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排行榜

四本引人入胜的奇幻小说推荐!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

LensNews

春天。

这是一个让人欣喜的季节,经过漫长的寒冬,人们终于可以开始新的一年,不必忍受酷寒,食物更容易获取,品种也慢慢变得丰富。所以冬去春来时,都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不止是人类,矮人、兽人、精灵甚至是食人魔都把最重要的庆典放在春天。当然,世界是如此复杂,总会有例外,比如说地下世界的居民们,春天对他们就几乎没有意义。例外可以发展到极端,比如雪妖,这个种族最痛恨的就是春天。不管怎么说,对于大多数人类来说,春天总是让人愉悦的。

当温暖而湿润的气流艰难地翻越了海岸山脉,抵达鲁瑟兰村的时候,村中人们就知道,春天又到了。

鲁瑟兰座落于海岸山脉脚下,是这座绵延万里的巨大山脉中很不起眼的一个小点,也是数以万计的人类聚居地中的一个。这里隶属于塔克男爵领,也是神圣同盟帝国的领土。可是即便以直线距离计算,塔克男爵的城堡距离这里也有将近三百多公里。只有每年秋季收获时,村里的人们才会看到男爵的税官。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领主才有了微不足道的存在感。男爵的税很轻,只是收些山里特有的土产而已,对村民们的日常生活几乎看不到什么影响。不过村子的产出有限,如果税收影响再大一些,就会涉及到生存问题了。

山里的生活其实不算艰难,只要一年辛勤劳作到头就行。

春天一到,村外的土地就需要翻种,播种下夏天就可以收获的粮食。猎人们则开始进入森林,这个时节,森林深处那些饿了一冬的魔兽逐渐醒来,开始觅食。它们变得十分危险,并极具攻击性。但是一些魔兽身上的特产,比如说某些可以用作珍贵药材或者是香料的腺体,只有在这个时候成色最好,也才能够卖出最高的价钱。每年的这个季节,猎人们都会有死伤,但是年年猎人们都会照常进山。所以在鲁瑟兰村,森林与狩猎女神得到的信仰最多,要知道,除了永恒之龙外,诺兰德大陆上的神明和信仰可是多如头顶的星辰。

诺兰德大陆是物产丰饶的土地,是崇尚力量的土地,也是等级森严的土地。

即使鲁瑟兰这样一个偏远而宁静的村落,也深深打上了年代的烙印。村民们质朴诚挚,但也同样尊重强者,鄙视弱小。仅有几十户的小村庄,却也有着隐然的等级高下。

村外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这是一个男孩,背上却背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箩筐,里面装满了面包果。在春天,一冬的储备已基本消耗殆尽,而新的作物尚未到收获的时候,这种味道并不怎么样的果实可是很重要的口粮。它很容易获得,只要到村旁的树林中去捡就好了。

在小男孩身后,三个比他要整整高出一头的少年结伴出现。他们手里提着的是猎弓短叉,腰中还别着短刀,身后背着鹿和兔子等猎物。他们虽然年纪还不到十岁,却也能进山打猎了。他们的猎物当然不是魔兽,而是一些温驯的动物,捕猎的途径也主要是依靠陷阱,可是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城镇中的平民和贵族子弟,这个时候多半还在父母羽翼下学习和修炼。

为首的少年忽然高声叫着:“嗨,李察,你的父亲呢?他没教你捕猎吗?我在你的年纪,可是已经一个人进山设陷阱抓兔子了呢!”

旁边一个男孩附和的笑着,说:“没爹的孩子只会捡果子!”

三个大男孩哈哈笑着,越过了小男孩,向村子里奔去,步履轻松,一点也看不出每个人都提了几十公斤的猎物。小男孩没有理会嘲笑,而是继续背着自己的箩筐向村里走去。一个坐在村口的中年壮汉早把一切都看在了眼底,他向小男孩招了招手,叫了过来,然后把一块风干的魔兽肉干塞在男孩的手里,怜爱的揉了揉他的头,问:“小李察,皮鲁他们这样欺负你,你不生气吗?回头大叔就去教训他们一顿,就算是小孩子,说话也不能太过分。”

没想到小男孩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没有生气。”

“可是……”男人用粗糙黝黑的大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难以理解,还以为他是怕了那几个大男孩,忍不住就想要说几句。山里的孩子,什么都可以缺,就是不能缺乏勇气。

哪知道小男孩笑着说:“我虽然没有爸爸,可是我有一个最好的妈妈啊!”

男人听了这句话,只能继续抓着头,憨憨的笑着,说:“那是,那是。”

小男孩哼着歌,背着大筐,蹦蹦跳跳的向村里走去。这个时候,小李察心底的一点阴翳早已一扫而空,又变得开心起来。因为妈妈告诉他,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让自己变得很快乐。

这一年,小李察六岁。在六岁的时候,他学会了快乐。

中年男人名叫鲍比,他是村里的铁匠,而男孩的妈妈据说是一个魔法学徒。当她只身一人来到鲁瑟兰村时,怀中的小李察还在襁褓里。那是一个外貌并不是非常漂亮的女人,却温婉如水。她的到来给小小的鲁瑟兰村带来了全新的气象,村子里第一次有了医师,不用再为一点小病小痛跑去几十公里外的镇上看病,或者索性忍着,等它自然痊愈。她叫伊莲,在村边开了一间小小的药剂店,虽然能做出的只是最初级的药剂,却在第一年中就救了不止一位村民的命。所以村长和长老们决定,分给伊莲一块土地,正式接纳她成为鲁瑟兰的一员。小小的鲁瑟兰村中,最多的就是猎人,仅仅有三个职业者,那就是铁匠,兼任医生的伊莲,以及退役士官的村长。这三个人支撑起了整个村庄的运转。

鲁瑟兰村的生活平静而缓慢,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转眼之间,又是新的春天。

小李察又长高了十几厘米,看起来和八-九岁的孩子差不多。按照鲁瑟兰村的传统,他已经应该学习制作和铺设陷阱,去猎捕兔子以及其它一些草食的小魔兽了。距离鲁瑟兰村不远的一片树林中,这类小魔兽数量很多,而大型魔兽几乎不见踪影。那是村里训练孩子们的保留地。猎人们从不捕猎那里的小动物,但是会定期去巡逻一遍,把林子深处那些偶尔闯进来的危险的大型魔兽清理干净。不过每隔几天,小李察依然会背着箩筐上山。背上的箩筐看起来比例已经不是那么失调,却说明他还在捡果子。面包果并不美味,山上又到处都是,村里的人更喜欢美味的魔兽肉。就算不考虑味道,那可是吃了能够长力气的。

不过李察依然要在开始狩猎的年纪捡果子,这是妈妈的要求。不止如此,他还要顺便采集药草,每个季节各有四种,然后按照既定且繁复的工序进行处理。一半工序要在采下药草时完成,而另一半则是回家之后再做。让他不理解的是,面包果也要做类似的处理,并且工序和耗时都要多上不少。村里从来没有人家这么做,面包果是最容易取得的食物,熟透以后,一个晚上就会自然落地,捡起来就可以直接入口。但是,妈妈要求,面包果不能捡落到地上的,而是要从主干上采摘下来,挑选的大小色泽都有固定要求,采摘手法也是特殊的。李察并不明白是为什么,也没有感觉按照特殊方法带回来的面包果有什么口味上的差异,可是只要他没有按照要求去摘的面包果,都会被妈妈挑出来。在几次斥责之后,小李察再也不玩花样了,而是认认真真,把每一个繁琐的步骤做好。一直到冬天,再也摘不到面包果之后,妈妈才告诉他,这是为了让他拥有恒心。

这一年,小李察七岁。在七岁的时候,他记住了做事要有恒心。要说七岁的记忆中有什么不愉快的,那就是每次晚餐都是面包果。这件小事,最终成为他童年时期挥之不去的梦魇之一。

新的春天到来,鲁瑟兰村还是老样子。铁匠鲍比依旧单身,伊莲的药剂店生意也未见起色,村长依然健壮,每次出现难以对付的魔兽时都是冲在最前。

李察终于可以学着设陷阱了。而这个时候,皮鲁他们已经开始背起短弓,跟随村里的猎人们进山了。跨过十岁的门槛,他们已经可以称为少年,而挺拔的身材放在城里,会让人误以为是十五六的年纪。

铺设陷阱是门学问,需要丰富的经验,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一双灵巧的手以及一定的运气。仅有简陋工具的情况下,除了经验丰富的猎人,新手制造陷阱时很有可能伤到自己。小李察在学习方面很有天份,第一次表现出压倒同村少年的优势,并且第一天铺设的陷阱就大获成功,被整个村子里的成年人赞扬着。铁匠鲍比更是逢人就说,欢喜得好象李察就是他自己的儿子。不过他的心思村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如果李察能够叫他一声父亲,估计让鲍比把铁匠铺关了都愿意。

几天过去了,李察对几种陷阱的掌握都已经熟练在胸。他开始进入保留地深处,设下几个大型的复合陷阱。这里可是偶尔会有大型魔兽出没,他想试试自己的运气。李察的运气不错,一头堪察加野猪出现在视野里,并且一头撞上了陷阱。由荆刺、藤条和铁钉组装成的兽夹牢牢夹住了它的前腿。野猪虽然力量很大,可是李察的陷阱做工精细,各方面的力平衡都处理得十分好,在一阵疯狂的拉扯摇晃之后,竟然还是没有被它挣脱。躲在一边观察的李察紧张得手心中都是汗水,握在手里的猎刀也第一次显得不是那么可靠。受伤的野猪可是十分危险的,虽然堪察加野猪的体型和胆子都很小,但他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就在李察确定猎物一时无法挣脱,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股大力,把他狠狠的推了出去。李察重重的摔在地上,只觉得天旋地转,口鼻中多了一缕腥气。他听到了一声弓弦响,然后就是野猪的惨叫声。几声欢呼在旁边响起,声音十分熟悉。

李察慢慢的爬了起来,看到皮鲁带着三个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刚刚就是其中一个少年把他狠狠的推了出去。而皮鲁手里握着猎弓,正得意洋洋的看着那头可怜的堪察加野猪。一支箭正插在野猪的颈侧要害。能够一箭射中要害,可是不容易的,哪怕是被陷阱困住也是一样。那头野猪可是一直在乱蹦狂拱的。

“你抢我的猎物!”李察忽然明白了他们要干什么,愤怒地叫着。

“这里的人都可以证明,这头野猪是我射死的。怎么叫抢?就因为你布了陷阱吗,好猎人都知道,这种陷阱只是用来抓兔子的。”皮鲁慢慢地说,不屑地看着李察。

他比李察高了近一个头,体格也明显强壮。而且他的力量其实比同龄人都要大,几乎和成年人差不多了。这是因为皮鲁是村长的儿子,作为退役士官的村长经常可以从山里猎取一些强大的魔兽回来。这种魔兽的肉吃下去,对于强壮身体很有用处。

“那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射野猪?”李察一句反问让皮鲁语塞。他们看不起李察的瘦弱,却不得不承认李察的确很聪明,据说他都会写很多字了。可是皮鲁这些少年并没有因此尊重李察,会写字又不能用来打猎,认识那么多字干吗?

但是李察的反问让皮鲁感觉很恼怒,他狠狠挥了下手,身边一个少年就绕到李察身后,把李察狠狠推在地上。

李察爬了起来,小脸涨得通红,手紧紧地握住了猎刀,那一瞬间迸发的气势让几个少年莫名的感觉到深深的寒意!猎刀最终没有拔出来,一迟疑的功夫,皮鲁已一脚踹中他的肚子,少年们一拥而上,抢去了猎刀,然后就是拳打脚踢的围殴。皮鲁更是一脚踩在李察头上,把他的脸深深碾进泥土里!

山里的少年骨头缝里都有的是力气,这一顿打实在不轻。李察也不挣扎反抗,也不出声求饶,只是默默的忍着。皮鲁越打越是愤怒,下手越来越重,他从李察无声的反应中感受到的只有轻蔑。

“还不服?不服?”少年们也越来越用力,李察就象身体全然不是自己的,只是任由他们殴打。没过多久,皮鲁就害怕了。他生怕真的重伤了李察,回到家中肯定也要挨一顿好打。村长的脾气和他的力气一样火爆,而伊莲在村内的口碑从来都是很好的。

少年们也逐渐停手了,李察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爬起来。皮鲁扔下几句狠话,就拎着野猪扬长而去。等他们彻底走远,小李察才跌坐在树下,休息许久才挣扎着站起来,往家里走去。

晚上,伊莲看着满身淤痕的小李察,眼泪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反而是男孩安慰她说没有事,只是有点痛。在上好了药之后,男孩望着妈妈,问:“还是不能还手吗?”

“嗯!”伊莲咬着牙,用力点了点头。

“好的,我不会还手的,但是也不会屈服。”

接下来的日子,皮鲁又找了李察几次麻烦,过程无外乎狠狠殴打。可是最重的一次,直到所有的人都打累了,李察已经完全爬不起来,皮鲁都没有等到要男孩的屈服求饶,甚至连**都没有听到。而每次他们打累了,准备走了,李察就会慢慢爬起来,静静的看着皮鲁。那沉静宁定的目光,忽然让皮鲁自内心最深处感觉到寒意。那眼光,就象是在看死人。

从这一年开始,皮鲁开始做恶梦。到后来每打李察一次,他都会做上几天的恶梦。李察从没有反抗挣扎过,皮鲁也越来越健壮,两个人之间的体型差距甚至还在扩大着。但是每次看到李察,皮鲁就会看到男孩那沉宁如水的目光,然后就会是连绵几天的恶梦。皮鲁还有一点想不明白,那就是李察为什么不去找父亲告状。如果男孩这么做了,那皮鲁少说也要挨几下鞭子。可是由始至终,李察都没有和村里任何人提起过挨打的事。

少年们找李察麻烦的次数渐渐少了,当有一次男孩嘴边挂着鲜血,反而微笑着看着他们时,少年们一哄而散。那也是他们最后一次找李察的麻烦。

在八岁的时候,李察学会了坚韧。

当新的春天到来时,小李察也初脱稚气。他腰间的猎刀终于不再是摆设。他也开始跟着村里的猎人们进山打猎了,虽然并不会太过深入森林,在面对魔兽时也不会站在第一线,分派给他的活更多的是打下手,设陷阱和收拾猎物,可是至少说明,他已经是一个猎人了。铁匠鲍比又是非常开心,因为李察的猎刀是他花了好几个晚上,用去几块珍藏的百炼钢打成的。小李察每用它杀掉一只魔兽,鲍比都会开心很久。

狩猎总是会有危险,绵延的海岸山脉中藏着不知道多少魔兽,也偶尔会有深山中的迷路魔兽跑到鲁瑟兰村来。小李察就遇上了一只苍灰魔狼。这是一只真正的二级魔兽,就算是村长也要认真应付。遭遇魔狼时,小李察身边就只有两名村里的猎人。那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三个人都带了不轻的伤,可是最终他们拖着魔狼的尸体回到了村里。让村里人称道的是,整场殊死搏斗中,小李察异常的冷静沉着,应对无误,就是最好的猎人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而且要不是小李察一刀砍断了魔狼后爪的筋,可能就是另一个结果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年中小李察遇到了不少的危险,而他总是沉着冷静,应对有方。再危险的局面,他也没有畏缩过。

九岁时,李察学会了勇气。这一年似乎应该是最轻松的一年,因为山里的孩子从来不缺乏勇气。但是妈妈教给李察的勇气却又有所不同。李察做到了,从此以后,妈妈不再叫他小李察,而是我的李察。

“我的李察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每次看到李察,伊莲总会这么笑**的说。

可是有一天,李察挺胸回答的却是:“真正的男人还要有智慧!”

伊莲吃了一惊,认真的看着李察,问:“告诉妈妈,这是谁告诉你的。”

“书上写的啊!”

“哪本书呢?”伊莲耐心地问。不要说魔法师,就是魔法学徒的知识也是十分丰富的。所以李察已经跟着伊莲学了好几种语言,甚至有一种非常艰深晦涩的上古语言。阅读对李察来说早已不是问题,甚至他在枯燥无聊的冬季读完了好几本魔法的入门书,可是伊莲不记得哪本书里有过这么一句话。

“就是阁楼上的那本书啊,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呢。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是这么大的。”李察兴奋的说。

“是那本书?”伊莲想起了什么,随后又微笑起来:“那本书是很有意思呢。我的李察,一个真正的男人当然不能缺少智慧,可是恒心、坚强和勇气却是更加难得。我的李察这么聪明,长大后一定不会缺少智慧的。所以妈妈要先培养你的这几样性格,懂了吗?”

“还有快乐!”李察抢着说。

伊莲笑着摸摸李察的头,说:“是的,还有快乐!我的李察这几年过得快乐吗?”

小李察摇了摇头,闷闷的说:“不总是快乐的。皮鲁欺负过我,另外我也讨厌面包果。还有,妈妈,爸爸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伊莲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下,然后温柔的说:“你的爸爸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李察立刻接着说:“我知道!他也是最坏的坏人!是妈妈最痛恨的人!”

伊莲笑了笑,每一年李察都要问几次这样的问题,她也一直这么回答。现在李察早都能背下来了。不过李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他能够体会到伊莲在提到他父亲时的深深恨意,时间久了,李察也同样痛恨这个父亲。

因为有好多次,李察半夜中醒来,都会听到妈妈在轻声哭泣。

孩子的逻辑原本就很简单,妈妈是最疼爱他的,也是他最爱的人。妈妈痛恨的,也就是他痛恨的。每隔一段时间,李察就会问问父亲的情况,一方面是好奇,因为只要他长大一点,妈妈就会和他多说一些父亲的事。而另一方面,李察却是想更多的了解父亲,好在长大后为妈妈报仇。至于如何报仇,现在的他还是个孩子,当然了无头绪,但是这件事已经铭记在心底。

不过这一次,伊莲没有告诉李察更多关于他父亲的事,而只是说她和李察父亲在一起的时间非常短暂,她也只知道这么多。

“将来有一天,你会很了解你的爸爸的。”不知为什么,伊莲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这句话一出口,她的脸色就变了变,好象心头揪着什么一样。伊莲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李察敏锐地感觉到妈妈的心情突然变坏了,于是悄悄的吐了吐**,说了声“我去看书了”,就跑到了后面的房间里。那里是伊莲的书房,再旁边就是调配药剂的实验室了。书房里的书并不多,都是些魔法基础,药剂入门以及大陆的历史地理及风物等方面的知识,和伊莲魔法学徒的身份很相称。李察在晚上很喜欢在这里读书。书房中有一盏魔法灯,灯光并不明亮,以伊莲那点魔力充填一次,就可以让魔法灯亮上一晚。因为油很贵,所以晚上能够长时间点灯的除了村长、铁匠和最强大的几个猎人,也就只有伊莲了。

就在这座简陋却温馨的小房间内,李察悄悄度过了他的童年。

在那些厚厚的书中,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比鲁瑟兰要宽广、复杂、高远和瑰丽得多的世界。小小的李察一直在悄悄的想,当他成长为村里最优秀的猎人时,就要带上妈妈,离开鲁瑟兰村,去看看山外的世界。

伊莲独自坐在客厅里,耳边传来刷刷的翻书声。小李察又在用心读书了,他已经把基础的魔法知识掌握得十分扎实,却还没有真正的学习魔法。伊莲甚至禁止他练习冥想。在大陆上,想要成为一个好的魔法师,一般都要从四五岁时开始最初的冥想,由此才能够在十岁时积累出足够的精神力,开始魔法的学习和魔力的培育。不过小李察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他什么都不懂,同时也因为他觉得妈妈什么都是对的。

伊莲安静的坐着,就是因为今晚多说了一句话的缘故,记忆的大门悄然打开,许许多多尘封的往事逐一浮现,按都按不下去。

头开始有些痛了,伊莲轻轻揉着额角,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她的目光落在桌上的日历上,忽然看到了一个醒目的标记。再过十几天,就是李察十岁的生日了。十岁,是从男孩到少年的分界,而十三或是十四岁,就已经勉强能算是成年了。

不知不觉,已经十年过去了吗?

伊莲怔怔的看着魔法灯中跳跃的光芒,黄铜的灯体擦得雪亮,映出了她的面容。她并不算美丽,只能说是标致的女人,可是在鲁瑟兰村,却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十年过去了,岁月却未能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如果不是衣服式样已经向中年女人靠拢,几乎无人会记住她的年纪。假如从不相识的人见了,肯定会觉得伊莲仅仅是二十出头。

黄铜灯罩上倒映的面容,其实对伊莲来说很陌生,而且太过普通,因为当她出生时,并不是这样一张面孔。在很久以前,她甚至从未想过自己会过着如此质朴、简单而又艰苦的生活,而且一过就是十年。但是看着李察一天天的长大,她却又在内心深处觉得如此充实。

伊莲走进书房,看着正抱着一本厚厚的魔兽图鉴看得津津有味的李察,微笑着说:“我的李察很快就是十岁了,妈妈给你准备了一场特别的仪式,来庆祝我的李察长大。”

“耶!会有礼物吗?”李察跳了起来,这时候才显示出他还是一个男孩。

“有的,会是跟随你一辈子的礼物。不过你这几天要好好休息,知道吗?现在已经很晚了,该去睡了。”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罪恶之城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