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小说排行榜

一本文笔,剧情都十分不错的恐怖灵异小说推荐给大家

LensNews

 八字全阴是我的命格,按道家理论,此命格生平坎坷,波折不断。

我叫做方钢,这名字是我师傅起的,说是可增加阳气,克制命格阴气重的影响。

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因为,我刚一出生就被降头师给偷走了,听师傅讲述了我那时的遭遇,我自己都不胜唏嘘。

那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刚出生的我被降头师带到了阴煞之气极重的山谷中,他将我装在事先准备好的小棺材中,盖上棺盖,埋入早就挖好的坟坑中。

这是口特制的棺材,棺盖上镶嵌一面画满古怪符文的镜子,其实,这种东西就是降头师养鬼所用的‘鬼棺’。

我一个刚出生还没睁眼的小孩子,就被这丧心病狂的家伙,活着埋到了地下。

我听师傅讲,这是降头师制造‘索命鬼婴’的手段,因损害阴德,所以,降头师也不敢随意动用此术。

索命鬼婴一旦成型,凡人不可见,杀人于无形,御使此物的降头师想要弄死个把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是,施展此术的降头师的寿命会缩减三十年。

虽然我八字全阴,但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也是我命不该绝,当夜忽天降大雨,霹雳将刚埋葬的坟头炸开。

降头师大惊,正要施法,却被异象吸引到此地的老道士……呃,也就是我的师傅‘稻花真人’撞见。

他只看上一眼,就知道降头师在做什么了,不由大怒。

接下来,自然就是我师父吹牛所言了。

什么他召唤了六甲六丁、金仙罗汉、八部天龙,将那个混蛋打的狼狈兔逃,然后,下到水中将新坟扒开,将鬼棺从污水中取出来,施法起开棺盖,救我脱离苦海……云云。

总而言之,这一段被我师傅吹的是天花乱坠。

师傅抱着睁开眼对他笑着的我,动了恻隐之心,所以,我没被送到孤儿院去,而是被师傅收养在了身边。

那一年,师傅七十八岁,我刚出生,算是一虚岁吧。

稻花真人的名头挺响亮,其实混的只算一般,在大城市中有个小门市房,很偏僻,开了家名为‘稻花极乐殡葬’的小铺子,也就是俗称的棺材铺。

卖棺材、看风水阴宅、驱鬼捉妖、灭魔破邪……什么的,也能勉强度日。

师傅仙风道骨鹤发童颜,再穿上绣着八卦图的道袍,别说,挺能忽悠人的。

生意嘛,不好不坏的,养活我俩吃喝不成问题。

我是靠着师傅请来的奶妈喂养大的。

时光荏苒,我五岁了,会说话了,进幼儿园了。

但我的眼皮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左眼单眼皮,右眼双眼皮,正是俗称的‘阴阳眼’。

我真的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那时,我认识了不少好朋友,它们都喜欢夜间来找我玩儿游戏。

这事儿后来被师傅察觉了,他很是紧张,我只记着自己被师傅在身上画了数个符咒,且都自动隐形不见了,可好玩了。

自此后,直到我上大四,我一直没再见过不干净的东西。

当然,懂事后我就明白了,我的阴阳眼被师傅使用符咒术封了。

有必要说的是,我八岁的时候多了个小师妹,是个两岁的小丫头,不知道稻花真人从何处骗来的……呃,可能和我一样,也是被他收养的吧?我不太确定啊。

稻花真人俗家姓方,我就是随他的姓,小师妹也随了师傅的姓,名为‘方柔’。

他跟我说:“你小师妹八字全阳,这对一个女孩子不好,所以,要起一个阴柔的名字中和一下。

再有,你和小师妹在一起,正好能阴阳和合互补消灾,师傅希望以后你们培养出感情来,就做一辈子的夫妻,因为,你们俩在一起最合适不过了。”

那时候的方柔咬着小手指,睁着大眼睛不懂的问:“老爷爷,什么是夫妻呢?”

“不要喊老爷爷,要喊师傅!”

稻花真人立刻破功,很是凶残……严厉的喊着。

呜呜……!

小女孩吓的大哭。

我那时候也不懂夫妻是什么,不过,我要保护方柔,这是我心中的想法。

我一把搂过方柔护住,对着师傅喊:“不要吓唬小柔。”

稻花真人当时的表情很精彩,嗯,我想想……,确实很精彩,好像是很郁闷很委屈很蛋疼的表情,对,就是这样。

小师妹抬起脑袋,泪眼朦胧的看着我,我想,就是那时候起,小师妹心里永远记着我了吧?

从那天起,我身边多了个小师妹,她叫做方柔,加上师傅,我们像是最亲的一大家子,在一起生活。

直到我上大四,方柔上高中的时候,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

某日,我师父稻花真人忽然将我们师兄妹叫到小屋中,交给我们一个小匣子,说:“为师一生泄露天机过多,五弊三缺中犯‘鳏’这个字,早年娶过一位,却短命离去,从此后我懂了,就不再娶妻了。

好在老了老了,却得到一对爱徒,有人养老送终,上天对我不薄啊。

这里面装着此处的房产地契,还有本门不传外人的奇门秘籍。

我这些年只教授你们画符和一些基本的东西,不让你们正式入门接触阴阳鬼怪之事,就是不想让你们命犯五弊三缺。

……这些东西留给你们,记住了,不到下定决心入门的那一日,不得翻看本门秘籍,不然,师傅定不饶你们。”

“不要伤心,是人都有这一遭。……我去后,将我按照生前选好的位置埋葬,我……的亡妻就在那,你们要好自为之………。”

声音渐不可闻,我和师妹抬头看去,只见师傅坐在那闭上了眼,含笑而逝了。

“师傅……!”

我俩泣不成声嚎啕大哭,在我们心中,他就是父亲啊。

按照师傅安排的,我主持了下葬仪式,做了一场法事,好让师傅和师母在九泉之下相聚。

我和师妹磕头拜祭,纸钱牛马元宝蜡烛等物烧了无数,但就是换不来师傅的复活,只能抱头而泣。

我和师妹继承了‘稻花极乐殡葬’。

这时我刚刚大四,却要独当一面了,要保护并照顾好师妹,还要供她上大学,这是我的责任。

我上的是艺术学院,主攻表演,因为我长的还算是帅气,师傅说我从小表演欲望很强,他希望我以后能当一个影视明星,所以,将我送进了表演系。

而师妹方柔虽然长的越来越美,师傅却不想让她以后报考表演系,说是这个圈子对女孩子而言太脏,比百鬼乱行的地方还脏,所以,不愿意方柔踏足。

方柔很听师傅的话,她打算以后学绘画,这方面她很有才华,至少,她绘制的符箓比我的好了太多。

我想供师妹上完大学并过的好一些,但这需要钱啊。

师傅一生倒是赚了不少钱,但他说那些钱不能花在自己人身上,会有因果,所以,大都匿名捐给希望工程了。

弄的我俩现在的银行卡上只剩下四五千软妹币了,这么点钱怎么可能供我俩都上完大学呢?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想办法赚钱。

什么……?靠棺材铺啊……?

唉,不瞒大家伙说,师傅仙去后,铺子的生意一落千丈,虽然我俩手工扎花圈做棺材、扎牛马车船、叠元宝的本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我俩不去给人看风水批命相、驱邪保平安,这生意自然就越来越少了。

说实话,这些门道我和师妹都会,但问题是,只要接触了,就等于‘入行’了,那就会命犯五弊三缺。

五弊是鳏、寡、孤、独、残。

三缺是钱、命、权。

别的还要差些,要是犯了‘命’这一项,那就等着嗝屁吧,寿命能过半百都得烧高香。

所以,我和师妹不想轻易入行。

这样一来,只靠我们手工打棺材编花圈之类的,根本就不够生活的。

钱啊,没它就玩不转了。

这年的暑假,我和师妹都去勤工俭学了。

师妹找了个快餐店打工,留住女生公寓。

我一琢磨,干脆去送快递。

快递公司的美貌老板娘承诺我工资一周一结算,绝不拖延或压工资。

我觉着,是因为我帅气有型的外貌让老板娘喜欢,才这么照顾我……。

盛夏烈日下,我开着三轮小车,飞驰在马路上,穿梭在城市中,挨家挨户送快递……。

老板娘家有个上大一的姑娘,一来二去的就和我熟稔了。

她名为白晓鑫,长的不算漂亮,至少,赶不上我家师妹好看,但心肠好,经常买冰棍和西瓜送我吃。

这一天,白晓鑫她们一群女生聚在一处,给个好闺蜜过生日,白晓鑫喝了点果酒,醉的昏昏沉沉的,她同学打电话到这里,老板娘一听就急了。

公司老板有事回老家去了,正好我放工了,老板娘就喊上我一块去接白晓鑫。

事情倒是顺利,我帮着老板娘将醉了的姑娘送上的士。

这时候,忽然感觉一股冰凉阴森的气息进了车子,然后,附着在白晓鑫的身上不动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虽然我的阴阳眼封着,但这种感觉错不了,一定有不干净的脏东西缠上白晓鑫了!

这姑娘平时对我的好,我心中是明白的,这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的掌心中都是汗。
 老板娘从车窗中探头出来,看我傻愣着站在那,风韵犹存的脸上挤出笑意:“小钢,还不上车?我可没有力气将小鑫背上六楼去。”

我干咳两声,急急上了副驾驶的位置,透过后视镜,我看到老板娘宠溺的将小鑫的脑袋放在膝盖上。

母女情深啊,这一幕让我很有些受不住,因为我没有母亲,不知母爱是什么滋味。

报了地址,的士司机向着回路开去。

我感觉车中的温度变的越来越低,心头发凉了。

是否出手救小鑫还得两说,但我需要搞清楚是什么玩意跟上了车。

这时候,我就需要开阴眼了,并不是解开封印,只是使用简单的方式打开阴眼数天。

这种方式对普通人也有效,不干净的东西只要不是特厉害的那种都能看见,当然,有道行的猛鬼不在此列。

我伸手在裤兜中掏出个扁扁的木盒,掀开盒盖,取出一些风干的柳叶。

柳叶最阴,用清水浸泡数日,然后,在其上绘制玄阴符箓,晾干后,用它擦眼睛,就能在过后的三天之内,看见平时看不见的东西,三日后功能消失。

若没在上面绘制符箓,则无任何功效。

这种小法门我会的很多。

至从五岁见到黄衣阿姨之后,我从未开过阴眼,但今夜不成了,我不能眼看着白晓鑫出事。

有时候做人就是这么简单,该行动时就得行动!

我低头用捏碎的柳叶擦眼,闭眼数秒后,我先抬头,然后,猛然睁开双眼,向着倒视镜看去。

彭!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被大锤子砸中了一般,一股窒息感涌上心头。

倒视镜中,一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正趴在白晓鑫的身上,她张着嘴巴,隔着数寸距离,对着白晓鑫的小口猛烈的吸着什么,我知道,她在吸精气。

这只女鬼的两只手枯瘦,宛似鸡爪子,长长黝黑的指甲有三寸长,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可怖。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白衣女鬼猛然抬头,向着倒视镜中看去。

一双不停流血的红色鬼眼,就那样近距离的和我在倒视镜中对上。

我浑身的皮肤爆出了鸡皮疙瘩,冷汗不自觉的就从后背出来了,心脏‘砰砰砰’的高速跳动起来,感觉小腹有一股憋闷的感觉。

要不是我事前做好了见鬼的心理准备,这一下就被吓尿了。

别笑我胆小,小时候见鬼时那是不明白厉害,自然是不怕的。

但这些年,天天听着师傅讲解鬼怪妖物、飞尸恶灵之类的东西,怎能不怕?

虽然封了阴阳眼,但我命格太弱,是很容易招鬼的。

要不是师傅耗费大精力在我身上布下了保命符箓,不知道会被鬼上身多少次了,能健康的活到现今,那都是天大的造化啊。

我只学理论但从未实战过、连入门菜鸟都算不上,见到这样一只凶悍狰狞、七窍流血的白衣女鬼,不害怕才是扯淡呢。

貌似,这只女鬼很厉害啊,我感觉浑身愈发的冰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但我明白,女鬼不知晓我能看到她,所以,我表现的越正常,她越不会搭理我。

毕竟,我身上有鬼最厌恶的保命符箓阳火气息,女鬼巴不得离我远一些。

这种时候,我在心中直喊师傅高明!

要不是早在身上布下了保命符,就我这等招惹鬼怪的体质,女鬼一定放弃白晓鑫转过来扑到我身上,甚至会上身。

女鬼狐疑的打量我一眼,当然想不到我能看见她,摇摇头后,低下头,继续吸食白晓鑫的精气。

我知道坏菜了。

一般而言,女孩子精气不如男孩子多,很少会成为鬼怪的目标,但有一种女孩例外。

即是保持处子身的女孩子,身体中还有一点极阳之气,汇合到精气中,却是鬼物最喜欢的东西,所以,白晓鑫这个纯洁的姑娘,被女鬼缠上就不出奇了。

不管男女,被吸食一两日精气都不会有大碍,事后小病一场也就过去了。

但若是被连吸半月以上,那就有性命之忧了。

我无法肯定这只女鬼会缠着小鑫多久,要是时间长了,那可就相当滴不妙了。

只能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低下头去,用手揉脸。

后座的老板娘看到我这动作,误会我累了,就说:“小钢,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今夜你就别回去了,在我家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晚点出工就是。”

司机闻听这话,扭头用很是暧昧的眼神打量我一眼,随后,露出无比龌蹉的笑意。

我很是羞恼的瞪了司机一眼,心想,你这人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老子不出卖自尊和身体的,不是被富婆包了的大学生。

司机却暗中对我竖了竖大拇指,意思是‘小伙子真有本事,我看好你’。然后,他回头专心的开车。

要不是他正在开车,我一定扑上去打死他!

士可杀不可辱,这司机真是太可恶了,我不是那样的人啊。

很快就到了地方,我背着睡的死猪一样的小鑫,小鑫背上还压着那只女鬼,一口气爬上了六楼。

即便我身体强壮,此时也累的要死了,坐在水泥地面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老板娘急忙开门,我和她一道将小鑫送进卧室。

老板娘帮小鑫脱掉鞋袜和外衣,掩好被子,一脸慈爱的样子。

当然不会脱太多了,我还在旁边呢。

看着那只女鬼跟着上了小鑫的床,我暗中咬紧了钢牙。

“小钢,快歇一会吧,这一路累坏你了。”

老板娘带我出卧房到客厅,示意我随便坐,打开冰箱掏出饮料递给我。

我接过饮料狂饮一通。

“我给你放好水了,去洗个热水澡吧,客房我收拾好了,你今晚就睡这吧。”

老板娘热情的过分,莫不是想让我当她女婿?

“这不太好吧……?”

我有些犹豫,快递公司里的人都是住集体公寓的,哪有我这样的,老板不在家,就睡到老板娘家里去了?这好听不好说啊。

“你这孩子,哪那么多讲究?就算我当家的在这儿,那也得留客人住一宿啊。”老板娘坚持。

我推辞不过,谢过了人家,进入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

洗过澡后,穿上女人给准备好的干净睡衣,从换下衣物中掏出手机一看,小师妹报平安的短信早就到了,我就放心了。

小师妹住在女生公寓,是快餐店供应的食宿待遇,但我还是不放心,和小师妹约好了,她必须每晚发一条短信报平安,不然我不能安心睡觉。

小师妹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看我出来了,老板娘递给我一大盘子糕点,说是让我当成夜宵将就用用。

我真饿了,狼吞虎咽起来。

等我吃饱了,我看眼板儿娘,心想,还是得提点她一下,避免小鑫真的出事。

“板儿娘,小鑫被女鬼缠上了。”

我凑过去,靠近因为我这动作而身躯有些僵硬的老板娘,贴近她的耳朵就来了这么一句。

她可能是误会我要对她怎样吧,这神情?我怎么感觉她在犹豫着要不要避开我的接近呢?难道,她对我……?我赶忙驱逐这种想法。

听清楚我说的话,老板娘眼睛睁大到极致,一脸惊恐的看向我。

“小钢,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女儿是老板娘的命根子,她的眼中充满了老母鸡保护小鸡仔的坚定神色。

伟大的母爱,我为何没有?我在心中叹息。

“你害怕见鬼不?”我低声询问。

“你能让我看见?”老板娘惊讶的捂住小嘴。

我点点头,只是帮别人开数天的阴眼,这不算入行。

老板娘没犹豫,虽然害怕还是拼命的点头。

“那好,你将这些擦在眼睛上,往后的三天,你都能看见那些东西。”我掏出捏碎的柳叶粉末。

女人咬咬嘴唇,接过去,不再犹豫,快速擦眼。

“见到什么都要表现的若无其事,要不然,那只东西或许会暴走。”我嘱咐她。

“小钢……你和我一道进去吧。”

老板娘牙齿打架‘咯咯咯’的响,害怕的握住我的手。

我能感觉到她身躯的颤抖,看来,她比较信这些,不然,不会这么快就接受我的解释。

我俩手牵着手相互壮胆的向着卧室走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呢。

咳咳咳……,不要想歪了,我只是要给她壮胆。虽然她的手很小很柔软,但对灯发誓,那一刻我什么不好的想法都没有,我是一个纯洁的孩纸!

何况,我也需要人来壮胆的,我也害怕啊,毕竟,我从未真的捉过鬼,嘴巴上喊的厉山响毛用木有。

‘咔!’

扭开卧室门,床头昏暗的台灯下,一只脸上染血的白衣女鬼趴在小鑫身上,正在拼命的吸取姑娘的精气。

她干枯的鬼爪扣紧两边的床褥,留下阴森鬼印,

似有一股阴风吹来,我和板儿娘都连着打起了冷颤。

我感觉老板娘身体一软就要摔倒,急急扶住她,笑着道:“板儿娘,你不是要我帮你把小鑫的大箱子拎出去吗,东西在哪啊?”

一边说,一边暗中使劲儿握一握对方的手,示意她要镇静。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茅山鬼术师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