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排行榜

奇幻小说排行榜:5本点击破亿收藏最多的奇幻小说,书荒强烈推荐

LensNews

骄阳如火,一名高大昂扬的男子带着一个孩子缓慢前行着。男子身上穿着火红色的魔法袍,胸口处所绣的金色火焰,代表着他魔导士的身份。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古铜色的面庞如同刀削斧凿一般棱角分明。但是,他那双褐色的眼眸中却流露着淡淡的悲伤。

“念冰,你累么”男子低头看向手中所牵的孩子。

男孩儿身高只到高大男子的腰部,相貌与高大男子到有六分相象,只不过他脸部的线条要柔和许多,同样的金色头发,虽然年纪尚小,但英俊的相貌却比高大男子更引人注目。他有着一双水蓝色的眼眸,身体看上去显得有些瘦弱,由于疲倦,脸色苍白,发鬓处汗迹隐现。

坚定的摇了摇头,“爸爸,我不累。我们就要见到妈妈了么我,我好想妈妈。”

高大男子仰头看向空中骄阳,刺目的阳光似乎对他没有分毫影响似的,“是啊我们就要见到你妈妈了,十年了,你也已经十岁了。十年来,天下之大,却没有咱们爷俩容身之地。不论如何,这次我一定要见到你妈妈,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念冰毕竟年纪尚幼,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爸爸,为什么他们不让咱们见到妈妈呢”

高大男子冷哼一声,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似的,“他们,哼,他们。念冰,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为了你妈妈,爸爸可以付出一切,但是,我实在舍不得你啊你还这么小,到了前面的村子,你留在那里等爸爸好不好”

“不,爸爸,我要和你一起去找妈妈。妈妈已经不要我了,难道你也不要我么”念冰眼圈一红,紧紧的抓住父亲的大手,惟恐他抛下自己。

高大男子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递到念冰手上,“记得爸爸教你的引动魔法卷轴的方法么你跟我去也可以,但是,到了危急关头,一定要记着使用这个卷轴,它会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就是前天爸爸画下魔法阵那里。”

念冰将魔法卷轴接入手中,乖巧的点了点头,道:“爸爸,我知道了。”

高大男子叹息一声,道:“可惜时间太短了,你天赋比我还要好,如果时间允许我教你更多东西的话,或许你会成为整个大陆上最顶尖的火系魔法师。但是,时间不允许我再等下去。如果我们明天无法赶到冰神之堡,就永远也见不到你妈妈了。”

念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爸爸,今后我一定会成为像你一样强大的火系魔法师。”

高大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朦胧,“记得当年,我和你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曾经商量,如果有了孩子,该让他修炼什么魔法呢她是冰系魔法师,而我是火系,冰火不相融,我们的孩子也只能选择一种。那时,你妈妈说,如果生了男孩儿,就跟我学火系魔法,生了女孩儿,就跟她学冰系魔法。现在想起来,她仿佛就在我眼前一般,言犹在耳,伊人已去。”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高昂了几分,“我,火系魔导士融天发誓,一定要阻止冰之女神祭祀的继承仪式,夺回我的妻子。”

三天后。

那是一座高约百米的山峰。山峰陡峭,虽然不高,却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青灰色的山体看上去有分肃杀的感觉,上面虽有些植物生长,但是,却极为稀疏,或许是由于陡峭山势的关系吧。除非常年在山麓上行走之人,否则,普通人很难攀爬上如此陡峭的山峰。山峰脚下,一条大河由南向北澎湃勃发,这是仰光大陆有名的一条母亲河,名曰:天青河。大河横穿仰光大陆接近三分之二,长达近两千公里,它的源头,就在最北方的冰极行省,行省百分之六十的面积都被冰川所覆盖,每年春夏两季,冰川融化,汇入天青河之中,一直延续到遥远的大海。河面宽阔,最狭窄处也有接近百米宽,最宽处更是达到数千米之阔。以河水清澈水流湍急而得名。孕育着数个国家,数十个行省的百姓。虽然偶尔发作时会带来一定程度的水患,但由于各国治理得当,河边生活的人们到也能过上平静安逸的生活,依河而存。

陡峭的山峰,峰顶只有不足十平米的面积,突然,地面上出现了火红色的光芒,那是一个光点,光点快速的移动着,眨眼间勾勒出一个红色的六芒星。峰顶的温度急剧上升,六芒星上方,因为灼热而产生了水样波纹。

波纹缓缓的颤动着,红光骤然大盛,周围的魔法元素似乎在欢快的鸣叫着,在强烈的元素波动中,一道灰色的身影悄然出现。

身影一个踉跄,从火红色的魔法阵中跌出,险些摔倒在地,那是一个孩子,一个看上去十几岁的孩子。他,正是三天前跟随父亲一起寻亲的融念冰。

英俊的小脸上流露着恐惧的神色,金色的短发显得有些凌乱,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爸爸,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泪水顺着脸庞不断的流淌着,失去至亲的痛苦,无论是谁都很难承受,何况他只是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

哭了一会儿,精神疲倦的念冰蜷缩在山顶的一块岩石后,昏睡过去,年纪小小的他,此时的前途是迷茫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淡淡的蓝、红两色光芒在他怀中一闪而没,周围的火云素和冰元素飞快的向他那幼小的身体凝聚,这个奇异的过程,维持了一顿饭的工夫才悄然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剧烈的震荡和疼痛使念冰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三个修长的身影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胸口传来的剧烈疼痛不禁让他咳嗽出声,一缕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而出。灰色的布衣胸口处多了一个带着黄土的鞋印。

那三个人,都穿着蓝色的魔法袍,与他们蓝色的长发似乎融合为一体似的,仿佛他们的身体是用冰凝结而成的,给人以一种难言的冰冷感,看上去,他们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中央一人,魔法袍左胸口处,绣着用指甲大小的蓝色晶石雕刻的三个雪花,左右两旁跟随着他的,显然在阶级上要差了一些,只有一颗。

“以火为基础的瞬间移动魔法阵卷轴。可惜,是由一个孩子来使用,留下的气息太明显了。”中央的魔法师淡淡的说道。

看到这三个人,念冰俊俏的小脸顿时变得扭曲了,“你们,啊是你们这些坏人。还我妈妈,还我爸爸。”不知道是哪里得来的力气,念冰勉强从地上怕了起来,向中间的那人冲去。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拥有着初级魔法师的能力,冲动中,只有本能。

“小杂种,找死么”左侧的魔法师右手一挥,一颗直径三寸的水弹瞬发而出,直接轰上了少年的胸口,水弹只是最普通的一级魔法,攻击力并不强,念冰闷哼一声,一个趔趄向后跌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的手,因为帮助自己稳定身形而被旁边的岩石擦出数道血口。

中间那名魔法师瞪了同伴一眼,“够了,他只是一个孩子,我不想让他经历太多的痛苦。”

“是,尊敬的冰雪祭祀大人。”出手的魔法师答应一声,赶忙退到旁边。

冰雪祭祀看着念冰,淡然道:“孩子,我本不愿意伤害你,奈何,你是他们的孩子,为了冰神塔的尊严,你不能继续存在。交出冰雪女神之石,我给你一个痛快。”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用手去搜,但命令的语气却散发着无形的威严。

念冰缓缓站了起来,小小年纪,他的眼中却流露出冷厉之色,深深的仇恨在他心中燃烧,“冰神塔的尊严爸爸说过,外表光鲜的冰神塔,只不过是一堆垃圾。想得回冰雪女神之石别做梦了,我就算死也不会给你们,那是妈妈最后给我的东西,你们都去死。”没有任何预兆的,双拳同时向前挥出,左红右蓝,两道光芒分别带着不同的气息向面前的三名冰雪法师罩去。那是火球与水球,两个只有一级的魔法,不需要吟唱咒语就可以使用的魔法,冰与火同时出现,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成绩。

冰雪祭祀眼中光芒一闪,快速的吟唱了几个简单的字符,一面柔和的水墙凭空出现,水与火碰撞产生出一片水雾。他心中突然一动,暗道不好。再想出手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幼小的身体,从峰顶陨落,在他跳出悬崖的那一刻,没有任何的犹豫。扑通一声,身影没入那湍急的河流,只溅起淡淡的波纹。念冰的声音依然在三名冰雪法师的耳边回荡着,他们终于明白了死也不交出冰雪女神之石的意思。

冰雪祭祀上前几步,走到悬崖边缘,轻叹一声,“好刚烈的孩子。”

“冰雪祭祀大人,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怎么会瞬发两种魔法而且还是彼此冲突的魔法。”左边的冰雪法师惊讶的看着下方湍急的河水。

冰雪祭祀淡然道:“那不是因为他的法力高,而是因为他不但有着冰师叔的冰雪女神之石,还有着融天的火焰神之石,这两块极品宝石虽然他还无法应用其真正的能力,但激发出简单的初级魔法却并不值得惊讶。不过,冰火相克,但同时使用的两种初级魔法却似乎彼此并没有冲突似的。这让我实在有些不明白。看来,这孩子在魔法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

右边的法师恨声道:“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魔力将湍急的河流冰冻,否则一定能得到这两而况宝石。冰雪祭祀大人,我们的任务怎么办先前,还不如直接搜他的身。”

冰雪祭祀看了他一眼,眼中的寒意使那名法师全身一个机灵,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记住,修练魔法先要修心,没有一颗平静的心,你们的魔法能力始终无法达到上乘境界。这次的任务以失败而告终,一切责任,我自会承担。我们回去吧。伟大的冰雪女神啊请借我您的愤怒,送我们到达迷失的彼岸。”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上已经多了一根长约一米的魔法杖,杖身呈现出晶莹的蓝色,不知为何物所制,杖头以八爪抓魔之势,如同众星捧月般探出八根精灵般的手指,抓住一颗透明的宝石。

法杖缓缓举起,冰元素在空中逐渐变得狂暴,天空也随之变得暗了下来,冰雪女神的愤怒是什么是冰雪风暴。

冰雪风暴,六级大范围冰系魔法,攻击力普通,范围极广。

雪片飘飞,使空气中的温度急剧下降,这是冰雪法师最喜欢的环境,昏暗的天空中,风雪肆虐,冰雪祭祀法杖前指,“走吧。”

两名冰雪法师应了一声,全身在淡淡的蓝色光芒包裹中,犹如一片雪花般飘飞而起,随风雪飘荡,朝冰神塔方向而去。冰雪风暴最适合冰雪法师进行短距离飞行,虽然不能像风系魔法师那样持续飞行,但在短途过程中速度却要比风系魔法快上几分。

同伴走了,冰雪祭祀冰鲁的目光最后一次投向那宽阔的天青河,轻叹道:“一切都由上天来决定吧,冰师叔,我能替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以他的魔法水平,原本可以在念冰逃离之时强行将他击毙,但是,心中的善念使他没有这样做,给那失去父母的可怜孩子留下了最后一分生机。

查极从桃花森林中走向天青河畔,看了一眼手中的渔网,自言自语的道:“改善改善生活吧,天天吃青菜,即使再美味,身体总是缺乏营养的。网几条青鱼,滋补一下我这老迈的身体。”

清新的空气微微有些潮湿,呼吸于鼻端,使他感觉分外舒适,今年已经五十七岁的查极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十年之久,对于周围的一切,他再熟悉不过。

双手在颤抖中勉强抓牢渔网,以臂带手,将渔网撒了出去,虽然只撒出四、五米远,但对于渔产丰富的天青河来说,只要他有耐心等下去,就一定不会空手而归。将渔网固定在身旁,将其中的一根鱼线拴在自己的手腕上,查极倚靠着身旁的一棵大树坐了下来,火热的夏天,树荫下乘凉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刚刚才坐定身体,查极手上的鱼线突然猛的一震,他闭上的双眼睁开,精光一闪而过,“不会运气这么好吧。平时,总要等上些时间才有货的。坏了,怎么不是鱼,我可怜的鱼网啊”当他的目光落在河上时,看到的却是一块木头,木头不大,长约一米,人腿般粗细,正缠绕上了他那并不算很结实的鱼网,不用看他也知道,恐怕这张鱼网算是报废了。

查极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可怜的运气,却发现,在那根木头上有着一双纤细的手臂,有人,河里有人。不敢怠慢,他将鱼线飞快的缠绕在自己腿上,大步向岸边更远的地方走去,凭借着腿力,将那块木头连同人一起带到了岸边。

“不”念冰猛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中流露着惊疑不定的神色。

鸟叫声清晰的传入耳中,柔和的光线照在他的身上,带来几分温暖,用力摇了摇头,心神稍微稳定了一点,从温暖的感觉来看,他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心跳渐渐平稳下来,观察着四周。这似乎是一间小木屋,除了自己所在的床以外,周围似乎没有什么过多的摆设,屋里有不少尘土,显然是不经常打扫的。

“你醒了。”一个疲惫的声音响起,木门在令人牙酸的声音中打开,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念冰下意识的蜷缩起自己的身体,“你,你是谁”

“你的救命恩人。”查极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将手中的碗放在一旁的木桌上,微笑的看着念冰,心中暗道:好个俊逸的孩子。

脑海中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念冰全身微微一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怀中,那坚硬的物品还存在着,这才使他松了口气,试探着问道:“是您救了我”一边说着,他一边打量着面前的老人,他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黑色的头发已经班白,皱纹显示着岁月的风霜,脸上带着慈和的微笑,相貌甚是普通。

查极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我,要不,你以为会是谁呢算你运气好,竟然能坚持的抱着木头,你知道我把你弄回来费了多大劲么真是累死我老人家了。小家伙,吃点东西吧,你那破木头撞坏了我的渔网,现在只有青菜粥可以喝。”

先前处于惊吓中,念冰对自己的身体并没有过多的感觉,此时一听查极让他吃东西,这才发现,自己的肚皮已经快与后背贴上了。当时,他跃入天青河后,被水面拍打产生的剧痛险些使他晕了过去,双手连抓,竟然在被冲出数百米后奇迹般的抓到了一根木头,强烈的求生使他紧抱着木头不放。也算他运气好,天青河极为宽阔,没有什么突出的礁石,这才在撞上查极的渔网后得救。

他有些谨慎的看了查极一眼,这才将那碗并没有香气散出的菜粥端了起来。当他看到碗内的情形时,不禁楞了一下,白色的粥,看上去极为粘稠,似乎闪烁着淡淡的晶莹光泽,一块块绿色的青菜,虽然大小并不均匀,但散布在年白粥之中,似乎竟然能够感觉到它所包含着的生命气息,离的近了,整碗粥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使念冰不禁食旨大动。他哪里知道,当初,这么一碗普通的菜粥,在大陆饮食界有着翡翠白玉粥的美称,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喝到的,其关键不在材料,而在于烹制的方法。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冰火魔厨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