有些费力的呻吟了一声,艰难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项云一睁开双眼,顿时眼睛就直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双眼,旋即又重新睁大了眼睛,看向乐上方。

“哇……好美……!”

项云喉咙里不禁是发出一声低呼!

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女人,杏眼桃腮,肤若凝脂白玉,一对因为焦急而微微颦蹙的秀眉,好似两弯柳叶,檀口微张露出洁白皓齿。

更令项云惊诧的是,此女浑身充斥着一股犹若无形光辉一般的气质,给人一种清丽脱俗,气质出尘之感,端的是一个如画中仙子一般绝色女子。

张闻道发誓,这女人绝对是他这十八年来,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包括他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那些明星模特在内,与眼前这女子一比起来,简直被甩出了十几条街不止。

这女人简直就是仙女呀!

项云盯着女人看了好半晌,最后竟是忍不住喃喃道:“你……你是……神仙姐姐吗?”项云实在不相信,俗世间还有这般绝色的女人。

“世子……你又在说什么胡话,我是你的丫鬟,婉儿呀,哪里是什么神仙姐姐。”

听到项云那一句神仙姐姐,那绝色女子先是俏脸微微一红,眼中露出欣喜之色,旋即又是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世子……?”

项云听到那绝色女子对自己的称呼,顿时有些发愣,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会有‘世子’这种称呼。

项云有些疑惑的看向女子,这才发现,这女子竟然穿着一身宫装长裙,头上扎着燕尾,插着金钗头饰,一副未古代未出阁女子的装束。

“我靠,我这是到哪来了,现在是在拍古装剧吗?”项云心中疑惑,干脆是撑起身子,抬头四下扫视,想要看看周围是不是有摄像机,或是其他拍摄的道具。

然而,他这目光一扫之下,差点没有再次把他的下巴惊的掉在地上!

只见他此刻竟然正躺在一张朱红色、雕刻着龙凤花纹的精致红木大床之上,四根龙凤呈祥的金漆红木柱子将粉色的床帘高高撑起,周围粉色的帘幕已经被掀开挂在两旁。

床外边除了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漂亮的近乎仙女一般的女子外,竟然还站着十个身姿绰约,模样动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正一个个用惊喜的目光看着自己。

然而,这都不是项云最在意的,他惊愕的是,这十个女子竟然都是身上仅穿着一块尺许长的肚兜,只遮住了身体的重要部位,露出完美傲人的身段,毫不避讳的站在项云面前展示着自己的优美身姿!

项云不过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大二学生,一向羞于表达的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还是一个纯情小处男,何曾见过如此惊心动魄的阵势,他顿时两只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般大小。

“这……这……这是在拍……古装小电影吗?”项云是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同时喉咙里还发出咕嘟一声,用力吞咽口水的声音。

“世子,你这是在说什么胡话呢,怎么我一句都听不懂?”床边那绝色女子,看着自家世子爷奇怪的表现,不禁是露出了一脸狐疑之色。

在说话的同时,她还悄然移动身子,挡住了项云看向那十个女子的目光。

项云见着女子的表情疑惑中带着忧色,表情十分的逼真,他不由是心中暗叹:“哎,想不到这年头,拍这种电影的,都能够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演员,而且演技还这么好,这他娘的是什么世道呀。”

项云不禁是心中暗叹了一句,旋即他还是想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好好的,自己就出现在小电影的拍摄现场呢?

项云忙是对眼前的绝色女子说道:“美女,你们先别急着入戏,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呢,怎么会闯到你们片场了?”

“片场?”那女子眉头一皱,看着项云不解的说道:“世子,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是‘片场’,这里是秦风城最大的青楼‘凤婷阁’呀,这还是您的产业呢?”

“啥?妓院,凤婷阁,我的产业?”项云听了女子的话先是一愣,旋即感到有些愠恼,心道你们这群人真是无聊,自己又不是傻子,怎么还想继续糊弄自己呢?

“好了,好了,这都几点了,我还得上学呢,你们喜欢玩,就慢慢玩吧。”项云说着翻身而起,倒也没忘用余光偷偷的瞥了瞥,那十个女子曼妙的身躯,深呼吸了好几口,才颤抖着手开始穿衣服。

“世子,你去上什么学呀,你不是已经被国教学院开除了吗?”那绝色女子拉住项云,与其他十个女子一般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项云。

“哎……你们在说些什么呀,你们演戏演疯了吗?”项云被这一群女人弄得有些无语了,心道你们拍个小电影,用得着这么敬业吗,导演不喊‘咔’你们都不出戏是吧。

当下,项云也不顾女子的拉扯,直接是赤脚走下床,四下扫视一番房间,想要看看周围的工作人员在什么地方,找他们问问情况。

然而,项云目光一扫房间四周,发现这间古代装饰的厢房虽然大,但是周围却是连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摄像机也没有看到一台。

项云有些疑惑的抬头在房顶上扫视一番,也是没有发现任何拍摄用的仪器。

“咦……奇了怪了。”项云不禁是有些疑惑,不过旋即他又是神色一动,自语道:“哦……我明白了,这种电影肯定是用的隐形摄像机,现场不会有工作人员的,这些家伙一定都在房间外面!”

想到这里,项云当即是大步来到门前,用手将木门一推,嘴里还一边嚷道:“导演在什么地方,你们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怎么……”

项云口中话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的眼前一幕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此刻他的身前是一弯红漆围栏,透过围栏向下一看,此刻他竟然身处在一栋中空的圆形高楼之上,整个巨大的建筑都是以木质结构为主,中心处还有一根粗壮无比的通天巨柱,将整个建筑物由中心高高支撑起来,如同一座圆形的巨塔。

这些都不是重点,更关键的是,项云此刻放眼望去,整个环形建筑的每一层楼都是粉妆玉砌,雕梁画栋!

红漆木栏的周围,到处是衣着暴露,身材性感窈窕的女子,露出妩媚勾人的笑容,对来往的男人们不停地抛着媚眼。

而那些身处其间的男人们,一个个就如同是进入了天堂一般,脸上挂着极度猥琐和兴奋的笑容,对这些风骚性感的女子是垂涎若滴,手中拿着大把大把的银票、金锭,往这些女人的领口的乳沟处塞着。

这里到处可以看到性感风骚的女人,贪婪好色的男人,一眼扫去,竟然不下百人,他们在这高楼的之上缠绵在一起,有的急不可耐的进入身边的房间中,有的干脆是倚在木栏石柱旁就亲热起来。

一时间,女子的荡笑、男人的喘息、混杂在那粉红的灯光,和令人头晕目眩香粉气味之中,整个场面显得是一片旖旎,简直就比国外红灯区的场面还要蔚为壮观。

“妈呀!”

项云看到眼前这一幕,足足是呆愣了三分钟,才终于是‘妈呀’一声惊醒了过来。

眼前这一幕,比之从电影中看到的那些青楼妓院中的场面逼真程度,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论起规模来,电影中看到的青楼一角,和眼前看到的,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座青楼未免也太大了吧。

“天哪,这难道是哪个大导演在拍摄影片,竟然弄出这么巨大的场面?”项云清醒后脑海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在拍一部宏伟的历史巨作。

然而,当他细细观察整个高楼周围时却是发现,这环形建筑内男男女女加在一起,不下千人,一个个竟然都是古代的装束,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那般的自然,妓nv像极了妓nv,嫖客也像极了嫖客,简直就是本色出演。

而且那些男男女女亲热在一起的模样,竟然也是逼真无比,丝毫不像是作假。

“这些群演的素质未免太高了吧!”项云看到眼前这夸张的一幕,不禁是在心中暗自惊叹,如此宏达的场面,总应该有些破绽吧,可是他扫视了一圈,竟然是看不到丝毫跟现代有关的东西。

更令项云惊骇的是,整个高楼内竟然连一台摄像机,或是什么现代设施都看不到,就连天上的照明设备都是用无数盏油灯制成,地面上连一根电线都看不到。

“这……这真是在拍戏吗……?”

项云心中忽然升起了这么一个念头!隐隐的,他的心中已经产生了极度不妙的感觉。

“世子你怎么了?”这时候,房间里的绝色女子和那十个花枝招展的女人都追了出来。

而项云却是猛然转头冲进了房间里,旋即也不理会众人,径直来到房间里,将房间里朝着街市外的窗户猛然推开!

“吱呀……!”

木窗应声被推开,一片喧闹的坊间市场出现在了项云的眼前,鳞次栉比的古代瓦房,繁华热闹的街市,四下叫卖的商贩、冒着炊烟散发着菜香和酒香的酒楼,来来往往担着货物,推着鸡公车的卖菜的农民,街上往来的男女皆是身着锦衣或罗裙、头戴高冠或系上发髻,脚上穿着靴子或踏着草鞋,行走市井街巷之中……

一副热闹繁华的古代居民生活图,如同一张画卷一般,展开在了项云的眼前!

当这一幕幕真实无比的场景冲进项云的眼中,后者自己的脑海中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庞大信息,开始灌注进入自己的脑海,让他大脑猛地一沉,旋即整个人就软倒在了地上!

“世子……!”项云昏迷前,只听到周围一群女人惊慌焦急的声音。

当项云再次醒来时,他已经是身处在一间装饰繁华,四周布满淡淡清香的房间,项云再次听到了耳旁那熟悉而温柔的声音,于是乎,他遥远的思绪也被从虚幻中拉扯回来,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婉儿……”

当看到那张美不胜收的面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项云的眼中露出了复杂之色,但还是下意识的叫出了女子的名字。

“世子,您终于清醒了,您认得我是婉儿了?”那名为婉儿的女子一脸诧异的看着项云,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惊喜。

“我当然认识你,你不是我的贴身丫鬟吗,我们从小玩到大,我怎么可能忘记你。”项云面色古怪的说了一句,旋即对婉儿说道:“婉儿, 你去帮我打一盆水来,我想洗洗脸!”

“是,世子!”婉儿乖巧的点头退了下去。

看着婉儿那窈窕曼妙的身姿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项云原本还算淡然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无比震惊之色!

因为,就在刚才他昏厥的数个时辰里,他的大脑融合了另外一部分记忆,通过这一部分记忆,他惊骇的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没错,就是这么狗血,他真的穿越了!

前世的项云是一个普通十八岁的大二学生,他没有如同其他小说主人公那般,悲惨的遭遇,穿越到了什么穷困潦倒,鸟不生蛋的地方,也没有穿越到什么什么原始部落当中,茹毛饮血当野人。

项云竟然是穿越到了一个皇朝世子的身上,他所在的国家叫做风云国,风云国地域辽阔,是天璇大陆西北第一强国,下属十余个小国家。

虽然风云国建国时间不过三百余年,然而,其开国皇帝‘项冥渊’,却是一位难得一见的明君,短短两百年的时间,令整个风云国是富强鼎盛,兵强马壮称霸西北,一时无双,国人数量已然是数以亿计。

而风云国如今继位皇帝,是风云国太祖项冥渊的长子‘项凌风’,后者同样继承了项太祖的聪明才智,运筹帷幄,将风云国的治理的井井有条,国事蒸蒸日上。

而继承项太祖那功盖千秋,南征北战的能力的,却是他的次子,当今天下唯一的‘一字并肩王’项凌天!后者被称为风云国战神。

项凌天从十五岁便开始带兵打仗,先后破解了北方蛮族入侵,平定了塞北之危,十国之乱之中,拉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杀伐镇压’,以百万敌军的鲜血铺出了一条血屠之路,为风云国西北霸主的地位,正式奠定了不可撼动的地位!

也正是因为后者的赫赫功绩,他被封为天下第一并肩王!凌驾于天下诸王之上,与当朝皇帝项凌风可以平起平坐,掌天下半数兵权,统领整个风云国西北疆土,被风云国百姓尊称为‘风云国战神’!

而项氏兄弟一文一武,一治一镇,整个风云国在项氏家族的统治下,几乎是铁板一块,民富国强,欣欣向荣,周围邻国为了自保,都要年年上贡,岁岁缴纳金银,风云国的威势当真是犹如旭日普照大地!

而项云无巧不巧,竟是恰好穿越到了这位号称风云国战神的一字并肩王的第三子,与之同名同姓的‘项云’身上!

说来,项氏家族果然是英豪世家,虽然贵为皇族,可是项氏子弟却没有一个弱者,就拿项云的两个亲哥哥来说。

他的大哥项惊雷,今年才二十一岁,竟然已经是成为了朝廷亲封的金吾大将军,正三品的品级,而他的二哥项寒枫,年仅二十岁,已然是被分为了正四品的忠武将军。

别以为这二人的职位,是靠什么关系走后门得来的,俗话说,虎父无犬子,项闻天这二位兄长,继承了他们父亲项凌天的战神之名,年纪轻轻就骁勇善战,武力惊人。

他们跟随项凌天南征北战,立下了不少汗毛功劳,若非项凌天有意压制,二人的位置恐怕比现在还要高些。

而身为项氏家族的嫡系,项凌天的第三子的项云,从一出生就受到万众瞩目,被寄予厚望,有望成为项氏家族又一个耀眼的新星,一代强过一代!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项凌天的第三子项云,从他‘百日抓周’开始就让众人跌破了眼镜。

当时,王府的地面上本来已经摆满了‘刀枪剑戟’任其挑选,不曾想,一阵怪风刮来,竟是将一件粉红色的女人肚兜从后院刮来,并从项云身边刮过。

说来也怪,这位并肩王府的小世子,在面对那一排排刀枪剑戟时,始终是无动于衷。

可是当他看到,那从身前一飞而过的红肚兜时,后者竟是以令所有人惊诧的速度,一把将其从空中抓住,紧紧的攥在手中,放在鼻尖细细的嗅闻打量,脸上露出孩童开心‘纯洁’的笑容。

这一次小世子的百日抓周,几乎让所有人跌破了眼镜,原本准备好了各种恭维之词的文武百官,尽皆是瞪圆了眼睛,长大了嘴巴,硬是把嗓子眼儿里的恭维话话咽了回去。

而向来是宠辱不惊,从容镇定的并肩王项凌天,也是在那一刻身躯一震,变了脸色。

据说至此以后,整个并肩王王府的女眷,整整三年都不敢把内衣晾晒到房门外。

而即便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小世子抓周抓了女人肚兜的事情,还是没有传到任何地方,那些文武百官一走出王府大门,都是闭口不言这件事情,由此可见并肩王威势之盛,令群臣畏惧。

然而,随着小世子一天一天的长大,众人却是发现,这位从小被寄予厚望的小世子,竟然不喜欢舞刀弄枪,也没有武学方面的天赋,更不愿意断句识文。

倒是每日每夜和王府里的丫鬟嬉戏玩闹,最爱往那女人堆里钻,时常身上都能闻道一股脂粉味。

于是渐渐的并肩王第三子百日抓周,抓了女人的肚兜,现在成为了一个花花公子的事情,开始传遍大街小巷。

为此,他的父亲,并肩王项凌天可谓是大发雷霆,数此将项云打的是哭爹喊娘,惨不忍睹,以至于项云对他这位王爷父亲是惧怕到了极点。

然而,即便如此,项凌天乃是风云国战神,为了捍卫风云国疆土和威仪,时常要离开家前往边关,倒是很少有时间管项云,后者虽然极度惧怕自己的父亲,可是却耐不住女人的诱惑。

就这样,小小年纪的项云趁着项闻天出征的机会,竟然是开始学会去青楼,去这种风月场所寻花问柳,体验那风花月夜的美妙滋味。

所谓食髓知味,即便是一些个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在这销魂蚀骨的滋味之下也是难以把持,何况是项云这种没有什么定力的放荡少年。

项云一下子痴迷上了寻花问柳的滋味,竟是一连三天住在青楼之中,直接叫来好几名头牌前来伺候。

后者乃是并肩王的三子,又是先皇最宠爱的小孙子,当今皇帝最关心的亲侄子,身份尊崇无比,青楼老板哪里敢怠慢于他。

后者联合整个城里的大小妓院,找到最漂亮的头牌姑娘,小心翼翼的,像亲孙子一般伺候着项云,后者自然是极尽欢愉风流。

而正当项云乐不思蜀的在房间里享受销魂滋味时,忽然间,府中的下人前来通报,说是并肩王出征回来了。

一听到这消息,吓得还在床上搂着美人的项云,几乎是从床上一蹦三丈高,想要立刻溜回王府,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穿上裤子,就被先行一步赶回来的大哥项惊雷踹开了房门。

旋即,项云被大哥项惊雷拎小鸡一般带了回去,本以为又要被一顿胖揍,谁料项凌天听了项云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后,竟是直接掏出了一柄染血的长刀,要亲手将这个儿子给废了。

要不是项云的二哥项寒枫拼命维护,项云说不定就真的被自己的亲爹了结了。

然而,即便逃过了一劫,项云还是被震怒的项凌天直接赶到了风云国帝都‘龙城’,去风云国最高学府‘国教学院’接受教育。

并肩王恐怕也是抱着既然‘武不就’,那‘文’一定要成的想法,让项云学习文学知识。

虽然国教学院是风云国最高学府,无数世家子弟争相就读,寒门子弟梦寐以求的读书圣地,但是,对于并肩王的家的公子来说,就读国教学院还是一句话的事情。

然而,就在并肩王抱着望子成龙的思想,希望项云能够在国教学院接受熏陶,即便无法成为一代战神,那也成为一代大儒的时候。

仅仅是项云在国教学院学习的第三天,龙城方面就传来了一则劲爆消息。

项云在国教学院荣誉院长,风云国右相,‘上官云德’讲课的时候,竟然公然在桌上摆着一幅春宫图揣摩研究,气的上官右相当场晕厥差点暴毙的消息。

最终国教学院委婉请辞,将这位小世子送出了学院,说得好听是送,其实就是赶了出来!

虽然国教学院必须要卖并肩王面子,可是国教学院都是一群墨守成规、倔强顽固的腐儒,又岂会接受这种在院长讲课的时候,观看春宫图,还差点气死院长的学生。

这不是有辱斯文,伤风败俗吗,即便是并肩王的儿子,他们也不买账了。

项云被国教学院赶出学院,沦为龙城笑柄,灰溜溜的回到了西北,又免不了遭受一次项凌天的雷霆暴怒。

这一次并肩王项凌天是真的动怒了,直接一掌将项云从府门里轰出了府门外,将墙壁都撞裂开了。

若不是随行之人带着皇帝的圣旨,让并肩王一定要饶恕项云,恐怕项云真的是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项云受了这一掌之后,虽然每日有上好的灵药疗养,仍旧是在床上一连躺了三个月,最终伤势刚刚一好,已经心灰意冷的项凌天,便把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直接发配到了西北边境,靠近银月森林的秦风城,让他当起了这一座贫穷小城的城主。

项凌天此举无异是让项云经受一番磨练,改掉身上骄奢淫yi的坏毛病,多学点有用的本领也不至于太过一无是处。

他却是没有想到,来到这秦风城,项云唯一一项能力终于是被发掘了出来,那就是他的经商能力。

项云来到这秦风城,看到这座城池一副破落贫寒的模样,他也是一脸的苦闷,郁郁不乐,在自己的宅院中呆了几日后,项云不禁是又思念起西北银城之中,那些请楼内软玉温香的漂亮花魁们。

项世子心痒难耐,却是不敢违背自己父亲的命令,不敢跨出秦风城半步,绞尽脑汁之下,他终于是想到了一个妙计。

那就是发展秦风城,让他成为西北第二个类似银城一般的商业发达的城市。

当下,项云便斥巨资,开始在秦风城聘请能工巧匠,大兴土木起来,后者可不是修建什么城防碉堡,而是修建了数以千百的‘最欢楼、怡红楼、红杏楼……’诸如此类的青楼妓院!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我不会武功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