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青春

惊天大消息:此书男人收藏了避邪,女人收藏了避孕。不信你试试。

LensNews

[惊天大消息:此书男人收藏了避邪,女人收藏了避孕。不信你试试。]

———————————————————————-

幸福是什么?

如果你肚子很饿,而我手上有一个馒头,那么我就比你幸福。如果你正拉肚子,满头大汗地找到一wc,却只有一个坑被我占着,这时我比你幸福。如果你半年没见过女人,见到头猪都觉得它眉清目秀丰满迷人,而我却有个小孔可以偷窥美女洗澡,那么我就比你幸福。

现在是七点十分,林枫的偷窥时间到了。

搬来合作伙伴高脚凳,轻轻的踩上去,搬开小通风孔中间的一小块碎块头,对着隔壁洗澡间的木门暗数:“1—-2——3——开门—”

随着林枫的倒计时,隔壁洗澡间的房门真的打开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抱着几件衣服哼着无名小调进来。

女孩儿把手里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先对着沐浴间的镜子照了照,皱着眉头挤掉了鼻尖上的一粒黑头,然后开始脱衣服。

随着少女巧手轻解,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先是蓝白相间的校服外套,然后是里面白色的衬衣,卡通的可爱文胸,再然后——开始脱校服裤子。

现在,女孩儿身上只剩一件粉红色的胸罩和一条红色迷你内裤。她的身材纤细柔弱,皮肤白暂滑腻,彷若吹弹可破,一双水光盈盈的眼睛,眼波流转间说不尽的清秀动人,彷佛天地之间的灵气,都集中在了面前这个年轻的小女孩身上。

有些东西,阅尽千遍,依然和初次窥得般惊艳。比如邻家少女的身体。此时林枫体内的欲火渐渐沸腾,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闪耀着灼热的火焰。

“她是淋浴还是泡浴呢?”林枫目不转睛的看着,心里暗自猜测。

要是淋浴就只能看到上半身,要是泡浴就能看到下半身——可惜她从来就没有泡浴过。

女孩儿扯掉约束长发的皮筋,一头秀发扑散而下。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顺手摘掉了胸罩。

林枫知道重头戏来了,快速的眨了眨眼睛,准备迎接高潮部份时,少女已经双手环胸把自己投进了喷头上的水幕里。

“啊—她—-内裤还没脱啊。”林枫很想提醒她一声。洗澡怎么可以不脱内裤?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要坚决摒弃。

层层水帘下,少女的躯体若隐若现。水点滴落在她肩膀上,溅落起一朵朵白色小花。

林枫很着急。只有一个不足五厘米的小孔供他欣赏。就是说如果少女站的远些的话,他还能看的多些,少女越是靠近他偷窥的那堵墙,他想要看到几个重点的部位,越是艰难。

林枫思考了几秒,准备再把剩下的半块砖给掏出来。用手试了试,水泥砌的太实,根本没办法**。

靠,也不知道是那位前辈搞的偷窥孔,太不专业了。既然已经偷窥了,那就彻底一些嘛。偷窥上半身和偷窥下半身不是同样的罪过吗?干吗不把整块砖给挖出来?挖半块不是比挖整块的技术性更强一些?

蠢蛋。林枫给了他的偷窥前辈两个字的评价。

林枫租住的房子是一种老式的筒子楼,很古朴的建造结构。一次偶尔的机会,林枫发现自己沐浴间有块砖是活动的,踩着凳子上去一看,不由惊喜万分。这堵墙的对面竟然也是沐浴间。而且是房东家的沐浴间。

房东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长的是花容月貌。不过,这花是菜花,月也是残月。房东长的并不漂亮,一张面饼脸,一张血盆大口,腰身粗的跟水桶是的,说起话来整幢楼都能听见。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个漂亮的女儿。也就是现在林枫正在偷窥的少女唐佳怡。

唐佳怡还是个学生,但已出落的极其漂亮。秀眉大眼,樱桃小嘴,身材稍显青涩,但潜力不可限量。假以时日,倾国倾城。—-按照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的规律来说的话。

林枫是个纯洁的孩子。第一次做这种猥琐事时心里挣扎了很久。最后还是抛硬币做的决定。他拿出一枚硬币,向上天发誓说如果是正面朝上就偷偷看一眼,如果反面朝上就偷偷看两眼。如果立起来———我靠,如果能抛出这么牛逼的姿势,当然是想看多久就看多久了。

林枫是跑到门口建筑工地的沙堆里抛的,硬币立起来了。上天注定的东西,凡夫俗子怎能更改?于是林枫这个凡夫俗子便信守誓言每天偷窥。

熟能生巧。这是千百年来颠扑不破的真理。

刚开始林枫没有找到规律,总是把握不好时间,有时等了半天也不见唐佳怡来洗澡,有时刚刚爬下去,隔壁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唐佳怡又出现了,

经过几天的刻苦研究,林枫终于找到规律。唐佳怡一般是六点钟放学,回家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七点十分便是她洗澡的时间。

找到规律后,林枫便再也没有做过无用功。每天都能最准时的出现在偷窥位置,唐佳怡也极其配合的出现在沐浴间。

林枫还在考虑用什么办法能看到更多一些的春光时,那边的水声已经停了。

洗完了?太快了吧?

林枫真想狠狠煽自己几耳光,只怪自己太蠢。就算想继承前辈的遗志,把剩下这半块砖给挖开,其它时间也可以啊。干嘛在这个偷窥一刻值千金的时候。

刚刚沐浴完的少女双颊抹上一层绯红,湿淋淋的头发披在柔若无骨的肩膀上。含嗔贻笑,缥缈若神。林枫想起原来无意间看过的一首诗“芙蓉出水曳长纱,靥生旭日绽彩霞。乌云盘绕遮玉体,九天仙女下瑶塌。”此情此景,正好应题。

唐佳怡光着身子往衣架走去,林枫暗自感叹今天的倫窥到此结束时。“扑通“一声,唐佳怡扑倒在地上,同时传来她的惊呼声。“啊——-”

唐佳怡趴在地上,林枫看不到她的脸,隔壁传来小声的涰泣声。她尝试了几次,想爬起来,可每一次都在“哎哟”的疼痛声中放弃了。

看来她自己爬起来是不可能了。林枫知道现在她的母亲也不在家,她父亲—-让她父亲帮忙还不如让我自己去。

帮?还是不帮?这是个问题。

有位前辈告诉我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又有前辈教育我们“勿以恶小而不为。”

还有前辈教育我们“无论多么漂亮的女人趴在地上也是会着凉的。”

还有前辈——靠,唐佳怡是我妹妹,我偷窥她是禽兽,不救她禽兽不如。

林枫在门口稍微犹豫,勇敢的开始扣门。“小怡,小怡。”

“谁啊?啊—-阿枫啊,进来吧,小怡在家呢。刚放学。”唐佳怡的爷爷拄着拐杖慢腾腾的打开了门。张开没有一颗牙齿的干瘪嘴巴,笑着拍拍林枫的肩膀“阿枫啊,有些日子没到我们家吃饭了。”

“哈哈,是啊,爷爷,最近生意有些忙。——爷爷,我不是来找小怡的,我想借用一下你们家的卫生间间。——-我家的堵住了,维修的人还没来呢。我很急。可以吗?”林枫使了一招欲擒故纵的招数。

如果他一开始就说是来找唐佳怡的,那么只能在她的房间或者客厅等,而唐佳怡那妮子的性格易羞、倔强,现在光着身子滑倒在地上,肯定不会出声应他,自己总不能跑过去一把拉开沐浴间的门,大笑两声说“哈哈,唐佳怡,你出来吧,我知道你藏在洗手间—-哈哈哈—-”

唐佳怡非拿刀砍了他不可。

“可以。尽管用。你这孩子还是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我和你王奶奶那是几十年的老交情——阿枫啊——阿枫——”唐爷爷还在后面说个没完。看来他并不知道唐佳怡正在沐浴间洗澡。

林枫没理老人家的话,捂着肚子就往洗手间方向冲。他刚才说来借厕所时故意说的很小声,怕唐佳怡出现,假如那小妮子在里面喊一声有人在里面,就算林枫的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进去了。不能给唐佳怡反应的时间。

一把抓住沐浴间的门,逆时针旋转。

打不开。门从里面锁住了。

失算了。林枫拍拍自己的脑袋。

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串,用小刀的尖角插进去一扭,“呯”一声,门开了。

哼,一道门而已,怎么能难倒我这开锁行家?

“哎呀,急死我了—-急死我了—-”林枫捂着肚子装作内急的样子推开了沐浴间的门。

“啊—-”林枫看着坐在沐浴间地上抹眼泪的唐佳怡尖叫出声“你怎么穿衣服——坐在这儿?”

“枫哥哥,我摔倒了。”唐佳怡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枫。满脸泪痕。

“我知道——我是说我看到你的腿就知道你摔倒了。可是——”林枫明明记得她摔倒前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呢,可是现在身上已经多了套紫色轻纱睡衣。

“可是你为什么不找人帮忙呢?”

“我妈妈不在家。我爷爷—-不太方便。”唐佳怡羞涩的低下头。脸蛋通红,连脖子都迅速的抹上一层粉红色彩。

“没事吧?来,让我看看。”林枫当然知道他说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蹲下身子,抬起唐佳怡的腿,膝盖上磨破了些皮,有着深紫色的淤痕。心疼地问“痛吗?”

“痛。”唐佳怡乖乖的点点头。

“能活动吗?”

“不能——能。我刚才站起来穿睡衣了。不过好疼。”唐佳怡说话时试着动了动腿,疼的眉头紧皱。

“别动。我先把你抱进房间,然后给你擦些药。没事,很快就好了。”看到唐佳怡微微点头后,林枫把唐佳怡抱起来往她的卧室走去。

虽然两人相识多年,关系也非常好,这样的亲密接触还是第一次。正值夏天,唐佳怡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林枫一抱之下,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体肌肤的嫩滑。

更让林枫兴奋的是,唐佳怡可能太过慌张的缘故,里面竟然没来得及穿内裤和内衣。林枫托着唐佳怡的屁股,体内的欲火犹如烧开的钢水一样沸腾起来,那还称不上性感的两块嫩肉不只一次让他撞在门板上。

“这不是屁股—这不是屁股——”林枫在心中默念这五字清心咒,强制约束住自己那只想继续探索下去的右手。

唐佳怡躺在林枫怀里,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汗臭味,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及呼吸声,也感觉出些异样。头再也不敢抬起来看林枫的脸,白皙的后颈红的像血。

唐佳怡不敢抬头,倒便宜了林枫。稍微把脑袋往后仰了仰,顺着睡衣的领口看瞄下去,若隐若现的乳——唉,这小妮子还没发育好。

林枫并不是第一次进唐佳怡的闺房,但每次进来都感觉很温馨。屋子收拾的很整洁干净,还有淡淡的馨香味。带着卡通图案的窗帘、被子、枕头,床头挂着风铃和小饰物——-每当看到这些东西时,林枫的心境就会平和下来。那记忆深处的所有苦难、哀伤以及所有的阴暗面都能一扫而光。

林枫把唐佳怡放在床上坐着,蹲下身子轻轻按摩她的伤口。待到淤血渐渐散了之后,从口袋里掏出药水和棉球擦拭。

“枫哥哥——”

“嗯。”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哈哈,我怎么会知道呢?碰巧而已。”

“那你怎么就碰巧来了?”

“我内急,来借厕所的。我家的厕所堵住了。—-唐爷爷知道这事。”

“你来借厕所口袋里还装药水和棉球?”

“呃—-”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流下。“唉呀,今年的夏天真是热啊。—小怡,已经帮你擦好药了,你躺下好好休息,我肚子疼,得去蹲厕所了。”林枫拔腿就跑。

“枫哥哥,洗澡间上面那个孔不是你挖的吧?”

“哐”林枫又一次撞到门板上了。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邻家有女初长成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