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赵斌看着眼前的女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内心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LensNews

赵斌看着眼前的女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内心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脸上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甚至还带着一丝严肃。

那黑丝包裹的美腿,配上齐臀小短裙,一眼看去隐隐约约的裙内风景,高耸的酥胸,在一件低胸上衣下若隐若现,看到这里赵斌硬了。

这种若隐若现的诱惑,让他这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男人怎能忍受。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肯定就会把对方就地正法了,谁让对方穿的这么诱惑出来,简直就是引人犯罪。

俗话说得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虽然有些夸大其词,但也可以看出来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yù望在不断增强。

可眼前的女人非但不是如狼似虎,竟然对xìng有点抵触,甚至还有厌恶,按照她所说,结婚三年只有五次xìng生活,而且每一次都是眼前的美女主动要求结束。

听完她的病症描述,赵斌倒是很佩服她的丈夫,竟然能在这样的环境下与对方朝夕相处三年,同时也为她感到悲哀,竟然没有体验过一次女人的快感。

“医生,您能帮帮我吗?我现在想要一个小孩,可是每次与丈夫进行那种事情,我总没有任何激情,甚至感到恶心。”女病人红唇微张,脸上带着紧张的神色看向赵斌。

现在赵斌十分想骂人,妈的这个女人的老公简直就是废柴,结婚三年的时间竟然没有征服这只傲娇的小天鹅。

一句话来形容赵斌内心所想,就是欠干,如果换成赵斌,他相信一晚上就能让对方明白做女人的好处,更让她明白床上运动多么美妙。

“你这个不是生理上的问题,而是心理的问题,这需要进一步的检查,请跟我进来。”

赵斌站起来,走向办公室内的另一扇门,里边是一个小型的休息室,用来帮助病人在安静的环境下进行心理治疗的。

女病人看了一眼门内的画面,然后抿了抿嘴巴,这才走向了门口的房间。

房间内有一种摆放着芝华士的沙发,可以放倒,这个时候赵斌站在沙发旁边,拍了拍白色的皮沙发“躺上来吧,我们现在需要进行心理上的测试。”

“躺上去?”

“当然,不躺上去,我怎么给你进行心理上的测试,又怎么知道你的病症在什么地方?”

赵斌一脸的大义凛然,双眼却不由的瞟向对方的裙底,一会对方躺在沙发上,他就能看到群内的风光,想一想内心就有一阵小激动。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就应该坏一点,这是赵斌的宗旨。

所以当他看到眼前这个御姐躺下的时候,他吞了吞口水,双手直接摸了上去。

咳咳,是按在了对方的额头,他按照平日里林彤给病人看病的方法,先让病人放松精神。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对方太阳穴处有一朵桃花形状的印记,小拇指那么大,看上去十分的显眼,仿佛刺破了一样鲜红。

刚才对方头发遮挡,他没有看到,现在看到他忍不住去触碰了一下。

“啊!”

御姐发出一声娇喘,两条腿不由的夹紧了一些,赵斌没有看到裙内的风光,但是他看到了对方领口内的一片雪白,还有那高耸的山峰。

舔了舔嘴唇,他假装关切的说道“不好意思,碰到你的伤口了。”

“伤口···什么伤口。”

御姐气息虚弱的说道,刚才那一下让她感觉到一种舒爽的感觉,仿佛触电一样浑身麻麻的,而且下边还湿了。

这感觉十分的愉悦,让她还想再尝试一下,却发现对方双眼直勾勾盯着她,让她内心再一次痒了起来,不光是心里痒,xià tǐ更是奇痒难耐。

如果对方是她老公,她这一刻一定冲上去搂住然后一阵热吻,奈何对方是医生,还是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她虽然拥有一家会所,平时也十分开放,但她却不会对一个陌生人去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现在她只能把那双白嫩的长腿夹的更紧了。

“是不是我弄疼你了?”赵斌看到女人的反应,他以为对方是因为太阳穴的伤而疼痛,赶忙紧张的问道。

“不是,不是,话说什么伤?”御姐摆了摆手,然后疑惑的看向赵斌。

“太阳穴这里不是一块伤疤吗?还是桃花型的。”赵斌看向对方太阳穴,然后用手轻轻触碰,他想看看是否真的有伤痕。

“啊~”

御姐再次发出一声娇喘,然后整个人抽搐了几下,迷离的眼神看向赵斌,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赵斌吞了一下口水,妈的就是摸了一下太阳穴,至于跟发春了一样?

看到对方这个模样,赵斌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扑向了对方身上。

“你干什么!”感受到赵斌的身体压上来,御姐内心十分的渴望,但理智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

刚才那一刻她有一种yù火焚烧的感觉,不过当赵斌摸到她太阳穴,她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比第一次更加的舒爽,甚至她下边都如泄洪一样。

现在她十分尴尬,因为她臀部湿湿的,显然是那片森林中的水跑了出来。

她想到姐妹们之前说的高潮,她当时只有羡慕,因为她从未体验过,现在她明白了,原来刚才那样就是高潮。

“咳咳,我看您刚才的状态以为羊癫疯了,所以骑在您身上准备控制住您。”

“那你刚吐出舌头做什么?”

“羊癫疯会咬舌,我怕您会咬舌。”

“那你就想用你舌头塞进我嘴里?”

“咳咳,以防万一。”

赵斌尴尬的看向眼前的御姐,趴在对方的身上,感受着对方身材丰盈,那腰部软软的、热热的,差一点他就没把持住。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一脸错愕的看向屋内的场景。

“赵斌,你在这里干什么!”

看着门口梳着长长辫子带着眼镜的女人,赵斌又看了看身下的女人,尴尬的笑了笑“孤儿院那边要买一台空调,钱不够。”

“那你趴在我病人身上做什么!”林彤看向赵斌,如果赵斌跟她不是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如果不是她看着对方长大的,她现在肯定报警了。

“误会,一场误会。”赵斌嘿嘿一笑,从沙发上下来,脸上有些尴尬的看向林彤。

“你不是医生?”御姐错愕的看向赵斌问道。

“我是医生。”赵斌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是一名兽医!”林彤恶狠狠的说道。

“她没有问我,她看到我在你办公室,就直接进来问我看病,我秉着救死扶伤,你看她腿都湿了。”赵斌一脸正经的说道,丝毫看不到刚才的猥琐。

第二章:来自美女的邀请

林彤现在十分惊讶,听着眼前御姐的话,她都怀疑是不是耳朵出毛病了。

赵斌只是按摩了几下太阳穴,竟然让对方高潮了,而且还泄了。

要知道前两次她可是亲自检测过,发现眼前的这位根本就是心理问题,她准备让对方尝试去接受心理治疗,可是今天的情况,属实打了她的脸。

“我帮您试试。”林彤走向对方身旁,伸出一双白嫩如玉的手,按在了对方的太阳穴。

随着林彤的滑嫩的指肚按在御姐的太阳穴上,力道也随着加重,可是她看到对方一点反应都没。

“什么感觉?有那种感觉吗?”林彤看向对方问道。

“没感觉,但刚才那个人按的时候,感觉很强烈。”御姐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有些羞红,白嫩的肌肤带着一丝红润。

“或许是同为女xìng吧,您可以回家让您老公试试,如果不行我还是建议您去看心理医生。”

送走了眼前的女人,林彤走向了一旁的办公室,推开门就看到赵斌正在勾搭一个小护士,两个人有说有笑,看的林彤一阵火气。

“赵斌,你给我出来!”林彤怒喝了一句,然后摔门而去。

赵斌倒是无所谓,那个与赵斌聊的欢快的小护士却吓得不轻,毕竟林彤可是主治医生,她只是一个实习护士。

“林姐,你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赵斌一副委屈的模样,双眼更是带着楚楚可怜的神色看向林彤,嘴角还撇着,仿佛一个受气包。

“你今天太过分了,如果今天是别人看到,不光是你的被警察带走,我还会因为你失去这份工作!”林彤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愤怒的盯着赵斌,如果对方不是她从小看着长大,她肯定一巴掌就抽上去了。

两个人都是孤儿,两个人都是孤儿院长大,林彤比赵斌早到孤儿院几年,所以顺理成章的就成为了赵斌的大姐姐。

从小林彤就一直在照顾着赵斌,所以赵斌虽然平日里嘻嘻哈哈,但看到林彤生气还是比较老实的。

就比如现在,赵斌马上一副乖乖仔的模样,双手背在身后,身体站的笔直,仿佛一个犯了错被罚站的学生一样。

“林姐,我错了。”赵斌低声说道,话语中带着委屈,甚至还有一丝哽咽。

“算了,你刚说孤儿院怎么了?”林彤摆了摆手,她虽然知道赵斌是装出来的,但她舍不得再去训斥对方。

“现在天气太热了,孤儿院孩子们住的房子电扇坏了,想买一个空调,缺点钱,我门诊最近生意不好,所以···”

赵斌有些尴尬,毕竟他这么大人了,也开了一个宠物门诊,连给孤儿院防暑降温费都拿不出来,还得来找林彤开口要。

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孤儿院养育了他们,他无意得知这件事,那么他就要帮院长把这件事解决。

林彤看到赵斌的表情,也知道对方现在很困难,为了不希望赵斌尴尬,她拿出钱包问道“多少钱?”

“四千。”赵斌伸出四根手指头,这一刻他感觉很丢人,一个男人需要找女人来拿钱解决问题。

“刚发的工资,你先拿过去,这里是五千,剩下的给老院长,让他给孩子们买点吃的。”

拿着五千元,赵斌内心感觉到憋屈,一个老爷们应该顶天立地,他却拿着女人的钱去做好事,这简直就是窝囊废。

可现实又不得不让他这么做,孤儿院那三十多个孩子必须要保证每一个都健健康康,夏天的酷热让那群孩子挤在一个屋子仿佛蒸笼一样,他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亲自去看了,那条件比他们当初虽然好了一些,但也只是好了一些。

很多孩子身上都起痱子了,更有的孩子得了热伤风,赵斌看在眼里干着急,毕竟他身上没有钱,不过当他看到林彤手机来电的时候,他想到了办法。

当时也只是一时冲动就过来了,才有了开始的那一幕,现在他却感觉有些后悔了,林彤也只是刚升为主治医生,工资也不是很高,每个月还要租房、吃饭。

想到这里,拿在手中的钱赵斌感觉十分烫手,但想到孤儿院的孩子,他又十分的矛盾。

“谢谢林彤姐,这钱我借你的,我会还给你。”

赵斌说完转身就冲向了走廊的楼梯,连电梯都没坐,因为他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面对林彤是一种煎熬,是一种对他内心的自我煎熬。

冲出医院的那一刻,赵斌感觉整个人生都十分的迷茫,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想到他那间濒临倒闭的宠物门诊,想到面临倒闭后的失业,想到房租等等问题,他突然有一种绝望。

不过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感觉很奇怪,那个女人额头的桃花痕迹,仿佛只有他能看到,但这一切他又不知道为何。

难道跟那枚桃花型玉佩有关系?

那块他昨天在地摊淘来的玉佩,后来睡醒一觉丢了的玉佩,他到现在都一头雾水。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奥迪tt停在了他面前,车窗摇下来,狐媚的脸蛋映入眼帘,白嫩肌肤宛若最上等的羊脂美玉,高挽的发髻与那低胸的上衣中露出的两只白兔子,看的赵斌顿时口干舌燥。

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那个把他误认为医生的御姐,在赵斌观察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观察他。

“上车。”对方看了一会赵斌,微张红唇,吐出两个字,然后就戴上了墨镜。

赵斌犹豫了,他不知道对方让他上车什么目的,他怕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了刚才的事情要报复他。

“怎么,怕我吃了你?还是怕我一个女流之辈能对你做什么?”御姐看到赵斌站在车门外犹豫的神色,脸上带着一丝鄙夷,冷笑了一声说道。

“上就上!”身为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嘲讽下,赵斌岂会认怂了,顿时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人比人气死人,看对方也就三十左右,开着一辆如此漂亮的跑车,穿的也是一身名牌。

再看看自己,赵斌感觉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想到快要倒闭的宠物门诊,他脸上再次一脸愁容。

第三章:为女人服务

“我叫周媚,你可以叫我媚姐。”周媚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看向一旁的赵斌。

高高帅帅的,有一点韩国小鲜ròu的模样,这样的男生正合她们这些徐娘半老的女人胃口。

“我叫赵斌,刚才真的不好意思,我应该先解释清楚,不然也不会有误会。”赵斌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同样用余光看向周媚,内心却动起了小心思。

人如其名,果然十分的妩媚,尤其对方的打扮,那齐臀小短裙因为此刻的坐姿,露出了丰盈且丰满的大白腿,一直延伸到了臀部。

看到这里赵斌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样的女人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如果换成是他租的房子,他直接就让对方领教一下他的“九节鞭”的威力!

“哦,是误会吗?”周媚嘴角上扬,她才不相信是误会,但她没有说破,毕竟一会她还有事要拜托对方。

“嘿嘿,您太漂亮了,我当时有些没把持住。”赵斌知道对方看透了他的拿掉小心思,还不如坦白了,在聪明人面前耍滑头就是自欺欺人。

“我漂亮吗?”

女人都喜欢别人夸赞美貌,周媚也不例外,虽然她每天都听这样的话听的耳朵快起茧子了,但她依旧爱听别人的赞美,尤其是赵斌这样的小帅哥。

赵斌看到对方没有生气,反而带着一丝喜悦,他就知道这马屁拍对了,没有拍到马蹄上。

一路上周媚的车开的十分的快,赵斌本来还在欣赏身旁周媚那丰盈且诱人的身材,可是车速提上来了,他马上就有一种推背感,整个人心脏都提了起来。

坐了二十多年公jiāo车,那可是站站停,速度快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种体验,外边的风景都飞速的倒退,他赶忙抓紧了安全带。

这一幕让周媚看到了,她不由的抿嘴一笑,没想到刚才还大胆趴在她身上的小帅哥这一刻却如此胆小。

胆小一些好,胆小一些才好控制,胆大的就不好控制了。

这话也只是周媚内心所想,她没有说出来,毕竟说出来之后,她怕把对方吓跑了。

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个会所门口,赵斌每次坐车都看到过这个会所,外边看上去就很富丽堂皇,三层小楼外观装修的颇为奢华。

但赵斌一次也没有进去过,因为这些男宾止住,而且这里消费就不是他这个穷小子能享受的起。

当然他根本不知道这里边是做什么的,但spa三个英文字,让他知道这里边是为女人服务的,这种美容机构现在都高端大气上档次了,不再叫美容院,而是叫spa、会所诸如此类。

走进会所的时候,赵斌眼前一亮,门口站着身材妙曼的女孩,每一个都露着雪白的大长腿,没有黑丝、白丝的遮挡,脚上的高跟衬托出一双玉足,配上一条开叉到臀部的旗袍,给人一种别样的诱惑。

每个人的领口扣子解开两个,露出傲人的事业线,还有统一的黑色蕾丝罩边,光看四个女人的胸部,赵斌可以判断这四个女**量很足。

看到周媚进去之后,四个女郎齐声喊道“周总”,可是当赵斌走过去,却被一其中一个靓女拦住了“先生这里不许男士入内。”

“他是我带过来的。”周媚连头也没回,说了一句,就朝着会所里边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先生,您请进。”靓女看向赵斌,脸上带着尴尬与紧张,赶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没事儿,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儿上,原谅你了。”赵斌微微一笑,大步走向会所里边,内心却感叹果然当老板威风,一句话就让员工吓破胆。

进入会所内部,他才发现这里边到处都是房间,每个房间都带着密码锁,里边是什么样子赵斌看不到,但他内心十分的好奇。

四周布置的很雾蒙蒙的感觉,到处都是纱,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周媚没有停顿,直接走向通向二楼的楼梯,这个时候赵斌看到了裙下的风光。

紫色的一根线把神秘的丛林勒的很紧,让那茂盛的丛林中带着一抹紫色,显得十分的诱惑。

丁字裤!

赵斌没有想到对方这么前卫,简直就是闷骚,明明xìng冷淡竟然还穿的如此xìng感,不知道想勾搭谁。

不过美丽的景色都是短暂的,还没等赵斌看够那裙下的风光,周媚已经走向了二楼。

宽敞的办公室内,气派的沙发与办公桌,配上那明亮的落地窗,这就是周媚办公的地方。

“随便坐。”周媚一边说,一边把包放在桌子上,然后给赵斌倒了一杯茶水。

“这里是您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私密按摩师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