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排行榜

古言重生文:柠檬笑的封神之作,文笔剧情人设细腻一流

LensNews

正元十五年,秋。

京城,启府。

迎亲的轿子刚刚落下,媒婆高喊一声,“新娘子到了!”

从马上下来的男子踢了轿门,轿内的新娘子被搀扶着下来,一同从正门入了启府。

待到了喜堂,新娘子都是被搀扶着上前,脚步有些虚浮,瞧着倒像是硬拖着往前走的。

只是新郎成了一只公鸡!

“一拜天地!”

媒婆高喊一声。

便瞧见新娘子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媒婆见状,有些尴尬,连忙凑上前去,“新娘子,赶紧磕头啊。”

在座的宾客凑着热闹,齐齐地看向一动不动地新娘子。

在媒婆又低声催促的时候,一旁搀扶着的陪嫁丫头被突然出现的两个婆子推开,要将新娘子强按在地上。

叶梓萱只觉得双臂有些疼,双膝也跟着弯曲,她大脑的混沌被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冲散,她本能地一用力,将手臂上的束缚冲开。

只听见“哎呦”两声,两个抓着她的婆子被挥倒在了地上。

叶梓萱的双眼从适才的浑浊变得有神,她掀开盖头,还不等众人反应,便一手将身侧的公鸡拎了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将那公鸡的脖子拧断了。

“啊!”有人突然惊叫一声。

喜堂内顿时乱作了一团。

叶梓萱冷冷地将那断了气的公鸡丢在了地上。

她将喜帕扯下,一脸嫌恶地用喜帕擦了擦手。

“你……你……反了天了!”

坐与高堂的启老太太厉声喝道。

“冲喜的人并非是我,我为何要与一只鸡拜堂?”叶梓萱不紧不慢地越过面前被她推倒的婆子,走上前去,朝着启老太太福身说道。

“你……启家岂容你胡来?”启老太太沉声道,“既然上了花轿,便是我启家的人。”

“那我退婚。”叶梓萱直言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既然进了启府,岂是你能说走便走的?”启老太太怒瞪着她。

“还未拜堂,未礼成,我算不得嫁入启府。”叶梓萱说着,转身站在了媒婆的面前。

那媒婆对上她那凌厉的眼神,没来由的向后退。

“得罪了。”叶梓萱话音刚落,便扬手将面前的媒婆给劈晕了。

那媒婆两眼一黑,便倒在了地上。

叶梓萱双手一摊,“无媒不成婚,更何况,启府当初三媒六娉的是叶家的二姑娘,我是叶家的大姑娘。”

“你……你简直目无尊长。”启老太太气得差点背过气。

一旁的启老爷腾地起身,“既然你穿了这一身嫁衣,进了启府的门,岂容你反悔?”

他说罢,便沉声道,“来人,还不请新娘子拜堂。”

“是。”一旁的管家示意两个家丁上前要制服叶梓萱。

叶梓萱勾唇冷笑,“倘若启府不想退婚,那便另择吉日,将二姑娘迎进门,我是断然不会进启府的。”

启老爷何曾受过这般侮辱,“还愣着作甚!”

那两个家丁挽着袖子便冲了过来,要将叶梓萱架起。

叶梓萱抬脚,一个回旋踢,直接将两个家丁踹了出去。

她斜睨了一眼启老爷,“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必讲理。”

她说罢,拍手,“将这喜堂砸了。”

“是。”适才被推开的丫头秋月上前应道。

也不知何时,她身后竟然出现了四五个丫头,瞧着瘦弱,可却都是练家子。

当着满堂宾客的面,将喜堂砸了个粉碎。

启老太太气得晕了过去。

而启老爷也捂着心口,手指着叶梓萱,要将她拿下。

叶梓萱在宾客错愕的眼神中大摇大摆地走了。

“大姑娘,奴婢担心死了。”秋月跟着叶梓萱出了启府,红着眼眶看着她。

叶梓萱拍了拍她的肩膀,翻身上马,“将嫁妆带走。”

“是。”秋月连忙应道,便吩咐下去。

叶梓萱骑着马往叶府赶,一身正红色嫁衣穿梭在热闹的大街上,很是显眼,

可是她却郁闷不已,她没想到自己竟然重生了,可笑的是,她竟然又要嫁去启家!

前世,她被二太太算计,待她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拜堂成亲,故而,她无法和离,也无法被休弃,只能守活寡地过一辈子。

只因她嫁给的启大爷在她进门后第三天便死了。

她连他的模样都没见过,而她不过是为了冲喜罢了。

她好不容易熬出了头,不曾想到,上天竟然给她开了这么大的玩笑,为何要让她重生?

为何又要让她嫁去启家?

幸好,她重生在拜堂前,不然,她宁可一头撞死!

叶梓萱自顾腹诽,当彻底地离开启府,她才算是彻底地松了口气。

她现在只想赶回叶家,与二太太好好算账!

叶家。

看门的婆子正打着哈欠,突然一道红光闪过,便瞧见马冲了过来,他吓得合不拢嘴。

叶梓萱勒住缰绳,翻身下马,朝着角门走来。

“大……大姑娘。”婆子一哆嗦,顿时将半个哈欠吞了下去。

“嗯。”叶梓萱径自入了角门。

看门的婆子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秋月紧跟着她,一同朝里头走。

“二太太呢?”她看向迎着过来的婆子问道。

“二……二太太在老太太那。”那婆子也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回道。

叶梓萱眉头微挑,便这样穿着嫁衣往老太太院子里头走。

刚到了院门口,便听到里头传来二太太的哭声,别提有多伤心委屈了。

“老太太,儿媳也没想到,萱丫头如此疼惜媚丫头,替媚丫头去了启府。”

“大姐姐这般疼孙女,孙女……孙女……”叶梓媚捏着帕子,哭得好不伤心。

叶梓萱便这样站在院门口听着,一阵风吹来,卷起艳红的裙摆,她嘴角噙着玩味的笑容。

“大姑娘,二太太跟二姑娘怎么能这样?”秋月气愤不已。

“这母女两,欠收拾。”叶梓萱凉凉道。

“总归是儿媳欠她的。”二太太愧疚不已,“日后,若她在启府受了什么委屈,儿媳必定不会放过启府。”

“孙女也是。”叶梓媚附和道。

“太不要脸了。“秋月气得胸口疼。

叶梓萱缓缓地抬起衣袖,不紧不慢地整理了一番,这才踏进了老太太的院子。
“老太太,大姑娘回来了。”老太太跟前的易妈妈远远地瞧见进院的叶梓萱,附耳道。

老太太适才还垂着的双眸抬了起来,脸上顿时有了笑意。

待叶梓萱踏步进来,越过一脸惊愕的二太太扈氏与二姑娘叶梓媚,看向坐在软榻上的老太太。

“祖母。”叶梓萱微微福身。

“这什么打扮?”老太太瞧着她这装扮,不悦道。

“奶奶。”叶梓萱红了眼眶,委屈地上前,扑倒在老太太的怀里。

“我的乖孙女,这是怎么了?”老太太心疼地摸着她的脸颊,还不忘将那碍眼的头面拆了。

叶梓萱仰头看她,“奶奶,我也不知怎得,迷迷糊糊的便被送去了启府,差点没跟一只公鸡成亲。”

“什么?”老太太一听,惊叫一声,脸色一沉,“谁干的?”

“奶奶,那帮子人好不要脸,强按着我拜堂。”叶梓萱委屈巴巴道。

“岂有此理。”老太太气得拍案道,“这启府简直无法无天了。”

“奶奶,今儿个成亲的不是二妹妹吗?怎得成了我?”叶梓萱皱着眉头,可怜兮兮地开口。

“扈氏,你不是说是萱丫头自个去的吗?”老太太疼惜地眼神立马变得严厉,冷冷地看向二太太扈氏,沉声质问道。

“这……儿媳也不知晓为何大姑娘会去了,只瞧见一封书信……”扈氏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皱眉,“你适才怎没将这书信给我瞧?”

“是儿媳的错。”扈氏连忙认错。

“这笔迹倒也有几分像。”老太太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又看向叶梓萱,“萱丫头,你可记得什么?”

“昨夜,孙女去给二妹妹道喜,便在二妹妹那头吃了饭,接着便昏昏沉沉地没了意识。”叶梓萱敛眸,“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然成了这副装扮,还差点被……”

叶梓萱想着,便一阵后怕,伤心地哭了起来。

老太太轻拍着她的后背,“无妨无妨,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连萱丫头都敢算计。”

“老太太,昨儿个是儿媳与媚丫头陪着大姑娘用饭的。”二太太见状,连忙说道,“大姑娘用过饭之后,便走了,这也是院子里头都瞧见的,此事儿与儿媳无关啊。”

“瞧见?”叶梓萱从老太太怀里头起身,看向二太太扈氏,“二婶婶这话,难不成,我自个走着走着,便走进了花轿里头?”

“这……”二太太扈氏无辜地垂眸,“早上迎亲的时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更何况,我若有心做这些,与我又有何益处呢?”

“如此说来,倒不是二婶婶所为了?”叶梓萱嗤笑道,“这二妹妹与启府大公子的婚事乃是一早便定下的,却也不曾想,这大公子年前便病了,一直卧床不起,启府便想着早些成亲,以此来冲喜,二婶婶如此做,自然是不想让二妹妹嫁去守活寡。”

“可这都知晓是媚丫头嫁过去,我又怎么可能让大姑娘去呢?”二太太扈氏是矢口否认的。

叶梓萱当然清楚,这等调包的计谋,定然是一早便算计好的,这后路也都铺好了,自然不会露出什么马脚来。

“父亲三年前去了,这三年我都在守孝,我与二妹妹年岁相仿,这外头的人哪里见过?二婶婶也是欺负长房无人,没人为我做主不是?”

叶梓萱一面说着,一面哭了起来,“我母亲走的早,后头连父亲也不在了,倘若不是得祖母疼惜,这叶家哪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处?”

“有我在,谁敢欺负了你去?”老太太一听,登时恼了。

二太太扈氏连忙喊冤,“这可是冤枉了我啊,我就算是自个一头撞死,也不能让大姑娘替媚丫头嫁过去啊。”

“二婶婶这话说的,反倒是我要逼你撞死?”叶梓萱扬声道,“不过,我也回来了,今儿个这亲是没成,启府到时候来要人,只管另择日子,让二妹妹嫁去就是了。”

二太太扈氏一听,愣住了,正要开口,却又被叶梓萱抢先。

“二婶婶不是说了,就算撞死,也不会让我替二妹妹嫁过去?”叶梓萱又看向叶梓媚道,“今儿个我可是将启府的喜堂给砸了,还将我的嫁妆也都带了回来,至于那公鸡也被我给拧断了脖子断了气,这启府自然是要冲喜的,到时候,再准备就是了。”

“大姐姐,人都抬过去了,那启府怎么可能轻易让你回来?”叶梓媚皱眉道,“莫不是大姐姐反悔了,自个跑回来的?”

“二妹妹这话……”叶梓萱走上前去,一脚便将叶梓媚踹倒在了地上。

叶梓媚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吃疼地惊叫一声。

“大姐姐,是你自个要替我嫁过去的,怎得又出尔反尔,如今又打我?你让我日后如何做人?”叶梓媚哭着呵斥道。

叶梓萱听着她的话,脸色更加地阴沉。

她冷笑一声,“二妹妹,你是算定了我会替你嫁去启府,你以为只要人抬过去了,这婚事便成了是吗?”

“不然呢?”叶梓媚硬撑着站起来,看向她,“前去观礼的宾客可都瞧的真真的,大姐姐,你这样大闹一场回来,让叶家的颜面何存呢?”

叶梓媚是不怕的,毕竟,叶梓萱已经被抬去了启府,就算如今跑回来,启府碍于颜面,也定然会前来讨人,到时候,他们认定的也只是叶梓萱,并非是她,她又有什么可怕的?

到时候叶梓萱还不得乖乖地嫁过去,她今儿个这样一闹,指不定日后被如何磋磨呢,如此一想,叶梓媚便将叶梓萱踹她这一脚的仇记在了心里。

叶梓萱听得着实可笑,敢情叶梓媚是在这里等着她。

前世,她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成了定局,老太太也因此事儿,气得一病不起,而她顾念老太太对她的疼惜,才只能认了这门亲事。

而老太太也因担心她在启府受委屈,对启府多番隐忍,就连外祖母家也因她忍让着启府。

就算后来她在启府立足,可终究还是被困在了那里。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彪妻重生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