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排行榜

推荐几部靠剧情好文笔佳的言情小说,一口气看完,停不下来

LensNews

1

周末,李安宁在书房里捣鼓域名,要把它从Godaddy迁移到但由于Godaddy后台十分变态,搞得安宁异常纠结。此时MSN上毛毛呼叫,问她什么时候回学校,顺便非常迅速地发了一份研二第四周的实验大纲。安宁一看,受惊了,竟然连帮导师搬家的事情也在大纲里。

安宁:能不能叫搬家公司啊?

毛毛:你出钱,我赞成。

安宁:……

毛毛:你说我跟你咋就那么背呢?被点名当搬运工,怎么朝阳她们就能逃过一劫?难道选这个是看长相?靓女才会被选中?!

安宁:你想多了……随机抽的吧。

这时,MSN的系统提示有人新加她为好友,“Mortimer”,安宁想了想,同意了。

她以为是认识的人,不过等了好一会儿对方都没消息过来,安宁也没多想,关了电脑,找妈妈吃饭去也。明天就要回学校了,她很恋家,多少有些舍不得。

总体来说,李安宁在校的日子是这样的,每天早上七点起床,YY半小时,回归现实,然后做杂役,实验,SPSS;实验,杂役,PPT……

返校第二天,安宁出门就碰到隔壁寝室的蔷薇,对方一见她就热情地打招呼:“阿喵啊,周末回家逍遥得happy啦?”

安宁笑道:“早,薇薇。”

一头长卷发、外表怎么看怎么淑女典雅的傅蔷薇一听这话面部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为什么我要那么早起啊?为什么我要天天通宵赶报告啊?为什么我就是没有男人啊!!你说,为什么?!”

安宁汗颜:“那个,其实我也没有男人。”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请假,我要去找男人!喵,你想办法帮我跟老太婆请假!”

安宁问:“要不……事假?”

蔷薇忽然深沉地盯住李安宁:“奇怪了,你这女人,外貌身材头脑冷幽默一应俱全,咋也没男人呢?”

安宁同样悲愤:“就是说!莫非现在的男人要求都太低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安宁身负使命去上课。学校很大,而物理系的实验室是在最偏远的角落,她决定骑她的新座驾过去。之前她买过两辆自行车,一辆被盗,一辆被毛毛抢去至今未归还,这次她大手笔买了辆“小绵羊”,外加两把锁。迎风而骑时,安宁深觉自动挡的果然比脚动挡的惬意。

正当她惬意之际就撞上了一辆轿车,事情是这样的:拐弯,撞上。

李安宁从地上站起来时,她的“小绵羊”“扑哧”一下,熄灭了。

“小姑娘,你没事吧?”司机大叔赶忙下车询问。

“我的‘绵羊’……诈尸了。”

大叔估计没听明白,于是又问了一遍:“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安宁叹了口气,拍去身上的灰尘:“我没事,你给我张名片吧,如果我家‘绵羊’真的挺尸了……”她回头看到那辆轿车闪亮的车门上有一道长长的刮痕,“唔,算了,各自收尸吧。”

大叔瞬间无语了。

此时旁边有一人经过,他没看她,但安宁却很精准地看到他笑了。

李安宁后来才想起来,那人是他们研究院文学院的师兄,很有名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名。

而车内后座上的人,摇下车窗,是一位威严的中年男人,他把司机叫过去说了两句,那司机点了点头,之后走到安宁身边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小姑娘,需要什么赔偿,可以联系我。”

安宁接过名片来,其实她想说“不必了”,不过这样似乎能快些解决这件事,因为她快要迟到了。

而这一天,她还算幸运没有迟到,不过,她走错了教室,进了一个音乐进修班,还很悲催地被点了名。

安宁可以非常确定,她的本命年走的绝对是悲情路线!

那老师点她起来后就问:“《伏尔塔瓦河》的特色在于不断重复主题及变奏,那么这种重复的节奏表达了什么?”

“重复,重复……呃,就是无限循环小数。”

双方都没明白。

老师正色状:“那么,你觉得这个曲调适合运用在什么地方?”

安宁小声说:“适合做闹铃。”

“你课后留一下。”

李安宁生平第一次被留了堂。

下课时,当所有学生都笑着看了她最后一眼离开后,安宁被老师叫到前面,面黑板思过,黑板上写着:《伏尔塔瓦河》(LaMoldau)选自斯梅塔纳交响诗《我的祖国》;作曲家以细腻委婉的笔触,刻画了沿岸秀丽的风光,描绘了捷克人民的生活习俗,以独具一格的音符倾吐了对祖国的深沉的热爱……爱……

安宁有些眼花了,眼珠转了一圈瞟向写在黑板右上方的一栏奖励生名单上:

钱琳琳、李波、徐莫庭、徐莫庭……莫庭……安宁突然有点儿想笑,莫庭,是不是他的父母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停下来呢?

看到安宁一副专心致志的研究模样,严苛的老师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于是说:“今天就这样吧,你可以走了,下次注意。”

“哦。”下次我应该不会再走错教室了。

2

这一整天安宁过得都不怎么顺利,上午就不说了,下午做完实验后打算去图书馆整理资料,顺便还上次借的两本书,结果遇到了一件让她很多年后都在猜测是巧合还是肇事者有意为之的事件。这天图书馆里人倒是不多,只有四五个在排队。安宁习惯性地在等待的时候茫然注视前方,这次是一道高挑的背影,她的视线平行过去只到他的心上第三根肋骨处,何谓心上第三根肋骨,即左边心口上方第三根肋骨。安宁心说,他应该超过一米八了吧?

然后她听到经常说她拖欠还书日期的“黑面”老师对前面的人说:“同学,你的卡消磁了。”

安宁精神一振,她看着前面那道身影,只听他说:“这样的话,就给我写张单子吧。”

佩服啊,她通常都是对着“黑面”点头道歉的。

“黑面”又说:“你当这是商店吗?赶紧去换了卡再来借书。”

对方微微沉吟,而安宁不知道怎么就很勇敢地探出了脑门:“那个,用我的卡吧。”

于是,“黑面”黑着脸刷了卡。

那男生接过书,看了她一眼,说:“984932,我号码。”

安宁摆手:“你还了书就可以了。”

最后,对方说了声谢谢点头离开。

安宁继续跟“黑面”打交道,后者脸色一直很不好,安宁心中叹息,今天绝对出师不利。

安宁弄完资料回宿舍时已经将近七点,一进门就看到毛毛撅着屁股在墙上蹭,不由得一惊:“莫非猴子附体?”

毛毛给了她一记白眼:“是我坐太久啦,估计屁股起疹子了。”

基本上毛晓旭这个人每天就是对着电脑看小说,境界可以强到十二小时屁股不动一下,直到某一刻霍然而起:“憋死我了,憋死我了!”然后冲进厕所,一分钟后满面笑容地出来,继续回到位子上将页面上的“嗯嗯……啊……”“不要……”“人家,人家已经……”慢慢地刷下来。

作为一个研二生,毛毛能把日子过得如同大二一般,也是一种能力,安宁深深佩服,哪里像自己,过得跟无限循环小数似的。

隔壁寝室的傅蔷薇勒着裤腰带走到她们门口:“阿毛,你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食堂快没饭了。”

蔷薇室友丽丽跟在后头:“我说薇薇,你就不能塞好了裤子再从厕所里出来?”

蔷薇转向她嫣然一笑:“人家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勒裤腰带嘛。”然后转头,“毛毛!!”

“等等等等,马上要高潮了!”

众人一头黑线。

等一干人吵吵嚷嚷地离开去吃晚饭后,安宁打开了电脑。她今天太累了,实在不想再出门,就麻烦毛毛回来时带份外卖。电脑一开,MSN一上线,表姐的头像就闪过来:在的话吠一声。

安宁:喵。

表姐:我给你发张美男图吧。

安宁:不要了吧。

表姐:只是让你YY一下,又不是让你上他,你紧张什么?

安宁:我没紧张啊。

一分钟后,表姐:丫的你版本过低。

安宁终于被迫装上最新版本的MSN。她看到了美男,有点儿面熟,貌似以前在表姐电脑里看到过,然后她闲来无事……嗯……PS着玩儿了一下。要的就是这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安宁只恨不能拍手:好!

表姐:好像PS得过了点儿,我怎么看着都成女的了,丫谁P的?!

安宁潜了。

这天晚上,安宁的另一个室友沈朝阳从广东赶回来,这人开学没两天就请假回了家,说是忘了东西要回去拿,结果回去第一天就说自己摔断了腿,要多请一周假,也是安宁帮忙请了“事假”。不过,当沈朝阳用草上飞的速度朝她们奔跑过来时,安宁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傻。

沈朝阳热情地拉着安宁,顺带毛毛、蔷薇,去了本城最高档的面店――“一碗面”。

在面店里,长相中性偏帅气的沈朝阳撩拨了下她的短发,笑道:“我觉得我胖了。”这句话说出来通常是让人家反驳的。

于是毛毛、蔷薇立刻说:“哪有!”

安宁说:“嗯,是有点儿。”

面条上来后,朝阳叹息:“我是不是应该减肥了?不过我喜欢躺在床上,不喜欢运动。”

安宁思考了一秒:“那就……床上运动?”

众惊:“喵,你下流!”

安宁无语:“是你们不纯洁吧。”

蔷薇“切”了一声:“人家最纯情了!”

安宁折服:“话说,英国大选结果出来了,打赌我赢了哦。”

蔷薇说:“我就知道我选的那个没出息!”

安宁道:“其实克莱格就是身家不够,实力还是有点儿的。”

蔷薇“嗯”了一声:“如果我有身家,我自己去找人拍AV,你说多好。”

安宁摇头:“卡梅伦也没见得有多好,只是现在金融危机,有钱总是好办事。”

众:“……”

安宁:“算了,以后再讨论吧。”

然后安宁听到旁边桌有人笑了出来,侧头看过去,是一个长发的女孩子,此时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她,安宁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下一刻,安宁看到女孩对面的人,咋又那么眼熟呢?嗯……第三根肋骨。对方抿着唇,侧脸很好看。

安宁事后想想,幸亏她是安宁,不是蔷薇、朝阳她们,否则丢脸死了。

3

吃完饭回寝室之后,安宁上线,那个叫Mortimer的人发消息过来:“早点儿休息。”

安宁回了一个“哦”字过去,然后她发现自己貌似不认识他。

而对方没有再回。安宁想,大概是发错对象了。

周五下午,安宁等人从实验楼回来,路上看到一辆献血车,停在校体育馆门口,人潮涌动。

蔷薇柔声道:“想当年啊,我去献过,结果被赶了下来。唉,当天B型血太多,说B型的不要……B型怎么了?!你才B型呢!你们全家都B型!!”

安宁说:“其实父母是B型血,出生的孩子百分之七十五是B型的,所以,全家都是B型的概率是相当高的。”

蔷薇终于暴走了,毛毛和沈朝阳闷头笑。

最后,毛毛跟安宁去献血,朝阳安抚蔷薇。

结果那天毛毛的B型血被选中了,安宁的O型血被淘汰,原因是她体重不足九十斤。

对方的原话是:“姑娘,你的体重没达标,不到指标献血容易出问题。你看,你献了血,回头我们还得给你输血――”

“……”

其实安宁够九十斤的,勉强到,她甚至指天发誓冬天那会儿能飙到一百,但人家很明确地拒绝了她:“小姑娘你脸太白了,一看就有点儿贫血。”

安宁郁闷了,决定这周要增肥,然后帮毛毛在献血名册上签下她的大名时,看到上面某行里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徐莫庭,很漂亮的笔迹。安宁想,他一定练过书法。

因为等毛毛的时候无聊,就在旁边的废纸上描摹起这个介于行书和草书之间的名字。本来是她想来献血,毛毛只是陪同人员,此刻,安宁看到毛毛痛苦的表情……只能默默扭头去看车门外。

这时有人上来,安宁“咦”了一声,第三根肋骨啊……他跟抽血的两名护士微颔首,看到她坐在那里似乎愣了一下,随即走过来轻扫了一眼桌面,然后找到了那只被纸张覆盖住一半的灰色手机。走开时,他又似有若无、若有所思、狐疑地瞟了她临摹的名字一眼。

安宁当时想的是:莫非她涂鸦的草稿纸是他的?

不过对方并没有给她答案,又看了她一眼后就下了献血车。

晚上安宁一如既往地跟表姐聊天。

安宁:我今天去作陪献血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帅哥,事实上是第三次看到。

表姐:噢。说起来我今天竟然吃中饭了,本来是决定不吃的。

安宁:你平时都不吃吗?

表姐:什么平时都不吃啊?!今天第一天决定不吃,结果还是吃了!

安宁:……

又是平静的一天过去。

隔天周末,安宁去图书馆消磨时间,主要是因为那里有空调。

这次她刚进去,“黑面”就朝她“喂”了一声:“同学,过来一下!”

安宁左右一看,没人,无可奈何地走过去:“老师,有事吗?”

只见对方从后面架子上抽出一本书扔在柜台上:“以后别把私人物品留在图书馆里,这会增加我们的工作量。”

“这不是我的。”虽然她看的书很杂,但是,《当代中国外交概论》她应该还没看过吧?

“你叫李安宁,我没记错吧?”

“是……”不是吧?已经记住她名字了?

“那么就是你的了。前天来还书,这本夹在里面。行了,赶紧拿走。”“黑面”不再理她,俯身忙碌地玩着电脑,安宁从后面的玻璃里看到“黑面”在……偷菜,唔,果然很忙。

最后安宁拿着那本《当代中国外交概论》,找了一处位置坐下,看了一会儿自己的书后,看到手边的那本封面很牛×的“外交”书,歪了歪头,拿过来啃起来。

中途有两名女生坐到她对面,坐了大概十分钟,开始低声聊天。

比较瘦小的女生说:“我不是跟你说今年暑假我去男朋友那儿了吗?他那房子楼下那户人家煤气爆炸失火,烧到我们楼上,我跑出来的时候我男朋友已经在外面了。我当时就问:你怎么不等我?我男朋友说:当然要先跑出去啊,我不跑出去回头怎么救你?我瞬间窒息了。”

另一名偏胖的女生说:“这就是你跟他分手的原因?”

“其实呢――”瘦小女生说,“我老早就想跟他散了,你知道,我一直欣赏江师兄的。”

“江师兄啊……我记得物理系的傅蔷薇不是经常来我们文学院找他吗?真不知道安的啥心?”

“司马昭之心呗。”

安宁说:“其实,蔷薇以前确实是姓司马的。”据蔷薇说,她亲生老爸姓司马,她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去世了,她妈再嫁后,她就改了后爸的“傅”姓。

“……”

对面两人在一分钟之后离开了现场,安宁继续回归书本。中午回宿舍,路上习惯性问两名足不出户的室友要不要带午餐,二人均回答减肥中。在快到“美食家”门口时倒是看见了蔷薇,她正拉着个人说话,安宁随后想起来,这人是上回“绵羊”撞轿车事件时走过的那位有名的师兄。

“喵!”

她原本想悄无声息走另一扇门的奢望被那声响亮的猫叫声扑灭了,只能走上去。

蔷薇热情洋溢:“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好姐们儿李安宁。”

“有名师兄”这次对着安宁终于笑得明目张胆了:“是你呀?”

“……不是。”

蔷薇说:“安宁,这位是我以前高中母校的师兄,也是现任师兄啦,哈哈……你说我们是不是特有缘?高中同一学校不说,分别四年,读研又绕到了一起。师兄以前在高中弹吉他唱歌,可真迷倒了一大片女生。当然现在也厉害,你绝对听说过他,我们学校中国民间文学系的江大才子,我们学校的期刊校报都是他在做。”

安宁见两人都看着她,似乎应该说点儿什么,于是:“师兄,你――叫什么名字?”

据江旭后来回忆:李安宁这厮绝对能温温婉婉地把人活活气死!

这天安宁陪同蔷薇和“有名师兄”吃了饭,的确是吃饭,安宁一直在默默地吃,因为很饿了。期间收到表姐一条短信:“减肥的黄金时段应该是25岁之前,我也觉得25岁之前减肥很容易。”简直是放屁!

安宁感叹减肥果然是世界的主流啊。

4

周一安宁啃着早餐去上公开课,她一向是踩着铃声进门的。蔷薇在位置上朝她招手,看着安宁慢条斯理地走上来,不由得对旁边的沈朝阳说:“你说喵是来上课啊还是逛大街啊?张老头都在瞪她了。”

沈朝阳叹气:“你有见过她对什么事情急躁吗――你说我的实验报告怎么办啊?眼下就要交了!”

蔷薇一笑:“兄弟,早死早投生吧!”

“你陪葬?”

“我烧纸钱给你。”

“有本事你烧真钱给我!”沈朝阳把包拿开让安宁坐下,“阿毛呢?”

安宁说:“她扭到腰了。”

蔷薇惊讶:“毛毛那腰……都那么粗了,怎么还能扭到啊?”

这时旁边的甲同学靠过来对安宁说:“喵啊,你刚才太可惜了,如果早来五分钟就能见到帅哥了。”

朝阳“啧”了声:“也不怎么样吧,就身材好点儿。”

后座乙笑道:“某阳,你这绝对是酸葡萄心理。”

丙说:“他好像是来跟老张交涉什么事的,莫非想来上我们的课?”

丁说:“我先前上去交报告时故意停留了一下,他说话的声音真是低沉性感啊!”

安宁打开背包,随便说了句:“应该是学生会的人吧!”

众人均一愣,回想起那架势,觉得甚像。

蔷薇不怀好意地笑了:“莫非学生会终于要做本校的黑名单了,来我们班级要名单?”

甲、乙、丙、丁、沈朝阳同时指着她:“那你绝对是第一个!”

那天老张的量子统计课结束之后,安宁原本想去生物工程那边旁听一堂医用课,结果出来发现外面在下雨。三人之中只有沈朝阳带了一把小洋伞,蕾丝边,中间还有几朵镂空的绣花图案。

蔷薇说:“你说你这伞是用来干吗的啊?它遮太阳也漏光吧!”

朝阳道:“我这不是看它漂亮嘛。”

蔷薇指着外头说:“行。去,去雨里兜一圈,让姐姐看看有多漂亮,喵的,你――”

安宁皱眉:“嗯……薇薇啊,请不要把喵当脏词的代名词,谢谢。”

蔷薇再次暴走。

最后打电话让扭了腰的那人送伞过来。

毛毛很委屈:“我腰扭了呀。”

蔷薇发飙:“那你就给我扭着腰过来!!”末了加了句,“再多说废话以后别想让我帮你点名。”

毛毛飞奔过来时,朝阳笑着拍拍她的肩:“辛苦了,兄弟!”

安宁安慰:“腰没事就好……”

众人沉默。

时间“嗖嗖”过去,很快到了帮老师搬家的日子。这其实是一件挺郁闷的事,做好了是应当,做得不好那就是能力问题,说不定还影响“平时成绩”。安宁跟毛毛相偕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两位同学了。

导师向她们介绍:“这两位是外交学系的同学,这周活动他们跟你们一组,虽然不同系,但我希望你们也能互相帮助和提升。”

“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会互帮互助的,老师您请放心。”这是昨天晚上挂了导师电话后一度诅咒他祖宗十八代全搬祖坟外加指天发誓如果再回他一句话她就跟他姓的毛某人说出的第一句话……安宁很无语,只能望向窗外美好的夏末秋初的景色。

安宁想,这物理系跟外交学系搭不上一点儿边,怎么互相帮助啊?后来安宁觉得自己很傻,真的,当她跟外交学系的同学一起扛着一张桌子往二楼搬的时候,她深深体会到了那句互相帮助和提升的深刻含义。

中途休息的时候,安宁坐在小花台边乘凉,一同学走过来坐在她旁边,“你叫……李安宁?”

“嗯。”安宁正在慢慢地喝水。

“还记得我吗?”

安宁偏头看她:“你是……”这种情况通常表示不记得了。

对方也不介意,笑道:“上次在面店里听到你跟你朋友的一番对话,印象深刻,只是不知道你叫……李安宁。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徐程羽。”

她每次在说“李安宁”前的那一秒停顿总让安宁觉得暗含深意,于是安宁回答:“哦,我叫李安宁。”

这时手机响了一声,是表姐的信息:“‘胴体’,我去!这个念dòng啊,我一直念tóng呢!你念念看,当场笑抽过去了我!”

安宁念了一下,咬唇,唔,的确是有点儿变态的发音。

徐程羽微微扬眉:“什么这么好笑?”

安宁咳了一声,想了想说:“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我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的。”

冷场。

一旁外系的那名男生也听到了,笑出来:“上帝说的话原来这么有意思啊,他老人家还说过什么话来着?”

安宁道:“呃,其实这话不是上帝说的,是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说的。上帝说的话很多,你可以去翻《圣经》。”

外交系两人顿时无语。

事后他们自我检讨,怎么会被个物理系的人弄得搭不上话呢?他们将来可都是要靠嘴皮子吃饭的啊。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姑娘思路不对。

搬家事件之后安宁整整休息了一天,隔日正巧是周末,安宁便打算回家一趟,让母亲大人在她腰椎骨上贴狗皮膏药去。安宁回家每次都是到学校后门坐公交车,路程大概是五十分零十七秒,她做过平均差、中位数和众数,这个答案很精准。

晚上安宁在家陪同母亲大人看电视,看到一幢老洋房,李妈妈说:“宁宁,这房子真漂亮啊。”

安宁点头:“嗯,是啊,地板好像是上桐油的。”

“是啊是啊。”

“桐油好像烧起来很快的。”

李妈妈顿时无语了。

嗯……安宁承认自己很会冷场。

5

这次安宁回家住了两天,收到关怀无数,主要是让她回去的时候带吃的。只有毛毛坚决反对,说食物进宫会给她带来莫大的精神折磨!安宁看着群里的人集体围攻毛毛,偶尔发一张笑脸上去,证明围观中。

蔷薇私下找她:在干吗?

安宁:看一个翻译贴,原帖是个俄国人写的。

蔷薇:什么东西?

安宁:《尸体的最佳处理办法》和《关于化尸水的可行性报告》。

蔷薇:这种东西很恶心吧?!

安宁:我看得很happy啊。

蔷薇:你不一样。对了,昨天我跟江旭吃饭,他说起你了。

安宁:噢。

蔷薇:没啥别的了?!

安宁:嗯,谢谢记挂。

蔷薇:……

蔷薇:回来给我带烤鸡!

安宁:好。

蔷薇:阿喵,我要是男的我就娶你。

安宁:就为了一只烤鸡?

蔷薇:哈哈,是啊!

翌日安宁回学校,给同学们带来了肉和希望,以及精神折磨,冬装的大衣袋子里满满一袋,如果是精神折磨的确挺残忍的。

在经过食堂后面的篮球场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第三根肋骨,好像不小心注意他之后就会经常看见他。

场外许多人在观战,安宁在外围看了一会儿,他把球抛给同伴时像忽然注意到了什么,停下来往这个方向望了一眼。安宁左右看了看,嗯……好多美女啊。

“李安宁?”身后有人叫了她一声,安宁回头,是“有名师兄”。

江旭走过来:“怎么拿那么多东西?刚从家里回来?”

“是啊。”

他笑道:“我帮你拿点儿吧?”

“不用。”

“不必客气。”

“不是,我跟你不同方向。”

有女孩子拒绝他已经算是少有的事了,再加上又是以这种理由,江旭头一次觉得哭笑不得。当回过神来时对方已经慢条斯理地朝她的方向走去。

周一第一堂课是老张的量子统计课,安宁这次难得在铃声响起前进教室门,然后,她没有看到朝阳等人朝她招手,却在第一排的地方见到了“他”,这也未免太频繁了吧?而他看到她,竟然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过来。”

正当安宁不明所以之时,他又说了句:“坐这儿吧。”语气从容自若又彬彬有礼,却让人无法拒绝。安宁坐下才发现――她坐在了他旁边。

安宁侧头看了他一眼,对方已经在一本正经地翻看书本。

他叫她来干吗的啊?

一整堂课,他都在听讲。偶尔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一下,他会回条短信。安宁不敢明目张胆地看他,于是只能看着他的灰色手机以及跳跃在手机上的修长手指……

安宁发誓,她其实不是想看他的,只是想问他干吗叫她过来……

“呃――”

“听课。”不变的文质彬彬的语气。

这样很难会有人听得进去吧?

他似乎感觉到她在“注视”他,微偏头看过来,淡淡地问了一句:“带了《外交概论》吗?”

“嗯,带了。”虽然她仍旧是云里雾里的,但还是把最近随身带的《当代中国外交概论》递过去。他单手接过,翻到序页,写了点儿东西,然后又递还给她。

安宁下意识地去翻看,漂亮的书法字体,未干透的字迹,徐莫庭。

6

原来第三根肋骨就是徐莫庭!

安宁躺在床上思量,世界上还真是无巧不有,绕了一大圈原来他就是徐莫庭啊!不过,又好像不觉得突兀,突兀的反而是下课后他要她电话号码那个场面,那么天经地义,怎么能有人如此理所当然地去做一些事?

沈朝阳一进来就看见安宁抱着枕头、戴着耳机蜷在床上,微讶道:“阿喵,你没去上课啊?”

安宁抬起头:“去了,回来了。”

朝阳看手表:“都十一点了呀,我做实验都做昏头了。唉,你们上周的实验都过关了,唯独我……还要逃课做实验写报告,太悲哀了!对了,今天蔷薇跟毛毛去隔壁大学看篮球比赛了,让你帮忙点名――”

安宁已经摘下耳机,下床找拖鞋:“我下了课才看到短信,不过今天老师没点名。”

“嘿,运气不错。”朝阳说着递给安宁一张海报,“路上人家发的,挺有意思的。”

海报上写着一行大字――“江泞大学形象大使火热征集中”。安宁毫无兴趣,随意应了一声:“哦。”

“嘿嘿,我们让毛毛去参加吧?如果她被选中了,做了学校的形象大使,那我校明年招生人数估计会下滑一半不止,以后上图书馆看书也清净点儿。”朝阳笑着随手拿起安宁桌上放着的一本书,“《外交概论》?你怎么看这种书?”

“嗯。”安宁已经走到饮水机旁,倒了水喝了两口。

沈朝阳翻了两页,刚要放下时又看到了什么重新翻回,“徐……莫庭?阿喵,这书不是你的呀?”

“唔,不是。”

“徐莫庭,这名字怎么有点儿耳熟?”

“姓徐的人蛮多的。”

朝阳忽然淫淫一笑:“喵啊,这样是不行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安宁投降:“我从严吧。”

徐莫庭这边,在上了一堂就内容而言毫无用处的课程之后,回到宿舍放了东西,张齐看到他不由得一惊:“你今天不是在外办吗?”

“过来办点儿事。”

徐莫庭做事一向低调,研一时已经在外就职,学校有事情他才会过来一下。“办事?学校出了什么大事我不知道吗?”

徐莫庭拍了拍他的肩膀:“私事,与你无关。”

“哈,说起来你最近来学校挺频繁的,老大,这不像你啊――该不会真如程羽妹妹所说,你看中了咱们学校某个女生了吧?”

徐莫庭一笑:“我不否认。”

徐莫庭听到手机上MSN中好友上线的提示声音。

Mortimer名下,只有一个联系人。

他看着对方的名字,李安宁。

他很早以前就知道她在这所学校里,回国一年,跟她在同一所学校一年,他不动声色,只是因为还没有把握。

这次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放弃不了,这么多年了,都无法做到将她真的忘记。

安宁再次见到徐莫庭是在三天之后的“形象大使”报名现场,沈朝阳跟她是被蔷薇胁迫来的,最后竟然是蔷薇吵着要参加这项比赛。至于毛毛,她表示最近物色到一枚帅哥,对其他事一概不感兴趣。而此刻,徐莫庭身边陪着的人是上次和她一起搬家的女生。远远望过去就觉得帅哥美女很养眼,徐莫庭正和那女生说着什么,应该没看到安宁。

安宁昨晚被表姐拉去玩了大半夜的游戏,困得要死,看报名的不少,轮到她们起码还要半个小时,此时李同学只想找处安静的地方眯一眼:“朝阳,我去外面坐会儿,你陪薇薇吧。”

沈朝阳昨夜亲眼目睹某喵打着瞌睡玩魔兽,于是大手一挥:“去吧!”

安宁刚出体育馆侧门,表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被吵醒了!”

“法老说,打扰别人睡觉会下地狱的。”

“你来执行吧,让打我电话的浑蛋下地狱。”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最美遇见你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