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排行榜

作者在书中将初恋,写得太过真实,勾起了我很多回忆,所以扣了0.5分。

LensNews

大齐三十五年的冬天,特别冷。外面的雪花萧瑟地飘扬着,富贵一些的人家都躲多屋子里,不愿出来。贫穷的人家,为着不知能否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天而忧心。

一个农家小院子,一个老人在厨房里忙碌着。边烧火做饭,边擦着眼泪。神情哀伤不已。

温婉艰难地睁开眼睛,想动,却发现自己全身软绵绵,没有一丝力气。茫然地打量着周围。房顶是木头跟瓦片。房子内光线较暗,但比较宽绰,除自己睡的那床以外,屋内有一比沙发高的,像床又不像的玩意。屋子中间有一圆桌,放着四张凳子;圆桌上放着茶壶跟茶杯,茶壶跟茶杯都掉漆了。离床几步远又有一小桌子,估计是就是梳妆台,上面放着梳子、丝带什么的,桌子还有一面瞠亮瞠亮的铜镜。看起来不像是有钱人家。

温婉迷糊了,自己这是在哪儿。怎么会到这里,自己这是被人救了。有什么好救的,死就死了,现在不死,过半年又得死了。温婉苦笑不已。

“小姐,你醒了”一个温和的声音惊喜地叫着,声音落了。温婉感觉到自己被扑过来的人抱了一个满怀。

温婉抬头仔细打量,抱自己的人,是个大概五六十的老人家。老人家头发盘得高高,用着灰色的布包着。穿着一素面灰色的短袄,下身也是一条素面灰色的长裙,全身上下,裹得严实。面色沧桑。老人家看见温婉睁着大大的眼睛,摸着温婉的脸蛋。边摸边惊喜地说道“多亏了贵妃娘娘、公主的在天之灵保佑;小姐这次大难不死,一定会有后福的。光顾着高兴,忘记了小姐正在饿着肚子”

老人家抱着温婉哭了好一会,见着温婉也不说话,就一直奇怪地看着她。擦完了眼泪,不好意思地说着“姐儿,嬷嬷一时高兴的忘记了。姐儿,你饿了吧?我给你作饭去。”

说完,就转身出去了。温婉这还迷糊着了,自己这是到哪里了?这怎么回事啊?这位老人家是谁?

温婉还在迷糊得厉害时。就见着老人家端了一只木碗进来。将温婉从床上抱了起来,背后放了一个枕头。就这样靠着。老人家拿了勺子搅了几下。温婉看着是木碗里是菜粥。那碗菜粥,不是一种菜,是几中菜混合而成。一看着就知道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吃的。

温婉想到贫苦人家,更纳闷了。刚才不是说贵妃娘娘,公主娘。怎么会过得这么苦。拜喜欢古文的刘倩的福,温婉第一感觉就是。国亡了,自己是个落难贵族千金。

“小姐,来,吃”温婉动弹不得,她其实是想动来着。但是却动弹不了。全身软绵绵的没力气。

老人家问也没问,一勺一勺喂过来。温婉乖巧地吃着,虽然味道很难吃,但还是咽了下去。很快一碗粥见底了,老人家很高兴,姐儿可比以前乖了很多。老人家见着温婉还是木呆呆的,但好歹已经顺过来了。现在又吃了一碗粥。能吃就好,能吃就证明没事了。老人家给温婉喂完饭后,又自行收拾一番,拿了碗出去了。

温婉看着老人家的背影。很自然地审视了自己一番。瞧现在的小胳膊小腿,身着一件素面灰色小袄,不觉笑了。自己,这是借尸还魂了。借尸还魂就借尸还魂吧,反正那个世界也没什么值得自己留念的。

自从父母为找自己出了车祸,回到温家,那些人总是以谴责的目光看着自己。特别是奶奶,看到自己就生气。家里的人,也都不理自己。十二岁就被送出国念书,二十岁回国进入温家工作。兢兢业业工作四年,也没有得到几句好评。相交五年多的男朋友为了钱,为了前程,背叛了自己。在孤儿院认识相交二十年的朋友刘倩,也背叛了自己,那里,真的没什么值得自己留念了。

能活着,能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遇上一这个这么慈爱的老奶奶,也是幸福的。虽然她的慈爱的不是自己。但是,却也很幸运。小孩子灵魂没了,但对于世人来说,孩子还活着。对老人家来说,也是支柱。

温婉躺着无聊,侧身的时候发现脖子上掉了一样东西下来。一摸,原来是脖子上挂了一块玉佩。看着这块玉佩,晶莹透明、色泽均匀鲜艳,一敲上去,发出清脆的声音。正面雕刻着凤,背面写着两个字。温婉的第一个念头,自己这身体一定是非富即贵。能用雕凤的装饰品,肯定是大户大家才有的。可是为什么会混到这个地布。不会真是如自己所想,亡国成了落难的千金小姐吧!

虽然心里很乱。但是温婉非常珍惜如今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为了不被拆穿,温婉决定保持沉默。哪里知道,老人家一点都不在乎,梳洗、擦身、换衣、喂饭,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让温婉特别的感动,就算现代的金牌佣人,都没这么尽心。

天很冷,温婉都缩在被子里。老人家时不时地问着温婉冷不冷,饿不饿。温婉都是笑着点头或者摇头,就是没开口说话。

其实,温婉是有些冷的。上辈子是南方人,这里,估计着是北方。南方人一般不适应北方的天气。就说冬天,冷的不想出门。好在温婉是病人,一直躺在床上,还算好。但盖的棉絮,却是又旧又破,上面全是补丁,虽然比较厚,但也是睡了半天都不怎么暖和。温婉其实想说冷的,但是想着就算说冷又有什么用。就这样的环境,说了只会增加老人家的负担。将就着就成。

“呼、呼……”外面狂风暴起。糊了纸的窗户被吹来了,一阵阵冷风狂刮了进来。温婉被刺骨的寒风给冻醒了,打着哆嗦。嬷嬷也醒了。颤巍巍地爬起来,用纸去糊了窗户。温婉看了看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用不了其他东西替代。想爬起来帮忙,可却动不了。

糊好了,嬷嬷脸上有些晕红。看着温婉担心的样子,很欣慰。

“姐儿,懂事了”老人家摸着温婉的头,看着温婉自从病一场以后,比以前乖巧听话了。温婉指了指被窝,很冷,意思是两个人一起睡。想着晚上确实是冷,嬷嬷就取了被子,搂着温婉一起睡。嬷嬷的手脚都是冰凉冰凉的。温婉紧紧抱着嬷嬷。一会就睡着了。

“姐儿,你以后可怎么办啊!嬷嬷没多少日子,以后你一个人该怎么办啊。”嬷嬷看着睡得香香的温婉,难过之极。

第二天一大早,温婉睁开眼睛,就看见嬷嬷端来了一碗姜汤,温婉很乖巧地喝了姜汤。要是不喝,很容易感冒的。这样的环境,感冒是非常糟糕的事。

吃了早饭,温婉在床上躺着。见着婆婆在旁边一针一线地缝补着。看着那暗红色的料子,颜色不好看,但是料子却是新的。不仅做衣服,还纳鞋做袜,都是纯手工的。温婉看了很新奇,穿惯了现代的机器衣服,从里到外全都手工做的衣服,很少了。而且看着婆婆的手艺,就知道不低。

“姐儿想学,等你病好了嬷嬷教你。”婆婆看着温婉很感兴趣地样子,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颜。

温婉也是甜甜一笑,点了点头。温婉从嬷嬷偶尔话语里,听到了一些简单的消息。但是温婉为了不暴露自己,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温婉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终于可以下床了。老人家给温婉打扮一番,梳了两个大角角,像山羊角,很儿童很好玩,大角角用布条儿环绕着。余发梳成了两个辫子,用布条扎起住。手上戴了两个银镯子。温婉摸着头上的角角,觉得很新奇。

等梳妆打扮好了,温婉照着铜镜仔细打量,那铜镜虽然也掉了块块的,但擦得很亮。温婉从镜子里看着一个柳眉杏眼,圆脸,脸上满是菜色蜡黄蜡黄的小女孩。

温婉低着头看自己那纤细削瘦的身子骨,这个样子,明显是严重的营养不良造成的。温婉看着自己现在的身躯,暗暗皱眉头,这个样子可不行,好不容易能活了,可不能再年轻轻就挂了。记得说古代医疗很落后,万一来场感冒都要挂。

这日天气很好,嬷嬷,她自称为嬷嬷。温婉也就认同地叫着嬷嬷了。嬷嬷小心翼翼地扶着温婉走出了房间。

出了房间,温婉就见着住的还是一个小小的院落。几间低矮的房间连成一块,像是北京的四合院。院子中间有一颗树,温婉看着,那是榆钱树。到了季节吃,很香甜,这还是一次游玩,导游带着去吃,边吃边介绍说这是天然的绿色食品,现代已经很难得。记得导游说,在古代只有贫穷人家才会种,为的就是能当粮食吃,充饥。不过因为是冬天,树光秃秃的,院子中央有着石桌、石凳,还有一些农家用具。

温婉站在树下,看着那颗榆钱树。阳光穿过树枝,照射在自己身上,在地上洒下斑驳模糊的影子。

“姐儿,你先在这里坐着。嬷嬷去给你弄吃的。”说完,就进了角落里的一个房间里。温婉等嬷嬷进去了好一会,就看见屋子上面燃着烟了。有些好奇地走进去。

厨房很小,灶跟案板就占了一大半的地。嬷嬷站在那切着一颗白菜。温婉看着灶里的柴没了,就蹲下添了柴。

“姐儿,这等粗活怎么是你能做的。姐儿,你出去。马上就好了,等会就能吃饭了。”嬷嬷焦急地走过来,想把温婉手里的柴火拿走,温婉很坚定地握着柴火,直直地看着嬷嬷。

嬷嬷的一双手布满了老茧,眼睛也因为经常做绣活而看不大清楚,经常不自发地流着眼泪。温婉经过这段时间知道了,嬷嬷其实只有45岁,算起来,年龄也不是很大。在现代,也就中年人,可是看上去,却像是六旬的老人。而这些,都是因为这个身体的孩子。

每天要照顾这个孩子的日常起居,还要洗衣作饭。趁着空闲还要做绣活,拿出去卖,赚点钱贴补一下。温婉从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半个多月,都没看见一点腥荤。可见这日子过得有多清苦。

“姐儿,听话。”嬷嬷哄着,温婉坚定地不撒手。看着温婉倔强的样子,嬷嬷眼里满是酸涩。

“那你小心点,不要伤到了手。”到最后,妥协的只能是嬷嬷了。放了点点、温婉没看见的油,估计只能说是油星子,就把白菜放全锅里。炒好了盛在一个缺了口子的灰不溜秋的瓷碗里,端到房间里。

嬷嬷又从厨房的角落里,盛了一碗酸黄瓜过来。这就是两个人的菜了。又用大木碗盛了两碗菜粥过来,一人一碗。温婉看着,估计是没有那么多粮食,只能拌着菜吃了。温婉倒也没嫌弃,这虽然难吃,却是纯天然绿色食品。这半个月她也已经习惯了,事实上,就算不习惯,也没有更好的条件了。温婉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着。

“铬蹦。”吃着一颗石子,温婉之前就吃到过不少的石头,眉头都不皱地把石子吐出来,继续吃着,仿佛没事一样,仍然吃得很美味。没一会,又吃着一颗石子,继续吐。吐着吐着,温婉突然想起,鸡吃食的时候好象得混合石子吃下,听说那是有了石头搅拌在一起,可以更好地消化。温婉转而一想,人吃多了好象不止不会很好消化,反而容易得胆结石。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得胆结石。

嬷嬷看了,想开口,可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眼睛涩涩的,转过头,擦着眼泪。姐儿自从鬼门关转了一圈,醒来后,懂事多了。不挑食,饭吃得也多了,还帮自己干活了。

“姐儿,委屈你了”摸着温婉的头,又难受又心疼。温婉看着面前的老人慈爱的面容,温柔其实心里是很高兴,这一辈子,不会在一个人了吧!婆婆很疼自己的。她不会远离自己了吧!

可是,温婉怕露馅,坚持不说话。怕一出错,就被当成妖怪来看待。那嬷嬷一点也没在意,只在旁边碎碎念着。

“姐儿,要不是公主去得早,她们哪里敢这么欺负你。姐儿,以后可怎么办呢!你没有兄弟姐妹,天家不管,苏家不理,平家更是恨不得没你这个人。以后,婚事可怎么办啊?”嬷嬷担心地说着。

温婉就在一边听着。这些,都是自己要知道的信息。

嬷嬷见温婉没应她,但是仍然自念着,要不是贵妃去得早,小姐也不至于这样。一会又念着,要不是公主那年血崩,上报给皇家,小姐怎么着也是个县主。如今姐儿过的一定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的生活,又怎么会落到这荒郊野领的。

嬷嬷每次说着说着就哭了。温婉就在一片拍着嬷嬷的背。笑着摇头。嬷嬷看着更是新算不已。

可是一会又念叨着,这次遭遇了诬妄之灾,侥幸逃过一劫,可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啊。

呆会又说,等你大好了就回京城。找老夫人为她主持公道,接她回去。完了后,又哭着说,现在这个样子,那个女人有儿有女,就算平家老太太知道后,也不会为小姐主持公道了。

温婉开始就奇怪,当初嬷嬷念叨着说什么贵妃娘娘,公主殿下的。有这么硬的靠山怎么混到这地步。开始以为是乱世,自己是亡国拥有皇家血脉的女子。后来听见说是太平的国家,大齐朝已经建立好多代了。自然不存在什么乱世之女了。就以为是婆婆乱说的,私下以为自己是个无依无靠的,可总听婆婆念叨着。终于品出味道出来了。原来,这个身体的原主,亲娘是公主。如今的皇帝正是这身体里亲外公。亲外公竟然是当今皇帝。温婉摇头,母亲是公主,外公是皇帝。真是,这么大的靠山,竟然落到这个田地,还把命都丢了。这混的,可真是差劲到家了。只要皇帝随便一句话,不说什么荣华富贵,至少能保证衣食无忧吧!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嬷嬷继续碎碎念着着,看着温婉发呆,就哭着搂着温婉叫道:姐儿,你说话呀!要是你能说话,就能进族谱,就算不是郡主、县主,也是平家的小姐,将来也能配门好亲。不让贵妃、公主九泉之下不得安宁啊!姐儿,你说话呀!

温婉见着嬷嬷叫得那么悲惨,想开口说话,可是这时才发现,她的喉咙里像卡了东西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温婉一下恍然,原来自己是不能说话。对此,她倒没什么,上辈子虽然她会说话,可是说话很少。除非必要,她一般都不主动与人交谈的。

可是看着嬷嬷这么悲伤,她是想说话的。但是说不出来。嬷嬷见着温婉自己也难过的眼泪都掉下来。搂着温婉道“姐儿不难受。都是嬷嬷的不是。嬷嬷再不念叨了。”

温婉很想出去走走看看的,嬷嬷一直都很顺着温婉。但是这一次,嬷嬷却是阻拦着温婉,说什么都不成。

温婉可怜兮兮西看着嬷嬷,嬷嬷也是不让。就让她一个人在院子里活动。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都不让。温婉很郁闷。

“姐儿,你是贵女,不能跟这些乡野之民混在一起。更不能跟他们的孩子在一起,你跟他们,不是一类人。你知道吗?”嬷嬷的语重心长。温婉听了莫名其妙,贵女,就这个样子,还贵女。都成霉女了。但见着嬷嬷悲伤的样子,没敢忤逆她老人家。

温婉虽然没忤逆她,但却在屋子里打了圈,运动一番,出了汗。嬷嬷开始阻止着,。但是温婉表示是为了身体着想,就得多动。嬷嬷半信半疑地将就着。之后看着温婉吃得多,有了精神气,就没拦着。

这日,嬷嬷又出去外面了。大半天后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大白菜,萝卜,还有一些温婉叫不出来的青菜。嬷嬷拣出了坏的,洗干净,开始腌制。

温婉自从好了以后,就看见嬷嬷在腌制大白菜,贮存萝卜;每天都非常忙碌地。温婉就在旁边搭把手。但嬷嬷从来不许温婉出去。温婉很很听话地没出了这院子。

这日嬷嬷把缝制好的鞋帽等物品拿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提了白面肉回来;还拿了红纸。见温婉眼睛睁得大大的,于是开始剪了窗花和福字。温婉觉得嬷嬷的手好巧,从她手里剪出来的都像是活的一般,特别的漂亮。

温婉也在一边跟着学,学了半天,还是没学到精髓。

不知觉到了过年的时候。外面家家户户都放起了鞭炮。温婉穿上了嬷嬷缝制的暗红色棉袄,上面绣了牡丹图样,寓意富贵吉祥之意。温婉穿着棉袄,觉得特别的暖和。抱着嬷嬷,舍不得放手。

大年三十,嬷嬷包了饺子,温婉在一旁帮忙。看着被自己捏得不成样子的饺子,温婉抿着嘴,笑得很开心。

晚上,吃了一顿丰盛的肉馅饺子,温婉吃了十二个,吃得特别的香,特别的美味。比上辈子吃过的任何东西都好吃,脸上也一直挂着幸福的笑容。

“咯蹦。”牙齿一咯,这次咬的不是石子。温婉给咬到一个铜钱出来了,吐了出来又吃。一会又咬出一个出来。

“姐儿,来年一定福气好。”嬷嬷看了喜不自禁。她包了六十个饺子,现在拿了三十个出来,只放了六个铜钱,却是被温婉吃到了六个,可不是全中了,不是福气是什么。

温婉看着嬷嬷笑的样子,心下却是了然。这放了铜钱的饺子都是做了记号的,饺子都是嬷嬷给自己夹的,能不全吃了。

吃完饺子,嬷嬷又在说着从前的事。从前宫里的事,当初她的贵妃外婆有多厉害。自己的公主娘在皇宫里的事。还有公主娘嫁人后的事。说了很多很多。

“小姐,你以后嫁人,千万不要跟公主一般,让夫君纳妾。公主要不是因为心肠太软,同意了那女子为妾,还让她那么早生下子嗣,丢了皇家的尊贵气。让福灵公主总在皇上面前说,惹得皇上不高兴。何至于让你现在没人管没人理的。让姐儿吃这么多苦,还要受着那个女人的钳制。姐儿是天家之女,不该受这样的罪的。”嬷嬷说着说着,眼泪又哗哗地流。

温婉开始听到她叫姐儿嘴角直抽搐。现代的人叫姐儿好象都是窑姐儿的意思。温婉渐渐听着,才悟过味来。这里大户人家的男孩子就叫*哥儿,女孩子就叫*姐儿。温婉觉得还是挺有趣。

就这样,从嬷嬷的碎碎念里,温婉把得到的信息综合了一下,大概也就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了。自己的生平经历。

自己姓平,无名,庚年酉时出生。现在是大齐王朝仁帝,也是自己亲外公当政;母亲福徽公主,是已去世的苏贵妃的女儿,已去的苏贵妃是出自钱塘江百年书香门第之家的苏家,现今丞相的姐姐;父亲平向熙,是大齐第六代定国公嫡三子,风流倜傥,文才俊逸,是大齐有名的才子,长得更是一表人才,曾是仁帝二十三年状元;被当时的福灵公主看中,结果却阴差阳错,配给了病秧子福徽公主。

温婉听了很是不舒服,福徽,看字怎么那像是福微。

福徽公主在嫁给平向熙六年后,终于怀有身孕,生下了原主。按说应该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可谁知道,一生下温婉,血崩,一命呜呼了。而这个孩子生下来后,全身发青,跟个怪物一样。当时的平老太君吩咐把孩子浸水盆子溺死。差一点点,就把孩子憋死算了。还是黄嬷嬷得了消息,赶过去把人救回来。当时那人还想要继续进行,黄嬷嬷愤怒地叫着,最后的出口威胁,要还敢做出这样的事,就去宗人府告他们。这个孩子,就算再怎么样,身上也流有当朝皇帝的血。平家的人还是顾及终究是皇家血脉才罢手。

可平家想着温婉出身的怪异之像,终究是忌讳的。后来在有心的操纵之下,流传出这个婴儿克母。没几天,他父亲生了重病,之后平家出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像家里突然有鸡瘟,半夜狗吠不止,家里世子爷最喜欢的尚彬少爷当夜发烧发热。

反正不好的全堆温婉身上了,就说她克父克母克全家。

因为有了这些避讳。平家又不能杀了这个孩子。杀不死,就远远的发配了。于是就把人放到庄子里来养。

发放到庄子上已经有五年多了。这个孩子过了年就是六岁了,因为小时候身体弱,没有条件调治。耽误了,到现在还不会说话。嬷嬷一直想尽各种办法,想让温婉开口,可温婉就是开不了口。大夫、游医、土方,各种法子都用过了,可惜都没用。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素 重生之温婉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