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排行榜

文笔沉稳有深度的言情,此文甜宠暖文,男主精英律师何以琛,高傲腹黑毒舌深情执着

LensNews

再次见到他,是在七年之后,一家拥挤的超市,到处挤满了周末采购的人潮。

赵默笙独自推着购物车,艰难地在人群中走走停停。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她,还不太适应这样的拥挤,然而这样热闹而亲切的场面,却使她不自觉地带着微笑,几乎是用感激的心情聆听这嘈杂的乡音。她不知道别人刚刚回国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心里的激动和喜悦几乎无法抑制。

七年!久违了啊!

但是,怎么刚回国就遇见了他呢?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他们。

默笙默默地看着站在蔬菜架前的那一双俪影,再一次领略了命运的奇妙。七年之前,也正是他们,使她最终做出了出国的决定。

现在他们一起来买东西呢,那么最终还是在一起了吧!还好她走得快啊,不然恐怕只会伤得更深。

何以琛,何以玫,她真傻,怎么会以为有相似的名字就一定是兄妹呢?

“我们根本不是兄妹,以前我们两家是很要好的邻居,都姓何,所以大人就取了相似的名字。后来以琛的爸爸妈妈出了意外,我们家就收养了以琛。”

“你觉得你比得过我和以琛二十年青梅竹马的感情吗?”

“我今天是想告诉你,我爱以琛,我不想偷偷摸摸地爱他,我要和你光明正大地竞争。”

十九岁的那年,默笙生日的前一天,她一向文静内向的好朋友何以玫,突然勇气十足地对她这样宣言。一向温柔不与人争的以玫会这样说,一定是爱到了极点。

可是她拿什么跟以玫竞争呢?就在以玫宣战的当天,她就败了,然后逃去了美国七年。

何以琛——突然想到那日他冰冷的眉眼,绝情的言语,默笙的心有一丝抽痛,浅浅的,几乎难以察觉,却是存在的。

他们向她的方向走来,默笙抓住推车的手指关节开始泛白,几乎立刻想要掉头。但超市实在是太挤了,推着购物车的她根本无法转身。而在下一刻她也想开了,为什么要逃避?她应该平静地对他们说:“嗨,好久不见。”然后潇洒地走开,留给他们一个美丽的背影。

更何况,他们也许根本认不出她来了。她变了好多,以前那头飘逸的长发已经变成了齐耳利落的短发,以前白皙的皮肤已经让加州的阳光晒黑。穿着宽大的TSHIRT、牛仔、球鞋的她,和以前的差距太大。

他们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近,然后……擦肩而过。

不是不心痛的。

若有似无的语声传来。

“要不要买点牛奶?”以玫轻柔的声音。

“……”

回答却听不真切了。好怀念,以琛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这些年在异国他乡,仍然时时处处在她耳边吟诵。

失落,但也松了一口气,默笙抬起一直低垂的头,迈开步子。

“砰”的一声,购物车撞上了地上堆成一座小山似的减价肥皂。罪魁祸首赵默笙傻傻地看着几百块肥皂坍塌下来,场面颇为壮观。

呃,她可不可以当做不是她干的?

“天哪!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了。”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超市理货员发出痛苦的呻吟。

所以,这也不应该怪她吧,哪有人把货物堆在路中间的。默笙悄悄地吐吐舌头,努力地摆出一副愧疚的表情。

这里的动静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包括何以玫。她只是不经意地看向那个特别嘈杂的地方,然后呆住——是她,居然是她!以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回来了?

“以玫?”何以琛不解她的反应,出声询问,眼光顺着她看去。

高大挺拔的身躯瞬间僵硬。

赵默笙!

那一脸无辜垂着头的小女子可不正是赵默笙!脸上是百分百的歉然,眼睛里却闪着毋庸置疑的顽皮笑意。远远的,其实看不大真切她的表情,但以琛就是知道。他一直知道的,她是这样,习惯搅乱一池春水后不负责任地离开,任性自私又可恶。

整整七年……她还晓得回来吗?

何以琛垂眸。“以玫,我们走吧!”

何以玫惊讶地看着一脸平静的以琛:“你不想去打个招呼吗?也许……”

“她早已不是我生活中的人了。”波澜不兴的语调,仿佛真的没有什么。

以玫细细地打量他的神情,却找不出蛛丝马迹,最后只得低叹一声:“走吧!”

最后一眼看向赵默笙,却发现她也正好偏过头来看到她,视线在空中相撞,默笙好像愣了一下,然后脸上浮现了浅浅的笑容,朝她点头致意。

以玫慌忙回头叫:“以琛……”

“嗯?”

“她……”以玫愕然打住,再回首川流的人群中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怎么了?”

“没、没什么。”以玫低头。只是,她明明就看见他们了,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走了?而以琛,也明明看见了她……

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回到这里。

主编面试的时候问她:“赵小姐,你为什么选择在A城工作?”

默笙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为什么呢?因为曾在这里念过一年多的大学?因为曾在这里认识他?因为曾在这里经受过很多很多?

她开始也不知道,回国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直到那天见到他才明白,她是想见他,虽然他已经不属于她,但是,她就是想看看他。

只看看而已。

“可能是因为不能回家吧。”默笙说。主编奇怪地打量了她良久,留下了她,成了某女性杂志的摄影记者。

然而主编过分地看重她在国外杂志工作的经历使她不安。

“那只是一个小杂志社。”默笙这样对主编说。

“哎!阿笙。”四十多岁的女主编亲热地叫着她的名字,“你是在夸奖我的博识吗?我居然连美国一个不起眼的小杂志社都一清二楚。”

默笙笑了起来,不安也一扫而空。

主编正色地说:“阿笙,我知道一个中国人在美国当一个摄影师多么的难,你必须比大多数白人优秀。他们总以为我们中国人是没有艺术细胞的。”

就这样安定下来,她仍然去那家超市购物,却再也没有遇见过他们。直到有一次,超市的保安叫住了她。

“小姐,请你到保安室来一趟。”

默笙一愣,直觉没有好事,报纸上有太多的关于超市保安强行搜身甚至打人的报道。

默笙谨慎地盯着他,保安无奈地说:“小姐,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问你一个月前有没有丢了东西。”

一个月前她刚回国,难道她丢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好奇地随他走进保安室,保安递给她一个黑色的皮夹。

默笙不用看里面就知道不是自己的,笑着摇摇头说:“你弄错了,这不是我的。”

保安出乎意料地固执:“你打开来看看。”

她接过打开,然后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保安得意地说:“小姐,这是你的照片吧,虽然和现在差别很大,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差别是很大的,因为那是刚上大学时拍的入学照。她还是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傻乎乎地笑着。

怎么会出现在一个陌生的皮夹里?

默笙把皮夹还给保安:“这的确不是我的。”

保安傻傻的:“照片上的人不是你吗?”

“是我,可是皮夹不是我的。”

“可一定是认识你的人的,小姐,说不定这个皮夹的主人暗恋你……”

哎,谁说中国人没有联想力的?

“可是……”

“你拿去吧拿去吧,一直没人来认领,放在这里我们也很难处理,交上去也是充公,还不如给你,你和皮夹的主人肯定有点关联。啊!说不定我还促成了一段美好姻缘呢……”保安沉浸在电视连续剧似的想像里。

一个月前,大约也是她碰到何以琛何以玫的时候,会是他掉的吗?怀着这样可笑的猜测,默笙把皮夹拿回了家。

晚上洗完澡在床上仔细地研究它,简单的式样,名贵的牌子,现金不多,完全不能确定失主的身份。

而那张照片,默笙小心地取出来,上面还有钢印的痕迹,应该是从什么证件上撕下来的。无意地翻过来,她突然怔住,背后有字!那潇洒凌厉得仿佛要破纸而出的字迹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是以琛的笔迹,用黑色钢笔写着——

my sunshine!

复杂城市里的生活一样可以过得很单纯,工作、吃和睡,如此而已。一段忙乱的适应期后,接下来就是麻木的重复。

“阿笙啊,我到处找你。”

默笙刚踏入杂志社,就听到老远有人在喊。

“老白,有什么事情?”

老白其实很年轻,是杂志社的另一个摄影师,姓李,因为老说白字所以大家戏称他老白。他哄明星很有一套,所以杂志封面人物的拍摄都由他负责。

“我老婆要生了,明天帮萧大模特拍照的事能不能麻烦你?”

萧筱?默笙有点为难,“我是没什么问题,但听说萧筱的脾气很怪,不是熟人根本不配合。”

老白也想到了这一点,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先去试试,如果实在不行再叫我。”

第二天,当默笙见到冷艳动人的萧筱时,她完全呆住了。她对国内的明星不熟,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萧筱的照片,不知道她竟然……竟然跟她大学时代的好友长得那么像。

可她的好友是那样一个纯朴而笨拙的农村姑娘,眼前的人却跷着修长的玉腿,抽烟的动作熟练而妩媚……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何以笙萧默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