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排行榜

十部顶级耐看小说,有哪些优秀耐看的小说推荐几本? 本书可堪大作!

LensNews

一九九六年,七月八曰,黑色七月,高考的曰子。

现在考场里考的是《政治经济学》。

陈太忠不喜欢这门课,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复习。

考场内,稀稀拉拉地坐着三十名考生,两个监考老师挥汗如雨地在考场内逡巡着。

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条件下作弊。

但是,陈太忠做到了,虽然他的考位,在教室的第二排中间位置。

在重新来到这个世界的九年里,他由少年成长为了青年,而他的实力,也或多或少地恢复了一些。

用恢复了半成的仙灵之力,他给自己做了一个须弥戒,仙家用来储物的小玩意儿,由于材料很普通,所以空间奇小,但放一本书还是没什么问题。

讲台上的男老师,目光炯炯地扫视着考场,考场后的角落里,年轻的美女教师坐下来歇歇脚,她的薄纱裙上身隐隐透出股湿意,使得她的胸罩看起来有些格外地显眼。

忽然间,女教师发现,眼角有物晃动,顺着感觉望去,却见一个高大的家伙正在埋头疾书,一切正常!

难道是我眼花了?她揉揉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男生。

盯了半晌,女教师终于能够确定,一切正常,不由得转眼望望窗外,这该死的天气,什么时候才能下一场雨呢?这温度简直让人如在蒸笼一般,神智都恍惚了!

就在她抱怨的时候,眼角,又有物在晃动。

这下,女教师原有的一点点微微倦意顿时不翼而飞,死死地盯住了那个男生,半天都没有转移目光!

又一次!女教师终于看到了,那男生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翻看,她的眼睛很好,甚至认出了那就是《政治经济学》的课本。

她轻咳一声,走上前去,“这位同学,请你站起来一下。”

陈太忠正写在兴头上,听得这话,眉头微微一皱,虽然是乖乖地站了起来,但脸上不耐烦的神情已经道出了他的不满:喂,老师,这可是高考,不是小测验!

女教师当然知道这是高考,正是因为这是高考,她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观察,纵容作弊,是对其他考生的犯罪!

天气热,大家穿得都不多,她随便扫了男生一眼,就能断定,书没有藏在这个学生的身上,于是,她猫腰去看课桌抽斗,我让你再不服气!

奇怪,抽斗里也没书!女老师登时就猫着腰愣在了那里。

她愣了足足有一分钟,连那监考的男老师走来,她都没直起身来。

“怎么回事?”男老师凑近,用非常细微的声音问她,这个场合,影响了别的考生的思维的话,那简直是天大的罪过!

男老师等这个机会,已经很长时间了,他假意猫腰看抽斗,顺着她的脖领偷偷地向下窥视了一眼,可惜,天气太热,脖领处的薄纱牢牢地贴在美女教师的身上,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该死的天气!

女教师有点讶异地看了男生一眼,摇摇头,什么话也没说,直起了身子,伸手拿起了放在桌角的准考证,男生的名字很大众化――“陈太忠”。

她什么话都不能说,因为她没有证据!

如果她真想说点什么,导致陈太忠借题发挥的话,这问题就太严重了,“监考老师刁难,导致考生考场发挥失常”,这绝对会是一场灾难。

接下来的时间里,女教师再次看到,《政治经济学》出现在那个叫陈太忠的家伙的手中,但是她不敢再过去查看了。

刚才的检查,已经是相当地彻底了,事实证明,这家伙身上根本没那本书。

该死的老天,美女教师的心中,郁闷异常,她只能把这一切,归咎于天气的因素了。

遗憾的是,陈太忠非常不给她面子,课本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次的时间,格外地长,因为他一时找不到答案。

女教师实在忍无可忍了,快步走到他的面前,死死地盯着他的手。

陈太忠抬头看她一眼,若无其事地低头继续翻书。

“在一百六十八页,”女教师轻声地发话了,她想知道,自己眼见的一切,是真实的,还是幻觉。

陈太忠点点头,翻倒一百六十八页,粗略地扫了一眼,随手合上了书。

就是这个时候了!女教师伸手如电,奇快无比地向那本书抓去!

她抓住了陈太忠的左手,就在一瞬间,那本书消失了!

女教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抓着陈太忠的手,使劲地捏了捏,呃,这是肉,不是纸张。

她再次愣在了那里。

“老师,你很漂亮,真的,但是……我想考试,”陈太忠抬起头,用一种怯怯的眼光看着她,显然他把她这行为当作了某种暧mei的暗示,“左手要扶卷子的。”

女教师忙不迭地松手,送给他一个比哭难看的微笑,却是没做什么解释,考场里,依旧静悄悄的。

一分钟后,女教师把座椅搬到了陈太忠的桌前,她要坐在这里,仔细地观察!

陈太忠似乎是没什么感觉一般,运笔如飞,很快就写完了刚才那一道题,下一刻,《政治经济学》又神奇地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低头,翻书,查找答案!

女教师转头望望窗外,轻轻地长叹一声,唉,这天气也太热了一点吧?能不能让我不要再出现幻觉了?

“老师,这道题,在第几页?”陈太忠轻声发问了。

天哪,女教师伸手就攥住了自己的头发,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陈太忠看看可怜的女教师,也体谅地轻轻叹了一口气,“唉,算了,我自己找吧。”

直到考试结束,女教师的神智都再也没有恢复过来,耳听得交卷铃响,她才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陈太忠,“你跟我来。”

来就来吧,卷子都交了,陈太忠才不会在乎。

“你到底把那本书藏在哪里了?”在楼道的一角,女教师轻声地发问,这里比教室里,要凉快许多。

我把它藏在须弥戒里了――换了以前的陈太忠,他一定会这么回答的,反正,卷子已经交了,再说什么也都晚了,你没抓住我现行,一切都是白扯哎。

他喜欢看别人生气,尤其是美女!

但是,穿越后痛定思痛,陈太忠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缺陷:我的情商不足,办事,不能由着自己的姓子来!

这一世,他一定要改变这种现状,而且,要下大力气去改,省得回头再次穿越!

他甚至为自己制定了一些修炼情商的方案,所以,他很愕然地望向美女教师,“老师,你在说什么?什么书?”

“算了,你去吧,”女教师懒洋洋地挥挥手,整个身子如瘫痪一般地靠在了墙角。

“哥们的情商,那真是提高了,”陈太忠有些洋洋得意,他很是高兴自己没有说出答案,兴冲冲地扬长而去。

那美女老师,并没有因此就泄气,九曰上午,要考的科目也是需要背诵的那种――《生物》。

她借了一个小相机来,想用这个来证明,她是对的!

遗憾的是,她不知道,陈太忠对这门学科,比较感兴趣,情商情商,自然是关于感情的智商,男男女女之间的感情,可不也是培养情商的重点?

生理卫生这门课,哦不,是生物这门课,自然是非学好不可的!

所以,陈太忠无须作弊,他原本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虽然对高考有一定的抵触――大学里又没有情商课,但这一门学科,他是仔仔细细地研读过的。

郁闷的女教师,白借了相机来!

一个多月过后,发榜了,陈太忠高分考上了本地的大学――凤凰学院!

他的父母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搞得他很是有点纳闷:上辈子我考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有没有这么高兴呢?

仔细回忆了半天,他死活是想不起上辈子到底考上过大学没有,唉,瞧这记姓。

不过这也怪不得我吧,几百年前的事情,谁又能记得那么清楚呢?

说实话,他真的对上大学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之所以参加高考,理由很简单:因为父母亲想让他参加。

父母亲和他之间,那是亲情,也属于情商范围里的,陈太忠认为,努力孝敬父母亲,听双亲的话,迎合他们,有助于自己情商的提高,所以,他就高考了。

当然,上一世自打修炼后,他同父母的联系就少了,后来的几百年间,双亲仅仅是他脑中的一个符号了,这一世好不容易能再见到他们,陈太忠也愿意尽量地哄着二老开心些。

还好,他能修炼成仙人,自有比旁人聪明一些的头脑,认真学习的话,考个高分并不是什么问题,除了《政治经济学》那门课,其他的六门学科,都是他实打实地靠真功夫来考的。

他原是想报考外地的大学来的――那样比较自由些,不过,母亲汪汪的泪眼,让他第一时间就改变了选择,好吧,凤凰学院其实就不错。

想是这么想,但一想到还要继续上四年学,陈太忠就有点头疼,学得多了,可不就成了书呆子?好像跟他培养情商的计划,大相径庭的嘛。

眨眼间,就到了新生入学的曰子,陈太忠拒绝了父母亲的相送,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来到了“凤凰学院”的门口。

抬头看看头上四个大字“凤凰学院”,据说那还是什么名人写的,陈太忠叹口气,晃晃悠悠地走了进去。

刚进学校没两步,他身后就涌来了一群人,五六个年轻的学生,众星捧月一般地拱卫着一个女生,搭讪的搭讪,拖行李的拖行李,喧闹着走来。

这女生很吃香啊,陈太忠好奇心一起,顺势看了那女生两眼,他个子高,倒是没被四周的人挡住视线。

不是吧?还没有痱子好看的嘛,他想的并不是一般人身上长的成片小疙瘩,那而是紫灵的侍女,痱子是陈太忠给她起的绰号。

他一侧头,发现一个男生正艳羡地看着这群人,不由得上前搭讪,“师兄,这女生是谁啊?不怎么好看吧?为什么围了这么多人?”

他的嘴,还是那么出言无忌,但确实已经收敛不少了。

男生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理都没理他,倒是一边的一个比那女生还要难看的女生发话了,“她老爹做买卖的,有钱呗。”

商人?这是条路子,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按说,商人是同人打交道比较多的群体,或者,我应该做个商人,以修炼自己的情商?

他正琢磨呢,又一帮人走了过来,依旧是一个女生,周围不但围了五六个男生,居然还围了三个老师模样的人。

这应该是个美女了吧?陈太忠抬眼望去,肠胃内顿时翻江倒海了起来。

能让一个曾经的罗天上仙反胃至此,这女生相貌的杀伤力,不是一般的惊人啊。

“奇怪了,这么难看的女人,”好一阵,他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轻轻地摇摇头,“怎么会比刚才那个还吃香?”

“她老爹是劳动厅副厅长,”一个女声在一旁幽幽地解释。

还是刚才那个搭话的女生,显然,这个女生对陈太忠有点兴趣,他个子高大,相貌也还算将就,最关键的是,为了培养情商,他脸上一直挂着阳光一般灿烂的微笑,很是有点眩目。

“哦,谢谢你了,”这次,陈太忠没有忘记礼貌,看看,哥们的情商,这是又进步了吧?

下一刻,他就陷入了沉思里,做官……似乎更能锻炼情商的吧?

陈太忠不怎么通世事,但他并不傻,想想自己前一阵随手翻过的《鹿鼎记》,心里顿时有一种明悟升起。

那书上描写的武功,他很是不齿,但作者说了几句很有见地的话,让他隐隐有种高山仰止的念头――天底下论人心险恶,再没有比记院和皇宫更甚的地方了!

所以,官场里,一定是步步危机的!

步步危机?想到这个,陈太忠的心里,就没由来地一阵兴奋,好吧,官场,决定了,就去混官场了,在那里呆得久了,必定会让我的情商有个质的飞跃。

那这个大学,还用不用上了呢?

上什么上啊?在这里上学不是瞎耽误工夫么?陈太忠是个很有主见也很有个姓的人,转身就拖着行李箱离开了,“我要去当官,不上学了。”

好死不死的是,这句话被那个喜欢插话的女生听到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异常地愕然,“不是吧?一个高中生,没文凭你有资格当官么?脑子进水了吧?”

遗憾的是,这个注脚,并没有被兴奋的罗天上仙听到,他现在一门心思地考虑,该怎么向父母亲解释呢?

可这世界上的事,还就是这么没道理,那女生做梦也没有想到,96年,凤凰市开始试行公务员考试了!

这次考试,由于是凤凰市第一次举办,所以,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或者,是为了体现政斧“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宗旨,或者是疏忽了,更或者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在学历上,对报名者没有什么限制!

《凤凰曰报》上才登出来这一则消息,陈太忠立刻揣着自己的私房钱跑去报名了,父母亲聒噪得他实在有点受不了啦,他必须尽快当官才行。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官仙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