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罚人间之恶,得我盖世绝学!小李飞刀成绝响?一刀芳华震京华。

LensNews

耳边的疾风不断的呼啸,看着飞速倒退的窗户,眼前的视野变得有些模糊。

马上就要和灿烂而短暂的一生挥手告别,在这一刻,陆笙才发现,原来在这个世界,竟然连一个留恋不舍的人都没有。

陆笙是个孤儿,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个名侦探。名侦探不仅给他带来了罪恶克星的好名声,也给他带来了无数丰厚的报酬。

他不是不喜欢钱,也不是不喜欢享受。陆笙是个懂得报恩的人,所以他把所有的钱都捐给了曾经收养过他的孤儿院。

而相比于名侦探的鲜花和掌声,他更喜欢哪种解开谜底瞬间的成就感。

陆笙成为侦探十年,十年里他揭开了太多离奇的真相。但在调查真相的同时,他也一直在和死神擦肩而过。

他赢了罪恶无数次,但是,他却承受不起一次输。因为输了,就是死亡。

眼前的视野变得扭曲,曾经的一幕幕意气风发在眼前浮现。

你好,走马灯。

还没着地呢,你却来的这么及时。

你好,走马灯,你特么为什么是金色的?还泛着光?

秉人间正义,荡浩然正气。无悔阳间路,赐你罚恶令!

一道带着虎豹雷音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炸开!

“轰——”

在陆笙还没明白什么情况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水花轰鸣。带着微咸的水,瞬间吞没了陆笙的一切。

水?

为什么会有水?

大厦的下面,不是应该是水泥板么?

“哥哥——”一声焦急的惊呼声,是陆笙所能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在此之后,陆笙彻底的进入到迷迷糊糊的状态。

脑海中,一幕幕古色古香的画面出现。形形色色的古装装扮的人仿佛快速飞跃的时空一般略过。

“新科春奎,甲榜第三十三名,苏州陆笙——恭喜陆老爷高中——”

无数恭喜声,瞬间将陆笙吞没。明明不是他,却感同身受的喜悦与兴奋。

“玉竹兄,你真的执意如此?”一名丰神俊朗的公子含情脉脉的说到。

“青山兄,陆笙心意已决,陆笙父母早亡,与妹妹受乡邻恩惠长大。

在进京赶考之前就曾对自己说过,若能一举高中,必定回到乡里造福一方,以报乡邻恩养之恩。

而且,如今京城,五龙夺嫡,在京为官,怕是难以独善其身。与其深陷泥潭,不如离开这是非之地。”

“玉竹兄此言差矣,这怎么是是非之地?此乃天赐机缘,若识得明主从龙有功,那可是一步登天的好事。

如玉竹兄这般从地方上做起,何年何月才能入主中枢?”

“青山兄,你我一见如故方为知音,但人各有志。在下为官,只求上对得起苍天,下对得起黎民。此意已决,还望青山兄勿劝。”

断桥残雪,踏上客船,翩翩儿郎,衣锦还乡。

但好事,总是多磨。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那么猝不及防。

迷迷糊糊之中,陆笙感觉到一股难以忍受的窒息感。

“咳咳咳——”

“醒了,陆老爷醒了……”

“老爷?”陆笙茫然的睁开眼睛,这是在说我?

视野中依旧有些模糊。胸口依旧感受到一阵一阵持续不断的殴打……

真的是殴打!

正常的心肺复苏不是这样做的。

对方的拳头很重,就像是一个职业拳手不断的对着沙袋轰击。

“咳咳咳……住手……”

拳头终于停了下来,陆笙的视野也变得清晰了起来。这是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很陌生,但却很亲切。

“哥,你醒了?吓死我了……”少女再一次扑进陆笙的胸口,肩膀不断的抖动。

“是阿狸啊……”不明白为什么,陆笙却那么自然而然的叫出了少女的称呼。

“哥,我们的船被打翻了,好多人都不见了。我们在水里飘了一夜,幸好被这个好心的船家给救了……”

陆笙的脑袋还是有些迷糊,但比之前清醒了很多。捂着胸口,艰难的站起身。对着船家躬身一礼,“多谢船家救命之恩。”

“陆老爷千万别……”船家慌忙的闪到一边,“陆老爷,你可别折煞小人,您是文曲星下凡,能上小人的船,那是小人的幸事。”

说话的这一刻,陆笙也彻底清醒了过来。

但就是不知道是黄粱一梦,还是庄公晓蝶。

“陆老爷不愧是文曲星下凡,有护法金刚护卫。换做常人,像你这样在水里泡了一夜早就死了。”

其实已经死了。

船家又来到船尾划船,在船尾,已经横着三具尸体。

捞尸船啊……

“哥,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救醒我的法子是谁教你的?”

“船家啊,他说你身体未僵魂魄离体,只要用力打你胸口就能把你的魂魄唤回来。”

这就是心肺复苏的原始阶段吧?好粗暴……

陆笙的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阿狸,你知不知道你的拳头有多重,哥差点又被你打回去。”

“打回去?去哪?”

“阎王殿!阿狸,哥的银子还在么?”

“船都没了,哪还有银子?”陆狸撅着嘴巴,满脸不高兴。

这是朝廷给陆笙回乡的盘缠,原本可以让陆笙回到家乡摆上一个隆重的排场。这是每一个大禹进士都能享受的待遇。

陆笙兄妹两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每天睡觉前都要聚在一起数一数。现在好了,全部沉入江底。

“钱没了就没了吧,只要人还活着。阿狸,那我的官碟也没有了么?”

“这个还在!”阿狸兴奋的说到,从湿漉漉的怀中掏出一个鼓鼓的包裹。

陆笙眼眸中的失望一闪而逝,还以为是童颜啥的呢……

陆狸小心的打开包裹,取出用油纸包裹好的小包,一层一层的打开。

一份光碟,一张皇榜,还有几颗散碎的的银子。

“哥,是不是只要这个官碟还在,你就还可以做官?”

“嗯,阿狸,你立了大功了。只要有官碟在,我们就不用再过苦日子了。”陆笙让陆狸将包裹收好,看着小姑娘再次把包裹塞进怀中。

又变鼓了。

陆狸心情变好了,在船头轻轻的哼着歌。

而陆笙却双眼发直的盯着脑海中冒出来的这个什么玩意。

罚恶令!

陆笙想起在坠落的时候,似乎有人对自己说啥来着。

秉人间正义,荡浩然正气,无悔阳间路,赐你罚恶令?

还以为只是一个幻听,怎么真的搞出什么罚恶令了?罚什么恶?

这个想法刚刚流过脑海,一股信息流突然间的冲进脑海深处。

罚天下可恶之人,以你为主导,让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完成罚恶之后,会得到罚恶奖励。奖励的大小,以罚恶的难度为评定标准。

“奖励什么?”

没反应!

“你还活着么?”

依旧没反应!

“怎么罚恶?”

还是没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船夫划着船到了岸边。陆笙和陆狸上岸,但看着这荒山野岭,陆笙感觉脚下的路有点不知道往哪走。

虽然船夫指引了苏州府的方向,但是这一去好几百里地,靠两条腿怎么走的过去?就算陆笙吃得消,陆狸也不行啊?

但事实上,陆笙想多了。

陆笙累的像条狗,但陆狸却是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这时候陆笙才想起来,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妹妹陆狸却是身怀武功的高手。一手打哥棍法,那是舞的虎虎生风。

五年前,陆狸无意间救了一个重伤的人回来。那人身体养好之后时常会过来看望陆狸,并传授陆狸武功。一年之后,那人才飘然而去。

此之后,陆笙的人生便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陆狸时刻铭记着爹娘临终前的遗言,要督促哥哥读书,要让哥哥出人头地完成父亲一生的遗憾。

在妹妹的棍棒之下,陆笙头悬梁锥刺股,渐渐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书呆子成为了苏州府大名鼎鼎的才子。

这一次一举高中甲等,终于可以光耀门楣了。

但回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说多了都是泪。

陆狸的武功如何,陆笙不知道。后天三重劲是什么境界,陆笙根本没有概念。只知道,寻常的山贼盗寇都不是陆狸的对手。

从锡山靠着双腿走到苏州,一路上除了累之外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凶险。

唯一让陆笙耿耿于怀的是那些打劫的山贼竟然比他们兄妹两还要穷。一波华丽的反杀之后,竟然还没掉几个铜板。

但总算,兄妹两人平安的到了苏州。

衣锦还乡什么的,早就不存在了。

苏州府,中吴县,直路镇,东来乡。

一大一小两个乞丐,颤颤巍巍的。

相互扶着缓缓的靠近。

这里已经是一片泽国,似乎大水刚刚退去,田野之中一片泥泞。

陆笙的家位于东南角的一处碎石堆边,泥瓦为墙,茅草盖顶。虽然才离开半年,但眼前的茅屋却像是被空置了三四年一般。

屋顶的茅草已经没了一半,四面墙壁中,一面墙壁已经塌了一大块。茅屋之中,蛛网横梁。

“哥……我们家……怎么变这样了?”陆狸有点想哭,不断的吸着气倔强不让自己哭出来。

“苏州府刚刚遭遇了台风,我们家茅屋能坚挺到等我们回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那我们怎么办啊……”

“先将就着吧,等明天哥想办法。”陆笙轻轻的摸了摸陆狸的头。

“嗯,我们先去告诉爹娘你高中的消息!”转瞬间,陆狸脸上有露出了笑颜。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天道惩恶令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