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排行榜

公认的官场小说巅峰之作,连刷10遍都不过瘾,可以熬夜看个爽了

LensNews

[一]

星期一早上六点半,张青云就准时起来了,当秘书三年,他养成了早起的习惯。虽然把自己的动作控制到最小,蹑手蹑脚的,但还是打扰了老婆郑丽丽的美梦。

郑丽丽眼还没有睁开,就问张青云:“王省长还没有正式上任吧,你慌什么?”

“今天上午九点上任,我得去准备了。”张青云边回答,边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澡。第一次正式进省政府,他想给别人留个好印象。毕竟现在身份又不一样了,王省长已经正式表示,到了省政府,就把张青云调过去,继续做自己的秘书。

当省长的秘书,无论怎么说,对于三十五岁的张青云都是极具诱惑力的。想当初自己大学毕业,梦寐以求的就是能够进省政府大院,别说当秘书了,就是当个综合处的管理员,管管钥匙,开开门,给各位省长副省长的打打开水,他也知足了。他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当时的省政府办公厅范副秘书长是和他一个村子的,和张青云的父亲还是小学同学。

张青云虽然上的是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但因为是政治系,就业就很难。政治系人称“万金油”,干什么的都有,前几界的师哥师姐,当老师的、做律师的、经商的、从政的都有,各人靠各人的关系,各人找自己的路子。

张青云的爹就在范秘书长回老家过春节的时候,特意买了许多东西,到范秘书长家看望,顺便给人家提一提,看能不能帮得上什么忙,把自己的儿子留在省城里,找个工作。

范秘书长是整个张家村历史上出过的最大官了,大学毕业就留在了省里,从一个小办事员做起,一直到做了省政府的副秘书长。在家乡名气很大,市委书记和市长有时候都看着他的脸说话,更别说家乡的县长和书记了。

范姓在张家村算小姓,从小范秘书长就感受到了不少姓张的人家欺负,所以后来做了大官,他从来不帮姓张的,就是姓范的,他也看亲疏,人太多,没办法。除了自己的侄子侄女,他一般不管别人的事。

张青云的爹也是个明白人,知道求也可能是白求,但为了自己孩子的前途,只要有一线希望,他还是想努力一下。毕竟自己和范秘书长是小学同学,当时关系并不错,再说了自己的儿子也争气,上的是名牌大学,也不辱没了他。

哪知道张青云的爹一开口,人家范秘书长根本就不接这个茬子,几句话就推脱掉了。张青云至今还记得老爹回到家里垂头丧气地说的几句话,老爹说:“儿子,范红堂说了,他在省城里说不上什么话,他只是个副秘书长,上面还有秘书长,副省长,省长,随便哪一个,都比他官大,他没有什么实权,没办法解决你的工作问题。”

张青云听了心里凉了半截,对他爹说:“什么没有实权,咱这是关系不到!你看他侄子,不就是在省城里读了个大专吗,还是委培生,还不是被他安排到了省商务厅工作。临村的王志远,比我高两届,也就是个普通本科,就是因为家里有钱,他爸爸是包工头,手里有钱,听说没少给范红堂送钱,结果范红堂把他安排到了省政府办公厅的行政计财处,做了出纳。”

听了儿子的抱怨,张青云的爹长叹一声道:“儿子,都怪你爹没本事,咱家也没有什么钱,我一个乡里信用社的小职员,挣的钱能把你和你弟弟供养大,考上大学,也就对得起你们了,我也老了,也没什么本事了,今后的路全靠你自己混了。”

张青云说:“爸,别自责了,孩儿不孝,都怪我平时学习不好,结果毕业了还让你为我的工作发愁!你放心,天无绝人之路,凭我的文凭,我会在省城里找到工作的。大事干不了,咱先干小事。慢慢再等待机会。他范红堂当初也不就是个小职员,人这一辈子,谁知道会混到哪一步?”

洗完澡吹了吹头发,张青云在思忖今天穿什么衣服去。这是十一月的天气,在东州这个中部的省会城市,气温白天是十五度左右,穿西服虽然有点冷,但人显得更精神些。第一次出场,千万马虎不得。

找了一套藏青色的毛料西服穿上,打好领带,张青云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虽然头发掉了一些,但皮肤还好,尤其是气色,比前些年简直是好多了,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作为男人,得志了感觉是不一样。

想当初自己在东州市委党校当政治教员,每天上两节课,闲得要命,真正是白天没球事,夜里球没事。谈恋爱吧,高不成低不就,长得差的女人他看不上;长得好的吧,人家一听他是党校的政治教员,首先在心里打了个折,又一打听,他家是农村的,没什么背景,更是有点泄气;最后了解到他在党校里住的还是单身宿舍,连个套房也没混上,就在心里对他判了死刑。

有一个卫生学校的女老师,别人介绍的。和张青云见了一次面后,张青云很是喜欢她,那女孩子个子有一米七零,比张青云矮不了多少,长相是张青云见过的女孩子里最满意的。打听清楚张青云的个人和家庭情况后,张青云再约她,人家说什么也不答应出来了,说不合适,她父母说了,要找个城里人,家庭条件好,以后生了孩子有人帮带!

张青云电话里听了那女孩子的话,伤心得几个晚上睡不了觉。心里骂道:“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鼠目寸光,你是嫁男人啊还是挑公爹!、朱德哪一个不是农民的儿子,农民怎么啦,往上数三代,看你们哪一个不是农民的种!”

但气归气,日子还得过,现实还得接受。女孩子吗,谁不想嫁个好人家,有房子,有人帮带孩子,省心。作为人,谁又能保证自己不势利!

又过了半年,碰上了郑丽丽,一个和张青云有着同样背景的女大学毕业生,在铁路中学当语文教师。郑丽丽是省里的师范学院毕业,老家是农村的,长相说不上好,但身材不错,张青云想就凭自己这条件,能够找到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也算不错了,就和郑丽丽谈起了恋爱,上了床,打了证,就成了夫妻。

在党校,张青云教政治是出了名的。他爱琢磨,信息量大,课本上有的他懂,课本上没有的他也懂。这么说吧,全中国所有的副省级以上干部的履历,他几乎都熟悉;所有的国家领导人的履历,就更不用说了,哪里人,从哪个学校毕业的,最先干的是啥工作,年龄多大当了处长,多大当了厅长、省长,和谁是同学,和谁最亲近,当过谁的秘书,娶了哪个大领导的女儿做老婆,他都能背下来。业余时间和同学同事聊天,只要他一开口,别人都没有了话说,只听他一个人的就够了。

时间久了,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反感或者嫉妒,说他爱吹牛,狂妄自大,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三十多了还是个小教员,人家会混的,早当了处长、县长的了,就是在学校里,也混到中层领导了,只有他,还什么都不是,小教员一个!

闲话传来传去,就传到他老婆郑丽丽的耳朵里。郑丽丽是个还算贤惠的女人,但心里气,也憋不住,就劝他说:“你出去就别说那么多了,影响不好,人多嘴杂,对你说啥的都有。”

张青云一听就明白了,忍不住叫道:“我偏要说,怎么啦,老子辛辛苦苦翻了那么多资料,记了那么多东西,好心告诉他们,不感激不说,还说不够的坏话,在背后熏我!这帮鸟人,真他妈的扯淡!我不但要研究中国的,今后还要研究外国的,气死他们!”

他老婆郑丽丽看劝不住他,就讽刺他说:“好了,好了,整个东州市就数你最牛,你是未来的大政治家,好好研究着吧,说不定哪一天,你出国访问,接见外宾,还真用得着。”

张青云脸皮也不红,说:“我觉得命运既然这样安排我,让我无意中学会了这么多东西,决不是无缘无故的。机遇从来都是青睐有准备的大脑!我相信我不会一辈子只做这个政治教员,命运会给我机会的!你等着瞧吧,到时候让他们知道知道,他们那是狗眼看人低!”

一晃十年,张青云大学毕业当了十年教员了,职称也没混上副教授,还是讲师一个,房子好歹有了,但还是旧房,两居室,70多个平方。唯一的安慰是孩子有了,儿子张方圆七岁了,长得胖乎乎的,眉清目秀。方圆是郑丽丽取的,说是儿子长大了不能学他爹,太迂太直,书呆子一个,一辈子没有大出息。回头就开始损张青云,说:“我看你不发达就怨你爹给你起的名字不好,青云青云,想着直上青云,哪知道混到三十多岁,还是一个小讲师!”

张青云看她同着自己的乡下母亲也敢这么说,气得鼻子冒烟,几次动了离婚的心思,但跟母亲一说,老人家不同意,说是为了孩子,什么都得忍着。等孩子大了,实在过不下去了,再离婚。

对郑丽丽,张青云有时候也是恨得牙痒,别人看不起你男人,你也踩腾他,也算不得是什么好东西,但想想两个人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是小讲师一个,人家心里有气,也有情可原。

但心里不服气又有什么办法,自己一没有强硬的后台,二没有多余的钱拿去送礼拉关系。再说了,在学校里,就是再爬,能够到了哪去,做个教研室的主任,又有什么意思!

想开了,也就释然了,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真要是这样过下去,索性放开了活,在课堂上,他的课讲得妙语连珠,旁征博引,汪洋恣肆,信息量大,知识面广,听过他的课的人都说他有才,当教师可惜了。特别是市直机关一些刚参加工作的女大学生,对他更是情有独衷,他在台上讲课,一直脉脉含情地看着他,看得他都有些心猿意马了。

一来二去,张青云的名气也就大了,许多人都知道,东州市委党校有个青年教师叫张青云,课讲得好,天文地理无一不精,尤其熟悉国际国内的政治和经济。那几年各机关时兴搞学习辅导,中央不管有了什么精神,下面都要全体动员,尤其是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就是占用上班时间,也要搞个集体辅导,然后拍拍照,录录相,上上报纸、电视什么的,算是完成了任务。

这时候党校的教师派上了用场,给大家随便讲一个小时,辅导一下,谈谈国际国内的形势,简单分析一下,对付过去,就行了,反正各单位不会白请,车接车送不说,临走时都要送上一个信封,里面装上千儿八百的,算教师的讲课费。

因为张青云名气大,这些钱他那一段没少挣。

有一天市委办公室的顾主任打电话,说明天下午要张青云到市委办公室,给市委机关的干部辅导辅导,在家的市委领导也参加。顾主任张青云认识,经常到党校来。

张青云说:“我的大主任,那么大的领导,看着我就害怕,你还是饶了我吧,另请高明,我对付别人还可以,见这些大领导,我怕腿软!”

“你个臭小子,少跟我扯淡!党校这些教师,我几乎全认识,就看中你了,你要是不答应,小心我哪一天狠狠心,把你借调到市委办写材料,累你个臭死,看你还自在不自在!”顾主任半真半假地和他开玩笑。

张青云看看推辞不掉,只好精心准备了一下,谁料想这一次他跳进了市委书记王天成的视野,命运从此得到彻底的改变,成了东州这个省会城市市委书记的秘书。

讲座是下午三点半进行的,下午三点十分,市委办的小车就把张青云送到了市委办公楼下。车离办公楼还有十几米,张青云就看见,顾主任已经等在那里了。这个顾主任,真不愧是老官场,会做面子活。

但不管怎样,人家一个大主任,马上要升市委常委、秘书长了,副厅级干部,能够等自己这个小教师,给的面子也够大的了。

张青云忙下车,说:“顾主任,怎么敢有劳您大架,等我这个小百姓,折杀人不是!”

顾主任哈哈一笑,说:“你是大才子,我这个主任,也就是大办事员,是为大家服务的,能为老弟服务一次,也是我分内的事!”

说着两个人就往市委大会议室走。边走顾主任边告诉张青云,市委王天成书记也要参加今天的学习辅导,此外还有在家的两个副书记、宣传部长、组织部长等。

张青云在党校见的官也不算少了,但第一次给这么多领导讲课,心里忍不住还是有些紧张。但事已至此,想后退也不可能了,索性豁出去,放开了讲。

大会议室在三楼,顾主任说:“人还没到齐,我们先到小会议室休息十分钟,然后再去。”

服务员连忙给顾主任和张青云一人倒一杯茶,先后就出去了。张青云看市委办的服务员比东州宾馆大堂里的服务员长得还好,就给顾主任开玩笑说:“强将手下无弱兵!顾主任,别的不说,就说你手下的服务员,你咋挑的啊,长这么好,把东州宾馆的都比下去了!”

顾主任说:“那当然,在这里服务,都是大领导,长得不好怎么能拿得出手!”

张青云说:“可惜我不是个女的,长得也不好,这一辈子看来没有进市委办的命了!”

顾主任说:“你真这么想啊,这里哪有党校自在,有假期,又自由,想干什么干什么!你要是真想来,你随便选,看上哪个位子了,随你挑!”

张青云说:“算了算了,我不是当官的材料,好自由,不爱受约束,还是当老师合适!”

闲扯了一会儿,看时间快到了,顾主任陪着张青云就走进了会议室。台上有两个座位,一个是主持人的,一个就是讲课老师张青云的。

首先由顾主任主持,他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东州市委党校的教师张青云同志,来为大家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知识辅导。张老师是党校的政治老师,对国际国内政治和经济都很有研究,在许多刊物上发表了自己的论文,他的课很精彩,希望大家注意听讲。下面请张老师给大家上课,大家鼓掌欢迎!”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省府大院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