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排行榜

盘点10本那些让你念念不忘,文笔超好的现实向言情文学

LensNews

客厅落地钟敲响的时候,程迦在暗室里洗照片,镊子夹着相纸在一盘显影水里缓缓地来回摆动。

红光荡漾的水面下,白纸渐渐显影出一个坐在路边吃饼干的乞丐,背后是黄浦江和东方明珠。

听到钟声,程迦意识到她把自己关进暗室三个小时了。

还是不满意。

她丢下镊子,抬头看墙壁上十几串晾晒的照片,淡红色的光束下,无数张照片,无数个世界——人物,静物,风景,都市。

她抿紧唇,鼻子里沉沉地出了一口气。

全是垃圾。

程迦抓几下头发,一把将照片全扯下来撕得稀巴烂了塞进垃圾桶。

她快步走出去摔上门,从茶几上拿了烟和zippo火机,迅速点上,狠狠抽一口。

透过呼出的烟雾,程迦的目光落在客厅的镂空玻璃柜上,各式各样的奖杯,玻璃,镀金……迪拜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金奖,索尼世界摄影奖金奖,全球华人摄影大奖,哈苏国际摄影……不胜枚举。

301天,她有301天拿不出能让自己满意的作品了。

瓶颈?才华枯竭?

程迦眯着眼睛,回过神来时,烟头已被她下意识咬啃成碎渣。

方医生曾说,喜欢啃咬细管类物体的女人性.欲极强。

程迦冷笑一声,拿起电话翻看短信,有一小时前的,来自“高八块腹肌”,内容:“今天来吗?”

“高八块腹肌”姓高,是一个熟人,男式内裤模特,宽肩窄腰,腹肌贲张,双腿流畅,白色内裤里硕大一坨。

程迦半闭着眼睛,长长地吐出一口烟雾,飞快打出一句:“为什么不?”

她才洗完澡,手机响了,裹着浴巾出来接,是方医生。打开免提,

“程迦?”

“嗯?”

“在干嘛呢?”

“洗了澡准备睡觉。”程迦扯下浴巾,从衣柜里翻出一件黑色蕾丝内衣。

“……我好像听见开衣柜门的声音,要出去?”

“没,我在找明天要穿的衣服。”

镜子里程迦的身体雪白雪白,丰.乳细腰。下边除过比基尼毛,留一丛淡黑色的小小倒三角。

穿上透明的内衣,什么也遮不住。柔滑的蕾丝边盖上半截滚圆的屁股,一双腿笔直纤细,藕段似的。

电话那头,方医生显然不太相信她的话:“程迦,你有一个星期没来我这里了。”

“我最近状态很好。”

程迦抬起脚腕,那里有一处黑色的蛇形纹身,脚趾一勾,勾出一件黑色露背长裙。

“这星期拍到满意的照片了吗?”

“没有。”这是实话。

“有没有觉得特别烦躁想撕东西的时候?”

“没有。”这是谎话。

“这星期你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性关系?”

“没有。”这是实话。

“没有自己……?”

“没有。”这是谎话。

“这星期有没有约几个好友聊天谈心,一起出去玩?”

“没有。”这是实话。

“有没有还想追求刺激的时候?”

“……哪种刺激?”

“精神的,身体的。”

“没有。”这是谎话。

长裙上了身,贴身,显身段,露出光滑美艳的背部。程迦拿一根牛股簪,随意把长发绾成髻。

黑色高冷,且阴暗,程迦能驾驭。

“那就好。”方医生说,“看来,你这症状是有所好转了。”

程迦微张着嘴,对着梳妆镜画眉,她懒得搭理方医生的自言自语。

程迦是个对人际关系十分淡薄冷漠的人,方医生这种探入式的关心让她很不习惯。可她妈妈前年嫁给第四任丈夫,也就是方妍的爸爸。方妍是她继姐,说熟不熟,说亲不亲。

手机在床上说着话。

方妍问过程迦的状况后,开启姐妹聊天模式:

“诶,和你说件事儿。我前几天遇到一个朋友,她想法挺新奇,她吧,没有稳定的感情,桃花运旺,身边男人无数。我们觉得男人在玩她;可在她看来,是她玩了男人。”

程迦漫不经心地想:为什么涂睫毛膏的时候,女人会不自禁地张嘴?

“可是世上永远没有玩男人的女人,只有被男人玩的女人。这就是我们所在的社会,男人主导。”

程迦正在涂唇彩,嘴角的笑容有些凉,慢悠悠回应一句:“是吧?”

“对啊,我很好奇她怎么承受身边人异样的眼光。”方妍还在说着,程迦化妆完毕:“方妍,我要睡了。”

“那你早些休息,明天一定要来我这儿了,我得确认你的状态。不然你妈问起,我没法交代。”

“知道了。”她稍稍不耐烦地挂了电话,装好相机和镜头,从抽屉里拿上一盒安全套,蹬上高跟鞋出门了。

**

这通查岗电话丝毫没影响程迦的心情。

看到繁华都市万家灯火,吹着初夏微凉又燥热的晚风,程迦觉得,风都把她浑身都吹燃了。

**

程迦摁响门铃。

十秒后,门开了。

“咔擦”一声快门响,程迦从相机里抬起头来。

男人腰间系着浴巾,腹肌贲张,胸膛湿漉,头发在滴水。他从浴室来的,浑身散发着沐浴液的味道。他冲程迦和镜头灿烂一笑。

他拉程迦进屋。

“又锻炼了?”程迦从他身边经过,手指在他腹肌上来回摸了两下。

就像男人喜欢乳.房,喜欢屁股;程迦也喜欢胸膛,喜欢腹肌。

男人稍一用力,腹肌齐整整绷起来,两手一指,得意道:“这会是你见过最好的。”

程迦抱着相机回头瞧他一眼,目光在他腹部停留半刻,淡笑着摇头:“我以后会见到更好的。”

“你不会。”他笑着,拥住程迦,低头亲吻她的脖子。

**

程迦和高嘉远是半年前在一个摄影棚里认识的。程迦有个朋友是平面摄影师,给ck拍内裤广告,高嘉远是模特。

程迦第一眼看到高嘉远时,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三角裤,半躺在纯色的背景布下,身体修长精壮,双腿健硕有力,中间兜着白色的一包,堪称巨大。

高嘉远有一具每个摄影师都会为之赞叹的好身材。

高嘉远也注意到了程迦,她有一张冷漠却性感的脸,不易忘记,尤其是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犀利,不带任何情感,像某种难以形容的冷冰冰的物件。

就像她并非在看一个人,而是看着一座精美的木雕,一块广袤的草地。

程迦撞见高嘉远的目光,也毫不避讳,在一旁看他拍了一个多小时。

结束后,高嘉远换衣服出来,程迦走了。等他下到停车场,他看见程迦坐在车里抽烟,烟雾背后,笑容寡淡:“上车。”

那天,她的车在那里多停了2个小时。

他们一起半年了。

程迦话很少,不多事,他们之间除了镜头姿势和效果,没有别的话题。

**

一个小时后,

程迦只穿了高跟鞋,斜躺在床上抽烟,一边翻看相机里的黑白照片,白色窗帘,黑色人影。或亲密或交缠或疏离或诡异的姿势里有禁忌般的美感。

她缓缓吐着烟雾,不久前焦躁而迟钝的脑筋通畅了一些。

高嘉远不抽烟,看着烟雾里她朦胧的侧脸,说:“你每次都这样。”

“怎样?”她漫不经心地看他。

“事后抽烟是什么感觉?”

程迦淡笑:“打通任督二脉。”

抽完一支,她要走了。

“程迦。”

“嗯?”

“今天别走了,在我这儿休息。”

程迦说:“得了吧。”

高嘉远说:“我给你做点宵夜,吃了再走。”

**

高嘉远做的米酒汤圆,味道很不错。

程迦意外:“你还会弄这个?”

“你以为我四体不勤?”

“你这幅身材,靠它就够养活你,不用勤劳。”

高嘉远给她逗笑了,说:“我前段时间去拍戏了,我那个角色会做。”

程迦抬起眉梢,手伸到对面,用手指勾起他的下巴,左一转,右一转,打量:“脸是不错,比得上当红小生。”

高嘉远笑笑,说:“程迦,或许我以后会成为明星。”

“挺好,恭喜。”

“……”

“程迦,你有没有想过……”

“嗯?”

“我们以后……”高嘉远迟疑。

程迦说:“放心,我不会阴你。和平结束吧。”

“……”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现在我们可以重新考虑我们的关系,或许更进……”

程迦握着勺子的手一僵,脑袋里警报作响。好在桌子突然一震。

是高嘉远的手机。

程迦把手机递给他,却意外看见了方妍的名字,短信内容:“你睡了吗?明天有时间见面吗?”

她看着他回信息,问:“女的?”

“嗯。”高嘉远开玩笑,“你不会吃醋了吧?”

程迦不答,问:“备胎?”

他听她声音微变,收起玩笑:“没有,我不喜欢她。”

程迦问:“她喜欢你?”

“是。”

“她在追你?”

“嗯。”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和我是高中同学……”

“你有没有和她睡过?”

“当然没有!”

程迦看着他不说话。

“她是正儿八经要找人结婚的,我不能这么占她便宜。”

程迦有几秒没做声,过了一会儿,说:“我走了。”

突然间,程迦厌烦死了人与人之间那千丝万缕的联系。

**

程迦开车在深夜的都市里转了几个小时,漫无目的,像忘了回家的路。

深夜的风涌进车窗,荒芜,冰凉。

她不知道该去哪儿。

高嘉远没说完的半截话;方妍的短信;那年的事;暗室里那些垃圾一样再也没有灵气的照片……

她突然之间意识到,她早已失去一切可以追逐的欢愉,精神的,*的,世俗的,虚荣的。外人眼中她金灿灿的富有创意的人生其实空洞而无意义。

她又有些急躁了。

她看见远方的黑夜里有一抹淡淡的金色,像通往天空的一道门。

渐渐靠近才看清,是一块宣传牌,分成3纵条,碧蓝天,金戈壁,胡杨林,绿草原,白雪山,湛蓝湖,成群的动物在奔跑,一望无际。

一道遒劲有力的毛笔字贯穿3纵条: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